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七十五章 沧桑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黑暗中站立,举目四望,却发现没有半点光亮,四面八方,无边无际,所有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鬼哭声声,鬼影闪烁,那可怕的一幕幕仿佛又在眼前重现,记忆中那顶天立地身躯大得可怕的鬼王,那双凶戾的大眼,忽然又变成另一双夺人魂魄的巨大龙睛,一声惊天动地撕裂苍穹的龙吟巨吼,仿佛惊雷一般在耳边炸响,炸得他几乎粉身碎骨,痛苦万分。

王宗景“啊”的一声猛然坐起,全身冷汗淋漓,胸口急速起伏,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你醒了啊。”一声淡淡的问候,从屋子的另一侧传来,王宗景定了定神,转头看去,随即就是一怔,只见前头屋中摆放着一张书桌,桌上点着一盏灯火,当今青云门掌教真人萧逸才坐于孤灯下,面色从容淡然,正在白纸上提笔写字,便是连向王宗景问那一句时,似乎也没有抬起头来。

王宗景答应了一声,见萧逸才一时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便抬头向四周看去,打量了一番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只见眼前是一处颇为宽敞的屋子,除了萧逸才所做的书桌外,他的身旁两侧包括身后一堵墙,都放着齐墙高的书架,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古籍书卷,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书香气息。

看起来,倒像是一个书房。

而王宗景自己则是躺在一张木床上,同样也是倚靠墙壁,不过就在门边,此刻门扉关闭,屋中就只有王宗景和萧逸才两个人。

“此处是玉清殿上我的一处书房,你与张小鼎在异境中疲累太过,伤了元气,若不小心恢复,只怕动摇根基,所以我就将你留在通天峰上。”说到此处,他顿了一下,缓缓又道,“当然,此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的。”

王宗景“哦”一声,对萧逸才心中生出一股感激,虽然看着这位萧真人神色淡淡,但他所做之事却是真是为自己好,便站起来向他行了一礼。萧逸才瞄了他一眼,道:“别多礼了,好生歇着吧。”

王宗景答应一声,坐到床沿上,道:“真人,我这样睡了多久了?”

萧逸才写完手头最后一个字,将写满字的一张纸取开放在一旁,用青玉镇纸小心压上,随后又取过一张白纸开始写字,同时口中道:“有两天了吧。”

“两天了啊……”王宗景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什么,连忙问道,“真人,那小鼎呢,他怎样了?”

萧逸才抬头看了一眼,随后又低下头继续写字,淡淡道:“他已经被父母领回大竹峰去了,有一群人抢着照顾他,比你只好不坏,你不用担心了。”

王宗景脸上一红,心想倒也的确如此,便闭嘴没有继续问下去,萧逸才仍是低首写字,看他坐姿挺拔,字迹远看着也极是是俊逸,真不负他名讳中逸才二字。

王宗景等了一会儿,见萧逸才并没有马上说话的意思,自己干坐着也无聊,便轻轻起身,在这书房里那些书架前方随意看了起来。这屋中书籍极多,其中最多的乃是道家诸多经典:《道德经》《黄庭经》《南华经》《抱朴子》《魏伯阳》《周易参同契》等等,几乎无所不包。除此之外,亦有众多旁门杂书,天文地理人物风俗,乃至描写天地万物奇珍异宝珍禽异兽为主的《神魔志异》数卷残篇抄本,亦在其中。

洋洋大观,但看那书名卷册,便又一种陷入书海无边的感觉。王宗景看得眼花缭乱,心中却是涌起好奇之心,正是这时,却是听到萧逸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道:“这次异境之行,你做得很好。”

王宗景赶忙转过身来,只见萧逸才不知不觉间又写完了一张纸,再次将之放在身旁,随后放下手中狼毫笔,揉了揉手腕,目光所及处,那一叠纸厚厚沉沉,却不知他写了什么,居然写了这么多张纸仍未写完。

