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六十八章 异变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一点一点的雨丝飘落,很快淋湿了这片天地,在这突如其来的黑夜里,无论是草原、山脉还是森林,都陷入了一片深沉的黑暗中。

风越来越大,雨也迅速变得密集起来,风助雨力,电闪雷鸣,瞬间已化作倾盆大雨洒落而下。所有的树干枝叶很快都在雨水理变得湿漉漉的,雨打绿叶的声音充斥着这片森林,干燥的地面上,被密集的雨水转眼浇得湿囘润,有些低洼的地方很快变成了大大小小的水洼。

地面之上,不知为何有种战栗的感觉,那些水洼中除了雨水滴落荡起的涟漪,没过多久,就会诡异地颤抖一下,似乎大地都在震动着。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瞬间照亮了这片天地,那片在密林深处的水洼上方,突然掠过一个庞大的阴影,随后一个巨大的脚掌忽然凭空而降,轰然踩落,无情地踩在这片水洼上,瞬间水花四溅,而周围的大地仿佛也畏惧地颤抖了一下。

片刻之后,闪电消失,天地又重回黑暗。

冰冷而充沛的雨水从天而降,顿时将沉醉在甜美梦乡的小鼎惊醒过来,不过片刻工夫,他便发现自己全身都已经被这场大雨淋湿,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感觉十分难受。

小鼎皱眉,张开嘴就想抱怨几句,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黑暗中伸出一只强壮的手臂,一下子圈住了他的脖子,同时手掌紧紧捂住了他的嘴巴,那手上力道之大,差点让小鼎不能呼吸。

小鼎吓了一跳,立刻挣扎起来,但那只手臂上的肌肉囘紧紧贲起,犹如铁铸一般,硬是将他所有发出的声音都捂在了口中。

“轰隆!”就在此际,一记惊雷炸响,天际黑云中闪电如光蛇,瞬间亮起穿过厚厚的云层,借着这片刻微光,小鼎已然看清在自己身边这个捂住自己嘴巴的人,正是王宗景,此刻的王宗景全身同样被雨水淋得湿透,一颗颗水珠从他的发际滴落,滚过她的脸庞。

然而小鼎从未见过王宗景这一刻的表情,只见他面如精铁,所有的线条都仿佛在瞬间冰冷僵硬,双眼之中任凭水珠滴落,却是眨也不眨,冷冷地看着周围。目光里透着一股冷意,,像是直传入骨子深处,小鼎身子微微一颤,仿佛那片刻间有一种错觉,这只围绕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就像是一只无情满带杀意的兵刃,只要自己胆敢发出一点声音,那手臂就会立刻绞断自己的脖子。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宗景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低头看了小鼎一眼,脸色依旧冷峻,捂着小鼎嘴巴的手臂也没有松开的意思,而是对着他把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上却是相信这位一直跟自己要好的王大哥,立刻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一刻,闪电已经过去,周围又黑了下来,然而经过这片刻功夫,小鼎的眼睛已经慢慢适应了周围的黑暗,可以看到周围一片密林树冠模糊的样子。

王宗景的手臂缓缓松开,但抓着小鼎身子的手,却仿佛抓得更紧,那力道之大,甚至上小鼎觉得有些隐隐生疼。不知为什么,小鼎的心跳也忽然开始加快起来,他感觉到冰冷的大雨中紧紧靠在自己身边的王宗景的身躯有些僵硬,抬头看了看这一场正越来越大的风雨,然后,他感觉到脚下的大叔忽然抖动了下。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但小鼎很快便察觉到了这种颤抖的来源,距离这棵大树数丈之外,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脚步声,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座小山忽然砸落,地表也为之震颤了一下。

片刻之后,又是一声低沉而可怕的脚步声传来,他们两人所在的大树,也随之再度抖动了一下。

一股略带腥味的气息,在风雨中随风飘来,而那低沉的脚步声,赫然正是向他们所在的方向,缓慢但一步一步地走来。

小鼎的脸色在一片黑暗中忽地白了一下,哪怕还是个孩子,他仍然直觉地发现前方那股可怕的气息对自己的威胁。脚步声一步接一步。腥臭的气息越来越近,这片在狂风暴雨中摇摆的树林仿佛也在眼前狂舞,一转眼,与黑暗似融为一体的巨大阴影,已近在眼前。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巨大的闪电再度刺破黑雾天空,如一柄巨剑划开天地,照亮了小鼎和王宗景所在的这片树林。

