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诛仙2 第五十六章 故人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青云山,通天峰。

巍峨高耸睥睨世间的通天雄峰,像是凝聚了青云山脉的精华,在任何时候都那样的雄伟桀骜,吸引了所有的光芒视线,不过在那些无尽的背面,遍布着翠山林的后山处,亦有幽静之地,人迹罕至,在岁月光阴中沉默而安静地守候着这片土地。

祖师祠堂,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隐藏在茂密林间的那些殿宇,一路走来,往往只能于偶然间看到某个角落,越接近祖师祠堂,便感觉周围的气氛越是静谧,似乎连森林里鸟儿的鸣叫声也低落了许多,像是不知不觉也带了几分小心,生怕惊扰到那些过往祖师的英灵。

除了门中重大的祭典仪式,普通的青云弟子很少会来到这里,小径路面,落下了不少路旁两侧树木飘落的枝叶,一脚踏去,踩在那些卷曲泛黄的落叶枯枝上,便会发出低沉的声音,慢慢地飘荡开去,一身墨绿道袍的男子,面色沉静地再林间走过,微风从远处吹拂而来,他脸上的神情,在望着那越来越近的庙宇时,似乎也有了几分平日间决然见不到的淡淡愁怀。

终于,他走到了祖师祠堂大殿的门外,那一片空旷平坦的青石地上,并没有人影在,风吹落叶沙沙作响,隐约中有几分寂寥,大殿之中,长明灯还亮着,香火依然点燃,只是不见人影,很多年来,在这个地方也曾有人沉默地守候着,在岁月里身影寂寞,安静地度过自己的人生。

这一片殿宇楼阁,这一片香火轻烟,还有那阴影之中沉默的灵位名牌,是不是,也曾经目睹了过往的一切?

甚至是脚下的青石地,稍远些的地方,也依稀能看见到被落叶遮盖的深痕,多年以前,这里也曾经有过风云变色的瞬间,也有过天下英杰大放光彩的时刻,只是一切都过去了,到如今,中就只剩下一片寂寥。

萧逸才仰首,凝望,看着那牌匾还是那个“祖师祠堂”四个威严肃穆的大字,嘴角微动,瞳孔似也略缩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进了祠堂大殿。

与外面的光亮比起来,祖师祠堂里要昏暗很多,与以前一样,正殿上的香案背后,仍是摆满了灵牌,上面写着的一个个名字,都曾在旧日时光中煊赫一时,如今则安静地沉眠于此,被青云后代们祭奠。

萧逸才面上路出恭谨肃然之色,面对着这如小山一般威严的祖师英灵牌位,恭恭敬敬地跪拜下去,敬香供奉,没有丝毫懈怠之处,香火袅袅,轻烟飘散,那些灵牌匾上的字迹在这片烟雾中似乎看着显得更飘渺了些,在阴影中,沉默地看着下方的人影。

旁边,一处帷幕突然动了一下,萧逸才身子微滞,随即继续跪拜,行礼完毕之后,这才站起身来,转头看去,只是在通往偏殿的过道边,一根大柱下,林惊羽沉默站在那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萧逸才征了一下,随即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对着林惊羽微微颔首。林惊羽这才走了过了,向那片祖师灵位上看了一眼,随后道:“萧师兄,你怎么来了?”

萧逸才淡淡一笑,道:“今日心绪有些不宁,不知怎么又想起恩师昔日的音容笑貌,便来此处看看。”随后他看了一眼林惊羽,微笑道:“你呢?”

林惊羽沉默了片刻,静静地道:“我也想起旧日往事了,何况,在这里我毕竟也待了多年,一段日子没来,总觉得有些想念。”

萧逸才凝视着他,看了一会儿,却是伸出手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然后轻声道:“我们去看看他们。”

林惊羽点了点头,道:“师兄请随我来。”

说着,他转身走去,背上的斩龙神剑绿芒轻闪,在这片昏暗的大殿中显得特别醒目,萧逸才跟在他的身后缓慢而低沉,回荡在大殿上,殿外的光透过那些门橱窗扉的细缝,安静地透射进来,迈出的脚步,在光暗交错中不停地走着,就像是穿行在沉默而变幻的光阴中,有一种莫名的伤怀。往事悄然涌上心头,在眼前一幕一幕地掠过。

过了通道,走过黄色帷幕遮挡的大柱,便到了僻静安宁的偏殿。在殿宇的一角,供奉了一些小的香案牺牲,案上香烛铜炉等物皆全,而在香案之后,却是一个比外头大殿要小了许多的灵位,只供奉了两个灵牌。轻烟细细,悄无声息地子牌位前飘起。

