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七十三章 光掌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七十三章光掌

奈何,奈何。

无可奈何。

众生皆苦。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奈何,奈何,须弥芥子,天龙蝼蚁,一般无奈。

天地人间,爱恨情仇,总在那无可奈何间,随缘起落,花开花谢。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奈何?

奈何桥……

王宗景是真真正正地惊悚一惊,下意识地看向旁边的小鼎,只见他也正看了过来,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恐。

自古相传,九幽冥府之下,阴阳分隔之界,乃有古桥名曰“奈何”。下有血河,横贯阴阳,生离死别过桥而断,奈何奈何,无可奈何。一步阳世,一步阴间,都在这奈何桥上。

难道,此处竟是那传说中的幽冥地府,九幽黄泉不成?

王宗景与小鼎的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两人怔怔地看着这块古碑,良久之后,才听到小鼎忽然涩声道:“王大哥,咱们,咱们该不会是死了吧?”

王宗景眼角一跳,刚想叫他不要胡说,只是话到嘴边,却一时哑然说不出声来。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诡谲,即使以他的心志也有些承受不住。

小鼎没有等王宗景的回答,片刻之后慢慢地低下头去,靠着这块石碑缓缓地坐在地上,头低垂着,过了一会之后,王宗景只见小鼎两个肩膀微微抖动,双手抱膝,竟是隐约传来低低的哽咽声。王宗景吃了一惊,连忙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了下了,扶着小鼎,低声道“小鼎,你怎么了?小鼎抬起头来,只见一张小脸是,此刻已是泪流满面。”

王宗景愕然,一时竟不知改说什么才好。

小鼎哽咽了几声,却是带了几声哭音,道:“王大哥,我想我爹还有我娘亲了,以后我算不算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王宗景心中一酸,却是莫名其妙想起了自己早亡的双亲,迟疑了一下,终究是柔声道:“小鼎,咱们应该还没死,你会再见到你爹娘的。”

小鼎面上哀恸之色不减,像这样一路上惊险无比数次历险生死关头的压力,终于在这一刻集中爆发了出来,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终于还是大声哭泣起来:

“我不想死,我想和我爹娘在一起,在一起一辈子……”他双手抓紧了双膝,身子因为激动而微微颤动着,满脸泪水也顾不上擦拭,只是哽咽地说道,

“我知道我不乖,我干了好多坏事。我往爹做好的热汤里丢石头,我往娘喜欢的白衣上泼墨汁,我说过文姨看着瘦其实全身都是肉,我说过鬼故事吓小萱哇哇乱哭,我撕过几位师伯的书,在他们屋里发过火,撒过尿,我还抢过大黄的肉骨头,啃完了肉把骨头丢下山不给它吃……”

王宗景蹲在一旁,这一路听下来,从最初的低声安慰慢慢听得脸都黑了,看着小鼎哭着滔滔不绝,一桩一桩小孩子家调皮捣蛋事如流水一般倒了出来,直到听得他目瞪口呆,甚至就连此刻置身阴间的那丝恐惧都被听没了,心想这小家伙是不是从一出生就开始干坏事了啊,种种所为真是匪夷所思,对比起来王宗景觉得自己被许多人称为顽劣的童年实在算是老实巴交得不行了。

那边说得泪流满面,痛悔小小人生,这里听得苦笑无语,过了好长工夫,小鼎终于止住了哭声,但两只眼睛已然有点红肿,吸吸鼻子,他倒也干脆直接拿着王宗景的袖子往脸上一抹,擦去满脸泪痕,长出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王宗景。

王宗景看着他,干笑一声,道:“哭完了?”

小鼎点了点头,道:“哭完了。”

王宗景翻了个白眼,道“还怕不?”