小鼎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然后下一刻,他几乎无法自控地张开嘴,带了几分不可思议的惊喜,就要叫喊出来。就在他声音即将破口而出的时候,王宗景的手臂再度如闪电般伸了过来,一下子捂紧了他的嘴巴,将他紧紧抱住。

电闪雷鸣中,小鼎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在王宗景强壮的手臂下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身旁不远处,垂在身侧的双手,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襟,任凭雨水打在自己还显稚囘嫩的脸上,也顾不上去擦拭一下。

借着闪电的光亮,两个人清清楚楚地看到,就在距离他们不过六尺之外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狰狞的可怖头颅,深灰如钢甲一般的坚韧皮肤,包裹着光是头颅就比他们两个还高的巨大兽头,狞恶的大嘴半张着,尖锐而长短不一的利齿遍布其中。顺着头颅看下去,只见这赫然是一只恐怖而庞大的妖兽,光是站立的高度,几乎便超过了这颗大树,两只后脚踩在地面上,相对细小但锋锐无匹的两只前爪,则如两把可怕的兵刃一般,垂在胸口。

小鼎的目光扫过这几乎是近在咫尺的可怖妖兽,只觉得皮肤上都掠过一丝战栗,看着那可怕的利爪与牙齿,还有如小山一般巨大的身躯以及几乎可以感觉到的隐匿在这幅巨大身躯下恐怖的力量。他毫不怀疑一旦自己和王宗景被这只妖兽发现,决然会在片刻之间便被它撕得粉碎。

这异境之中,怎么可能有如此可怕的怪物!

王宗景紧紧抓着小鼎,背靠大树,容色如铁,哪怕是历经无数与妖兽生死搏杀的他,在这一刻仍是忍不住眼角微微抽囘搐。他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如同枯枝败叶一般,贴紧在树干之上。

巨大的妖兽身上传来的腥臭气息此刻已经浓烈之极,它的头距离这两个弱小的人类不过六尺之遥。在这片风雨之中的密林里,妖兽的身子忽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巨大的头颅开始缓缓摇动,向周围看来。

电芒消去,一片黑暗,风雨愈急,如刀子一般打在身上,一直冷到了心底深处。

锋锐的利齿,划过茂密的树叶,轻而易举地刺破坚实的树干,黑暗中隐约闪烁的冰冷的光,缓缓靠近。王宗景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但他抓了小鼎的手臂与自己的身子,仍然稳如磐石。

利齿掠过,巨大妖兽的头颅又转了回去,带着一片风雨,发出“呼”的一声。

王宗景的身子不为人之地轻轻囘颤抖了一下。

一无所获的巨大妖兽,双目中闪烁着狰狞的光芒,再度起步,向着前方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去。

地面震颤缓缓平息下来,风雨之中,在这片密林渐渐恢复了平静,在这一刻,哪怕是席卷天地的狂风暴雨,在王宗景与小鼎的眼中都显得那样温和。

小鼎在身前发出“嗯嗯”的细微声音,王宗景轻轻松了口气,松开了捂在小鼎嘴上的手掌,小鼎的第一反应是大口大口地喘息了几下,然后回头,看着一片黑暗中王宗景有些模糊的脸庞,带了一丝惊愕低声道:“王大哥,刚才的那是什么怪物?”

