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七十章 纸灯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一道黑光,以迅疾无比的速度破空而至,划过半空发出尖锐至极的锐啸之声,所过之处,山林草木都被那股激荡而起的强劲风力所瞬间鼓荡摇摆,齐齐向另一个方向倒去。只是这黑光在青云山脉飞驰纵横,但怎么看都像是带了些狼狈之意,甚至因为不太熟悉青云山脉的山峰地势,速度又是极快,有好几次都险些撞上坚硬的山峰。幸好御使黑光之人道行极高,屡屡在极危险之境地施展神通,几次化险为夷,这才能继续飞驰下去。

距离黑光不过百余丈的身后空中,还有一道仙气闪烁的白色剑芒,正对着前方黑光紧追不舍,所过之处威势赫赫,气势较之前方黑光有过之而无不及,似卷起漫天云彩,傲啸天地,怀着对前方那道黑光极深重的憎恶,带着一股誓斩之于剑下的执念,追踪而来。此处距离青云山最高的通天峰已经很远,只能远远望见那直囘插天际的雄伟轮廓,但青山处处峰峦起伏,依旧还算是青云山脉的范围之内,眼看着前头忽又隆囘起一座险峻孤瘦的奇峰,似一柄利剑横空出世,挡在黑光之前。也许是被身后那白色剑芒追得太过狼狈心中恼怒,同时也是焦灼万分,那黑光突然一改之前都是绕开山峰继续逃窜的动作,反而猛然一沉,钻进了眼前这座山峰的下方背阳阴影处。

后方紧追的白色剑芒不过片刻便飞驰而至,只听那仙气宝光中有人发出一声冷笑,并无半分畏惧,也无一丝犹豫迟疑,转眼也调转方向追向山峰下方了。

那山峰背阴处,洒落下来足足有二十余丈高,落到下方一个清水小潭里,溅起晶莹水花无数。瀑布两旁,古藤交织,老树丛生,粗大的横枝凭空伸出,上面因为水汽丰沛而生满了青苔绿藓,看着一派幽然之相。

黑光飞驰而至,在快要撞上地面时轻轻巧巧一个转弯,又紧贴着地面掠出几步,黑光有意无意地与地面似乎有所接触。眼看那白色剑芒再度追近,黑光立刻折冲向天,再次冲起。白色剑芒中飘出冷哼一声,剑芒微动,就要追上去的时候,忽然只听身下一声厉啸,从土中猛然有一只巨大白骨之爪破土而出,抓向那白色剑芒。

这一下异变陡生,自然便是前头那黑光于之前瞬间布下的暗算手段,既阴险又狠辣,而且看那骨爪白中透黑,隐隐还飘来一股奇异腥臭气息,只怕不知还抹了什么极厉害的毒药在上头,这若是被它一下抓实,只怕那白色剑芒中的人就算不死多半也身负重伤。

只是如此阴毒的手段,不知为何那裹在白色剑芒中的人却丝毫没有惊慌失措的举动,倒像是早就有所提防一样,在白色骨爪破土而出的前一刻,白色剑芒便嗖的一声飘到一旁,随即伴随着一声清朗叱喝,一道气势雄浑的光柱闪烁而出,其中更有七颗大星隐约浮动,彼此辉映,形成一缕绝妙的北斗星光,当空劈下,只听咔咔脆响声顿时传出,那可怕的巨大白骨之爪竟然毫无反手之力,便在这七星剑芒中被瞬间击毁。

白色剑芒一击破敌,更不停留,又是紧紧追踪前方黑光而去,同时那白色光辉中传来一声冷笑,寒意彻骨,凛然道:“妖魔邪道,任你有种种手段,青云山上也容不得你猖狂,受死!”