小鼎站起身,道:“不怕了。”随后抬头看看周围,血河滔滔黑暗无边,他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缩了缩头,道:“呃,还是有一点点怕……”

王宗景苦笑摇头,也是站了起来,经过这一番闹腾,两个人倒是将心情好好收拾了一番,虽然乃是身在这奈何桥上,但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可以仔细观察周围情况。只是周围的黑暗实在太深太厚,两人都只看到附近数十丈内的光景,就这点距离连这座奈何桥都看不到尽头,无论前后都一样,似乎这座古桥从黑暗中来,往黑暗中去,沉默的伫立在这滔滔血河上。

王宗景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带着小鼎向前走一段路查看一下,反正眼下这种情况生死由命,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转头所与小雨听,小鼎倒是痛痛快快句答应了,半点不带犹豫的。

站在桥上的古碑旁,向前后各看了一眼王宗景也分不清到底哪里才是该走的方向,干脆心一横,拉着小鼎向前方走去,至于说两个人分开分别向一个方向走的想法,王宗景却是根本想也不想。

向前走了一小段路后漫无止境正凝神屏息向前方那片黑暗处观望的时,忽然只听跟在身边的小鼎带了几分期期艾艾,低声道:“王大哥,有件事我想求你一下。”

王宗景也没回头,道:“什么事啊?”

小鼎抬头向他看了一眼,道:“我刚才哭的时候,跟你说的那么多事,万一咱们能得救回去了,你可要帮我保守秘密,不能跟其他人讲啊。”

王宗景停住了脚步,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小鼎一眼,小鼎呵呵一笑,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脑袋,笑道:“那里面好多事,他们都不知道是我干的呢,你可千万不能说,不然我就要被我娘吧屁股都打烂了。”说到此处,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肃,带了几分郑重,对王宗景郑重其事地道:“对了,特别是刚才我说文姨看着瘦其实全身都是肉的话,你可绝对一个字都不能说出去,不然会死人的!”

王宗景吓了一跳,奇道:“文敏前辈看着平日里脾气很好,怎么会这样?”

小鼎一摆手,却是满不在乎地向前走去,同时道:“不是说担心文姨的啦。”

王宗景跟在他身后,不解地道:“那你担心什么?”

小鼎干笑一声,压低了声音,轻声道:“因为我以前有好几次拍文姨马屁时,都说文姨和我娘一样漂亮的,万一这句话被我娘听到了……”

“嗯……”

王宗景转过头,再也不看小鼎的脸了。

不知道传说之中,九幽冥府是否是永恒的黑夜,但是眼下他们二人所在的地方,天空里直到现在都一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而王宗景和小鼎也发现,这周围唯一的亮光,其实便是从脚下的奈何桥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不远不近,恰好照亮了他们周围十丈方圆的地方。

脚步轻轻,踩踏在这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的古桥之上,周围依旧是一片寂静,只有桥下血河滔滔,在那一片血腥中,隐隐传来血水激荡的哗哗声音。

忽然就在这时,从他们前方的那片深沉黑暗里,竟然飘来了一阵悠扬悦耳的歌声,那声音清脆如黄鹂,唱的却是俗世人间一支欢快喜悦的乡野小曲儿:

春光媚,野草青,小塘竹边笑嘻嘻;

牛戏水,燕双飞,郎牵奴手着蓑衣;

咿呀哦呀咿哦……

歌声前半只是寥寥几句,便仿佛唱出了人间乡野里一派春色明媚,让人心生向往,只是随后的和声轻吟,一开始还是欢快,但慢慢地歌声却是低沉下来,渐渐多了几分苦涩之意,如晴空万里忽来风雨,渐趋阴沉,到了最后,已然是悲苦之意,令人闻之心酸。

王宗景和小鼎对望一眼,都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之意,想不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还会有人放声唱歌,只是歌声开始还罢了,后头却是婉转伤怀,只怕也不是个好运气的。王宗景迟疑了一下,还是带着小鼎慢慢向前走去,不管怎么样,去看看就是了。

随后他俩的脚步缓缓前行,那歌声也渐渐低落下去,不过并没有断绝,仍然还能听见,只是唱到了最后,却翻来覆去只是用那好听的声音轻吟和声,似乎歌者也已经陷入某种回忆中,轻吟浅唱着,在歌声中回顾过往。

如此又走了小半盏茶时间,王宗景只是觉得脚下的桥面已经下降了许多,似乎应该马上就要落到地面上了。而此时周围远处虽然还是一片黑暗,但与之前在奈何桥上不同,阵阵阴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周围的气温似乎也寒冷了许多。