王宗景默然摇头,沉默了片刻后,沉声道:“我也从未见过,但是我知道这异境之中,是绝对不该有如此可怕的妖兽的。”

小鼎怔了一下,一时没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王宗景,王宗景咬了咬牙,又抬头看了看这一片从晴朗蔚蓝突然变成狂风暴雨的夜空,冷冷地道:“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小鼎嘴角扯动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就在这时,从密林远处,夹杂在渐渐显得凄厉的风雨呼啸声中,赫然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像是人至死挣扎之际绝望而疯狂的呼号。

王宗景与小鼎同时脸上变色,两人对视一眼,王宗景忽然道:“上来。”

说着转过身子,小鼎也是聪明至极的孩子,立刻会意,跃上了王宗景宽厚的后背,紧紧搂住他强壮的脖颈。王宗景深吸了一口气,“嘿”的一声,手脚并用,却是顺着树干再度向上爬去,越爬越高,那树木枝丫摇晃得就越厉害,到了最后两人就像是随风飘荡的风筝,在这片狂风暴雨中跃上了树冠的顶端。

一手抓着异境变细变小的树干,一手挡在额头上遮挡这铺天盖地的漫天风雨,王宗景举目眺望,只见这天地间一片漆黑,云幕低垂乌云翻滚,仿佛就要接触到这座高山的峰顶。

雷声隆隆,在滚滚翻腾的黑云中不断炸响着,突然又是一道闪电劈下,撕裂苍穹,也就是在这一刻,王宗景与小鼎看到了他们一生中难忘的一个景象。

茫茫草原,雄伟山峰,还有这片苍茫原始的森林里,到处都有刚才见到的那种可怕而巨大的妖兽。那些狰狞可怖的身影,遍布在这个异境里的每个角落,每隔一段不短的距离,便有一只身躯巨大的妖兽在嘶吼前行。

电芒之下,那片密林之中,绝望的号叫声再度响起,仿佛骨裂碎断的声音,随风飘来,片刻后那号叫声戛然而止,瞬间消失,让王宗景与小鼎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这异境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

天际的第一缕光亮,从东方透了下来,让沉睡了一夜的神州浩土缓缓醒来,开始了新的一天。通天峰上,此刻仍然是一片安宁,众多弟子拱卫守护的那个异境之门,依然安静地伫立在云海之上,被云气虹光所包围着,看上去没有丝毫异样。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在天亮之前的一个时辰左右,因为这次异境之行争斗激烈而不断有青云试弟子伤重推出的情况,突然发生了改变,居然直到天亮这好长一段时间,一个伤者都没有出现,倒是让周围围观的青云弟子们啧啧称奇,不过大家心想也许是异境之中众人争斗了整整一日,到了该休息一下的时候也未可知,所以也没人会多想什么。

人群之中,王细雨面上愁容不展,看着忧心忡忡,按道理此刻她早就应该可以回去休息了,但她心中实在担心弟弟王宗景,宁愿留在这里,一直待到了现在。

初生的日光从天洒落,照在这片宛如仙境的云海之上,但只见洁白云气如涛如潮,翻滚不休,身处其间当真是令人有羽化飞仙的的错觉。不过此刻在云海之上的众多弟子,都是早就看惯了这青云六景的人物,虽然依旧觉得美不胜收,但在他们眼底也不算太过神奇,毕竟看得多了。

经过一夜的守卫,这些青云门弟子大多面色如常,并没有多少人面上有疲倦之色,这边是修炼道家真法仙术的效果了,不过比起他们事不关己的模样,一直心怀忧虑的王细雨看上去脸色便显得有些憔悴,同时叶落在旁人眼中。

一直有意无意在王细雨附近走动的欧阳剑秋,自然将这一幕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心头涌起一股怜惜之意。说起来,欧阳剑秋与王细雨两人之间,还是颇有几分渊源的,昔日王细雨因为龙湖王家与青云门暗中结盟而拜入青云山门,上山之后遇见的第一个接待她的青云弟子,正好便是欧阳剑秋,也正是因了欧阳剑秋温和开朗的性子,耐心地与王细雨说话介绍着青云山上的一切,才让当初年纪不大却是孤身一人远行的王细雨渐渐安心下来。

这之后,因缘巧合,王细雨的资质竟被欧阳剑秋的恩师曾书书看上,收为门下弟子,两人有成了同一个师尊门下的师兄妹,关系更是亲密。而随着相处时日的增加,王细雨渐渐长大,欧阳剑秋原本对这个小姑娘的一番爱护好感,渐渐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转成了爱慕之意。