说罢,剑芒汹汹,又是追风破云风驰电掣般追了上去。

这一前一后、一黑一白、一逃一追的两人,自然便是昨夜在幻月洞府里已经战过一场的白骨老祖与萧逸才了。

对白骨老祖来说,他觉得自己非常非常郁闷,多年以来,他一直深居于中土之外浩瀚无边的蛮荒之地,在那魔教蛮荒圣殿中,因为种种原因规矩,不曾出世,直到有一天,一个从中土跋山涉水突破重重天险绝地到达蛮荒深处的神秘人物,突然现身于圣殿之中,手中竟持有圣殿早已遗失的圣物“天魔策”残片,一时圣殿骚然,无数早已心静如水一心侍奉魔神的大小祭司们尽数涌来。

而此人除了大言不惭要重开那亘古“冥渊”外,还不停鼓动众多守卫圣殿的圣教长老往中土去,说是非如此不可重兴圣教。然而在圣殿里地位最崇高的七位大祭司商议之后,却是反对意思占了上风。且不说亘古冥渊关系太大,无人敢去轻动,便是圣殿之中古老相传的规矩,众多祭司长老的第一要务,还要是谨守圣殿,不得轻离。这种相对保守的想法在蛮荒圣殿里占据了多数,但其中也有一些想法激进的人物,白骨老祖便是其中的代表。

他出身圣教,自小聪颖,修习魔功后又是勇猛精进,时至今日也已经身居圣殿长老的高位,虽然他从心底也不敢和那七位高高在上的大祭司有所抵触,但对传说中遍地浮华珍宝无数的中土,却早就是向往已久了。更何况,人皆有上进之心,他多年前便已明白,只要一直待在这蛮荒之地,他便永远无法再进一步。

当日那场争论平息下来之后,他心中便有不甘,偏偏那中土来的神秘男子发现了他有所不满,暗中接纳,几番巧舌如簧下,白骨老祖果然狠下心暗暗随他潜入中土,一来是看一看这修真界里早就公认的花花世界,二来那神秘男子也对他亲口说过,中土正派里原先的确是有几个极厉害的人物的,然而早在上次大劫中,便几乎都死得干干净净,如今剩下的,不过都是道行粗浅之辈,哪里是白骨老祖师的对手?

想到此处,白骨老祖躲在黑光之中,一边亡命飞驰,一边恨恨在心中怒骂,心想这中土世界果然是极好的,珍宝无数,自己才刚来第一次,便在这青云山上感觉到了至宝“冥河翠晶”以及那一件闻所未闻的奇宝“莽古蜃珠”,但是除此之外,中土这些修道士的道行,却也是出人意料的高深。虽然白骨老祖的道行也是极高,但是那看似年岁不怎么大,此刻还紧紧追在身后的年轻敌人,在那幻月洞府中含怒一剑,七星闪烁,威力竟是无可匹敌,白骨老祖猝不及防之下,被破了法宝“白骨哭”不说,自己一条手臂也被斩断,元气大伤。

逃离通天峰的一路上,萧逸才似乎因为白骨老祖擅闯青云禁地,极为愤怒,竟是紧追不舍,白骨老祖用尽手段,包括在一路上施了好几次阴毒手法,却都被萧逸才一一破去,直如追魂索命的恶鬼一般,将白骨老祖追得心惊胆战。

此刻在半空飞掠中看到自己布下的“阴鬼手”再度被这可恶至极的敌人破去,白骨老祖已然无法可施,在心底狠狠一咬牙,却是调转方向,使出全身力气,向那通天峰下的青云山麓方向,全力飞驰而去。

别人不知道,他却知晓那个蛊惑他前来中土的神秘男子就在那个地方,除此之外,那男子这些年来暗中聚集了不少人马,说是重建了昔日圣教的一个分支,“万毒门”,虽然白骨老祖出身魔教圣殿,对这分支向来是看不起的,但是这些日子暗藏身后,他也发现其中确有不少道行不俗的人物,特别是那身为门主的神秘男子与另一位千娇百媚的美艳副门主,更是道行高深莫测,连白骨老祖都有些看不清。

本来白骨老祖是是不愿将此人引回去的,独自一人回去还可遮眼一下,若是被人这般追着回去,他的脸面自然便丢得干干净净,只是形势逼人,再不往回跑的话,白骨老祖只怕自己真的便要糊里糊涂地丧生在此人剑下了。

但只听剑芒破空,锐啸连连,这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在青天之下,又是再度飞驰而去了。

青云山脉广阔异常,但这两人都是道行极高的人物,又是放开了手脚全力飞驰,所以没过一盏茶工夫,白骨老祖便再度飞回了自己平日隐身的那片树林,当下更不迟疑,直接掠进树林。心中正自恼怒,准备喊那两个高手过来一起对付此人时,却发现那神秘男子和金瓶儿居然不知为何,都不在这林中,只有平日隐约记得见过一次的另一个腰戴金斧法宝的小喽喽站在那儿,愕然回头。

那人腰戴金斧,自然便是夏侯戈了,此刻单件白骨老祖飞驰而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还是先走为妙,当下一声低喝:“你,速速挡住来人!”

