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七十一章 天龙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新书已在各大网店出售,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萧大!支持诛仙二

青云门中,通天峰上,有一只以“冰原玄铁”与“黑赤金”熔炼而成的大钟,重逾万钧,以秘法悬挂于玉清殿绝壁钟室,取名为“三圣镇灵钟”。次钟并非是青云门古老传下的旧物,相反的,三圣镇灵钟问世只有数十年。

次钟钟声雄浑清朗,一旦以法力催动敲响,钟声便能响彻广大的整个青云山脉,昔日铸造此钟,乃是萧逸才一手操办,所为的是昔日鬼王宗以伏龙鼎催动四灵血阵,挟持无数人侵入青云,一场正邪大劫血战下来,青云山中平添无数冤魂,甚至有传说当年血战之后,每逢深夜,云海虹桥玉清殿上,尽是凄厉鬼哭之声。

青云门乃是道家祖庭,灵山洞天,自然不能容许这种情况,萧逸才接掌青云门后,在青云山头开坛作法,祭奠亡魂,设无数坛口大蘸,又铸造灵器三圣镇灵钟,每逢初一十五必定鸣钟,如此十一年后,鬼哭冤孽尽去,青云门重回清朗世界。

时至今日,三圣镇灵钟已不再鸣钟镇灵,但仍挂于青云殿侧,但有大事,便以钟鸣之,只是掌教真人萧逸才曾有严令,灵钟重器,不可轻动,以免惊扰鬼神英魂,要知道,就在通天峰后山祖师祠堂内,可还供奉着青云门无数历代祖师前辈。

只是这一日,三圣镇灵钟清亮雄浑的钟声,却是意外响起,声音如洪涛,遮盖了青云山脉方圆千万里,令无数人为之惊愕。

“当当”

青云门下,钟声回荡中,青云别院庚十七院里,一道刺目白光猛然卷至,不过片刻之后,一股寒透骨髓的冷气席卷了整个院子,像是青云山脚下的这个普通院子,突然被摔在了极北冰原的酷寒世界里,冻得人牙齿咯咯打战。

清光掠起,却是与这片极寒剑光猛然撞了一下,随即两下分开,然而白光含怒出手,声势极大,那老者虽然挡下忽然出现的一剑,却挡不住冰寒剑气汹涌而来,一阵狂风,竟又将他刚刚凝出少许的黑气给吹开了一些。

白光掠过,出现齐昊的身影,他目光只是向地上扫了一眼,便看出那个曾书书门下弟子已然丧命。齐昊瞳孔一缩,霍然回头,手中寒冰仙剑向敌人一指,面色冷峻至极,身躯突然大震,握着寒冰剑的手臂虽然依旧稳定平稳,但这一剑,却硬生生地凝在了手上,不曾发出去。

在他脸上,猛然间出现不可思议的惊愕之色,整个人的神情看去,几乎就像白日见到鬼一般。

那人面上的黑气,又轻轻弥漫过来,遮住了他的脸庞。

日光下的这个院子,两个高手彼此对峙,持剑相对,周围气氛仿佛已经冷到了极致,但他们看上去都似乎毫不在意,仍然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只有远方青云山上,依旧飘来多年未响的钟声:

“当当”

***

异境里,气喘如牛,心跳似鼓,生死之间便好似只有细细的一根丝线,奔跑其上,随时便会万劫不复。

王宗景背着小鼎,冲进了那间石室。

没有妖兽,什么都没有,石室中空无一物,除了那个石台上的黑色裂缝。虽然仓促之间,王宗景似乎有种这异境之门与之前有些差异,看起来应该稍大稍宽一些的感觉,然而身后还有无数可怕诡异地蛇头正喷吐蛇信张开獠牙扑来,他却哪里还有空闲时间去想这些事,一声呐喊之后,他便带着小鼎飞身跃起,在无数蛇头如浪潮迸发一样从他身后铺天盖地用力扑下的前一刻,他奋力跳进了那条黑色的裂缝。

可怕而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嘶”声转眼就被隔绝远方,无边无际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一下子吞没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起初好像和他们刚刚进入异境之门的感觉差不多,都是那种漂浮水中无力挣脱的感觉,然而下一刻,王宗景便只觉得周围的黑暗突然狂暴起来,犹如卷起巨浪的大海,将他们开始一下子抛到高处,一下子又直线下落,似沉沦向无底深渊。