萧逸才面上早已是一片肃然,便是林惊羽也是一脸郑重,两人走到这香案前,一眼看去,便只见那牌位上分别写了两个名字:

道玄。

万剑一。

萧逸才缓缓向前踏上了一步,目光落在道玄灵牌之上,那一刻,他双眼中忽地掠过一丝激动,哪怕是以他如今的修行定力也差一点忍耐不住激动,以至于连林惊羽都微感诧异地再一旁看了他一眼。

不过萧逸才终究还是很快控制住了自己,道袍一掀,在灵牌之前跪了下去,沉默了片刻后,低声道:

“师父,弟子逸才,今天来看您了。”

然后,他慢慢地俯下身子,对着那香案后沉默的牌位,跪拜磕头。当他头颅碰到地面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响,却是之前在大殿上时并没有的。############################################################

走出昏暗的祖师祠堂,殿外的光亮落下,又是满目的苍翠之色,一时间倒真的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林惊羽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若有所思的萧逸才,道:“师兄,有一句话,我不知当问不当问?”

萧逸才转过头来,微微点头,道:“林师弟,你说吧,此间并无外人,你我大可直言。”

林惊羽沉吟片刻,道:“道玄师伯仙逝之后,以他老人家的丰功伟绩,便是在本门历代祖师之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但师兄为何不将师伯的灵位也移到大殿之上,与本门历代师伯共享香火?”

萧逸才脸色微微一变,目光在林惊羽面上凝视片刻,却只见林惊羽面色坦然,似乎并无他意,萧逸才沉默了片刻,道:“那是因为我知道,师父仙去之时,心中仍有心愿未了。”

林惊羽一怔,道:“什么心愿?”

萧逸才淡淡道:“昔日师父在时,曾带我来到此处,当着历代祖师的灵位,立誓要剿灭魔教,就算他日自己身死道消,也要我继承其志,为天下苍生计,成此大愿。”

林惊羽一时之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萧逸才淡淡一笑,随即默默转身,似那一瞬间又是触动心怀,脸上神情变幻,向着那一座大殿深深凝视了一眼,那道袍之下的双手,却是在无人看到处缓缓紧握。

“逸才不肖,数十年间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如今只在青云门中挣扎度日……”低低絮语,似地轻声在自言自语,再往后的,便一点都听不到了。

如此站立许久,萧逸才忽然深呼吸一口气,转过身来,重展笑颜,道:“我们走吧。”

林惊羽点了点头,便陪着他一路向小径上走去,没走两步,萧逸才便开口说:“林师弟,前些日子你去大竹峰上,可是与张师弟见面之后,提到了昔年万师叔的旧事,所以今日才过来这里看看的?”

林惊羽默默点头,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萧逸才看他的神情,轻叹一声,却是抬头看着周围那些高耸的古木大树,道:“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昔年师父与万师叔二人,都是天下无双的绝世人物,若是他们没有发生那许多事,并肩携手,那我青云一门,又会是怎样的一副辉煌光景?”

林惊羽身姿微微一滞,细想之下,面上不由得也露出向往之色。

那曾经伫立在旧日时光中的两个身影,尽管岁月流逝,却仍是掩盖不了他们的光彩,至今仍令后世子弟,缅怀敬仰,抚今追昔,怅然叹息。

萧逸才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似呆了几分苦涩,转头看向林惊羽,道:“林师弟,我有一事想要问你。”

林惊羽道:“师兄请说。”

萧逸才看着他的眼睛,缓缓道:“你觉得……张师弟其人如何?对青云一门又如何?”

林惊羽身子一震,猛地抬头,带了几分惊愕之意向萧逸才看去。

林中光亮,落在萧逸才英俊而成熟的脸上,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大竹峰上。

阳光慵懒地照着这个闲适的山头,与青云山脉其他山峰比起来,不知何时开始,大竹峰上的气氛慢慢就变成了这样一种有些古怪而与众不同的味道,慵懒安详中,带了几分特别的清静。

不过这一天,这里的清静显然与过往不同,因为大竹峰上最嘈杂的三个喧嚣来源,一并在今日回来了。

“汪汪汪汪汪……”

“吱吱吱吱吱……”

“啊啊啊……哎哟,死狗!”