夏侯戈乃是门主亲信,平日里也见过白骨老祖几次,知道此人的身份,此刻被他一喝,登时便是一怔,下意识地站了出来。白骨老祖则是心中暗笑,反正他天性凉薄无情,把夏侯戈这种跟他毫无关系的人当作棋子,于他当真是根本毫无压力,也不多说什么,“嗖”的一声便远远飞走了。

片刻之后,夏侯戈忽然身子一震,站在林中仰头望去,只见一道剑芒气势万千,破空而至,一路上狂风卷尘,树倒丛开,隐隐然竟有惶惶不可一世之姿,于半空中忽然而至,在他身前丈许之外猛然停住,剑芒刺目闪烁,片刻后缓缓散去,那人现身而出,在他目光注视之下落到地面,面色冷峻地看了过来。

一身墨绿道袍,手执七星仙剑,风烟滚滚熄于身后,只片刻之间,那人的气势仿佛便已笼罩了这整片树林,锁定在他身上。

面目阴沉的夏侯戈身子轻轻囘颤抖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却没有第一时间去拿起腰间的金斧法宝,又或许是一丈之外的那个男子目光冷厉,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吗?

密林之中,像是忽然平静下来,鸟语虫鸣,尽数消失。

萧逸才手中仙剑冷芒吞吐,七枚大星再次闪亮,闪烁不停,俊朗眉宇间神色漠然。只是他却也不知为何,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微微眯起了眼睛,静静地看着前方那个面貌阴沉的男子。

这一日是个晴天,阳光温暖,懒洋洋地照在已经冷清许多的青云别院上。

欧阳剑秋下山以后,一路御史飞剑来到青云别院之外,发现自己是最早到此处的人,便在门口反复细看,一缕清香从黄色符纸折成的纸灯上飘了起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想必就是细雨师妹所说的含香符纸的气息了吧?”

不过,或许,这也带了些小师妹身上的香气呢?

欧阳剑秋刚想到此处,忽地心头一跳,随即连忙将这年头丢开,一跺脚差点打了自己一记耳光,珍而重之地将这小纸灯握紧,同事心中惭愧,暗自对自己骂道:“欧阳剑秋,你还有没有良心?这是小师妹关怀你才赠你的一件小礼物,何等珍贵,你高兴还来不及,怎敢起其他什么下囘流心思?若是被小师妹知道了,岂非登时就被人家看轻了!”

只是他心中终归是有些甜蜜的,过不多时,又忍不住向手中的小纸灯看上两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便在这还是,忽然只听旁边风声传来,欧阳剑秋吃了一惊,抬头看去,之间两道剑芒飞下,落在他身边不远处,却是柳芸和穆正怀二人,他们这些人平日里都是相熟的,彼此见面,都是点头微笑致意。只是柳芸眼尖,一下便看出欧阳剑秋脸色似乎有些异样,同时手中握着的那小小纸灯也被她看在眼中,登时便笑了出来,道:

“欧阳师兄,你这手中纸灯,以前可没见过啊?”

欧阳剑秋没防备柳芸一上来居然便瞅到了这小小玩意,目光是在犀利得吓人,就是他平日里定力修持不错,也忍不住脸上一热,随即便装作若无其事地道:“哦,没什么,一件小玩意而已。”

说罢,便轻轻将小纸灯收回怀中,旁边的穆正怀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但柳芸却像是想到了什么,嘻嘻一笑,道:“欧阳师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小纸灯似乎是符纸所折,咱们青云门内虽然杂学众多,但是说到符箓这门奇书,只怕还是以出身龙湖王家的细雨小师妹最为出色。咦,对啊,说起来,今天不是应该小师妹当值来这里巡视吗,这……该不会是小师妹送给你的吧?”