萧逸才目光闪动,一时也没有继续动笔,沉默了片刻后,却道:“这次之所以能开辟异境,是因为我在本门禁地幻月洞府中,得到了一件名为‘莽古蜃珠’的奇宝,此宝有变化无穷鬼神莫测之神通,其中最厉害处,便是以强大法力加持后,能够开辟异境。”

王宗景一时有些迷糊,不明白萧逸才为什么会突然跟自己说这些,但他心中对萧逸才向来是十分尊敬的,便神色恭谨地听了下去。

萧逸才脸色淡淡,像是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此外,这莽古蜃珠所开辟的异境中,还有阴阳两面,分为‘实境’和‘虚境’,虚境之中纵然遭遇诸般生死险阻,哪怕为之丧命,也不过是虚影一场,当虚境撤去,自然而然人便出来,除了受些轻重伤初外,性命是无忧的。实境则不同,说实话我到现在也尚未完全掌握,那实境究竟是通向何处,只是知道实境中大为凶险,不可轻入,而且若在实境中重伤死亡,那便是真的死去,再也救不活的。”

王宗景皱起眉头,听着听着,面色却忽然难看起来,看向萧逸才,声音不知怎么有些沙哑,道:“萧真人,难道,难道我们后来进的那地方……”

萧逸才淡淡地打断了他的话,道:“是的,一开始的草原山脉地势,乃是虚境,但全部人中,只有你和张小鼎二人不知为何进到了实境之中。所以我才说,此番你们能够顺利生还,实在是侥幸至极。”

王宗景呆若木鸡,心中却是一阵后怕,想起了那实境之中种种诡异莫测,数次自己和小鼎都是命悬一线,若是死了便是真的死了,现在想起来真是令人心惊肉跳。

“所以说,比起那些适中在虚境里抢夺青木令的其他青云试弟子,你们两人进入实境后仍然安然归来,历经诸多凶险,单以这点来说,此番考验我觉得你们却是胜过了其他人的。”萧逸才看着他,缓缓说出了这番话。

王宗景面上露出一丝笑容,不管怎样,能够得到掌教真人的肯定,对他来说便是最大的欣喜了。只是萧逸才沉默了片刻,还是继续开口道:“不过当初我对你说过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吧?”

王宗景面上忽然掠过一丝黯然,缓缓低头,随即又笑了笑,抬头道:“是,我记得很清楚,不管这一年我做得如何好,终究是不能在青云试中胜出,正式拜入青云门下的。”

萧逸才此刻已经又取过一张白纸开始写字,听到王宗景的话后,他握笔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又继续行云流水一般写了下去,同时口中道:“你明白就好,当初我本意是不想让你出风头,暗中教你五年,等你学有所成,再行大事,可是……”

他说到此处,眉宇间忽然掠过一丝坚毅之色,同时神色里多了一份肃然,抬眼看向站在那里的王宗景,凛然道:“可是如今事情有变,五年之约已然是不成了,我要你所做的事,现在就要开始。”

王宗景悚然一惊,但只见萧逸才目光炯炯,直视于自己,同时只听他道:“我知道这样确实太过为难于你,看你年纪幼小却担负重担,我亦有所不忍,所以若是你不想去,我绝不逼你,昔日之约,就当作废就是了。”

王宗景微微眯起眼睛,只见萧逸才脸色从容冷淡,却并无玩笑之意,心头微乱,只是过了片刻之后,他却是忽然笑了起来,道:“无妨的,只不过是该做的事,提前五年罢了。”

萧逸才目光陡然一闪,似灯火在黑夜中瞬间闪亮,随后又缓缓低下头去,奋笔疾书,但眼中掠过的那一丝欣慰欣喜之色,却终究是掩盖不住的。

过了片刻,只听他忽然又静静地道:“既如此,有一件事应该是要你马上去做的。”

“哦,是什么?”