王细雨到来之前,曾书书门下众弟子中,便以欧阳剑秋与柳芸为首,但众所公认,欧阳剑秋才是曾书书座下第一人。但在王细雨到来之后,没过多少时日,她堪称超凡的天资便渐渐显露了出来,引得众人瞩目,虽然如今因为修道时日尚浅,于道行上仍不如欧阳剑秋与柳芸,但是假以时日,人人都以为她必定会取代欧阳剑秋的地位。

有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件事,许多目光也或有意无意地暗中关注欧阳剑秋,然而欧阳剑秋却是一个坦荡荡的男子,毫无芥蒂,非但如此,他反而是满心欢喜地看着小师妹日复一日地成长起来,藏在心中的爱意一日深过一日。

有时独处的时候,欧阳剑秋甚至会悄然心想,若是能够就这样天长地久地待在小师妹的身边,一辈子一直这样守望着她,也是一件令人欢喜的事吧。

一辈子,天长地久啊

每次想到这个时候,他一个堂堂男子便会失笑,自嘲地笑自己两声,但随即又是满心欢喜地继续生活着。

这个时候,看到王细雨面上的忧虑,他心里没来由地也有些心痛,沉吟片刻后,他还是轻轻走到王细雨的身边,低声道:“细雨师妹,要不你还去歇息一会儿吧?”

王细雨回头看了是他,勉强露出了一个笑脸,但仍是掩盖不住神色里的一丝焦灼,道:“多谢师兄,我没什么是,还是就在这里等着吧。”

欧阳剑秋轻叹了一声,其实说那句话之前,以他这些年对小师妹的了解,也料到王细雨不肯离开,当下也不再多劝,就这样陪着王细雨站在一旁,有的没的跟她又说了些宽心安慰的话,王细雨一一点头答应了。末了欧阳剑秋又想到一事,迟疑了一下,对王细雨道:

“细雨师妹,我记得你说过今日还是轮到你去青云别院巡视当值。我看这样吧,就算你去了山下,心里头定然还是记挂着这里,便让我今日替你去走一趟,也免得你心有旁骛,两头担忧。”

王细雨怔了一下,下意识地便想和昨日一般推辞欧阳师兄的好意。她性子生来便好强,要不然也不能自小父母双亡,带着一个年幼的弟弟在偌大的龙湖王家里站住脚。只是很快她心中便是一阵烦闷,不为别的,确实是十分挂念自己那唯一的弟弟,除此之外,她偷偷抬眼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欧阳师兄,少女心思细密,这些年来又岂能当真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她微微低下了头,有那么片刻功夫,心间掠过奇怪的感觉,似苦微酸,又想是带了些甜丝丝的感觉,真是古怪的五味杂陈般怪异,鬼使神差一般,微红了脸腮,王细雨低声道:

“那那就多谢欧阳师兄,麻烦你帮我去一趟山下吧。”

欧阳剑秋精神一振,那一刻当真是连目光都明亮了许多,朗朗一笑,道:

“这样不就好了,反正山下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师妹放心就是。”

王细雨微微一笑,那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依然还在心头缠绕不去,心底隐隐有几分羞涩之意,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与平日大方的性子倒有些不同。欧阳剑秋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觉得这一日分明是天高气爽,心情奇好,便笑着对王细雨交代两句,转身便打算里去了。

王细雨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嘴,原本也是温和的心意,但不知怎么她心头忽然掠过一丝奇怪的阴影,却是想起了昨日资金在青云别院中巡视时,在某个院子里好像看到某个转瞬即逝的黑影。一念及此,她心头忽然一跳,对着欧阳剑秋的背影叫了一声:

“欧阳师兄。”

欧阳剑秋转过身来,道:“怎么,细雨师妹,还有事吗?”