说到此处,柳芸已经掩口笑出声来,便是旁边的穆正怀也带了几分好奇,向欧阳剑秋的怀中方向看了一眼。

欧阳剑秋只觉得一时间脸如火烧一般,却没有多少是为自己,反而莫名担心起王细雨来,这若是万一有什么闲话传出去,细雨师妹会不会难做人?随即转念又想,该不会到时细雨师妹听了闲话,反而误会我多嘴说出去的吧,那我却怎么对她分辨才好呢……

他平日也算大方开朗的一个男子,道行天资在青云门下也算是出众的,只是多年来一直安心修行,这还是第一次为男女情事所动心,一时患得患失起来,竟忘了回答柳芸的话。

柳芸在一旁看到他这幅模样,先是一怔,随后笑了起来,眼中光芒闪动,而站在一旁的穆正怀平日里最是方正,便如他那个师父一般,此刻也是微微摇头,最自己这个同门笑而不语。

三人在此又等待了一会儿,很快又有当值的数人到来,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随着一阵略带寒意的剑芒掠下,名列青云门五大长老之列,隐隐然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齐昊齐长老,竟然也来到了此处。

众人赶忙上前见礼,齐昊倒是神态温和,看着平易近人,与众人说笑了几番,大家才知晓齐长老也是关心山下别院,所以趁着今日有空也来巡视一番,至于掌教真人与这位青云门第一长老之间不可言明的暗斗,无人会知道,齐昊自然也不会跟他们说出半点。

于是接下来众人进入青云别院,按照自己的巡视路线自顾自走去了,齐昊则是在众人最后,淡淡地看着这一片安静而广阔的别院,面色淡然地迈出脚步,信步走去。任是谁也看不出,他对自己此刻不在云海之上而是来到这山下别院中,会有丝毫的不满与怨意。

只是他们谁也料想不到,此刻在这座看似安静的青云别院深处,某个不为人知的房间里,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影正环顾四周,也不知他在此处待了多久,只见他眼中不时掠过一丝不解之色,低声自语道:“那小丫头身负‘修罗噬鬼图’,又无修持什么厉害囘法门,本该受修罗之力日夜蚀心之苦才对,怎的反而竟能压下修罗之力,安心修持青云门的清风诀?”

他紧皱眉头,连平日紧裹于身的黑气都没有凝聚出来,只在屋中轻轻踱步,自言自语道:“不该如此啊,修罗之力便是道行高深的修道士都无法忍受,何况她一个道行粗浅的小姑娘,除非……”他神色忽然一滞,似乎想到了某个不大可能的想法,愕然回头,看向屋内的床铺,带了一丝奇怪的口气,轻轻道,

“莫非……竟然是我看走眼了,这小丫头反是个于修道上有着极高天资的奇才不成?”

欧阳剑秋替的是王细雨的班,所以这一日在青云别院中的巡视,他走的路和昨日王细雨走的是一样的,同样是最靠东侧的庚道。

相比起其他六条别院大路,庚道在规模上并没有太大区别,道旁两侧也差不多都是同样的庭院。只是眼下时候,这无数庭院里的主人们,都在通天峰上竭尽全力地参加一场前所未有的异境之行,欧阳剑秋看着一扇扇敞开或半闭的院门,心中不禁掠过一个念头:若我也是如同他们一般的少年时候,参加这一次的异境之行,又会拿到几面青木令呢?

想了片刻,他哂然而笑,将这个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抛开,重新向前走去。

脚步声声,踩踏在庚道的路上,两侧墙内柳枝依依,透过门扉窗口,依稀可见青嫩的纸条随风摇摆,青云山下虽有四季,但青云门中却又秘法,将这些世间常见的柳树,栽种得四季常青。

走过一个个寂静冷清的院落,前后都未见人,好似偌大而广阔的别院中,此刻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欧阳剑秋是修道之人,此刻又是日头高悬于空的白日,自然不会有丝毫害怕之意,反而是走了一段路后,看着周围并无异状,他忍不住又从怀中拿出那只小纸灯笼,在收件轻轻把囘玩着,闻着那淡淡清香,眼前又浮现出王细雨小师妹那美丽的容颜来。

小师妹她会不会知道我的心意呢?

应该是知道的吧,否则的话,她何必送我这一只小纸灯?可是小师妹人是极好的,说不定她真的只是担心我彻夜不睡,才送了我这件小物,我若以此纠缠于她,非但是骚扰她修道静心,自己岂非也是品格不堪至极了?