小鼎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抬头看时,只见大黄背着小灰已经一溜烟跑到远处守静堂外,站在门口边咧嘴,小灰则是哈哈大笑,手舞足蹈,像是在嘲笑着自己。

小鼎顿时恼羞成怒起来,正要再度发力追逐,便只觉得后脑勺被人摸了一下,回头一看,顿时露出

笑容,叫道:“爹。”

张小凡微微一笑,俯下身子拍了拍小鼎身上沾染的尘土,笑道:“时候到了,你快叫诸位师伯过来吃饭。”

“哎。”小鼎一点头,看来对此事是颇为熟稔,笑哈哈地转身就跑,那边大黄、小灰也跟着跑了过去,追逐着小鼎一口气跑到了远处旧日大竹峰弟子居住的那一排宅院前,片刻后,整个大竹峰的山头上都响起了小鼎清脆的叫声:

“大仁师伯、大义师伯、大礼师伯、大信师伯、还有那谁谁师伯……吃饭啦!”

“哦。”

“哦。”

“哦。”

…………

一喋声的回应中,忽然猛地一个身影跳了出来,一把把小鼎抱起,笑骂道:“臭小子,你叫谁谁师伯,是指哪个,可是我杜必书吗?”

小鼎哈哈大笑,一把搂住这人的脖子,笑道:“六师伯,你敢跟我打赌不?”

杜必书顿时一惊,却又情不自禁道:“赌什么?”

小鼎嗤笑一声,道:“六师伯,我这次绝不占你便宜,就用你那骰子法宝,咱们在地上滚。谁滚的点数大,这法宝就归谁。”

杜必书翻了个白眼,道:“我输了法宝给你,你输了给我什么?”

小鼎正色道:“你放心,我输了就去我爹那里偷一件宝贝给你,绝对是好东西。不过你可不许耍赖皮,滚骰子的时候别用道法作弊!”

杜必书顿时双眼放光,一时间心痒难搔的模样,片刻后一瞪眼,道:“臭小子,我可不是为了宝贝,这是要教训教训你!来!。”

…………

“哈哈哈哈哈……”

“不会吧……”

小鼎一溜烟又蹿了出去,只见他笑容满面,双手抱一个大得出奇的白色骰子法宝,看着像是牙都要笑掉一般,浑然不管身后垂头丧气的杜必书,一路大呼小叫:“爹,爹,你快过来看啊,六师伯他又把骰子法宝输给我了……”

杜必书身后出现了数条人影,正是以吴大义为首的大竹峰诸人,还有宋大仁也从守静堂里走了过来。转眼间众人都已经听到小鼎的叫声,顿时人人莞尔,看着杜必书不住发笑,何大智摇头笑道:“老六,你这是第几次输给小鼎了?”

宋大仁想了想,笑道:“至少也得有七次了吧,老六,你能再没用点不?小鼎今年才四岁啊。”

杜必书悻悻然道:“这臭小鬼,小小年纪就精的不行,怎么比他爹小时候聪明这么多啊。”

“哈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厨房中,张小凡缓缓把一张信纸折起,放回撕开的信封中,沉默了片刻后,正好小鼎笑着跑了进来。张小凡微笑转身,手上的信不知何时已不见了,只是看了一眼小鼎得意万分地抱着那骰子法宝,顿时也是失笑摇头,道:“小鼎,你又胡闹了,快去还给六师伯。”

小鼎笑嘻嘻抱着骰子,一屁股坐在厨房里的桌子上,然后得意洋洋地等着,看那双手抱得紧紧的,一点也没放松的样子。

“吱吱吱吱……”几声叫唤,却是猴子小灰跳上了饭桌,咧嘴笑着,抓抓脑袋,跑到小鼎边坐下,伸过手去摸那白色的骰子,看来也有几分好奇。####################################################################

翌日,青云别院中。

王宗景的气色看起来比昨日要好了些,似乎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心境也正在慢慢平复下来。早起修炼了一会清风诀后,自觉道行又有所精进,心中稍慰,只是修炼过后人还是觉得有些疲惫,便开门走了出去,打算透口气。

院中并没有别人,除了已经空无一人的土字房外,木字房那边也是没有人影,那是小鼎昨日回山去了,不过按照惯例,今天早上他也会下山回来了。金字房仍如平日一样,门窗紧闭,自从巴熊死后,仇雕泗隐约有些更加孤僻了。相形之下,反而是水字房的苏文清,这些日子来与王宗景倒是话多了不少。

风拂柳枝,凉爽的天气让王宗景的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他伸了个懒腰,在院子中活动了一下身子,正好这是水字房的窗子“吱呀”一声打开了,苏文清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王宗景站在院子中,苏文清露出了一丝笑意,微笑道:“王公子,早。”

