分享到:

诛仙2 第六十七章 双星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星满天的深夜时分。

完成巡视当值任务的王细雨,急急地赶回来通天峰云海之上,虽然此刻已是深夜,但云海上仍然灯火通明,尤其是九根巨柱,放射出七彩虹光,闪烁明亮,愈发不凡。而围绕在异境之门周围守卫的青云门弟子,看上去几乎不比白日少几分,显然青云门对此也是谨慎无比,绝不肯有丝毫懈怠。

不过王细雨的心思都不在这上头,一回到云海之上,便是带了几分焦急向异境之门外看去,谁知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登时把她吓了一跳。原本下午走的时候。这儿被迫离开异境的重伤者才十五人,此刻看去,却只见地面上躺了一片,虽然基本都经过了青云门弟子的处理,看着没什么大碍了,但呼痛呻吟声仍是此起彼伏,粗粗数去,赫然有一百多人的模样。

王细雨只觉得周身一寒,心跳忍不住加快起来,不及多想便向那处跑去。四处眺望,在人群中不断搜索,既急切又希望自己不要再其中发现弟弟的身影。很快她这里焦灼的模样便引起了旁边诸人的注意,没过多久,一个身影走到王细雨身后,低声叫了一句:

“王师妹,莫急。”

王细雨回头一看,见是欧阳剑秋站在自己身后,登时急道:“欧阳师兄,你,你有没有看到”

欧阳剑秋见到她脸色微微发白,显然是极为担忧,当下咳嗽一声,伸手将王细雨拉到一旁无人处,这才轻声道:“王师妹,稍安勿躁。白天你走了之后,我便一直守在此处,每一个受伤出来的青云试弟子我都认真看过,,确实并无你弟弟王宗景在内。”

王细雨“啊”了一声,素手轻掩口唇,一刻一直吊在半空中的心,终于缓缓平复下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对欧阳剑秋感激地道:“欧阳师兄,多谢你了。”

欧阳剑秋摆了摆手,看着王细雨,微笑道:“无妨。”

王细雨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片刻后道:“欧阳师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早几个时辰便能回去休息了,怎么一直还在这儿?”

欧阳剑秋不以为意,笑道:“今日异境之门开启,也算是难得一见的景象,我等修真之人也不差那一觉,再说我想你多半心里放不下,干脆就在这儿帮你看看,也是好的。”

王细雨脸腮边没来由地红了一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颇有几分不知所措,但那模样看在欧阳剑秋眼中,却更是美丽动人,让他心头一跳,忍不住踏前一步,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听见“砰砰砰”又是几声低响,从异境之门那里传来,两人转头看去,确实又有几个身影浑身伤痕地从异境之门里滚了出来。

王细雨心头一跳,登时把原先的心思丢到一旁,看了欧阳剑秋一眼,还未说话,只见欧阳剑秋已然微笑着道:“你快过去看看吧。”

王细雨心头一暖,只觉得这位欧阳师兄当真是无处不好,重重一点头,轻轻咬牙,还是迈步向异境之门那儿跑去。欧阳剑秋看着她跑远的背影,长嘘了一口气,只觉得有些遗憾,但一转眼却看到云海另一头几个人站在那里,其中一人正对着他招手,示意他过去。他定眼一看,居然是恩师曾书书,站在他身边的便是宋大仁,两人身后还有几个人,他也见过认得,都是原先大竹峰一脉的人,算是宋大仁的几位师弟。

及时师父相召,欧阳剑秋便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到了曾书书跟前。曾书书先是看了他一眼,随后道:“你怎么还在这里?”说完也不待欧阳剑秋回话,看来也是懒得听他解释,又问了下去,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欧阳剑秋跟随曾书书时日不短,见曾书书此刻目光望向异境之门外的那群伤者处。心中便知道她所问何事,当下低声道:“回禀师父,道现下为止,异境淘汰出的人数共计二百四十三人,其中伤势极重者十一人,剩余伤者轻重不一,但都无性命之忧。”

曾书书与宋大仁对望一眼,都是脸色微变,沉吟片刻后,曾书书又问道:“可有人持青木令出来的?”