欧阳剑秋缓步而走,但心中却是不由自主地又转过万千念头,却都在思念那位少女,心意纠缠,连面上神色也有些阴晴不定起来。就这般又走了一段路,大概走到了庚道的中间处,欧阳剑秋猛然觉囘醒,从这莫名的纠结中挣脱出来,定了定神之后,连他自己也忍不住苦笑起来,摇头叹息一声,自语道:“欧阳剑秋啊欧阳剑秋,你却是从哪里来的恁多古怪念头,可不要走火入魔了!”

说罢轻喝一声,自己提振精神,随后目光向两侧看去,干脆便快步走向旁边一处庭院,仔细查看起来,好像这样认真干活,便能忘掉一切不再胡思乱想了,只是后走路之间,他的手上却还是抓着王细雨送他的小纸灯,兀自不肯放弃。

石阶上,庭院门口,挂着的是庚道十五的牌子。

而就在隔了一个院子的隔壁,庚道十七的庭院里,火字房处,那一直紧闭的房门,忽然轻轻打开了,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门内,却没有马上出来,而是缓缓又回头看了看身后房间里,面上掠过一丝疑惑之色。

一切安好。

欧阳剑秋走出庚道十五的院子,继续向前走去,如同之前料想的一样,所有的屋子都安静无人,没有丝毫异样,别说是不明身份的外敌了,便是老鼠也没有看到一只。

他大步走着,又走进了庚道十六的院子,先是看看了一眼院中的绿柳,又沿着抄手游廊在这院子中走了一圈,细细查看看每一处门扉屋子,什么问题也没有。

他转身走出了这个院落,再次向下一个院子走去,走到一半时,他忽然想起了早上在通天峰云海之上,细雨小师妹有那么一瞬间似乎流露出一些担心之色,还叮嘱自己下山来要多加小心。

虽然这巡视别院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可言,但是细雨小师妹显然是真心关怀他的。想到此处,欧阳剑秋忍不住又向手心处的黄色小纸灯看了一眼,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或许,细雨小师妹对我真的会有一丝囘情意。

若能得小师妹倾心,结成道侣,这一辈子,夫复何求?

欧阳剑秋心中一阵激动,下意识地握紧手掌,但随即突然惊醒过来,想到小纸灯还在手心里,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手忙脚乱地松开手掌,定眼看去,只见小纸灯虽然受到了一些挤压,有少许变形,但大部分还算完好。欧阳剑秋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颇有几分恼怒地哼了一声,对自己颇不满意,带了几分心疼,将那小纸灯轻轻摸了一下,心中已经作了决定,快快将这儿巡视完毕,看完下一个庚道十七院后就不再细看了,反正所有的庭院都是一样冷清无人的。

早些结束,便早些得空,早点回到云海之上,便能再见到细雨小师妹了。

青石台阶,缓缓出现在他眼前,就在昨日,王细雨也是踏着这一处石阶走入庚道十七院的。只是欧阳剑秋那一刻并不知道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一个画面,就像人一生里随风飘过身边的细小花瓣,虽有几分颜色,却太过微小,人们终究会视而不见,

他丝毫也未察觉,带着心中的一丝欢喜,走进了他自己准备走的最后一座院子。

一阵清风,从远方幽幽吹来,柳枝依依,随风飘荡起来,如情人的手臂,缠囘绵幽美。

只是站在台阶上,欧阳剑秋脸上的神色忽然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愕然站住身子,他竟看到这院子中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陌生老者。

那人随即也转头看来,见欧阳剑秋突然出现在门口,登时像是想起了什么,面上掠过一丝懊恼之色,但随即面色一沉,目光移动,却是发现自己因为着力思索,竟忘了以黑气罩面,此刻却是以真面目与欧阳剑秋相对,被他看到了自己的脸。

身材魁梧的老者神情登时冷了下来,眼中杀意一闪而过。

欧阳剑秋也是修道之人,对气机感应颇为敏感,登时冷喝一声,叱喝道:“你是何人,为何擅入我青云禁地?”

那老者眼睛微眯,却是冷笑一声,道:“青云禁地,这地方什么时候也敢叫青云禁地了?”

欧阳剑秋被他反问一句,怔了一下,还待再逼问两句,却只见那老者冷哼一声,手掌一翻,面露杀意,却是直接祭出了一柄清光仙剑,隐隐带了风雷之声,直接向欧阳剑秋劈了下来。

欧阳剑秋在瞬间只觉得呼吸为之一窒,这满院风声,竟是全数被那一剑引动,此人道行竟是极高,但最让欧阳剑秋惊愕的,却是他在瞬间便分辨出了那一剑之后的功法:

“太极玄清道!”