王细雨欲言又止,心中暗自有些懊恼。心想昨日自己分明就没找到丝毫证据证明那黑影,搞不好便当真是自己一时眼花也说不定,这没凭据的事,却又如何对欧阳师兄说?想到此处,她轻轻摇了摇头,想把这点莫名的担忧丢开,但心里总有些担心,忍不住还是对欧阳剑秋道:

“师兄,你去山下青云别院里巡视的时候,自己也要小心些。”

欧阳剑秋失笑,道:“那别院就在青云山下,想来便是青云门的重地,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王细雨点点头,笑了起来,脸色看着有些不还意思,欧阳剑秋看在眼中,只觉得眼前伊人比花娇,一时竟有些移不开眼神了,幸好他还有几分定力,连忙咳嗽两声,移开了视线。王细雨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忽然从怀中拿出一件小东西,看着是一张黄色的纸符被细心地折叠过,变成了一个精巧细致的小纸灯,上下两头又用红线穿着,缀了个指头大小的银香笼,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欧阳师兄,这是用‘含香符纸’叠成的小灯,对敌时虽没什么用处,但平日戴在身上也有些醒脑安神的灵效。你昨晚在这里陪了我一夜,这个便送给你吧。”

欧阳剑秋又惊又喜,连忙接过这纸符所折成的小小灯笼,珍而重之地藏在身上,抬头微笑道:

“多谢师妹关心,去了山下我会小心的。”

王细雨微微点头,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欧阳剑秋对着她一挥手,清朗一笑,转身大步走去。望着那个男子渐渐远去的背影,王细雨伫立在云海之上,凝视良久,直等到他御剑起飞时,她向着天空中那道剑芒,伸出手臂轻轻摇晃着,一直看着他消失在远方。

***

清朗的天空深处,忽地闪过一道黄色剑芒,转眼间掠过青天苍穹,落在云海之上,宝光退去,露出曾书书的身影。周围的青云弟子纷纷躬身见礼,曾书书贺寿已对,向前走了几步,便看到前方不远处王细雨正站在那儿,便开口叫了一声,谁知王细雨似乎有些心思,一时竟是没注意曾书书这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曾书书倒是有几分奇怪起来,向王细雨那边走了几步,正想过去问问她怎么回事的时候,忽然眼角的余光瞄到另一个方向,宋大仁高大魁梧的身材不知何时也来到了云海之上,而跟在他身后坦然自若的身影更是有几分眼熟。

曾书书吃了一惊,登时便把王细雨的事丢到旁边,转过身来仔细看去,果然看得清楚了,跟在宋大仁背后的那人根本就不是宋大仁收的低辈弟子,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一个人。

曾书书一时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连忙走了过去,显示挡在宋大仁面前,狠狠瞪了他一眼,宋大仁咳嗽两声,抬头看天,随后曾书书看向站在宋大仁背后的张小凡,苦笑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一般走在他们两人身边,暗地里却是压低了声音,道:

“你怎么到这来来了?”

张小凡微微一笑,此刻的他衣着朴素,相貌看着也不算太过出众,身上更无丝毫惹人注意的高手气势,当真是走在人群中便根本找不到不起眼的小角色一般,对着曾书书笑道:“我听几位师兄回去说,这次异境里争斗激烈,才一日功夫便伤了不少人,想想有点担心小鼎,就跟着大师兄过来看看。”

曾书书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趁早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吗,三天两头有事没事就往你儿子那只‘流云袋’里拼命塞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别的说是在这半只妖兽都无的异境了,我看就算丢在十万大山里,小鼎也能一路蹦蹦跳跳地跑出来。”

张小凡笑而不语,曾书书之上觉得脑门儿有点疼,偷偷向左右看了一圈,先是在众多青云弟子面前摆出一副威严淡然的高人气质,随后转过头来低声道:“你们这两个家伙,有不是不晓得掌教师兄心里对你多少有些芥蒂,你在大竹峰上想干嘛就干嘛,没人管你,这跑到通天峰上,万一让他看到了,岂不是让他心底又不痛快?”说着,他白了一眼宋大仁,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的意思在眼神中早就清清楚楚地表露出来了,就差没开口说你这大块头怎么这么笨呢?