欧阳剑秋摇了摇头,道:“一个都没有。”

曾书书默然片刻,淡淡道:“我知道了。你且去吧。”

欧阳剑秋答应一声,小心退下,待他走远之后,宋大仁皱着眉头对曾书书道:“这才一日功夫,居然伤了这么多人,在异境之内的斗争太激烈了。”

曾书书叹了口气,目光却在哪条黑暗的裂缝上看了一眼,道:“我看关键还是在直到此时仍然无人持青木令出来,按理说这一日工夫,足够有人找到青木令并发现出口了,但直到现下也无人持令而出,只能说明一件事,有人守住了出口,不让人出来。”

宋大仁显然也多少想到了这一点,脸色没什么变化,但眉头也皱了起来,缓缓摇头,半响道:“这次的规矩确实有些过于苛刻了。”

曾书书收回目光,淡然道:“既是掌教师兄的意思,我们照做就是了,有什么事想不通的,去问他便是。不过他此刻不在玉清殿上坐镇,说是莽古蜃珠不宜离开幻月洞府太久,所以带着莽古蜃珠又回到幻月洞府中了。”

宋大仁走了两步,忽然压低声音道:“这次萧师兄为何只让我们二人来此,龙首峰那位是怎么回事?”

曾书书眉头一皱,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说罢伸了个懒腰,道,“累了一天,我先去歇歇,宋师兄你帮小弟我多看照些。”说罢便转身离开。

宋大仁目送他离开,眼中带了几分无奈之色,忽听后边几个师弟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什么,忍不住便道;“你们几个说什么呢?”

此刻还在云海上看热闹的是大竹峰上排行老二的吴大义排行老四的何大智与排行老五的吕大信,至于老六杜必书则是今日白天时先回大竹峰了。这时看到宋大仁过来,老二吴大义先是笑道:“师兄,你快过来,老四说理一件好玩的事。”

吕大信也对他招手,道:“大师兄,快来快来。”

宋大仁到手被他们把好奇心勾了起来,看看周围并无人注意到这里,便快步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道:“怎么回事?”

何大智嘿嘿一笑,目光向远处瞄了一眼,低声道:“你们么发现吗?刚才有几个人被扔出来的时候,身上看着没什么伤口,但那满身的辣椒味道,闻起来很熟悉呢?”

宋大仁等三人都是一怔,吴大义想了想,道:“咦,你不说我还不觉得,这说了之后我倒觉得,那味道有几分像是咱们平常吃的辣椒炒肉”

吕大信呆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愕然道:“你们说什么呢,这时什么意思?”

宋大仁咳嗽了一声,面上有几分古怪之色,似想笑又不能笑,转过身去,道:“夜深了,你们几个夜猫子别赖在这儿,快回去吧。”

何大智等人“哦哦哦”答应几声,转身向云海边缘走去,吕大信兀自奇怪道:“二师兄,四师兄,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意思,那辣椒炒肉究竟是说什么”

***

这一夜,夜色深沉,星光闪烁,出来通天峰云海之上一片明亮之外,更有青云山脉的山峰都陷入了黑暗中。在这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忽然有一团最浓郁的黑雾升腾而起,以极快的速度赫然飞腾而上,沿着通天峰上的山脉向上飞去,无数云气飘渺,山风强劲,却都掀不开这几乎与周围黑夜融为一体的一团黑雾。

只有偶尔那么一刻,从黑雾最深处猛然跳动了类似鬼火一般幽绿的两团光芒,带了几分凶狠与冰冷寒芒,一闪而过。

山脚之下,金瓶儿与那个神秘男子站在某处,目光注视着那团突然出现的黑雾直飞上天,想着通天峰绝顶飞去。金瓶儿皱了皱眉,道:“你就这样让他一个人去?”

神秘男子冷笑一声,道:“圣殿里的那些老顽固不是自以为天下无敌嘛,总以为不过是他们不愿出世,否则天下早就是他们手中的玩物了。我千辛万苦费尽心机才能进入圣殿,却总说不动他们,幸好这次他们中有一个想着出来,便干脆让他去这青云山上看看,若趁机破了那什么异境便是最好,若不能,吃了亏,也就免得**后回圣殿里再多费唇舌。”

金瓶儿哼了一声,道:“要是这老白骨上来青云山便再也下不来了,你却要如何回去解释?”

神秘男子一怔,第一次现出几分犹豫,道:“应该不会吧,圣殿长老虽然都是老朽顽固之辈,但一身道行却当真是顶尖的。此处虽然是青云门老巢,但昔日血战之后,据我所知上一代高手精英也几乎死伤殆尽,老白骨这等道行,想要一举荡平青云门那自然是不可能了,但全是而退应该还不成问题吧?”