忽然,原本回荡在耳边的歌声突然断绝,再无声息,王宗景与小鼎本来都是仔细听着歌声向前走去,一时都是愕然止步,随后便听到前方猛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啧啧啧”笑声,笑声尖利,如铁石磨刀,同时又有轻声鬼啸,在前头流连回荡。

一道若隐若现的淡淡石纹,繁杂难明,隐见有刀枪剑痕,在两人不远处的桥面上出现,再往前去,便是出了奈何桥外的世界,一片无边无际的灰色土地,毫无草木迹象,只有乱石遍地,王宗景看着地下石纹,不过是宽一寸的古旧纹路,将桥面与这片灰色大地隔开,心中正迟疑是否要踏出桥面时,忽听旁边小鼎惊“咦”了一声,却是指着前方某处,低声道:“王大哥,快看,那边有人……还是鬼?”

王宗景霍然抬头,向小鼎所指方向看去,只见黑幕重重,渐次退开,到了奈何桥边,倒似乎眼前世界显得稍微明亮了些,虽然仍是阴暗,但所见范围大了许多。很快他们便看见侧前方约莫三十丈外,一处乱石堆上坐着一个少女,望之不过十五六岁,白衣黑发,容貌秀美,只是脸色苍白,不见血色,肌肤便如透明一般,如冰似玉。

而在这美丽少女身旁,却有鬼影瞳瞳,五六个青面獠牙的身影正将他团团围在正中,仔细看去,这些身影面孔狰狞,面色青紫,头顶生有一角半身赤裸,发出的正是之前他们听到的那种古怪而刺耳的“啧啧”阴笑声。

那少女似极为害怕,缩成一团不停发抖,连看也不敢看旁边的鬼怪一眼。而周围的那些鬼怪看着她的摸样更是得意,围在她的身边不断伸手欺辱她,甚至开始动手撕扯她的衣服。

奈何桥上,小鼎早就看得呆了,愕然道:“王大哥,那是些什么东西?”

王宗景皱眉苦思了一会儿,不大有把握地道:“如果咱们真的是在阴间的话,这些东西可能就是一种名唤‘魔罗身鬼’的鬼怪,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些杂书,上面有过相似的说法。”

小鼎茫然念了一遍:“魔罗身鬼这又是什么?不过王大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王宗景也是一时不知道如何做才好,正犹豫间,那边害怕畏惧的白衣少女却在群鬼围攻间隙看到这里站着两个人,登时便像看到了救星一般,喊了起来:“救命,救命。”

王宗景和小鼎都是一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五六只魔罗身鬼却是齐齐转身看来,目光落在王宗景与小鼎身上时,他们瞬间面上掠过狂喜之色,大呼道:“活人!”

喊声未落,这些魔罗身鬼已经抛下那白衣女子,一起向王宗景与小鼎这边冲了过来,似乎在这些鬼怪眼中,王宗景与小鼎这两个活人,倒比那白衣女子有吸引力得多。

眼看这些鬼怪凶神恶煞得冲来,王宗景和小鼎都白了脸色,更不敢迟疑,掉头就往奈何桥上跑去。

开玩笑,这些搞不好就是真的阴间厉鬼,他们两个人不过都是道行粗浅的小人物,哪里能够斗得过,只是这些魔罗身鬼个个身躯高大,三十丈远的距离转眼便冲到跟前,而这时王宗景与小鼎也不过才跑出了一小段距离。冲在最前头也同时是最强的一只魔罗身鬼狞笑着当先跨过那条石纹,踏到奈何桥上。

王宗景和小鼎都心中震骇无计可施时,猛然只听到身后只忽然一声惨嘶,两人一震,回头看去,只见其他的魔罗身鬼都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在奈何桥下排成一排,目瞪口呆地看着桥上。最先冲到奈何桥上的那只魔罗身鬼,此刻忽然像是窒息一般,双手猛地扼住喉咙,身子颓然倒地,扭动不停,随后一股无形的力量涌来,这只魔罗身鬼竟被凭空托起,然后缓缓地向奈何桥的旁边移了过去。