宋大仁却是爽快,双眼一瞪,瞪了回去,压低声音道:“看我作甚?你这么能说,自己上啊,你要是能打得过他,我保证以后绝无这种事了。”

曾书书登时就是一滞,斜眼看着宋大仁,半响后啧啧道:“看不出来啊宋师兄,你成亲之后道行增进不说,这口舌之利可比当年强太多了,莫非是小竹峰文师姐的功劳吗?”

宋大仁“呸”了一声,不去理会这满嘴口花花的家伙,买着方步,大气从容肃然威严地在云海上缓步巡视着。曾书书与张小凡跟在他的身后,有一句每一句地说着话。虽然曾书书前头说是担心萧逸才有所芥蒂,但此刻看去却是笑容平静,似乎也并没有太过担忧的模样。

远远望去,这一片仙家胜境云海之上,真是一片祥和安宁,只是片刻之后,突然一声异响,却是从那黑色的异境之门里传出来,只听扑通一声,一个人影带了几分狼狈,摔了出来。

从昨夜黎明前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异境中有了动静,一时周围众多青云弟子震动,这时也不知是谁眼尖,最快瞅了清楚,愕然叫出声来:

“咦,这不是管皋吗?”

人群之中,不少人听到此言都怔了一下,此番青云试弟子中,最出众的几个弟子如今在青云门里,也算是颇有几分名气了,这管皋显然就算是其中的一二,就连站在远处的曾书书都是略带惊讶地发出一声轻叹。之上还不等他或是其他青云门弟子有所动作,异境之门突然一阵轻微颤抖,异响连连传出,只见在周围青云弟子的诧异目光下,转眼之间竟有十几个身影相继摔了出来,旁边早有人看得清楚,这其中赫然包括了几乎所有公认的天资最佳的出众弟子,处管皋之外,风恒、苏文清、唐阴虎等人尽在其中。

远远看去,这些青云试弟子竟是人人面带了几分惊惶,像是遇到了什么极可怕的事情一样,其中最先出来的管皋一跃而起,看着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伤势,但面上神色焦急万分,大声叫道:

“不好了,异境里面出事了!”

此言一出,周围原本都在窃窃私语的青云弟子登时一片寂静,而站在稍远处的宋大仁与曾书书则是脸色大变。

***

异境之中。

狂风暴雨仿佛永无止境,天地苍穹之上似有一尊暴怒的神明正在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不满,震颤耳鼓的巨大雷声不断炸响在天际,让人畏惧于这可怕的天地之威。

重新回到枝叶深处,屏息静气苦忍着这漫天风雨的两个人,在苦苦等待了许久之后,却发现周围的情势半分也没有好转的迹象。在最早的时候,妖兽刚刚出现在这片土地上时,王宗景与小鼎不时能听到远方传来的凄厉喊声,然而到现在为止,他们却已经颇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了。相反,从他们藏身处的树林下方,又走过好几只巨大身躯狰狞恐怖的妖兽,有好几次都距离他们极近,只差那么丁点距离也许就能发现他们。

小鼎很紧张,风雨之中他下意识地抓囘住王宗景已经湿透的衣服,即使是借着偶然亮起的电光,王宗景也能看到那只小小胖手的骨节上隐隐发白的痕迹。冰冷的雨水早已经将他们两个人浇成湿漉漉的落汤鸡,王宗景心中盘算只怕两人藏在此处至少有一个多时辰了,纵然他身躯强囘健,但如此长时间泡在冰冷的雨水中,湿透的衣物紧贴肉囘身,也一样觉得有些寒意入骨,而依偎在他身旁大气也不敢出的小鼎的身子,显然同样也在微微颤抖着。

他毕竟只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伸出手掌,在满是雨水的脸上抹了一把,王宗景咬了咬牙,却是把头凑到小鼎的耳边,把声音压到最低,略带一些沙哑,道:“小鼎,这样下去不行。”

小鼎微微抬起了头,低声道:“王大哥,那我们怎么办?”

王宗景向四周看了一眼,道:“再在这里待下去,难保不会被路过的妖兽发现,这些妖兽实力太强,并非我们二人可以力敌,还是想办法离开此地。

小鼎目光一亮,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道:“王大哥,你是说"

王宗景点了点头,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没别的办法,只能去那山洞里了。”

“轰隆!”