金瓶儿心头掠过当日河阳地宫之外那一个巨坑,眼前又闪过某个看上去温和无害的男子容颜,忽然间不想再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望着那团越升越高的黑雾,嘴角略略扯动了下,心想着:“你只道青云门上一代高手大多过世,莫非便以为如今这一代青云门下,尽是土鸡瓦狗吗”

那团黑雾越升越高,顺着山势飞了小半个时辰,很快来到云海附近,但远远望着云海上光明耀眼,人数众多,这团黑雾隐藏在云海之外的云雾之中,似乎也有了几分迟疑。

正徘徊间,忽然间那团黑雾猛地一僵,两团幽绿的的目光猛地在云雾深处亮起,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与此同时,一只惨白的手臂缓缓伸了出来,仔细看去,赫然竟是一只白骨森森的骷髅手臂,诡异至极,但偏偏本该毫无生命的这只白骨之手,此刻却如常人手臂一样灵活,缓缓摊开,在惨白的骨质掌心里,有一块拇指大小的翠绿小石,此刻正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般,光芒明灭不定,犹如人的呼吸,开始缓缓闪烁起来。

那黑雾中人的目光瞬间跃过云海,望向通天峰的后山,这一次,那目光里竟是诡异地带了几分不可思议的表情,甚至于,隐隐地还有几分狂喜之色。

“怎么回事,这,这居然”一阵低沉嘶哑的声音在黑雾中带着不可思议的惊喜低声自语,“这青云山上,竟然会有‘冥河翠晶’?”

“哈哈哈哈哈,这趟还真是来对了!”一阵得意夹着狞笑的低沉笑声,从黑雾中飘荡出来,白骨手臂瞬间握紧那块翠绿小石,再度收了回去。也就是在这片刻之间,这黑雾再也无视前方云海上那个奇异的异境之门,悄无声息地从云海旁边远远掠过,偷偷地向青云山通天峰的后山处飘去了。

***

通天峰的后山处,与前山的威严雄伟不同,更多了几分幽静,重要所在也只有祖师祠堂与青云门禁地幻月洞府两处。此刻夜幕之下,后山山道僻静无人,到了那条熟悉的分岔路口时,无论是通往祖师祠堂的方向还是继续向前延伸通往幻月洞府的小径,都是一样冷清,只有阴影中隐约露出一角的殿堂屋檐,才能看到那一抹隐匿在深林的迹象。

萧逸才此刻盘膝坐在幻月洞府中,所置身处的洞穴里摆放了蒲团几案,若是细看,会发现洞穴地表被雕刻出许多细微的线条,遍布洞穴内外,犹如一个奇异的阵势,但所有的线条最终都会汇聚到山洞正中的一点,在那个地方正放置着萧逸才从幻月洞府深处取出的莽古蜃珠。地表的阵势细纹上,隐约有丝丝缕缕的淡淡微光,缓缓飘起,加捻落至那莽古蜃珠之上,又悄无声息地融入进去。

此刻只见这件奇宝相对平静,霞光阵阵,内里彩霞之气翻滚不停,似乎正有一个小世界于宝珠之中诞生演化,透出一股蛮荒原始的气息。

萧逸才坐在莽古蜃珠的后面,背对的正后方,便是幻月洞府的深处,那里有一处奇异而诡谲的光门,看上去倒似水波一般挥洒在半空中,潺潺流动,幽深难测,看得久了,又给你一种如欲被吸入无底深渊的可怖感觉。

这个地方,便是整个青云门最重要的禁地了,历来门规只容许掌教真人一人进入,门内其他弟子禁止靠近。

萧逸才静静地在这洞穴之中打坐,偶尔会睁眼看看前方的莽古蜃珠,只见那珠身之上十颗大星中最下方的一颗星一直明亮稳定,闪烁着七彩虹光,他脸上便会掠过一丝满意之色,再度合上双眼。

如此过来约莫一个时辰,萧逸才缓缓站起身子,仔细看了一眼那莽古蜃珠之后,微微点头,随后却转身走到那一面奇异如水波般的光门处,深吸了一口气后,跨步走了进去。

他身着墨绿色道袍,整个人接触到那奇异光辉时,似乎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但随即便无声无息地滑了进去,片刻之后,那光门便吞噬了他的身影,仍如原来一般闪烁,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又过了好一会儿,洞府之内仍如原来一样安静,只是就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原本寂静的洞穴之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几乎细不可闻的声响,幻月洞府之外黑暗深沉如凝墨,几如实质将欲滴落,同时从那一团黑雾最深处,传来一阵难题刺耳的笑声,如白骨磨铁,令人闻之不由得头皮发麻:

“嘿嘿嘿嘿小辈,交出冥河翠晶,让你留个全尸。”

幻月洞府中一片静默,无人回答。

那团黑雾中停顿了片刻,有人轻声“咦”了一下,似乎有些诧异,随后一团黑雾从黑暗中飘了过来,落在洞口之外约两丈远处,黑气一闪,浓浓黑雾消散开去,露出一个身影。

借着天际淡淡的星光,只见这个站在幻月洞府之外的人,看上去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头上毛发稀疏,相貌平凡,不算是太过凶恶,但生就一双三角眼中,却是透着冰冷寒芒,带着阵阵凶残杀意,令人望之心寒。除此之外,仔细看去,

便会发现此人的双手,竟然全是白骨森森,令人完全无法理解常人怎会有如此怪异的身子。

“居然没人……”这怪异的白骨手臂老头远远地向幻月洞府中看了一眼,那洞中并无遮挡之物,一眼便看得真切,随即他的目光落在那莽古蜃珠的身上,登时身子一震,双眼中露出异样之色,

“嗯?这又是什么法宝,闻所未闻,但看这灵力宝光,绝非凡品,若能带回圣殿再加以修炼加持,只怕威力不在我白骨老祖的‘天鬼刀’之下。”说到此处,这个自称白骨老祖的可怕老者咧嘴露出一口森森白牙,相貌更见狰狞,但眼中却露出几分喜色,“想不到这中土修真门派里,竟有如此众多的宝物,老夫早就说过该来了,嘿嘿嘿嘿,待老夫带着这法宝与冥河翠晶回去,看其他人还有什么话说!”

只是青云门两千余年名动天下,无数祖师在此修行,又那里会是如此易与之地,几乎是在白骨老祖身子刚刚靠近幻月洞府洞口之际,地面上一块细细的阵纹忽然亮起,莽古蜃珠忽地光芒大盛,一道虹光于空中凝聚,瞬间化作一柄尖锐光剑,激射而出,直充向白骨老祖。

白骨老祖在半空“咦”了一声,似乎有些惊讶之意,但看上去并未慌乱,只见黑气翻滚而来,她一双骨掌灵活似更胜常人,转眼间便横在胸口,硬生生挡住了莽古蜃珠这一击。

只听一声闷响,光剑在瞬间闪亮到极致,随即缓缓暗淡下去,但白骨老祖的身形,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记狙击给拦了下来,落在洞外。

白骨老祖双眉一竖,看着有些恼怒,毫不迟疑也没有细细观察这阵势的样子,直接又是再度飞起,只不过这一次掠起的方向换成了另一侧。然而似有灵觉一般,白骨老祖身子才飞到另一侧,相应方向的一小块阵纹便又亮起,同样的莽古蜃珠又飞射出一道明亮光剑打向白骨老祖,将他挡在幻月洞府之外。

如此连续数次,任凭白骨老祖如何变换方向加快速度哪怕是半空中急转弯,都一一被这地面上雕刻的奇异阵势以及坐镇奇阵之中的莽古蜃珠挡下。当第七次白骨老祖被再度当下后,他像是知道如此竟然不能入洞,便缓缓将身形落下,但脸上已然是戾气大盛,冷冷地看了一眼那洞中的莽古蜃珠,忽地狞笑一声,道:

“区区小阵,也敢猖狂,老祖不用些手段,你们也不晓得厉害!”

说罢更不多言,两只可怖的白骨之手猛然升起,在头顶交叉而过,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似在诵咒,片刻之后,他身后一片黑暗突然像是扭曲了一样,空气中发出噼啪的低沉爆裂声,与此同时,各种可怕的吼叫声纷纷传来。

“吼!”

