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蛮荒行 第二章 墨雪

2012年12月13日 更新

在场众人都是一怔,不解这美丽少女突然对空喊话是何用意,而顺着那少女目光眺望的方向,只见松林密密,悄然无声,却哪里有什么人迹动静?

场中一时有了片刻寂静,那少女似也不曾料到自己喊话竟无人答应,不觉得有些尴尬起来,特别是周围众人似有似无看来的目光,更是脸上飞起淡淡红霞,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怒气来,正欲大声呼喊那人,便在此时,场中却突然有了异变。

田不易修道未久,此番一人独立对抗吸血老祖,实已落了下风,若非百毒子那边接连出了意外分了吸血老祖的神,只怕他早就伤在了对手手下。只是吸血老祖毕竟乃是成名多年的魔教高人,田不易在漫天呼啸的鬼哭狼嚎中左支右绌,大感吃力。眼看他就要坚持不住之时,忽地在吸血老祖身后突然如鬼魅一般闪出一条白色修长身影,同时这松林中数丈方圆之内,狂风骤起,一声如龙吟般的清脆之声,霍然响起。

一道灿灿碧光,从白衣人手中出现,瞬间变大光亮,竟是将这片原本阴暗的树林照得几如白日平地一般光亮。那碧光如此光辉耀眼,道行高如吸血、端木等人,竟一时也不能睁目视物,只听得龙吟声声不绝,狂风如涛,轰然而至,不费吹灰之力已然将吸血老祖祭出的鬼影幽魂尽数都吹灭干净了。

吸血老祖心头大骇,直到此刻他仍未看清那煌煌碧光之中的人物模样,只是这气势阵仗,却并非陌生,尤其是这数日里更是被魔教中人所传闻。他狠狠一咬牙,身子忽如断线风筝一般借着迎面而来的狂风向后飘了出去,半路上经过百毒子身旁时顺手一拖,将百毒子带上,同时口中厉声骂道:“万剑一,好你个混蛋,你不是向来自诩英雄吗,怎的也学会了背后偷袭?”

碧光之中传来一声晴朗长笑,却并无答话,相反那漫天碧光愈来愈盛,周围松林树木在这等惊人威势之下,竟是纷纷折断,粗壮的树干被狂风席卷而起,反而是更增碧光威势,如风卷残云般直向吸血老祖等人冲去。

吸血老祖枯槁脸上隐隐见汗,只觉锋利如刀,似要把老脸割破一般,不觉为之骇然,幸好这时旁边的端木老祖看出不对,早舍弃了曾叔常、商正梁二人,跃了过来,面色肃然祭起宝扇,对着前头那几乎像是无坚不摧的狂风碧涛狠狠扇了下去。

半空之中如有一声闷雷,端木手中的宝扇剧烈颤抖,片刻之后从宝扇扇面之上竟是射出一道奇光,在端木身前凝固成形,结做一面巨大小山,土石飞走,轰隆之声不绝,而在那把宝扇之上原有的山水画里,一座山峰已是不见了。

这一番作法显然大耗法力,端木老祖这等道行似也颇为吃力,假山方才成形,他已是迫不及待向后退去,胖大的身躯上喘息连连,掠到吸血老祖和百毒子身旁,急道:“这姓万的杀才已来,我等注定难以讨好,快走吧!”

百毒子脸色惨白,满脸怨毒,但终究还是默默点了点头,吸血老祖更不答话,一把抓起百毒子瘦小身躯,端木老祖紧跟在后,三人如飞而去,转眼就不见踪影了。

而在他们身后,如汹涌巨涛一般的碧光呼啸而来,在那座宝扇化出的小山前被挡了片刻,但只见碧光越来越炽,越来越亮,终于是一声巨响,轰隆而鸣,偌大的小山竟是生生被劈作了两半,瞬间无数巨石沙土夹杂在一起的洪流穿越而过,在这片茂密的松林中以无与伦比之势,冲倒了无数林木,开出了一条宽六尺、长达数丈之远的通道,这才缓缓散了去。

碧光之后,一个白衣青年回过身来,但见他手中一柄仙气纵横之碧剑,无声回鞘,但剑身之外竟仍是一股剑气隐隐游动,直如活物通灵一般,除此之外,在他身后背上,还绑着一只三尺长短的长条方匣,外以黄布包裹,也不知其中是何事物。他看了在场众人一眼,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并无丝毫傲然之色,反而令人一看便有亲切之感,微笑道:“诸位师弟好啊,我是长门天成子师尊座下弟子,万剑一!”