一声惊雷炸响,漆黑的树林里闪过片刻光亮,随即又黑了下来,哗哗的水声充斥着远近林间。一根树枝忽然垂下,黑暗之中王宗景背着小鼎,小心翼翼地从上滑落了下来,啪嗒一声踩在地面上,水花溅起,只觉得脚下早也成了一片烂泥浆,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却发现自己和小鼎两人落脚之处,正好有一个巨大的脚印中央,而此刻磅礴的雨水已经将此处变成了一个大水洼。

王宗景深深呼吸了一下,伸出左手抓紧了小鼎的手臂,小鼎此刻也是极紧张,但还算能够控制,一声不吭地跟在王宗景身后,开始慢慢向前走去。只是从手掌心里,任然可以察觉到小男孩有些微微的颤抖。

茂密的树丛随处可见的灌木,无数的大树还有湿囘润之极的水汽,这一切笼罩在深沉的黑暗中,天地间似乎只剩下哗哗水声,还有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周围那些因为黑暗而显得格外囘阴森恐怖的密林阴影仿佛都如鬼影一般,不停摇晃着,那些从树梢滚落的雨珠落在地上,也似乎带着几分凄厉。

偶尔亮起的闪电,会照亮他们周围片刻的光亮,可是原本已经变得泥泞的土地,此刻仍然可以感觉到不时传来一阵阵的颤抖,感觉中,仿佛不同远近的地方,似乎正有几只巨大的妖兽在密林中走过。

王宗景的眼角在黑暗中微微抽囘搐了一下,但仍是继续借着瞬间闪电的光亮和记忆中的方位,向那个山洞走去。他一直走得很小心但值得庆幸的是一直走过了一半路程都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借着一道闪电的光芒,王宗景看到了就在不远处那个黑漆漆的山洞口,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但双眼之中警惕之色,却是丝毫不减。

眼前隔了一道树丛,外头便是之前天气还晴朗时,管皋、风恒、苏文清和唐阴虎等出色青云试弟子在此争斗的那片小空地,只要越过这一段距离,便差不多可以到达那个洞口了。只是到了这种时候,王宗景面上并未有特别的喜色,反而目光更见锐利,小心翼翼地扫过空地,眼见周围确实似乎并未有什么危险,只有地面上仍然不时会传来一阵阵颤抖,也不知远近哪里的地方,正有身躯巨大的妖兽狰狞路过。

王宗景再度深深吸了一口气,抓着小鼎的手掌有紧了紧,小鼎转头向他看来,王宗景也看了他一眼,然后决然道:

“跑!”

一声轻喝,一大一小两个人影陡然跃起,在这片铺天盖地的凄厉风雨之中,放开脚步狂奔而去,步伐声声,泥水四溅,那风雨打在脸上,仿佛连眼睛都无法睁开,冰冷的寒意直入骨髓。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这片空地右侧方向,那一排四五颗大树的茂密枝叶间,突然两团几乎有半人大小的诡异光芒亮起,一颗巨大的妖兽头颅转了过来,狂风暴雨中,那坚如铁甲般的肌肤口齿间,不是雨水还是口涎滴落下来。

“吼!”

一声惊天动地的可怕吼叫,震动了整片森林,那一刻仿佛整座山脉都颤抖了一下,古老而坚硬的大叔瞬间像是积木一般轻而易举地被推倒向两边,一个庞大如小山的身躯,轰然跃起,巨大的脚掌跨出可怖的步伐,震动地表,直接向王宗景与小鼎的方向冲了出来。

那一幕。仿佛就像是镂刻在古老神殿里幽冥地府的炼狱景象,令人心胆俱裂。

王宗景脸色苍白几无血色,但便便在这个时候,他竟没有丝毫惊慌失措的模样,而是抓紧了几乎被吓到的小鼎,用尽全力力气大吼道:

“跑!跑!拼命跑!”