一声大吼,却是一只比白骨老祖还要高大些的巨虎猛然从他身后的黑暗里跃出,然而星光之下,只见这只巨虎全身白骨狰狞,毫无血肉,只剩下惨白森森的骨架,赫然竟是一直诡异至极的骨虎。这只骨虎仰天长啸一声,那股虎气仿佛还如活着一般霸气,但终究是多了几分鬼气森森。紧接着,各种各样的野兽纷纷从白骨老祖的身后涌现出来,无一例外地,这些狰狞的野兽看上去便如活物一般,大至巨虎大象,小到野猪豺狗,都是如此,甚至还有几只原本没有骨架的虫类,也被白骨做成了蜘蛛、蜈蚣、蝎子的形状,在地上爬行不休,有几只还钻入土中,极是诡异。

白骨老祖面上现出一丝得意,冷哼一声,骨手向那幻月洞府方向一指,登时所有白骨妖物尽数仰天嘶吼,纷纷冲上。

像是感受到了外面强大的威胁,莽古蜃珠附近地表上的阵纹,在这一刻几乎同时闪亮起来,非止是地表,有些阵纹更延伸到山洞洞壁,光芒闪烁。而莽古蜃珠的光芒也比之前陡然亮了许多,珠身之中的彩霞之气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再无平缓之象,而是疯狂急速地旋转起来。

伴随着隐隐呼啸之声,莽古蜃珠光芒大盛,忽然间竟同时射出数十道光芒,向洞口不同方位打去,若是仔细看着,便会发现此间竟然每一道光剑都会射向单独一只白骨妖兽,令人匪夷所思。

洞外的白骨老祖脸色一沉,像是想不到这件法宝竟有如此神通,但随即看向莽古蜃珠的目光更加热切贪婪,迟疑了片刻后,他像是作了一个决定,白骨手臂缓缓伸到怀中,拿出了一柄深黑色的三尺厚背鬼头刀。

此刀一出,登时幻月洞府之外响起一片鬼嚎之声,周围的黑暗也似在微微颤抖,那刀刃平滑却不光亮,似乎连光芒都会被吸入这柄黑刀之中。

转眼之间,那数十道光剑已然和扑来的那些怪异白骨妖兽撞上,但听见吼声不绝,噼啪乱响,局面似乱成一团,但实际上却是白骨妖兽都被挡了下来,没有一只能够冲进幻月洞府的。就在此时,忽然间只听见一声鬼啸凄厉,如沉沦幽冥地府绝望不甘的狂吼,一抹黑色从白骨妖兽们身后劈来,一路似摧枯拉朽,直接将挡在前方的一只白骨妖狼斩得粉碎,去势丝毫不减,径直又劈向了洞穴深处的莽古蜃珠。

像是知道厉害,这一刻整个洞穴中的阵纹光芒大放,莽古蜃珠更是霞光翻腾,瞬间凝聚出一道比之前粗大逾五倍之多的光柱,激射而出,想要抵住这天鬼一刀。

然而这天鬼刀乃是白骨老祖性命交修的本命至宝,便是在那神秘莫测的魔教圣殿里,也是顶尖的法器名刀,这一斩之威赫然竟有劈山断海之势,莽古蜃珠虽然发出了强大的光柱,然而一旦遇上那看似不起眼的黑刀,却只能堪堪抵住片刻,随即便是节节败退,被那黑色鬼刀硬生生地压进了山洞,一路退往莽古蜃珠本身所在。

随着那柄可怕的黑色鬼刀的步步紧逼,幻月洞府地表上的阵纹逐渐出现好多处裂纹,并且不断龟裂,整个阵势在这病黑刀的威势之下,已然呈现崩溃之态,而莽古蜃珠此刻看来也已经陷入绝境,任凭霞光如何鼓荡挣扎,却根本无法阻止黑色鬼刀的缓缓紧逼。

一路上,碎石崩裂,尘土乱扬,眼看黑色鬼刀已经压制到莽古蜃珠仅有三寸开外,忽听从珠座下方传来几声清脆碎裂之音,白骨老祖心头一跳,连忙收住天鬼刀,生怕一不小心没收住手,坏了一件宝物。

随着天鬼刀缓缓飘起,白骨老祖这才看到原来是莽古蜃珠下方还布有一圈玉玦禁制,想来是最后一个防护手段,但此刻也已经被破了开去,这件奇宝在此际无人照看的状态下,眼看就要落入白骨老祖的手中。

白骨老祖心中大喜,仰天长啸,伸手一招,便要掠去抢那奇珠,以他这等道行修为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珠子绝非凡品,此刻这种防御阵势不过是牛刀小试,连莽古蜃珠十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真要拿来好好祭炼一番的话,他实力必定大涨,将来若是回到蛮荒圣殿,哪怕是那如今看来飘渺无比的大祭司之位,也未必不可染指了吧!