田不易等人早就被这白衣青年刚才那惊世骇俗的道法神通震得目瞪口呆,此刻更听到这青年话语,哪里还有什么话说,齐身都拜了下去,道:“见过万师兄……”

此刻,刚才那位美貌少女站在一旁,那条琥珀之色的朱绫法宝不知何时已被她收了回去,化作一条腰带长短,重新缠在她的腰间,霞光流动,更添了她几分艳色。看着旁边田不易等人个个满是敬佩之色纷纷对白衣青年拜倒,却是鼓起了腮帮,微带嗔意哼道:“真是的,一天到晚就知道自己耍帅……喂,那个谁,你再不过来,这边可真的有人要超生了!”

话音未落,少女眼前忽地一花,却是这片刻之间那个叫做万剑一的白衣青年不知何时居然已经蹲在了苍松道人的身旁,仔细看着苍松道人伤处,田不易等人也慢慢围了上来。那少女哼了一声,道:“怎样,你可不要告诉我说这位师兄伤重难治了?”

商正梁等人听了之后都是微微变色,一颗心登时又提了起来,不过看那少女脸上神情,却似乎并未有担忧神色,看来说归说,她自己反倒对这位万剑一十分有信心的样子。田不易站在一旁,心中颇有几分担忧,眼角余光扫过,在那少女面上掠过片刻,忽地停了一下,只见此刻松林之中因为周围树木被万剑一刚才大发神威清理出了一片空地,亮光照下,只觉得那少女丽色无双,肌肤如雪,一双眼眸水盈盈的,仿佛千山万水都倒映在其中,他看了一眼,却只觉得心头一跳,脑中钟鸣,竟是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呵呵。”一声轻笑,却是万剑一发出,只听他笑道,“苍松师弟乃是中了百毒子的‘黑蝎锥’,此毒虽然厉害,却也并非难解,不碍事的。”

商正梁、曾叔常等人大喜,正欲说话,却只听那少女突然双眉一皱,带着几分薄怒,一指田不易,喝道:“你看什么看?”

万剑一、商正梁、曾叔常等人都是转头看去,田不易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一张胖脸上登时涨得通红,张口结舌,成了结巴一样说不出话来:“什……什么,我……没……看……”

那少女看来性子颇为好胜泼辣,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倒是一副得理不饶人、落井便砸石的气势,盯着田不易冷笑道:“那你从刚才开始便一直盯着我看做甚?”

田不易窘得脸上如猪肝一般颜色,手足无措,幸好这个时候兀自躺在地上的那位苍松道人突然发出一声大喊,倒把众人吓了一跳,纷纷转头看去,这才暂时解了田不易的窘境。只见苍松道人左肩处道袍裂开一条口子,从肌肉中倒射出一枚黑色小锥,只有指头大小,通体如墨,“叮”的一声掉落在地。

众人随即发现原来万剑一自从站在苍松身旁之后,右手扶着他的后背就再也没有松开过,想来自是他暗自运行法力将这枚黑蝎锥逼了出来。这毒器一旦逼出身体,苍松道人面上虽仍有痛楚之色,但转眼间已是大见缓和,随后万剑一又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雕花小瓶,从中倒出了一丸色泽金黄、异香扑鼻的丹药,对苍松微笑道:“这是我往日行走天下时结交了一位异人,从他身上学了配方自己配置的‘镇阴丹’,对付蛇虫此类阴毒之属,大有奇效,苍松师弟你服下吧。”