“我要你去替我杀一个人,这个人本来应该五年之后才让你去杀他,但是五年之约既罢,便就是现在吧。”

王宗景慢慢抬起头来,眼睛在有些阴暗的灯火之外的角落中显得很亮、很亮,片刻之后,他忽然又笑了笑,重重点头,道:

“好啊。”

数日之后,青云别院中。

绝大多数参加异境之行的青云试弟子都已经回到了青云别院,正如萧逸才对王宗景所说的,在虚境之中冒险的所有弟子,虽然因为意外有被那些奇异怪兽攻击的,但直到最后异境关闭后,并无一人真正死亡,虽然多有些受伤者,但对于青云门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倒是有极少数的一些人,心志软弱,却是被那些可怕的妖兽给吓得太厉害了,直到出来后仍然有些神志不清,却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不过像这般心志太过薄弱的人,本身也不适合修炼道法,自然也没多少人去关注了。

而在异境之行期间,似乎有传闻在无人的青云别院中曾经发生过一件意外,但具体是什么,青云门却是讳莫如深,这些青云试弟子最多也就是听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流言蜚语,距离事情真相差得太多,随着时间过去,也就没人在意了。

乙道廿三院中,火字房内。

已经大好的王宗景坐在床上,看着站在身旁的姐姐王细雨,颇有几分无奈地道:“姐姐,我真的已经没事了,你实在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出去找一棵大树爬上去给你看看好吧?”

王细雨瞪了他一眼,摇头道:“别啰嗦了,这一次总归是受了伤,多休息几日对你总有好处的。”

王宗景笑了笑,往后一坐,道:“好吧,好吧,我听你的就是了。”

王细雨闻言,总算是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强笑了笑,慢慢也在他床沿边坐下了。

王宗景心中奇怪,仔细打量了一下王细雨,只见她脸色略见苍白,双眼神采黯淡,看着颇有几分憔悴之意,就连眼下都有几分淡淡微红,似乎才刚刚哭过,只是她细心打理过,不认真看是看不出来的。

既然看出来的,王宗景心中便是一紧,不敢再多嘴玩笑,悄悄坐到王细雨身边,轻声道:“姐姐,我看你模样有些不大好啊,出什么事了吗?”

王细雨微微垂首,默然良久,眼中掠过一丝伤怀之色,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轻轻站起,道:“小弟,今日山上还有事,我得先回去了。你就在这青云别院中好好养伤,知道了吗?”

王宗景“哦”了一声,虽然心中奇怪,但看着王细雨一副憔悴的模样也不敢多问,便起身要送王细雨出去,走到门口后,王细雨便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出门了,只叫他回去,王宗景无奈,只能回房去了。”

走出廿三院的院门,外面平坦的大道上来来往往走着许多年轻的青云试弟子,王细雨默默地走下台阶,一阵微风轻轻吹来,温柔地拂动她的发梢。她所有所思,缓缓抬头望向这青云别院的某一个方向,重重庭院挡住了她的视线,可是她却好像目光穿透过去,看到了那个溅血的小院。

心头一痛。

她以手抚心,稍许后她慢慢地摊开手掌,只见在那白皙的掌心中,悄然平放着一个染血的小小纸灯。

微风中,纸灯轻摆,似乎正向她缓缓招手一般。

王细雨忽地眼眶一红,一滴晶莹的泪珠终究还是忍不住,从苍白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廿三院里,火字房中。

王宗景安静耐心等了很久,直到他肯定姐姐王细雨必定已经离开青云别院后,才起身走到放在墙角的那个衣柜边,打开抽屉,把手伸到最深处摸索了一会儿,等到手臂缩回的时候,手掌中已经多了一柄短剑,正是当日那柄奇异的苍白骨剑。他凝视着这柄颜色苍白的奇异短剑片刻,然后将它细心地藏于怀中,用衣服遮盖好,随后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庭院里柳枝轻轻,随风轻摆,阳光温暖地洒落下来,已经是午后时分了,看来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院子中其他的屋子里,小鼎自从异境之行后便一直没有回到青云别院,或许是他爹娘想在大竹峰上多留他住几日吧,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木字房一直是空着的。仇雕泗所住的金字房,仍然和平日一样门窗紧闭,不过听说这一次异境之中,他虽然并不属于最出色的几个青云试弟子派系,但居然也抢夺到一面青木令,表现应该算是相当不错了。

土字房里,门关着,但窗户半开,只是南山却不在屋里,不晓得去了何处,但这些日子以来,南山在别院中也交到了不少朋友,或许是去找他们了吧。

最后,只有水字房那边,苏文清依然像平日最喜欢的那样,倚着窗扉,手持书卷,安静地读着书。听到脚步声传来,她抬起了头,看向王宗景,随后露出轻轻温和的笑容,道:

“王公子,你这是要出去吗?”