小鼎的尖叫声响了起来,王宗景正有些混乱的精神登时悚然一惊,下意识手掌握紧,万幸哪怕刚才那一阵颠簸里仍然没有松开小鼎的手掌,他猛力一拉小鼎,将他再度拉到身边,正想大声对他说些什么,猛然间却又觉得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从下方袭来,两个人就像是被卷入一个硕大无比的漩涡,瞬间便掉落下去。

“砰,砰”两声,一大一小两个身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登时便听到旁边的小鼎发出叫痛的声音,不知是不是被地上坚硬的石块给顶到了。王宗景吃了一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转身将小鼎扶了起来,只见小鼎哭丧着脸,双手捂着额头正在跳脚,王宗景一边安慰他。一边轻轻扒开他的小手,只见小鼎额头上红肿了好大一块,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

王宗景向那伤处仔细看了一下,似乎只是皮外伤,又看了看小鼎身上,并没有其他什么厉害的伤处,最多不过是手臂掌心有些擦伤处,看来都是不甚要紧,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笑道:“好了,总算逃出来了。”

小鼎揉着额头上的伤口,扁了扁嘴,倒没有哭的意思,但多少还有些龇牙,看来这一处疼得不轻,不过再疼的伤口比起刚才被蛇海追逐差点被吞得毛发不存的境地,还是要好上太多了。所以他很快也高兴了起来,站起身转了一圈,看了看周围的景色,随即一怔,愕然道:

“王大哥,这又是什么地方”

王宗景也向周围这片天地望了望,苦笑一声,道:“我也不知道啊。”

此时此刻,他们看上去好像是在一片漫无边际的荒漠之中,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是一望无际的黑色戈壁,同时地面上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灰黑色的石头,凌乱无章地散落在这片大荒漠中,除了些许在石头缝隙间顽强透出一点枯绿的草根叶片,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生命迹象。目光所及处,茫茫便是一片灰黑色的世界。

而在他们头顶之上,天空也是一反异境中的晴朗蔚蓝,呈现出一张奇异的黄褐色,就像是日头永远被遮蔽在重重深厚的云层深处,散发出的光芒只能无力地到达乌云边缘的地带,让人感觉诡异而莫测。远方天际,云层还要更厚些,甚至还能看到细小的闪电在极远的天空苍穹里游走闪动。

茫茫天地,茫茫荒漠,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王宗景有些茫然,这一场异境之行走到现在,早就完全超出了他心中料想。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发现自己与小鼎踩踏的土地,与周围并无区别,都是乱石散布的黑色荒地,小鼎刚才呼痛的原因,应该就是摔下来时,脑袋正好撞上了一块大石头。

小鼎这时候疼痛稍去,精神又好了起来,看着周围这一片天地,居然也没露出什么畏惧之意,反而带了几分好奇之心,不住地向四周张望着。

王宗景想了想,总不能就在这里等死,便转头对小鼎道:“小鼎,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还是得向前走,不然待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小鼎点头道:“好啊,不过我们该往哪里走呢,王大哥?”

“往哪里走?”王宗景一时哑然,转头看了看几乎完全一样的四方黑色荒漠,大概也只有更遥远处那边隐约有雷电闪烁的地方不大一样了。

他沉默了片刻,向闪电的方向指了一下,道:“往那边走吧。”

至少,那边是有变化的,是有点与众不同的。

小鼎显然没想那么多,王宗景这么说了之后,他便笑着一跃而起,往那个方向走去了,同时还回头笑着对王宗景招呼道:“王大哥,快点快点,我们去看看前面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王宗景带了几分无奈,摇头苦笑,跟了上去,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就这样在这片灰黑的荒漠中,向着前方走去。

一阵大风从这片荒漠深处吹来,在他们身后掠起了一片沙土,隐约可以感觉风力颇大,连稍小一些的黑石甚至都为之轻轻颤抖了几下。烟尘卷过,原先王宗景他们所在的地方,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在他们背影渐渐远去的时候,沙土被风卷起,慢慢露出了曾经被风沙所遮蔽的一片满是风霜打磨痕迹的大石,上面刻着两个字,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笔迹苍凉古拙,但依稀可见是字形:

修罗。

***

青云山幻月洞府之外,草木葱茏,私下幽静,这时这个时候即使是这青云禁地之内,也能听到远山回荡的那雄浑钟声。

“当当当”

一个身影从空中掠至,在幻月洞府门口落下,正是张小凡。他这时显然也听到通天峰上敲响了三圣镇灵钟的钟声,眉头微皱,回身向通天峰玉清殿上的方向看了一眼,但面上神色并没有太多变化,很快便再度转身,面对前方那个神秘却名动天下的青云禁地——幻月洞府。

在他双眼之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似乎站在这洞外,让他也回忆起了多年前早已尘封的记忆,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平静,向那个洞穴走去。这一处对宋大仁、曾书书等人来说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约束禁地,对张小凡来说却显然没有什么用处,他几乎是完全无视那些规矩的存在,走到洞口,然后下一刻,他便看到了安放在洞穴里面的莽古蜃珠以及刻画在地面上那些迷迷茫茫阵纹。

他下意识地微微抬头,向幻月洞府的深处看去,正如他记忆中不差分毫的,那一扇奇异如流水般潺潺闪动的光门,依然还在那个地方。

张小凡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收回目光,随后不见他有丝毫施法运功的举动,就这样直接走了进去。踩踏上了那些阵纹。

莽古蜃珠上的光芒登时亮起,像是收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布置这件奇宝周围的大片阵纹同时也闪亮起来,试试这些防御阵势放出的奇异光芒一旦接近张小凡的身边,便忽然黯淡下来,然后归于平静,竟丝毫没有阻止他的脚步。

张小凡一路走去,这一路阵纹亮起复暗,明亮之间,犹如人之呼吸,没有半分暴烈,看上去竟与他的脚步隐隐有几分相合。如此没走多久,张小凡便径直走到了莽古蜃珠的身前,目视这件两千余年几乎从未现身于人世间的奇宝,张小凡眼中露出几分异样之色,仔细端详了一下,很快发现莽古蜃珠珠身之内,那些云霞之色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如同风暴异样,极为迅猛狂烈地不断急速旋转着,甚至还隐约产生了许多细若游丝般的闪电,在彩色云霞之气中闪动。

这一幕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似乎这莽古蜃珠的体内,竟然也正在发生着一场狂烈的风暴。

光滑晶莹的珠身上,两颗大星闪亮着,似乎也正在彼此呼应。

张小凡的脸色略沉了一下,默然片刻,就早起莽古蜃珠的背后席地坐了下来,然后一言不发地伸出自己的右手,向珠身表面上按去。

莽古蜃珠顿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七彩虹光登时亮起,如有灵性一般对着那只按下的手掌汹涌喷出,甚至连周围一片小小的空气都被瞬间烧得滚烫,这一击之力,竟隐约已有青云门那些修炼太极玄清道至玉清境顶峰高手的威力。

这时张小凡依然面无表情地端坐着,他的手掌还是缓缓按下,片刻间莽古蜃珠发出的虹光便撞上了他的手心,然而那股炽热而威力极大的虹光却没有动摇张小凡的手掌哪怕一下,甚至连阻止他手掌落下片刻也没有做到。在七彩虹光闪烁中,那只平凡的手掌依然缓缓按下,任凭莽古蜃珠如何闪烁挣扎,却如同蝼蚁扛山一般,毫无还手之力,光芒越来越弱,手掌越来越低,片刻之后,只听一声轻轻的脆响在半空中散发了出来,虹光瞬间如流云消散,张小凡的右手手掌,依然按在了莽古蜃珠的珠身之上。

张小凡看着自己掌心下的这件奇异宝物,,手掌一动不动,似乎正在感觉着什么,淡淡的光辉从他手掌指缝间散发出来,之上此刻的光芒看上去依旧显得无力而温柔,倒像是莽古蜃珠知道了这个空前强大的敌人并非自己所能力敌,只能无可奈何地屈服,有过了片刻之后,张小凡淡淡地哼了一声,像是明白了什么,随后闭上双眼,人如入定,但一只右掌仍是贴在莽古蜃珠之上,之上隐约中,他的身躯周围一股无形力量缓缓散发开来,也几乎是同一时刻,在他掌心下的莽古蜃珠,光芒陡然亮起,但随即又很快被压了下去,渐渐地便看到那珠身内原本极其狂烈的云霞风暴,像是突然被一股力量压制,速度陡然变缓,竟有缓缓平静下来的趋势。