奈何桥下,忽然所有的魔罗鬼身都嘶吼起来,个个面露惧色惊容,而那个被捉住的魔罗身鬼更像是见到什么最恐惧的事情一样,发了疯似的狂吼起来,整个身躯拼命地扭动挣扎着。然而那股无形的力量远远超过了魔罗身鬼,即使他再挣扎也无济于事,一样被慢慢地移动到奈何桥外,下方就是那条平缓流淌的滔滔血河。

忽然,似乎所有力量都在瞬间消失,在那只魔罗身鬼凄厉无比的叫喊声中,他的身躯猛然掉落,直入那条血河之中,无论是奈何桥上的王宗景,小鼎,还是桥下的诸多魔罗身鬼,都一起跑到栏杆河边,向下方看去赫然只见当那只魔罗身鬼落入血水中时,原本平静的血河突然一颤,瞬间翻腾起来,无数尖利鬼啸之声铺天盖地地传来,片刻间从那血水之下竟窜出无数狰狞可怖的虫蛇,一下子将拼命挣扎吼叫的魔罗身鬼淹没,伴随着无穷无尽可怕凄厉的吼叫声还有各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那只魔罗身鬼的身子转眼便沉入血水中,不复再见。

很快地,那些血水中的蛇虫也潜入水下,消失了踪迹,血河之上又再度恢复了平静,鲜红的河水缓缓而流,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目睹这一切的王宗景和小鼎都是脸色发白,好半响才回过神来,而奈何桥剩下的几只魔罗身鬼显然也是受惊不小,不约而同地齐齐后退几步,远离了这座看起来古旧沧桑的桥,眼中尽是畏惧之色。

“啪嗒!”

一声轻响,忽然从诸鬼身后的远处传来,引得诸魔罗身鬼和王宗景小鼎一起看去,只是乃见是之前被诸鬼暂时忘记的那个白衣少女起身想要逃走,却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圆石摔倒在地。这些魔罗身鬼回头看看这座奈何桥,虽然对王宗景二人仍有贪婪之色,但无论如何也不敢再接近奈何桥,于是呼啸一声,纷纷回头,又去追那白衣女子了。

看到这些鬼怪对奈何桥畏之如虎,王宗景和小鼎在最初的惊讶过后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既然暂时不用在害怕这些阴间恶鬼,两人便慢慢走了回来,只是很快他们二人便皱起眉头,前方那白衣少女虽然身份为明,两人也看不出她究竟是人是鬼,但显然面对这些身高体壮魔罗鬼身,白衣少女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没跑多远便被诸鬼追上,然后轻而易举又被推到在地,打骂欺辱,甚至还有脚踢撕扯的,做得比刚才还过分。不知道收不收收了之前那只魔罗身鬼死在血河中的刺激,这些剩下的魔罗身鬼对这些白衣少女更加残忍起来。

未及,在王宗景与小鼎的注视下,那白衣女子在痛哭的哀告声中已经被诸鬼欺凌的奄奄一息,衣衫不整。身上多处带了伤口,只是不见多少鲜血流出。

小鼎站在奈何桥上,直看得义愤填膺,忍不住跳脚大骂起来,无奈那些魔罗身鬼最多只是回头向这里瞄上一眼,见他仍是站在桥上,便不再理会了。小鼎心中急切,忍不住抓住王宗景的手臂道:“王大哥,那姐姐看起来好可怜,我们救救她好不好?”

王宗景皱眉,心中犯难,心想自己道行太低,肯定不是这些鬼怪的对手啊,怎么救人。正踌躇间,他目光忽然看到前面那条奈何桥的石纹,猛然心中一动,却是得了一个主意。

当下他叫小鼎向后站了些,自己看了看周围,确定并没有其他隐匿于侧的鬼怪后,这才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脚踏到石纹之外,入脚处,那片灰色的土地上除了有些肮脏灰土,倒并没有什么异样。王宗景松了口气,目光紧紧盯着前方那些魔罗身鬼,忽然双脚一合,身子已站在奈何桥石纹之外,随后大声对前方喊道:“喂,我出来了,你们敢来抓我吗?”