剑光如山,排山倒海般压了下来,欧阳剑秋面色大变,情知不敌,但生死关头哪里还能坐以待毙,只能祭出自己的仙剑,以平生道行全力击出,只求片刻喘息之机,他便能倒飞出此处院落,然后大声呼唤同门,特别是今日齐昊齐长老也在别院之中,只要他及时赶来,必定能敌住这神秘莫测的敌人。

然而就在他拼尽全力抵挡那如山一般清光压下时,忽然间清光深处闪出一丝红芒,犹如一只诡诈的毒蛇一般,瞬间抢在清光之前击中了欧阳剑秋的仙剑。

欧阳剑秋全身大震,只觉得一股诡异的阴寒之力转眼间便顺着仙剑直接冲进了自己的手臂,那一刻半边身子都僵硬了一般,随后,在他目眦欲裂带了一丝绝望的神态中,那清光势如山崩一般淹没了他,重重地劈在他的胸口,甚至没等他作出丝毫反应,那胸口已然迸裂来一个巨大的伤口。

下一刻,欧阳剑秋才看到这老者出现在他身前,只是此刻他的脸上已经凝出了淡淡的黑气,将面孔渐渐遮盖起来。只是他似乎在这一刻看到欧阳剑秋时,忽然有些犹豫,没有立刻下杀手。欧阳剑秋心中掠过一丝希望,想着这老人竟然修炼有太极玄清道,并且道行极高,几乎不在本门诸位长老之下,当下大声道:“前辈,我是本门长老曾书书座下弟子欧阳剑秋,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这四字传入那老者而终止后,黑气猛地一震,仿佛是在瞬间,他便想起了当日某个少女曾经在那片密林中对他说过的那番话:“有人暗中跟踪我,那人是青云门弟子,听说在青云门中地位不低,道行在同辈中也是翘楚,名叫欧阳剑秋……”

一柄清光仙剑忽然凌空出现,“嗖”的一声直接刺入了欧阳剑秋的胸膛,冰冷的坚韧准确无比穿过了心脏,冰寒的感觉瞬间贯穿了整个身躯,像是所有的力气忽然间都离体而去一般,欧阳剑秋的身子猛地一震,随即缓缓瘫软,只是他的眼神仍然充满了惊愕,带着一丝绝望,愤怒地瞪着那个神秘老人。

黑气背后,发出一声冷哼,似乎那人对欧阳剑秋的目光十分厌恶,手腕轻轻一翻,仙剑清光一盛,霍然拔囘出,带出了一片鲜红的血水挥洒开去,欧阳剑秋大叫一声,七窍流囘血,如遭雷击一般,身躯向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庭院白墙之上,顿时留下了一大块触目惊心的鲜红血污,随即又滚落在地,整个人蜷缩在一团,手脚开始微微抽囘搐起来。

好像,整个世界都模糊起来了……

欧阳剑秋无力地趴在地面上,身子下方迅速地流淌出大片大片的鲜血,染红了周围一片地面,或许是血流的太多,让欧阳剑秋的脑子也沉重麻木起来,已经忘记了身上可怕而剧烈的痛楚,眼看着就要陷入沉眠。

他的喉咙里忽然发出了低沉而奇怪的嘶哑吼叫声,谁也不知道他在呼喊着什么,那个血泊中的男子竟慢慢弓起身子,向前吃力地爬了一步,挣扎着,就算在血泊里,被粗糙的地面石块撕扯着自己的血肉也全然不顾,让鲜血仿佛如小河一般快活地在身边流淌着,流向那孤单而安静的小灯,空气里,仿佛浓重的血腥味也遮掩不住那隐约的淡淡清香。

他还闻得到……

他咬紧了牙,发出最后的一声低吼,用尽了最后的气力,一把伸出已经沾满鲜血的手臂,将那小灯紧紧抓在手中。

紧紧地握着,抓在手心。

临死前那一刻,他仿佛还听到远方,那高高青山之上,忽然响起了遥远而清亮的钟声,

还有院门之外,似乎有人大声惊喝,一柄寒冰仙剑正飞驰而来。

可是这一切仿佛都已离他非常非常遥远,在他被红色血液所遮挡的眼中,终究只剩下那一个小小的染血纸灯,那一刻,他在人世间最后的一个念头掠过心海,却让他的嘴角忽然有淡淡的安心笑意:

幸好,今天不是细雨师妹来到这里啊……

他垂下了头,闭上眼,风吹过他还乌黑的发梢,吹开鲜红的血,就这样,这个男子,悄然死去。

  • 莱德森:

    看到最后,我哭了,我的

    回复
  • 顾杰:

    知道诛仙2问世,心里激动了好久,想着趁上班时间累的时候看看,可是看着看着,发现还是上班有意思,这和我心里那个诛仙简直不是一个诛仙,感觉像是一个看过几本小说的人按照诛仙1来随便写出来玩的,感觉写的很带劲,我看的很无聊~~

    回复
  • 3049784603:

    呃呃,为毛写得有点乱

    回复
  • 流水:

    有一个被判死刑的千古罪人

    回复
  • 诛仙轮回:

    写的好垃圾,青云山魔教老鬼能轻松进入青云禁地,黑色神秘人物进出自由,无人能发现,道行大成的欧阳轻易被杀,符合逻辑吗

    回复
    • 喷子滚蛋:

      你是不是傻,还黑色神秘人物?你不知道是谁?
      看都没看过诛仙就来瞎哔哔

      回复
    • 老城巷子:

      杀他的人是苍松

      回复
    • 万剑一:

      你要看是谁 比萧逸才差不了多少的白骨 和 师叔辈的苍松 真不知道你怎么看的小说

      回复
    • 逍遥:

      说滴对,早就想说了!齐昊没发现俺忍了,一个破动物骨头架没人操控了居然还知道要干什么!俺也忍了,居然碰了下珠子,异境还出来那么多怪兽!这俺也忍了,通天峰不是有诛仙阵和强大的禁止么?那魔教枯骨老头是怎么无声无息的上去?青云门败落如此么?那么多魔教人都在眼皮底下,结果就前面说了曾书书起了警觉,还有前面河阳那一段,都发现了魔教就在身边,就没有一个长脑子的么?青云门啊!两千年的大派啊!虽历经几次浩劫,这堕落的真快,堕落的真假啊!是不是萧大写的啊!我里个去

      回复
    • 丶卟离卟弃丨爨爨:

      欧阳在厉害终归是晚辈里的晚辈。哪里是苍松的对手啊。就连欧阳的师傅书书都打不过苍松

      回复
    • 寻梦:

      欧阳的师傅曾书书都不是苍松的对手差两辈呢,能一样么

      回复
  • 天地不仁:

    苍松都不能自由进出,那也没有几个人熟悉青云山的路了

    回复
  • key:

    看了前面的情感描寫,嗯,果然這貨要死

    回复
  • 大佬B:

    上本写得的苍松只是不服道玄才判出青云而已,这本怎么写苍松好像要灭青云一样

    回复
  • Nicky:

    真被我猜对了欧阳剑秋被杀!然后王细雨要为他报仇痛恨魔教!然后王宗景进入魔教当奸细!然后姐弟的爱恨情仇成为主线!预测完毕

    回复
    • 柔情Φ柔楚耀月:

      你这个乌鸦嘴。。。。。。。

      回复
  • 神的逾言:

    苍松是因为欧阳跟踪苏小怜才杀的

    回复
  • 越看越讨厌:

    垃圾

    回复
  • 雨戏:

    又一个痴情少年为情而待命

    回复
  • 醉了:

    傻逼,没带脑,青云别院重伤于你,还以为是一家人,自报姓名,真是找死。一天到晚想着情情爱爱,活该。情感描写是在凑数字吧,真啰嗦

    回复
  • 大年初一:

    幸好,今天不是细雨师妹来到这里啊……我哭了

    回复
  • xiamengke:

    欧阳这这么死啦?

    回复
  • 还能看到:

    还能看到。

    回复
  • 那个欧阳是。。。。。。:

    张不凡

    回复
  • 巴拉巴拉:

    这是个痴情种

    回复
  • rock佛:

    这是苍松

    回复
  • 咋不更新了:

    唉,这孩子真惨阿

    回复
  • 啧啧:

    传说中的秀恩爱,死得快。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