王宗景笑了笑,道:“是啊。”随后他顿了一下,又微笑道,“对了,一直都没机会恭喜你,这次一共得了五面青木令,真是可喜可贺。”

五面青木令在手,按照当日萧逸才当众公开的说法,苏文清已然可以直接挑选一位青云长老拜入门下了。

苏文清微微一笑,面上却没有太多喜形于色的表情,而且看上去她似在小心斟酌语句,不知是不是刺激到一无所获的王宗景:“王公子,这一次异境之行也不是最后的决断,就算此次没拿到青木令,或许将来一样会有机会的,毕竟还有那么多人都空手而回。”

王宗景看着她那张美丽温柔的面庞,没来由地心中一暖,哈哈一笑,道:“我明白的,多谢苏姑娘。回见啊。”

说罢,向她招了招手,走出了庭院。苏文清的目光淡淡地落在他背影之上,默然无语,片刻之后,轻叹一声,还是又转回自己手中的书卷上去了。

王宗景走出廿三庭院,顺着大路向青云别院的大门走去,一路无事,看着人来人往,他平凡得就像人群里看不起眼的大多数人一样,安然走过那些路,出了大门,信步向外走去。别院之外的人相对就少了许多,等他走到了那条林中小径的某个僻静处时,周围已经空无一人,只是有一个挺拔的身影却早已站在那里,背身而立,手中提着一个篮子,盖着竹编小盖,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王宗景走路过去,叫了一声:“明阳前辈,我来了。”

那人转身,微笑,正是明阳道人,看着王宗景上下打量一番,笑道:“看来你确实是大好了,精神不错啊。”

王宗景笑而不语,目光在他手边那个篮子上瞄了一眼,明阳道人微笑着将竹篮提起,道:“按你前头交待的,都已经买好了。”

王宗景点了点头,神色恭谨,道:“多谢前辈。”

明阳道人微笑摇头,道:“小事一桩,何足挂齿。看你准备得差不多看了吧,那我们现在就走?”

王宗景笑了笑,道:“好啊,我们走。”

青云山下,远处密林。

秦无炎灰衣长袖,负手而立,远远眺望着那片雄伟挺立的巍峨山峰,面色沉郁,似有重重心事凝于眉间,默然沉思。

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声,鹅黄衣裳闪动,金瓶儿悄然走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先是看了一眼青云山,随后淡淡道:“怎么,还舍不得吗?”

秦无炎面无表情,一眼不发。

金瓶儿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只自顾自地道:“这几日你冥思苦想,终究还是将门内所有人手势力都撤离青云山,看来是死了剿灭青云的心思了?”

秦无炎眼角猛地抽搐了一下,似乎金瓶儿的话一下子刺激到了他的心底最深处,脸上也掠过一丝青气,不过随后他还是深深呼吸了一下,缓缓道:

“是**之过急,也小看了青云门。如今青云门中数大长老天赋极强,道行皆高,俱不在你我之下,年轻一辈中英才已显,后继有人,已是中兴之象,根基已固了。更何况还有那鬼厉隐身于此,那日见他杀白骨,如牛刀斩鸡,一身道行,委实可畏可怖,已非我等可敌。若是再加上青云镇山至宝诛仙古剑,放眼天下,却是何人能敌?”