王宗景向她点了点头,正想说话,忽然只听一阵脚步声传来,两人回头看去,只见小鼎背着小布袋,带着大黄、小灰一蹦一跳地走了进来,一眼看到他们两人,便笑嘻嘻地跑了过来,叫道:“王大哥,苏姐姐。”

王宗景看见小鼎也是颇为高兴,摸了摸他脑袋,笑道:“回来啦。”

小鼎“嗯”了一声,却拉住了王宗景的手,道:“王大哥,你过来,我跟你说句悄悄话。”

王宗景怔了一下,不禁有些好笑,只是还没等他说话,却是旁边倚在窗口的苏文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那头微笑打趣道:“小鼎,是什么悄悄话呀,跟苏姐姐说一下行不?”

小鼎眼睛眨了两下,看来小脑瓜子里面很是严肃郑重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最后还是摇头,道:“不行,我不能给苏姐姐你说。”

苏文清忍俊不禁,笑道:“小鬼,小小年纪还有秘密了,不行,我一定得知道。”

说着,离开窗口开了门,走了出来,道了眼前,笑颜之中隐约带了几分青春少女的妩媚,让站在一旁的王宗景看得也呆了一下,道:“小鼎,给我说说嘛。”

小鼎把头摇得似拨浪鼓一般,道:“不行,不行,这话可不能对你说的。”

看着他有些着急的模样,王宗景与苏文清都笑了起来,笑声传去,未几还惊动了另一位房子的人,金字房的门扉轻动了一下,缓缓打开,却是仇雕泗走了出来。

看到院中树下,那三人平和中带点温馨的场面,仇雕泗的脚步微微一顿,但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略一迟疑后,便走了过去。

王宗景听到动静,回头看是他,便微笑地道:“雕泗,你也出来了。”

仇雕泗点头道:“是,出来走走。”

王宗景道:“嗯,你也真应该多出来几次,这些日子常看你关在房中,一整日也未见出来一次。”

仇雕泗笑了笑,不知怎么那笑容中看着却有些勉强,正想说什么岔开话题的时候,忽然从院门口处,又走进来一人,却是在青云门弟子年轻一代中颇有威望的穆怀正。一见是这位素来威严的师兄进来,王宗景等人都是收起笑容,穆怀正向他们看了一眼,微微点头,道:

“正好,你们几个人都在,也免得我去叫了。今日我来,是有一件事要向你们几个人说一下。”

王宗景几人微怔,都向这位穆师兄看去,但见穆怀正面色如常,顿了片刻后,道:“今日本门之青云试,又收了一位新人进来,正好你们这乙道廿三院中,有一间屋子空出,就安排他住在这里了。”

王宗景、苏文清等人呆了一下,随后却是仇雕泗面上神情变化,踏上一步,似乎看上去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忍不住大声道:“师兄,如今青云试已经过去两月有余,怎么会还能向里面收人呢?”

穆怀正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这句问话,等你正式拜入青云山门之后,再说不迟。”

仇雕泗顿时便是一滞,脸上掠过一丝铁青,似乎额角青筋也跳动了几下,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缓缓向后退了两步。

穆怀正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掠而过,并没有做太多停留,相反,随后他盯着王宗景看了片刻,目光中有些奇特的情绪,以至于不仅是王宗景自己有些讶异,便是他身边的苏文清、仇雕泗也有所察觉,纷纷看了过来。

王宗景有些愕然地抬头,道:“穆师兄,有什么事吗?”

穆怀正缓缓摇头,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半转过身,对着门院之外喊了一声,道:

“好了,你进来吧。”

门外静默了片刻,随后便有人答应了一声,与此同时,当那个声音传过来的时候,王宗景突然身子一震,脸上掠过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像见到了什么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怔怔地看向那院子门口处。

一个看去有些微胖的少年,背着一个行囊,缓缓出现在门外,面上神情似乎有些紧张,在门口站住后,带了几分小心,向院子里看了一眼,片刻之后,他的视线与王宗景那错愕的眼神相触,顿时他的脸上也浮现起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带了几分惊喜,竟是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失声叫道:

“景少爷。”

王宗景做梦也想不到,这个突然来的人,竟然会是自己儿时的玩伴,在龙湖王家中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南山!