心中这般狂喜地想着,他一时激动,竟没有注意到幻月洞府深处,那一处原本奇异的光门突然开始抖动起来,片刻之后,忽然一声叱喝,如同春雷炸响,带了无穷怒意,似从茫茫深海海底迸裂而出,怒吼道:

“妖孽,大胆!”

一个墨绿的身影,陡然出现在这幻月洞府之中,几乎是在同时,七星剑芒如山崩地裂,破空而来,有那么一刻,这幻月洞府里所有的空气都像是瞬间被一股可怕的力道轰然吸空,陡然发出嘶哑而低沉的“啊啊”声。光芒夺目耀眼,几不能目视,如果说刚才天鬼一刀有劈山断海之威,现在这七星仙剑一出,那股威势则如旭日升空,星辰轰鸣,隐隐然竟有天地之威,在这片实在不能算太打的洞府内,排山倒海般劈向白骨老祖。

白骨老祖大叫一声,用尽了全身力气倒飞而出,竟丝毫也顾不上即将到手的莽古蜃珠,同时飞出洞口的时候白骨手臂一挥,顿时无数白骨妖兽纷纷扑来,挡在他的身后,嘶吼连连,要为他挡下这威势惊人的一剑。

然而那七星仙剑威势奇大无比,剑芒如山,一扫而过,竟将路上一众白骨妖兽轰然撞碎,同时剑势不过一顿,便仍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向白骨老祖。不过就是趁着这紧要关头的一瞬喘息之机,白骨老祖一声怒喝,已然收回天鬼刀,骨臂握紧,登时黑光大盛,回身便是一刀对着七星仙剑劈了过去。

一黑一百两道威势无比的光环,在这个青云门禁地之上,轰然撞在一起。

那一声锐啸瞬间直冲天地,无形的声波片刻间将周围数十丈内的巨树古木连根拔起,所有的树木野草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道向外俯倒,光环的最深处,白骨老祖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窝着天鬼刀的白色骨臂啪嗒一声,硬生生折断了。

白骨老祖脸色大变,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惊惧之色,似是想不到这中土之地,年轻一代中竟然会有道行如此之高的人物,当下哪里还敢多待,甚至顾不上被打断的右臂白骨,只是左手仓皇一抓天鬼刀,黑雾滚滚而来,裹住身子,如飞而去。

七星仙剑光芒散去,萧逸才现身而出,脸色略显苍白,但面上盛怒之色满溢而出,自从他接掌掌教真人之位后,这是第一次被邪魔外道侵入青云禁地,甚至还差点破去守护阵势掠走重宝,如何令他不惊怒交集。

他目光只是向洞中略略一看,便明白莽古蜃珠并无大碍,只是洞口阵纹被白骨老祖破去大半。他冷哼一声,面色更寒,落下半空在地面径直用七星剑凌空刻纹,只见剑势如龙蛇,电芒奔驰,瞬间在地上便重新刻出一片阵纹,随即萧逸才道袍一挥,纵身飞出洞穴,向着白骨老祖逃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这等胆敢侵犯青云重地的妖魔外道,断然是不能轻易放过。

只是他走得匆忙,虽然重新刻下阵纹,此刻已经再度运转,莽古蜃珠也重现光彩闪烁起来,然而就在莽古蜃珠的下方,一块碎石忽地颤抖了一下,被什么东西顶开了去,随后一抹惨白颜色闪过,从地底下慢慢爬出了一只白骨蝎子。

刚才所有的白骨妖兽都在七星仙剑那愤怒一击中灰飞烟灭,但这只白骨小蝎却因为体积偏小,又钻入地下,居然在大战之中瞒过了萧逸才,悄无声息地钻到了莽古蜃珠的下方。

若在平日,莽古蜃珠近身处还有最后一道玉玦禁制,但凭这小小的白骨小蝎,一旦靠近,也只能被一击而灭,只是今日那最后一道禁制却已经毁在白骨老祖手上,而萧逸才走得匆忙,只补充完了阵纹,却忘了这平日颇不起眼的小小玉玦。

眼下这只白骨小蝎已无人指使,它原先的主人白骨老祖此刻也已经落荒而逃,所以它看上去颇有几分茫然,绕着莽古蜃珠周围慢慢爬了几圈,也不知该干什么才好,最后干脆慢慢地爬到了莽古蜃珠的珠身之上。