一只魔罗身鬼回头看了一眼,忽然全身一震,随后龇起獠牙,嗷嗷吼叫着便向王宗景处扑来,旁边诸鬼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怔,随后也是相继作出同样的动作,纷纷扑来,倒似乎像是只要没有那奈何桥与血河的威胁,王宗景这活人的气息滋味,对他们来说便是无法抵挡的最大诱惑。

王宗景眼角微微一跳,却并没有立刻跳回奈何桥上,而是站在原地不动,目光随即向诸鬼身后看了一眼,只见那白衣少女此刻艰难爬起,茫然四顾,随后目光落到前边诸鬼向王宗景此处扑来的那一幕上,她脸色变了变,不知为何没有马上逃走,反而勉强站起身子,踉踉跄跄地竟然向奈何桥这边跑来了。

王宗景与小鼎都是大惊,小鼎更是直接喊了出来,道:“姐姐,姐姐,你向其他方向跑,这里有鬼怪在啊!”

谁知那白衣少女也不知是听不见还是无视小鼎的叫唤,充耳不闻,仍是跟在魔罗身鬼背后向奈何桥跑来,转眼之间,王宗景看着诸鬼速度极快,已然追近奈何桥边了,不敢再撑下去,身子一扭,便向奈何桥上跳去。

几个魔罗身鬼一起大叫,扑到奈何桥下,却是扑了一个空,顿时个个抬起头来,愤怒万分地盯着桥上的王宗景,倒好像王宗景不给他们吃才是罪该万死的模样。

对于这种态度王宗景自然是嗤之以鼻,丝毫不放在眼里,反而更是关注诸鬼身后的白衣少女,只是那白衣少女虽然还在勉力前行,但在她与奈何桥间,此刻却还站着四只人高马大的魔罗身鬼,这些鬼怪转身看到白衣少女跑来,纷纷狞笑出声,一起又围了上去,在离奈何桥一丈地外的地方将她堵了下来,其中一只恶鬼一拳打在她的腹上,登时便将那白衣少女打的凄婉低鸣一声,整个人瘫软在地,诸鬼围上,纷纷对她拳打脚踢起来,看来是拿那白衣少女出气。

此情此景,恶鬼作孽欺凌幼小,真是令人发指,但王宗景与小鼎站在奈何桥上,此刻却都有一种无可奈何之感。毕竟那些魔罗身鬼此刻距离奈何桥实在不算太远,王宗景若是冒险出去故技重施,只怕一个不小心便会被这些鬼怪围住。

然而此刻只听那白衣少女在诸鬼欺凌之下,痛苦呻吟声声不绝于耳,娇媚脸上满是痛楚之意,场面凄楚不堪,王宗景咬了咬牙,正犹豫着是否再度冒险踏出去以身作饵时,忽然只见小鼎跑上前来,手掌一翻,“放屁漏斗”已是抓在手间,一溜烟跑到那紧贴奈何桥石纹处,对着丈余外远的那些魔罗身鬼,便是用力一挤。

红色汁液喷射而出,划过半空,在王宗景的注视下,居然真的射了一丈多远,洒落在那些青面獠牙的魔罗身鬼的身上。

这东西,难道对妖魔鬼怪也有用处吗?

王宗景有些不敢相信,但心底说实在话却是颇为盼望真是如此,连忙定眼看去,只见那几只魔罗身鬼都有些茫然,但显然辣椒水的功效在这些鬼怪身上大为减弱,至少王宗景就没看到那一只魔罗身鬼像阳间那些人一样瞬间倒地不起的。

不过过了片刻,这些魔罗身鬼似乎突然大为恼怒起来,一个个咆哮怒吼,不停地在身上抓挠着,看来对身上这些鲜红的汁液极为恼火,居然都再度抛下那白衣少女,纷纷向小鼎这里冲来。王宗景又惊又喜,连忙跑过去一拉小鼎就向后退去,免得站得太靠前了,一不小心就被这些鬼怪扯出奈何桥就糟糕了。

四只魔罗身鬼扑到奈何桥下,终究还是畏惧这古桥血河之威,不敢上前,然而都聚集在桥下大声吼叫,看样子恨不得将桥上两个活人生吞活剥了。就在这时候,原本倒地不起的那白衣少女居然又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看着似乎将倒欲倒,但居然还是向前跑来。

王宗景与小鼎都是有些无语了,心想这四只魔罗身鬼堵在桥下,你却非要往这边跑,这不管是人是鬼,不就是缺个心眼吗?