他狠狠咬了咬牙,长叹一声,眼中尽是深恨之色,缓缓道:“如今之计,仓促之间欲灭青云,已如痴人说梦一般,然天下之事岂有绝对,不过是从长计议罢了。来日方长,我撤去门众,远离青云,却撒遍天下九州,暗中培植实力,再兼蛮荒圣殿或有机缘,重开冥渊的话,未必便不能与那诛仙剑阵一战。”

他长叹了一口气,毅然道:“总而言之,我在暗,他在明,血海深仇,不死不休。总有一日,要将这青云门连根拔起,以祭奠我圣教数千年来无数先辈英灵!”

金瓶儿在一旁听着秦无炎的话语,微微动容,但她素来也是心志坚忍之辈,哪里会为这句话便改易心意,当下轻笑一声,却是转身走到秦无炎身前,仔细看看了看他,微笑道:“你刚才说了这么多,以我看来,你心中最大的祸害敌手,还是那位‘血公子’吧?”

秦无炎身子大震,忍不住踏出一步,双眼丝丝盯住金瓶儿,急道:“什么?”

金瓶儿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在秦无炎面前一晃,淡淡道:“这法子便写在这信中了。”

秦无炎目光一闪,手臂如电,一下子已然抓上了这信封一头,谁知信纸一僵,却是另一头仍被金瓶儿抓住了,不肯给他。秦无炎瞳孔微缩,抬眼看去,只见金瓶儿淡淡道:

“拿‘火凰炎玉’来换。”

秦无炎眉头一皱,默然良久,方才沉声道:“我已跟你说过,‘火凰炎玉’并非在我手上,我只是知晓它所在何处而已。并且那地方艰险莫测,你一人决然无法取得,必须要由我助你一臂之力,方有几分希望。”

金瓶儿冷哼一声,抓着手中信封的力道又大了几分,冷冷道:“你且先说就是,若实在不行,我自然会如前一般助你。”

秦无炎脸上神情转换,片刻之后也是当机立断,断然道:“好。”说罢,他踏前一步,在金瓶儿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金瓶儿脸上先有喜色,随即身子一震,秀眉皱起,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冷冷地看了秦无炎一眼,道:“此话当真。”

秦无炎淡淡道:“魔神在上,秦无炎若出虚言,便叫我受尽人生七苦,死入冥渊,一生不可重兴万毒。”

金瓶儿脸色微变,知道秦无炎刚才所说之誓,实已是圣教之中最毒的毒誓,至于一生不可重兴万毒,更是他一生心之所系,比他性命还重要之事,更是不可能拿来开玩笑的。她默然轻叹,却是缓缓松开了手指,任那信封被秦无炎取去,低声道:“想不到,竟然会在那个地方……”

说罢,缓缓垂首,自顾自走了。

秦无炎目送她离开,嘴角缓缓浮起一丝冷笑,随后目光落在手中的信封上,顿时目光变得火热起来,或许他平日与金瓶儿不算平和,但两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轻易不打诳语,这信封中金瓶儿既然敢以如此大事相问,只怕真的变是一条出人意料的妙计。

究竟是什么样的奇计,竟然能除去那道法可畏可怖几乎无法力敌的张小凡?

当下伸手一撕,扯去封条抽出信封,秦无炎迫不及待地展开一看,忽地一怔,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信纸上,只是用娟秀好看的字迹,简简单单地写了两个字:

碧瑶。

腾云驾雾,仙剑飞驰,明阳道人带着王宗景御剑穿空,跃过原野,来到了距离青云门百里之外的孙家庄外,落到了那个埋着孙老头一家三口人的小山上。

许久未来,坟茔上已是野草丛生,明阳道人将手中竹篮交给王宗景,然后便站在一旁不再言语,只是安静地看着远方那片山脚下的村庄。王宗景提着竹篮,站在几乎湮没于杂草丛生的小小坟茔前,默默地看着,一言不发,沉默良久。

当日匆忙,连坟头也做得粗糙无比,或许每个人死去之后,都只剩下一抔黄土罢了,只是看到这杂草丛生的景象,仍是不由得让人心中生出几分凄凉。他放下竹篮,走上前去,蹲下身子开始拔出野草。