穆怀正站在一旁,忽然咳嗽了一声,惊醒了这两个错愕的少年,南山如惊醒一般,连忙低下头去,随即叫了一声,道:“穆师兄。”

穆怀正淡淡答应一声,随即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院子的土字房中,平日需用说的物品什物,回头我都会让人给你送过来,从今日起,你便在此修炼吧。”

南山点了点头,面带恭敬地道:“是,我知道了。”

穆怀正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这院子。而在院子之中,此刻一片静默,仇雕泗看着南山,眼神似乎算不上有多友善,而苏文清在最初的惊愕过后,却是偷偷向王宗景看去,眼中若有所思。

而三人之中,最惊讶的自然还是王宗景自己,此刻他微张开了嘴,想说什么,却一时说不出话来,那一刻,心中真是有万千疑问不断盘旋着:南山怎么会来到青云山,又怎么会突然能够参加青云试了,并且被如此恰到好处地安顿在自己同一个院落中?

龙湖王家那边,又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无数疑惑仿佛都在脑海徘徊,他恨不得立刻就抓住南山问个清楚,只是这个时候,他忽然间身子一动,却是小鼎不知什么时候又冒了出来,抓紧了他的手,非常坚持非常顽固地硬是将他拉到一边,嘴里嚷嚷着要跟他说悄悄话。

王宗景这个时候哪有什么心思听什么小孩子的悄悄话,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本想推脱敷衍几句就走开,谁知小鼎倔强得很,硬是不肯,还将他身子拉下,要在他耳边说,不让其他人听到。

王宗景无奈,心中着急,但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蹲下,道:“你说吧,我听着。”

小鼎把圆圆的脑袋凑到他的耳朵旁边,压低了声音,悄悄地道:

“王大哥,我跟你说啊,这次下山时候,我爹交代我转告你,等我七天之后再次回山时,让你跟我一起去大竹峰一趟,他想见你。”

王宗景正心不在焉听着,目光还看着有些茫然地站在门口的南山,嘴里敷衍道:“哦,哦,好啊……咦。什么?”

突然,他身子大震,猛地回头,像是在这一刻,又一次被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震撼,好半晌也没反应过来:

“你爹……他想见我?”

“对啊。”小鼎满不在乎地答应了一声。

  • woaini:

    萧鼎写的是传说中的剧情换景的写法,对于在小说的写作上堪称神迹,非经验,文学水平且有大智慧的人不可!!赞萧鼎一个~

    回复
    • 苦命人:

      在下才疏学浅只知游记有移步换景的写法,也就是通过多方位描写,多元化,只是不知何为剧情换景?

      回复
    • 江旭东:

      哦哦

      回复
    • 槑月:

      移步换景什么的,人人都会,此文的好处断不在此,主角的心理压力快要突破了,想想当年小凡也是如此,不过控制他的是另一个阵营,萧逸才好生厉害~

      回复
  • menjialiang3:

    萧鼎写的是传说中的剧情换景的写法,对于在小说的写作上堪称神迹,非经验,文学水平且有大智慧的人不可!!赞萧鼎一个~

    回复
  • 修罗:

    shit

    回复
  • Z:

    女主到底是谁

    回复
    • 绅士:

      在《诛仙2》女主很明显啊!就是苏文清啊,而男主就是王宗景。

      回复
    • 。。。:

      好像没有女主。

      回复
  • Z:

    困惑

    回复
  • 孙于晴:

    王宗景,额(⊙o⊙)…

    回复
  • 江湖一小生:

    萧鼎?小鼎?作者这是把自己写进去了啊

    回复
    • 绅士:

      你猜对了,但没奖品

      回复
    • 腌臜泼才:

      张小凡,张小鼎,这是兄弟两人吗

      回复
  • Nicky:

    我怎么觉得苏文清像是碧瑶的角色!而那个见了两次的美人才是陆雪琪的角色呢

    回复
  • 神的逾言:

    同感

    回复
  • 大年初一:

    同感

    回复
  • 快乐你一天:

    赞的人都是弱智诛仙2明摆着就是垃圾

    回复
    • 复活节:

      垃圾你还看.

      回复
    • 我本纯洁:

      傻逼

      回复
  • 凡人:

    以为是一飞冲天,原来是惊鸿一瞥。。。。

    回复
  • 三生:

    你爹……他贱我?”

    回复
  • 夜袭短裤村:

    我的小凡和碧瑶啊

    回复
  • 槑月:

    信是萧逸才送的,见王宗景也是掌门的授意,目的,看来是跟魔教有关了,立贴为证,且观后文

    回复
  • 换个号:

    交换机

    回复
  • 2017.9.6:

    无间道,看来是要叫宗景去当卧底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