丈余地转眼即过,那白衣少女已经跑到了四只魔罗身鬼的背后,其中一只魔罗身鬼听到背后的动静,转头看来,张口大吼一声,正要出手再度打她,忽然只见那白衣少女猛地扑地,手向前伸,却是在两只恶鬼的身子间隙中,一巴掌放在了那石纹之上。

那只魔罗身鬼的拳头转瞬即至,打在了她的后背上,只是这一次那白衣少女并没有做声,反而是那魔罗身鬼忽然大吼一声,全身大震,其他三只鬼怪吃了一惊,一起跳开。

只见这只魔罗身鬼忽然双手扼住喉咙,面容扭曲,身子竟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臂扼住喉咙,就这样生生抓了起来,场面与之前那个落到血河中的魔罗身鬼简直一模一样。其他三只恶鬼都吓得大叫,面上尽是惊恐之色,纷纷掉头跑去,半点也不敢在这奈何桥附近停留了。

被拎在半空的那只魔罗身鬼此刻恐惧异常,全身扭动,拼命挣扎,然而与之前那只倒霉鬼一样,他的挣扎完全无济于事,相同的一幕再度发生,他被拎到了奈何桥外,然后再惨叫声中直接丢进了血河,片刻之间,血河翻涌血水震荡,那些诡异莫测的可怖蛇虫再度出现,转眼又将这只魔罗身鬼吞没了。

建立的惨叫声缓缓平息下来,周围渐渐恢复了平静,王宗景与小鼎对望一眼,目光随即落到了那个还匍匐在奈何桥下手按石纹的白衣少女身上。

这女子看着有人颇为诡异,来历身份俱是不明,此刻在他二人的目光注视下,白衣少女在地上喘息了一会儿,稍微恢复了一下体力后,这才慢慢爬了起来,抬起头,看向站在奈何桥上不远处的两个人。

王宗景目光与那女子接触时,忽然心中猛地咯噔一下,刚才离得远了,只是觉得这白衣少女脸色过于苍白,此刻相距不过数尺,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这白衣少女脸色竟是真的犹如透明一般,诡异如冰,阴气森森,完全不似正常俗世之人,只怕似鬼多过像人。但看她此刻早已接触了奈何桥那道诡异的石纹多时,却不像那几个魔罗身鬼一般受到攻击,反而若无其事般慢慢地爬了起来。

站在王宗景身边的小鼎看上去有些害怕,躲在王宗景身后,慢慢探出了脑袋,倒是全无刚才救人时的勇敢模样。不过那白衣少女的目光落到小鼎身上时,却像是知道这小男孩刚才救了自己,对着他慢慢露出一个笑容。

笑容一出,少女身上的那股阴寒之气顿时温和了许多,小鼎怔了一下,倒是畏惧之心稍去,慢慢走了出来。王宗景看了一眼这少女,道:“姑娘,你是谁?另外你知道此处是哪里吗?”

那白衣少女脸上露出一丝茫然之色,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啊?”

王宗景与小鼎面面相觑,难不成这还是个糊涂鬼?

一时之间,王宗景也不知该问些什么才好了,倒是一旁的小鼎看着这少女渐渐顺眼起来,慢慢走近了她,白衣少女目光随着小鼎移动,却也丝毫没有对小鼎不利的模样。王宗景在一旁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有阻挡。

小鼎慢慢走到白衣少女的身边,圆圆的脑残摇晃了一下,那少女看在眼中,迟疑了片刻,忽然也学着小鼎的样子摇了摇头,小鼎顿时被她这简单的动作给惹得发笑,便笑道:“姐姐,我叫小鼎,那边的王大哥名叫王宗景,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那白衣少女欲言又止,面上再度露出茫然之色,缓缓摇头道“不知道,记不得了。”

小鼎抓抓脑袋,一时无语,不过看那少女的模样,他倒是彻底没了害怕心思,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说起话来,王宗景在一旁听着直皱眉头,那少女十句话里倒有七八句是迷糊不清的,看来是个彻底忘却前事的人,只是小鼎居然跟她也颇谈得来,笑嘻嘻地站在一起谈天说地,“姐姐、姐姐”地叫着,很快竟然也混得熟了,而且看那少女对小鼎的神情间,似也多了几分喜爱。