莽古蜃珠体内的光芒忽地一闪,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云霞滚动,缓缓向这只白骨小蝎转了过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白骨小蝎像是终于记起了原本的使命,以白骨折雕的尖锐尾针,忽然抬起,凶猛至极地一下子刺入珠身之中,正好刺在莽古蜃珠那十颗大星中的第六颗大星上。

几乎是在同时,一道虹光猛地从莽古蜃珠的珠身内喷射而出,直接命中了这只白骨小蝎的身子,登时就将它打成了两段,飞了起来,掉落在地上,挣扎两下之后,便再不动了。

云霞隐去,虹光消退,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然而片刻之后,忽地一道奇异的星光在这个寂静无人的洞穴中闪烁了一下。

那莽古蜃珠之上,除了一直闪亮的最下方的第十颗大星外,远在其上的,刚刚被白骨小蝎所刺过那第六颗大星,忽然也亮了起来。

整颗莽古蜃珠,忽然像是颤抖了一下,内里云霞发出一些类似爆裂的声音,片刻之后,又缓缓安静了下来,然后再无异样动静。只有莽古蜃珠身上有两颗明亮的大星,似在彼此呼应一般,缓缓闪烁不停,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异境之中。

小鼎仍然在呼呼大睡着,王宗景也渐渐觉得有些困倦,便干脆也找了个树干依靠着,慢慢闭上眼睛。

一直蔚蓝而晴朗的天空里,忽然多了一抹暗色,很快,从遥远的天际飘来了黑色的乌云,天色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暗了下来。

风,似乎变得有些大了。

乌云积聚,在山脉上空低垂翻滚,远方似有雷鸣,看着像是风雨欲来。

渐渐笼罩在黑暗里的高大山脉,依然沉默地伫立着。

一切依然是那么的平静,山林之中,除了天色变黑,风大了一些让树木摇晃得厉害少许外,仿佛什么都和原来一样。

低低的虫鸣声,从森林里的不知名处幽幽地传来,让整座森林显得更加寂静,甚至是静的有些可怕。

有风,吹过。

就在这一刻,正闭目养神的王宗景突然身子大震,瞬间睁开了眼睛。与此同时,天际黑云之上,一声惊雷陡然炸响,隆隆雷声传来,闪电掠过,天空中飘下了雨丝……

  • 你猜。。。喵~:

    回复
    • 0:0:

      赞一个

      回复
  • 0.0:

    回复
  • wc:

    cd

    回复
  • 李妍怡:

    回复
  • 醉狂:

    不是说异界中没有生命吗?哪来的虫鸣声?

    回复
    • 有趣:

      他说在草地上没有,又没有说森林里没有

      回复
    • 。。。:

      因为第六颗大星亮了,所以有生命了,但还是不会死人。

      回复
  • 哦,了,模糊,ninni:

    不是说只有学了本门秘籍才可以进洞么,现在怎么谁都可以进去了

    回复
  • 哎呀:

    不是说只有上清境才能打开洞门么,难道放在外面的?

    回复
    • 。。。:

      对呀!还有刚开门后的白雾去哪里了?

      回复
  • 神的逾言:

    萧逸才出去时怎么没碰到白骨老祖

    回复
    • 。。。:

      他在里面听不到声音吗?

      回复
  • 紫荆花:

    出是了,王宗景他们进了另一个空间,张张小凡救了他们,萧逸材不开心了

    回复
  • 雨戏:

    第六颗珠子被刺以后会不会有事

    回复
    • 。。。:

      会。

      回复
  • 我自擎天柱:

    辣椒炒肉也能出现在修真界???!!灵草灵药哪去了!!一峰之主曾书书也到了只能练个低级辟谷丹的田地!!!

    回复
    • 呵呵:

      呵呵,你是不是傻,辟谷丹只是曾书书练出来的最低级的丹药,再说辣椒炒肉,我想问不修仙的普通人吃啥子?喝西北风啊,张小凡本来就是个厨子,你晓得他不会?!在回去看看吧,啥都不晓得还出来装

      回复
  • 在蓝色的世界:

    萧逸才好帅

    回复
  • 老鬼:

    幻月洞府那么轻易就进去了

    回复
  • 那兰提花:

    白骨精法力很高,所以他才敢大大方方到青云,这个情况很正常。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