草根脱土而出,一根根被拔起,鼓起的坟头渐渐露了出来,忙活了大半个时辰,王宗景才将这周围清理干净,然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将那只竹篮随意地放在连墓碑都不见的坟茔前,又从里面取出了纸钱香烛,在坟茔前缓缓烧了。火光照亮他的脸庞,他安静地看着最后一缕火焰熄灭之后,才慢慢站起身子,返身走到了一直站在一旁的明阳道人身边,跟他一起眺望了一眼山下的村庄。

随后,他忽然笑了一声。

明阳道人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衣襟上还有刚才清理坟头所沾染上的土渍,但王宗景却笑得很开朗的样子,忍不住便问道:“你笑什么?”

王宗景慢慢从怀中拿出那把看上去有些奇怪但显然不能算是神兵利器的苍白骨剑,手指在剑身上轻轻滑过,笑了笑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几个月前你在那大门前拦住我不让我杀人,几个月后同样一个地方,同样的你,却是带着我来杀同一个人。”他笑着转头向明阳道人看去,眼中有些奇怪的情绪,道:“你说好笑不好笑?”

明阳道人的目光在他手中那柄苍白骨剑上停留了片刻,随后落在他的脸上,淡淡地道:“不好笑。”

王宗景怔了一下,随即默然,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道:“是啊,其实一点也不好笑。”明阳道人沉默了一下,轻声问道:“你准备现在就去杀那孙积善吗?”

王宗景摇了摇头,道:“不,等到天黑吧,天色黑了,我把握大些。”他转头看了明阳道人,道:“萧真人对我说过,做事情一定要明白两个字,一是要忍,二是能等。”

他的目光慢慢地飘向山下那宁静的村子,静静地道:“我想,我可以等的。”不过,说到这,他带了几分歉意看向明阳道人,道:“只是也要麻烦前辈你陪我一起等了。”

明阳道人听着他的,面色一直肃然,此刻缓缓摇了摇头,道:“无妨,你能等下去,我便陪你就是了。”

王宗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干脆就坐在这小山坡上,仰首躺下,开始闭目养神了,明阳道人也是默默地走到一旁,坐了下来,不时回头看那安静的少年一眼,眼神中偶尔会闪过复杂难明的神色。

从下午,到晚上。

从日头西沉,到星光闪烁,

这中间有多少云朵飘过,有多少风儿吹过。

明阳道人安静地坐在这山坡上,靠着一颗歪脖子老松,静静地看日落星起,看云走云散,任凭吹在面上的暖风,慢慢变成了清冷的晚风。他忽然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人生一幕大戏,开场、唱响、高潮、落幕。

他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他看着那少年也安静地躺着,等着天黑。天色黑了,他仍躺着,静静地等待。等待万籁俱寂,等到万家灯火,然后站起,下山。

天色很黑,他没入了那片黑暗中。

不知为何,他心中忽有慈悲之意,恨不得那少年即刻回返,随他回山。

那一条光明大道,就在身后,他站在路上,如看水中人,只是那水中沉浮人儿,却不曾向他呼救,最多不过轻轻一笑,便自顾自去了。

只是他忽又迷惘,这条路到底是明是暗?

谁又知真假对错?

夜已深,人已静。

夜色正凄凉。

这一年,王宗景十五岁,参加青云试九月有余,天资平凡,忽因私恨而杀人,事已败露而青云震动,掌教真人萧逸才震怒,断然将之逐出门墙,永不复用。

宗景既去,从此渺无踪迹,其亲姐王细雨知悉此事,虽多方求告亦无用,宗景走后,细雨大病一场,幸得恩师曾书书药石救治,自此王细雨专情修炼,苦修道法。

其余与王宗景交好之二三子,皆惊而无语,默然相守,无有出告求情者,只大竹峰上一个男孩儿,数日喧闹,争吵不休,用尽办法,求遍诸人,却终于无用,唯有颓然大哭一场。

日升日落,人来人往,白云苍狗,总叫人间沧桑,又见新颜。.