王宗景苦笑着摇头,心想这是人是鬼还没弄清楚呢,但此刻看他们说的还行,便也不愿去打断他们,正想再仔细查看一下周围,看看能否找到一条回去的路时,忽然他只觉得脚下一抖,倒似乎这奈何桥震动了一下。

他吃了一惊,但随后奈何桥又没了动静,正当他差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时,脚下却又是猛地一震,这一次奈何桥传来的震动更加明显,同时从远方传来了一声如雷鸣一般的怒吼。

声势如巨涛,隆隆而来,挟带了呼啸劲吹的阴风无数,这一片黑暗天幕之下,忽然鬼哭之声大作,如万鬼号泣,阴森瘆人,直令人心惊肉跳。奈何桥上三人一起变色,王宗景目视远方,只见原本安静的土地上忽然间鬼影曈曈,竟是多了无数身影,望之怕有成千上万个鬼怪,奇形怪状种类无数,多是狰狞面目的恶状,其中更有些漂浮于半空中,整个身子都是半透明的阴灵也呼啸而来。

而在万鬼身后,那一片最深沉的黑暗深处,一个巨大无比的高大身躯,看上去比其他阴灵恶鬼们大上百倍,似融于这篇最深沉的黑暗中,正缓缓走来,每一步都跨出百多丈远,每一步踏在地面上,都使茫茫大地霍然震动,适才奈何桥震动之因,想必就是因此而来。

那鬼物未至而威势已到,王宗景和小鼎都只觉得瞬间阴风扑面,几乎站不住脚。

浓浓阴云浓雾中,群鬼狂啸,高空黑云里,缓缓露出两只巨大而闪烁着无情光芒的眼眸,冷冷扫过那地面上的奈何桥,却是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只是稍微一顿之后,便继续向这里走来。围绕在这个可怕阴间鬼王身边的所有阴灵鬼怪,同时都呼啸而起,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疯狂地向奈何桥这边飞来。

王宗景与小鼎相顾失色,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绝望之色,这样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应付的,而相比起他们两人,那白衣少女不知是迷糊还是什么缘故,神情看起来倒是镇定的多,只是这个时候她眼角余光忽地一凝,却是看见了王宗景手上兀自拿着的那把苍白骨剑,顿时在她脸上掠过一丝惊异之色。

眼看那无数鬼怪还有最可怕的巨大鬼王就要冲到奈何桥前,王宗景与小鼎已然闭上双眼,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只鬼王的巨大双眼猛地抬起,向天际之上看去,随即那白衣少女也是若有所觉,面上再度掠过一丝惊容,同样抬头向天空望去。

原本永远都是阴云积聚灰暗的冥间天幕上,突然所有的阴云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迅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灰暗漩涡。片刻之后,一声巨响如天崩地裂,一缕金光首先从漩涡深处射了出来。

那光芒璀璨耀眼,正如旭日当空一般,呈现出一种灿烂无比的耀眼透金之色,随后,无数道相同的金色光芒从天际破云而出,照射而下,如同烈日忽至,天地变色。

一只金色的巨大手掌,缓缓从云层中伸了出来,远远望去,那手掌上纹理纵横,看上去似有积分紊乱,但金色光辉从这巨掌中闪闪而出,却将之衬托的光芒万丈,辉煌无比。天穹之上,那个巨大的阴云漩涡仍在急速旋转着,但是从头到尾整个漩涡,都已经被这个耀眼之极的金色巨掌生生染成了金色,哪怕是在漩涡之外,那些滚滚飘荡的原本灰暗的阴云,此刻也被沾染上奇异的金光,如被绣上了金边一般。

这巨大的手掌一旦出现,便直接向奈何桥上落了下来,远处身躯巨大的鬼王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看到这一幕,似乎那鬼王顿时愤怒起来,对着天幕猛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吼声声波所及,大片阴灵鬼怪纷纷倒下,凶威赫赫,直令人心惊肉跳。