苍松道人嘴角动了动,面有感激之色,低声道:“多谢万师兄。”

万剑一将镇阴丹给苍松道人服下,随即站直了身子,向后看了看,目光飘过那个美貌少女,那少女眼角一抬,作高傲状不去看他。万剑一微笑摇头,对着田不易等人笑道:“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小竹峰首座真雩大师座下弟子,姓苏,单名一个茹字,道法神通那是极好的,小竹峰上下最得真雩大师的喜爱,你们可不要小看她了哦。”

田不易等人心中都是一惊,倒不是说他们惊诧于这位美貌少女苏茹出身小竹峰,事实上青云七脉中小竹峰专收女性弟子,整个青云门数百女门人,多半都是小竹峰出身的。不过这位苏茹的师傅真雩大师却是非同小可,道法精深那是不消说的,放眼青云门上下,论辈分她甚至还是当今掌教真人天成子的师姐,在青云门内德高望重,且性子颇为严厉,一般年轻弟子见了她老人家连大气都不敢喘,而且凡是她门下的弟子,个个都是资质聪慧出色的人才,是以虽然人数不多,但名望却是不小。只是这位苏茹此刻看去虽然清丽美貌,道法看也不凡,却是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等人平素都未听说过的。

像是从田不易等人的脸上表情中看懂了什么,万剑一微笑道:“苏师妹乃是近年真雩师伯才收下的关门弟子,平日一直在小竹峰上修行,很少下山,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她。”

田不易等人这才明白过来,纷纷点头,谁知那苏茹美目一瞥,忽地看到田不易目光移开,似偷偷松了口气的神情,柳眉一挑,喝道:“喂,胖子,你可是看不起我吗?”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片刻之后众人目光移转,自是纷纷落在了场中最适合“胖子”这个称谓的人身上。田不易微微张开了嘴,一脸愕然,用手指了指自己,道:“你、你是跟我说话?”

苏茹哼了一声,踏上一步,道:“不是你还有谁,这里还有人比你更胖吗?”

旁边商正梁与曾叔常忍不住笑了出来,田不易心头一阵恼怒,气往上冲,刚欲大声反问这苏茹为何出口伤人,不料才抬头望去,只见那少女双眼盈盈似水波轻晃,其中虽有几分怒意,怎奈那如春山绿水一般的清丽却层层都散了开去,登时将田不易一股火气消得干干净净,嘴巴张了几张,最后冒出一句好生没气势的话来:“你、你要怎的……”

苏茹瞪了田不易一眼,道:“刚才万师兄说我是恩师关门弟子的时候,你为何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莫非是以为我仗着恩师的名头吗,来来来,我们便好生斗上一场,看看到底是谁对本门太极玄清道的真法妙术领悟得更多了!”

田不易真是平生第一次碰见这么不讲理的女子,只是摇头不迭,恨不得身上从头到脚都写上“冤枉”二字,一迭声道:“我并无此意,绝无此意,根本没有……”

他二人在这里纠缠不清,另一边苍松道人那里闭目良久之后,身子忽地一阵摇晃,面上肌肉扭曲了一下,突然转过身子向一旁弯下身,“哇”的一声吐出了数口黑血。万剑一站在他身后,待苍松吐完之后转过身子,细细看了看他的脸,点了点头道:“你脸上黑气已退,不碍事了。”

苍松道人面有感激之色,道:“万师兄救命之恩……”

万剑一一挥手,截住苍松话头,道:“些许小事,苍松师弟何必放在心上,你我都是青云子弟,又是堂堂男儿,如此谢来谢去,岂非显得小气了?”说罢,哈哈笑了起来。

苍松默默点头,嘴角边也露出一丝微笑,田不易等人素日里早就听说了这长门万剑一乃是不世出的奇才,此刻更见他这等风范气度,不由得尽数为之折服。

万剑一向四下环顾一眼,道:“今日虽然未能诛灭百毒子等魔教妖孽,但终究已是大胜,纵然让其逃窜也无伤大局,而且我正道大胜之后,诸位师长只怕还有更多事要我等弟子效劳,我们还是先回山吧。”