  • 哈哈:

    快更

    回复
  • 清晨:

    看到此处完全明白了,奇幻版的无间道啊、

    回复
    • 小凡超帅:

      回复
  • han:

    !!!!! wo yao kan zhang xiao fan !!!

    回复
  • 。。:

    碧瑶到底活不活啊

    回复
    • jxjxjdnri:

      戮仙有一些关于碧瑶的,从中看碧瑶是复活了

      回复
      • 。。。:

        戮仙讲什么了?

        回复
    • 雪党:

      碧瑶早就死了,还怎么活

      回复
      • 槑月:

        你哪看见的死了,你什么党也不能随意编排啊,又不是你写的~

        回复
      • 活化石:

        奈何桥上的白衣女子会不会是碧瑶

        回复
      • 雪党们的爷爷:

        麻烦你在回去看看诛仙1,碧瑶是失踪了不是死了

        回复
  • 鹏程万里:

    从那两个字可以看出这还是萧鼎在亲笔,并非代笔。

    回复
    • 。。。:

      哪两个字?

      回复
  • 青鸟:

    萧的文采是其他网络作家不能比的,同样的故事情节,你是想看彩色电视还是想看黑白电视呢!

    回复
  • 7L:

    追的心累…

    回复
  • 陈学存:

    奈何桥上的白衣女子会不会是碧瑶?

    回复
    • 。:

      。。。

      回复
  • 笑三少:

    奈何桥上的白衣女子 很大的伏笔啊

    回复
    • rock佛:

      那人应该就是碧瑶

      回复
    • 寻梦:

      碧瑶的母亲吧

      回复
  • 桥:

    赞啊!!终于提到碧瑶了!

    回复
  • 株魔:

    碧瑶可能是大祸根

    回复
  • 行么:

    大部分的都出来了 小白呢

    回复
    • 紫荆花p:

      往后看,会出来的

      回复
  • hhh:

    ,,,,

    回复
  • Nicky:

    碧瑶死的时候也是十五六岁,第一部就说到碧瑶的三魂七魄最后一魄已经消失了!原来就是徘徊在奈何桥!而且只有一魄是没有记忆的!故事后段估计碧瑶会复活的!好兴奋啊

    回复
  • 神的逾言:

    碧瑶和雪琪,小凡要怎么选?

    回复
    • 紫荆花:

      雪琪,他对璧瑶除了不排斥,就是愧疚和感激

      回复
  • 正片开始:

    正片才开始么

    回复
  • 雨戏:

    这女人心机毒辣,既然不管用真碧瑶还是假碧瑶来暗算小凡,故事来了

    回复
  • 大年初一:

    3飞

    回复
  • xiamengke:

    我去看了七十多章情节终于来了

    回复
  • 巴拉巴拉:

    当年萧逸才掌门首徒也去卧底过

    回复
  • 輻星:

    碧瑶肯定没死,这些剧情就是这样,你们谁看到碧瑶死了的,。只是失踪了而已吧,

    回复
    • 牛东东:

      老兄,你以为合欢铃是摆设啊,只是失踪的是肉身

      回复
  • 寻梦:

    奈何桥上的白衣女子碧瑶母亲?

    回复
  • 最美钟祥:

    我看的出金瓶儿喜欢张小凡,看到此处我在猜王宗景以后是喜欢苏小怜还是苏文清,又猜萧逸才以后也要反出青云

    回复
    • 最美钟祥:

      还有照了两回面青衣女子应该是王宗景的最爱

      回复
  • 金星VW土星:

    当初萧逸才不是以叛徒之名去卧底的,而男主是以这样一个罪名踢出青云如果以后做错什么以后必定是不归路,而且他没有一个爱他的师父谁帮他,苏文清也和他还没像雪琪小凡那样情深前途凶险啊。

    回复
  • 爱小凡:

    碧瑶出来了!小凡撞碧瑶。不要不要的

    回复
  • 唉:

    怎么没有孟婆

    回复
  • 唉:

    怎么没有孟婆呢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