洞里洞外,一切依然那么平静,按个看似平凡的男子端坐在这青云禁地之内,无声无息,洞外古木参天,鸟儿幽鸣,也不会对是在呢喃着什么。

过往岁月,人间光阴,似乎在这个奇异的地方,都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脚步放轻放慢。

***

黑色的荒漠仿佛无边无际,王宗景与小鼎想着天边那一处隐约有电闪雷鸣的地方走了很久很久,周围的景色看着还是和之前所望见的一模一样,目光所及处任然是灰黑色的石头遍布地面。

小鼎最初所抱有的好奇,这个时候也慢慢背着漫长而无聊的行程磨掉了,虽然看着体力哈跟得上,但面上异境现出不耐烦的神色,小孩子家本就没有什么太好的耐性,很快便转头对王宗景道:“王大哥,你说咱们走了这么远,怎么还是什么都没遇到,看到的都是这些嘿嘿的石头。”

王宗景无语,皱着眉头向远眺望了一下,只见地平线的远处仍然是相同的荒漠,只得带了几分无奈,道:“或许这地方本来就这么大吧。”

“给你。”旁边小鼎忽然叫了一句。

王宗景回头一看,只见一只小胖手上抓着依着显然已经烤好的兔子腿儿,递到自己眼前,而小鼎另一只手上则是早就抓了另外一只,放在口中大啃起来了,只吃得满嘴流油。

王宗景愕然道:“你哪来的?”

小鼎嘴里嚼动两下,将口中的一大块兔子肉吞下肚后,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自己背在背上的那个隐隐闪烁着微弱蓝光的旧布口袋。王宗景随即醒悟,这小家伙来历不凡,家世骄人,自然那包袋会藏着许多东西,当下正好他也腹中饥饿,便也不跟小鼎客气,接过兔子腿便咬了一大口。

两个人走在这荒漠之中,一个拿着一只兔腿吃着,咀嚼之声不绝于耳,看上去居然给这片原本肃杀的荒漠景色带来几分轻松。王宗景转账兔子腿吃了两口,登时觉得这兔子腿烤得美味无比,比自己之前吃过所有美食都强过太多,竟是完全忍不住地大口咬着,三下两下就囫囵干掉了一整只兔子腿,竟然还意犹未尽,看着手中残余的骨头恋恋不舍,正想说些什么,忽然一阵香味扑鼻,旁边一脸义气肝胆的小鼎居然又从流云袋里掏出一只烤兔腿,递给王宗景。

“王大哥,给!”

好兄弟啊好兄弟,王宗景也不跟他客气,一把拿过,直接放到嘴边咬了一大口,然后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王大哥,好吃吧?”小鼎手上抓着自己的烤兔腿,笑嘻嘻地问他。

王宗景毫不犹豫地重重点头,口中有些含糊不清地道:“好吃,太好吃了。这时谁烤的兔子腿,小鼎?”

小鼎得意洋洋地道:“是我爹做的,我爹说过,其他什么不好说,但是他做出来的烤兔子肉,绝对是天下第一,人见人爱,谁都爱吃。”

王宗景奇道:“果真如此?”

小鼎哼了一声,道:“没错!”

王宗景看着小家伙脸上颇有自得之意,显然对他老爹的话深信不疑,看来那位厨子大树在自己儿子心目中的地位颇为高大,只是吃着手中的兔子腿,王宗景自己也是十分中至少信了九分,确实是味美无比啊