田不易等人齐声答应,只有站在一旁的苏茹嘴角一撅,哼了一声,嘴里咕哝了一句也听不清楚什么意思的话。万剑一向她看来,苏茹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这才没好气地道:“回去就回去呗,看你也不显老,怎的像我师傅一般嗦。”

田不易等人听了都是吓了一跳,只有万剑一摇头大笑,笑声清朗,直上云霄,随即他一挥袖袍,道:“我们走吧。”

说罢,但见他白衣如雪,飘然而起,化作一道白光,倏忽如电,转眼已冲上了天际。苏茹对着那道白光一鼓腮帮,做了个鬼脸,右手飘过,那条琥珀朱绫霞光大盛,与她身形合一,也缓缓升空起来。只是临走之时,她忽地回头,对着下方那四个还站在地面的人望去,最后目光落到站在最后的那人身上,突然露出一分戏谑之色,笑道:“喂,那个胖子,下次有机会,我们一定斗一场哦!”说着笑声若银铃一般清脆,夹杂在道道美丽霞光中,冲上了天际飞驰而去。

田不易半晌才回过神来,不觉大叹倒霉。曾叔常与商正梁二人走上前去扶起苍松道人,低声询问。苍松道人淡淡道:“不妨事的,万师兄灵丹确有神效,此刻我体内余毒尽去,驭剑也无问题,回山之后休息一日,想来便可痊愈。”

曾叔常忍不住赞叹道:“往日早就听说这位长门万师兄非同凡响,今日一见,果然乃是人中龙凤,且不说那神通道法,只是那等气度,我们也学不来的。”

田不易等人纷纷点头称是,显然也是对万剑一大为心折,只有苍松道人一直眺望着天际那条渐渐淡去的白光,片刻之后才转身道:“我们也走吧。”

田不易等三人应了一声,纷纷祭出法宝,四人重化作四道清光,飞上青天,不过这一次的方向,却是向青云山而去了。

远处,巍峨屹立的青云山头,巨大的火烧云仍旧如一团炽热火焰般熊熊燃烧着,照亮了整个天地苍穹!

入夜,白日的喧嚣终于渐渐平复下来,虽然那片异色云彩仍然停留在青云山上的天幕里,不过色泽范围已经比白日最盛时缩小了很多,加上夜色渐浓,夜幕低垂,它的光彩也不再像白日时的刺眼,但仍散发出淡红色的光辉,柔和地洒在青云山脉上。

曾经激战的战场,早已不复激烈,相反的,曾经在平日中一直宁静的青云山上,此刻远远望去,却是灯火辉煌,人声鼎沸,那是欢喜的正道修真群聚而庆,欢庆这来之不易、千载难逢的大胜。

青云主峰通天峰上,宏大雄伟的玉清殿自然乃是众人欢聚的主要场所,而在玉清殿外长长石阶之下的是碧水寒潭,再过去是青云六奇景之虹桥,从天而降,如虹影跨于两峰,其上有清澈水流不息,直通向下方另一处奇景——云海。

云海乃是一座范围极广大的平台,因通天峰突兀刺天高耸入云之故,其上无论白天黑夜,都有云气流动,时浓时淡,如纱如雾,置身其上如临仙境,生有沉醉之感。

不过在此刻欢聚之夜,大多数的人都已聚在了青云峰顶的玉清殿上,欢声笑语即使隔了这么遥远的距离,似乎还隐约随着山风轻轻送来了。夜色之下,在云海上行走的只有不多的青云弟子,且往往行色匆匆,多是又赶往峰顶玉清殿方向去的,虽然天际那奇异红云将淡淡红光洒下云海,将这片平地上的飘渺云气映得多了几分罕见的红边暖意,却没有多少人在意了。

便在这个时候,从云海尽头的虹桥上忽然走下了两个身影,一男一女,缓步走来,借着天上云彩微光,那女子美貌清丽,乃是苏茹,而那男子白衣飘飘,俊朗潇洒,手中拿着一个黄布包裹的长条匣子之物,正是万剑一。

走到了云海中,苏茹停下了脚步,转身对万剑一笑道:“万师兄,送到这里便可以了,其实你真的不必特意下来送我,我自己回去吧。”

万剑一也停住身子,面上仍是带着他熟悉的笑容,微笑道:“苏师妹,今夜乃是大喜之日,青云门七脉上下尽都欢聚,怎么你偏偏这么早就想回小竹峰去了?”