但是那巨大金色的手掌显然对这巨大鬼王丝毫没有在意的意思,半分停顿也没有,仍是一直落下,金光温暖而灿烂,照亮了这一整片天地,也落在了奈何桥外拥挤不堪大片大片的恶鬼队伍身上。

只听“噗噗噗噗”之声瞬间响起,只片刻间无数阴灵恶鬼被这金色光辉照到后,连嘶吼喊叫的机会都没有,直接便化为幽冥阴土,随风散去。光辉之外,所有的幽冥恶鬼顿时都吓得尖啸乱飞,不顾一切地远离那金色的光芒。

这时王宗景与小鼎自然早就发现不对,睁眼看去,只觉得狂风扑面而来,这一巨掌缓缓落在奈何桥上,微微一顿,五指抓起,就将他们两人抓在手中,两人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便晕了过去,而那只金色巨掌也一刻不停,直接向天空中那个巨大的漩涡深处升去。

奈何桥上,在那金色巨掌出现之后,那白衣少女脸色一连数变,但与那些鬼怪不同,金色光辉虽然也落在她的身上,看上去她的脸色也有些扭动难看,却也仅此而已,并没有其他异状。此刻只见王宗景与小鼎被那金色巨掌救起,眼看就要飞走,白衣少女眼中瞬间像是转过了无数道复杂眼神,最后,她的身子终究还是没有动作,怔怔地站在原地,望着那巨大的光掌越升越高,离她越来越远。

金色巨掌越升越高,速度也越来越快,挥洒在这片阴间的金色光芒也逐渐暗淡下来,那些飞窜的阴灵恶鬼像是重新恢复了元气,鬼哭狼嚎般的蜂拥过来,而那个一直隐匿在阴云背后,在金色巨掌出现后就再也没有向前踏出一步的巨大鬼王,此刻再度猛然向天幕之上发出一声可怕的吼叫,充满了愤恨与憎恶。

转眼之间,金色巨掌便从那天幕上的巨大漩涡中缩了回去,带着王宗景与小鼎离开了这片诡异的地方,金光消失,风平云静,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这个世界也再度恢复了阴森与黑暗。

  • 小凡超帅:

    高潮怎么还没到

    回复
  • 82422466:

    白衣女子莫不是碧瑶的魂魄?

    回复
    • rainbow:

      他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是看洗 ———— 衣服的时候

      回复
  • 村长:

    碧瑶的哪一魄?

    回复
  • 大梵般若:

    我也觉得像是碧瑶

    回复
  • 蝶舞:

    不可能 碧瑶的三魂七魄都已招回到合欢铃里了

    回复
  • 李妍怡:

    “我知道我不乖,我干了好多坏事。我往爹做好的热汤里丢石头,我往娘喜欢的白衣上泼墨汁,我说过文姨看着瘦其实全身都是肉,我说过鬼故事吓小萱哇哇乱哭,我撕过几位师伯的书,在他们屋里发过火,撒过尿,我还抢过大黄的肉骨头,啃完了肉把骨头丢下山不给它吃……”

    回复
  • 张小凡:

    小鼎他还偷看我的蓝皮封面书……

    回复
    • 陆雪琪:

      什么蓝皮封面书 我怎么不知道 别让我看见里面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回复
      • 张小凡:

        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我没看过。

        回复
  • 雨戏:

    感觉就是碧瑶,碧瑶,想到好凄惨,相隔在阴阳之间!希望萧作者更完这第二部让碧瑶复活!

    回复
    • 啦啦啦:

      同感

      回复
    • x屁:

      碧瑶衣服是绿色的啊

      回复
      • 。。。:

        但鬼都是白的呀。

        回复
  • 晓:

    鬼道首次

    回复
  • 小灰:

    不就是曾书书最喜欢的书嘛,

    回复
  • 邢建华:

    小鼎应该是头看过文敏洗澡,不然怎么说这件事特别不能说,会出人命哈

    回复
  • 在蓝色的世界:

    小凡这神掌真是暴强啊

    回复
  • rock佛:

    碧瑶?????

    回复
  • 殇:

    感觉都认识小凡啊 鬼王和女的

    回复
  • 游客:

    这金色巨掌是小凡的手吗?

    回复
    • 。。。:

      是。

      回复
  • 萧鼎:

    呵呵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