有了吃得,说说笑笑,王宗景与小鼎两人走起路来,居然也轻松了不少,如此又走了一段路,原本一望无际但枯燥无比的黑色荒漠,在他们视线前方,终于有了与众不同的变化。

天际的闪电好像离他们近了许多,而前方遥远处,不再是空旷的荒地,反而在地平线的尽头多了一片滚滚风沙吹拂不休,奇怪的是那片风沙似乎只在原地旋转,并没有向他们这里吹来。同时王宗景与小鼎放眼望去,只见尘土茫茫中,隐约在那片风沙背后,有一个奇异之物直插云天,大拿距离太远一时看不清楚,不过以那告诉,只怕多半是一座山峰吧。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王宗景还是小鼎,都高兴起来,不管怎样,总比一直看着这片了无生气的荒漠要好得多。雨水两人精神大振,脚步登时也快了许多,向着那一片奇异的滚滚风暴走去。

半个多时辰后,两人终于接近了那片风沙,一开始两人都是小心翼翼,毕竟这次异境之行已经发生了太多古怪,虽然眼下自从到了这奇异荒凉的地方后,直到现在也没有遇上什么危险,但多少算是惊弓之鸟的两人却是不敢大意,谁能保证这片风沙里不会突然窜出一个闻所未闻但凶恶噬人的可怕妖兽呢?

更何况,这时原地打转却一点也不向外泄露风力尘土的旋风,他们两人也是第一次看的,这本身就是够古怪的了。

两人慢慢地观察接近着,全神戒备,不过似乎这一次他们似乎运气好了许多,居然什么事都没发生,哪怕他们已经走到了离那片旋转不停的旋风只有几丈地的旁边,依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并且最奇怪的是,站在如此近的地方,他们两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前方那是一股极其巨大的风暴漩涡,强大的风力卷起了无数他们之前见过的黑色石头,只卷上天空,抬头望去竟是看不到头,其中闪电游走,雷声隆隆,无论怎样看都是一个极可怕的风暴,但偏偏就在旁边的他们两人,竟然完全感受不到风力的吹拂。

望着这匪夷所思的天地奇景,王宗景与小鼎两人都有些脸色发白,小鼎吞了口口水,小声道:“王大哥,它、它该不会突然就转过来了吧?咱们要是被卷进去,多半就没命了。”

王宗景看着那可怕的巨大风暴,也是头皮一阵发麻,但是他也一样无法理解眼前所看到的一幕,迟疑了一下,他俯低身子捡起一块小石头,向前扔了过去,只见小石头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在距离那风暴还有一丈地的距离处,突然像是碰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啪”的一声呗挡了下来,径直掉落在地。

“咦?”

王宗景与小鼎对望一眼,都有些吃惊,随后两人又丢了几次石头,甚至还换了好几处地方,但无一例外都是一旦到距离这个巨大风暴一丈外的地方,便被挡了下来,无法前进。到了最后,王宗景甚至奓着胆子,自己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在小鼎紧张的眼神注视下,用手去触摸了片刻,发现果然是有那么一道无形但诡异的墙,明明看着空无一物,却坚若磐石,硬生生将所有外物挡在风暴外头。

王宗景回来与小鼎一说,小鼎也是啧啧称奇,只是眼前奇景实在超出两人理解之外,商议之下他们二人还是不敢造次,干脆顺着这片风暴的外围,再慢慢绕过去吧。

走在这样一个巨大风暴漩涡的旁边近处,实在是一个平生少见的奇特经历,两人开始还有些心惊肉跳,生怕那风暴突然变动,便将他们两人卷起直接撕扯成碎片了,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天地伟力,竟然能够约束住如此巨大的风暴,丝毫不为所动。两人走着走着,也渐渐放下心来,这才慢慢仔细打量这一处滚滚风沙,也才发现这风暴范围竟然绵延数十里直达,实在是令人心生敬畏。

两人顺着风暴外沿一路走着,好不容易绕过了一处拐角,在两人前头出现了一个小山坡。山坡一面是二十余丈高的坡顶,正对着那片风暴,看去山坡之上似乎有个圆形但颇为残破的类似祭坛一类的建筑废墟,另一面则是陡峭的坡面,在这片一直很平坦的黑色荒原上,这个小山坡看着给人一种十分突兀的感觉。

王宗景与小鼎在山下张望了一会儿,还是慢慢爬了上去,山坡的地面上也和荒地上一样是坚硬的土地,散落着许多灰黑色大小石头,不过走到山坡顶上的时候,王宗景则发现那个远看像是废墟的地方,居然是用与众不同的白玉所建,虽然此刻看上去早已残破不堪,但仍然与周围景色行成了鲜明对比。