小鼎毕竟不同于普通小孩,被王宗景一喝惊醒,瞬间醒悟,立刻咬紧了牙关,不顾一切地向那个山洞冲去,那山洞高不过两丈,且不管其中深浅,光是这洞口,就不是身躯巨大的妖兽能进去的,眼下当务之急,显然是进入山洞,这才是唯一的活命之道。

王宗景也拼命跑去,泥泞不堪的土地看起来并没有给他造成丝毫的阻碍,强囘健坚韧的身躯的这一刻,终于将所有的力量都发挥出来一样,他不过是瞬间便法力追过了小鼎,随后一路拉扯着小男孩,跨国泥坑水洼,想着那漆黑的洞口扑去。

风愈急,雨更大!

全世界像是都只剩下凄风苦雨声,然后还有身后如雷鸣般可怖的沉重脚步,越来越近。那巨大的妖兽看起来并没有如何奔跑,或许是巨大的身躯几乎让它无法跑起来,但是同样的,它每跨出一步,几乎便跨过数丈之远,在一片战栗吼叫声中,转眼间酒宴追上了那两个渺小的猎物。

这一刻,王宗景与小鼎距离那座山洞,还有不过两丈地,然而那股腥臭气息,却已然如排山倒海一般,随着狂风暴雨席卷而来。王宗景因为太过用力,全身肌肉绷紧而微微颤抖了一下,在那一刻,他忽然也如野兽一般嘶吼一声,霍然一把抓起身边的小鼎,将那少年犹如一个大沙袋一般,直接丢向了那个山洞。

伴随着小鼎惊惶的叫喊声,巨大的阴影已然笼罩了王宗景的身影,他不顾一切地向旁边纵跃出去,使尽了自身每一分气力,于千钧一发之际闪躲开那可怕的一个巨爪扑击。

随着身子不由自主地在半空中打滚,他一下子摔倒在肮脏不堪的泥水中,整个人顿时便成了一个泥人,但是他没有片刻的犹豫迟疑,直接又是一个翻滚,整个人便如一只敏捷之极的灵狐,迅速翻身而起,在巨兽的狂吼声中,跑入了这只可怕妖兽的身躯底下。

此刻已经被他扔到山洞口的小鼎,张大了嘴巴,看着洞外那可怕的一幕。

电闪雷鸣中,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到那狰狞可怕的妖兽身下,犹如蝼蚁一般脆弱的王宗景被迫藏身在远比他高大的脚掌腹下,拼尽全力躲避着愤怒的妖兽的每一下都足以令他粉身碎骨的攻击踩踏,利爪尖齿,泥水横飞,“吼吼吼吼”的巨大吼声,震动了整个天地。

  • http://tieba.baidu.com/home/main?un=CHENHONGJIESB&fr=index:

    回复
  • 大佬B:

    感觉萧逸才比道玄垃圾多了,还看小凡不顺眼了,如果当年不是小凡杀了鬼王,他现在连一坨屎都不是,如此垃圾的人物却被老鼎写成是青云掌门

    回复
  • 神的逾言:

    小凡要是看萧逸才不顺眼,抽出诛仙剑就把青云灭了

    回复
    • 我爱小凡:

      诛仙剑在幻月洞府

      回复
  • 紫荆花:

    @神的逾言 同意,萧逸才是垃圾

    回复
    • 黑:

      当初小凡拿诛仙剑杀鬼王时,只有陆雪琪知道是小凡杀的。其他人都不知道。

      回复
  • 一个浪人:

    感觉凡哥要出手了,他儿子有危险了阿

    回复
  • 神:

    萧逸才就是个渣渣。凡哥一出生,青云遭灭门。

    回复
  • 何浪:

    凡弟他没空,要跟雪琪过二人世界

    回复
  • 我穿过妈妈打的毛衣:

    完全是瞎扯淡!随便一个杂毛就闯到禁地来了。。。。这么大个青云连看守都没有。。。护派大阵吃屎的?连破几道禁制,萧逸才姗姗来迟。。。。这尼玛全文到处BUG,这是找人代笔的吧?

    回复
    • ll:

      要功法太极玄清道而且是上清境界才能开门

      回复
  • 艾羽:

    惊羽初尝也太少了吧

    回复
  • 小灿:

    诛仙1是神作。2就普通了!感觉不是同一个作者写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