破损的祭坛上,只剩下残垣断壁,甚至连稍微完整一些的东西都看不见,也只有摆放在这片白玉祭坛中央处的一处宽大玉台,看着还算有点完整,不过也异境缺了两角,台面上坑坑洼洼,但好像还有一个东西摆放在上面。

站在山坡上,远方有微风吹了过来,王宗景皱着眉头慢慢走了过去,站在玉台边上,看清楚了这个残破玉台上的东西是一把短剑,材质非金非玉,也不透明,但颜色呈现着一种非常诡异的惨白之色,倒是很想王宗景昔日在十万大山深处时常见到的妖兽骨骼。

这把颜色苍白的短剑,剑刃看着也不算如何锋利,但此刻却是倒插在玉台之上,锋刃没入台面。王宗景用手摸了摸面前这座玉台,粗糙但坚硬的感觉立刻从掌心传来,他随即看向那把苍白短剑,如果这是妖兽白骨所制的剑刃,肯定是无法刺入如此坚硬的玉石的。

他小心翼翼地慢慢探出手去,抓住了这把苍白骨剑的剑柄,触手处传来一阵微微冰凉的感觉,但并没有任何异常。

小鼎站在他的身边,看着王宗景尝试着去抓那柄短剑,也在认真看着,并且不断回头看看周围,又抬头看看祭坛前方不远处正急速旋转的风暴。

王宗景试了几下,确定没有什么异常,这似乎果然是一柄普通的短剑。只是如果是一把普通的短剑,有怎么会出现在这样奇怪的地方?

他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难以仓促间想明白的事,抓着剑柄,试着用力往外一拨,那玉台给他的感觉是如此坚硬,这柄苍白骨剑看起来也带了几分奇怪,所以王宗景并没有想过真能怎么样,谁知就在他翻手之间,只听一声低沉轻鸣,这柄苍白骨剑竟被他轻而易举地从玉台之上拔了出来。

这一下反倒把王宗景自己下了一大跳,他下意识地抓则这柄白色骨剑向后跳了一步,但什么事也没发生,他松了一口气,这才像手中这柄奇怪的白色骨剑看去,只见这柄由莫名材质所制的白色骨剑约长两尺,比普通剑刃要短上不少,却又比普通的短剑要长一些,剑身剑刃俱是相同的苍白骨骼,但王宗景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握在手中除了些许冰凉感觉外,便再无任何异常。

除此之外,细看之后,王宗景发现这柄苍白骨剑的剑柄之上,居然还雕刻着一幅线条扭曲的图案,简陋异常,只能依稀看似一座小桥或是一扇门,又或是干脆各种跑到的兽类。

最后,便是剑身上镂刻着两个字了,与剑柄上的怪画不同,这剑身上的两个字却是古拙苍劲,王宗景一眼便认了出了,安神“幽冥”二字。

幽冥!

这两字一念出来,便带了几分阴森可怖,令人眉头大皱,然而还不等王宗景作出进一步反应,便听原本一直安静地站在身边的小鼎,突然惊叫一声,大声喊道:

“王大哥,龙,快看,好大一条龙啊”

王宗景霍然抬头。

只见山坡前方,那一个巨大风暴滚滚风沙遮蔽中,忽然缓缓向两侧散开了一些,露出了风沙背后的少许真相。

苍穹天地,像是忽然之间,都安静了下来。

一支无法想象的巨大剑刃,望之直插天际,布置有几千万丈高,如天地巨柱插入大地,同样的一只凡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巨龙,身躯万丈,带着一股犹如盘古开天蛮荒时代的可怕气息,却被那剑刃硬生生钉在大地之上,让这只巨龙只能痛苦万分地扭曲,盘卷与这剑刃上,一层一层,直插云天,那光是龙头几乎就胜过了一座宏伟山峰,龙眼紧闭,此刻远远望去,这只巨龙的身躯也早已化为石质,似乎不知道在多少岁月之前的太古年代,曾经驰骋纵横天地间的巨龙惹怒了神明,被生生钉死在此地。

然而虽然巨龙看似早已死去,但是风沙稍开的那一刻,一股惊天动地地锐不可当的可怕威势,还是凌空而下,降落到这山坡之上,让王宗景与小鼎二人差点脚一下软瘫到地上。

这一幕委实太过可怕,在这样的巨龙身躯下,王宗景只觉得自己根本与蝼蚁无异,双腿微微颤抖着,他大口喘息,好不容易才镇定了一下心思,缓过劲来,仍是忍不住

地去想:“这天地之间,竟然真的有过传说中的巨龙吗?”

苍白的骨剑在他手中安静地握着,一动不动,王宗景转身走到小鼎身边,扶起了他。小鼎的脸色不好看,看来也被吓得不轻,抬起头正要说话的时候,忽然,极高远处,那不知多少岁月之前早已石化的巨龙头颅之上,那一双紧闭了千年万年的巨大龙睛,猛然睁开!

“轰!”

山坡之上的祭坛,瞬间炸裂,所以的玉石如同豆腐一般碎成粉末,但不知为何王宗景与小鼎站在一起,那可怕而无情的力道竟然从他们身边滑了出去,竟是躲过了这一劫。然而就在他们深信,在祭塔碎裂之后,整座山坡也瞬间出现了无数裂缝,那是一种铺天盖地催枯拉朽般的力量,几乎完全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王宗景与小鼎在片刻间便只觉得脚下一空,这偌大而坚硬的山坡瞬间崩塌,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所以的土块巨石都向下方坠落而去。

巨大的崩塌声中,王宗景与小鼎也同样掉落向那个无底深坑。

天际之上,那可怕龙睛中的光芒缓缓消退了下来,渐渐地又失去了光彩,但不知为什么,在那个山坡祭坛被毁掉之后,这一幕巨剑刺龙的可怕景象,竟然已经发生了少许变化,那条巨龙的身躯,依然还扭曲着,但万丈高处,龙睛之中,却有一丝微弱的光芒,在不停地闪动着。

  • ╮(╯▽╰)╭:

    没有人吗?

    回复
  • 小凡超帅:

    有人

    回复
  • 顾杰:

    不看了~~看到七十多章。什么都没看出来~主角还是废材一个,掌教和张小凡无缘无故要传授东西给他,用词很~~~~~~~~~~

    回复
    • 你爹:

      2b

      回复
    • 紫荆花:

      不,是他们想让他上魔教

      回复
    • 顾杰是傻逼:

      看不懂就别逼逼

      回复
  • 毕竟小说:

    前期的故事,有点假,一个小孩子莫名活三年,莫名被发掘

    回复
    • 666:

      修仙类的小说本来就不是真实的故事,你没问题吧?

      回复
    • 呵呵:

      修仙小说本来就有意想不到的奇遇好不好

      回复
  • 0:0:

    没啥意思

    回复
  • 0:0:

    没啥意思

    回复
  • MM一族:

    没意思

    回复
  • 神:

    “是我爹做的,我爹说过,其他什么不好说,但是他做出来的烤兔子肉,绝对是天下第一,人见人爱,谁都爱吃。”谁说不是?当年考烤兔子夺得了碧瑶的心

    回复
  • 小灵:

    小鼎好可爱

    回复
  • 柔情Φ柔楚耀月:

    还霍雨浩没考的鱼好吃。。。。

    回复
    • 呵呵:

      傻逼,这两个能混为一谈吗?再说你咋个晓得没有霍雨浩的烤鱼好吃?

      回复
  • 琪琪:

    这个烤肉曾俘虏了几个女孩子?碧瑶第一个,后面南疆金瓶儿也吃过,小白也吃过。

    回复
    • 逍遥:

      饕餮也吃过

      回复
  • 槑月:

    张小凡一条兔子腿折尽天下~女~英雄

    回复
  • 井石磊:

    诛仙一的感情写的多么细腻,哪怕是小凡和陆雪琪碧瑶的一次次错过,让人身临其境,为他们惋惜,这个二里的感情写的像色狼!

    回复
  • 呵呵:

    我没看错吧,居然有人连斗2的主角都说出来了

    回复
  • 冲谛ZJko7507:

    那个古剑是恨诛仙一样的材质吗,不会有人将那个神龙给放出来吧

    回复
    • 。。。:

      这是哪里?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