苏茹耸了耸肩膀,道:“反正我就是不喜这人多嘈杂的场地,还是一个人回山清净些。”

万剑一点了点头,道:“不过真雩大师那里……”

苏茹微微一笑,道:“不妨事,我起早已和师傅偷偷说过,她老人家向来知道我的性子,已是答应我了。”

万剑一含笑点头,苏茹笑了笑,转身待要祭出琥珀朱绫,忽地听身后万剑一道:“苏师妹,稍等一下。”

苏茹身子一顿,转身道:“还有什么事吗,万师兄?”

万剑一微笑道:“若是我记得不错,其实明日便是你的生辰吧?”

苏茹吃了一惊,随即笑了出来,道:“万师兄你怎么知道的,我可没告诉你啊?”

万剑一微微一笑,道:“你忘了,三年前真雩师伯度你上山修道时,我可也是出过一把力哦,那时真雩师伯问你身世的时候,我正巧也在一旁,不就是顺便记住了吗。”

苏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轻轻往自己脑袋上敲了一下,笑道:“啊,我居然把这事都给忘了,”说着,她顿了顿,随即眼中闪过一丝佩服之色,对万剑一道,“不过万师兄你当真厉害,三年前一件小事,你居然还能把我的生辰之日记得这么清楚,难怪人人都说你是我们青云门中的第一奇才。”

万剑一哈哈大笑,摇头道:“什么奇才,那都是蒙人的,要真说道法神通,我可比不上道玄师兄。”

苏茹抿嘴也跟着笑了起来,万剑一目光柔和,在苏茹脸上飘过,顿了一下,微笑道:“苏师妹,我这里有个小小礼物,就当作是你明日生辰贺礼,先送给你吧。”说罢,将手中那黄布包裹的长条匣子递给了苏茹。

苏茹怔了一下,颇有些意外,迟疑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接,看向万剑一,犹豫着道:“万师兄,你这可太……”

万剑一微微一笑,道:“怎么,我送你礼物你不喜欢吗?”

苏茹抬眼向万剑一看了看,忽地笑了出来,一时素颜如花,娇艳无比,笑道:“有礼物我怎么不喜欢,反正万师兄你也不是外人,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伸手接过了万剑一递来的匣子。

万剑一面上笑意不减,道:“不如你拆开看看吧,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苏茹笑着点了点头,伸手解开绑在匣子上的黄布绳结,将黄布抽去,露出的是一个长三尺手掌宽大小的青底蓝边方格木匣,匣子中间部位有一个白玉鸳鸯扣环,扣在一起将这个木匣子紧紧合拢。苏茹抬头看了一眼万剑一,万剑一笑道:“打开吧。”

苏茹伸手过去摸着那白玉鸳鸯扣环,触手间颇有几分寒意,看来这小小玉扣似乎也非凡品,不过这玉扣扣得虽紧,却并不紧涩,苏茹伸手一掀,便轻轻松松将玉扣打开了,随即整个木匣盖子一松,发出一声“啪”的细响,却是缓缓自行向上打开了。

苏茹吃了一惊,仔细看去,只见随着木匣盖子缓缓上升,一道幽幽白光从匣子中射了出来。苏茹此刻托着木匣,被那白光照到些许,身上竟是微微一颤,一股寒意传遍全身。苏茹双目睁大,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手中木匣,只见木匣盖子越升越高,那片白光也越来越盛,同时在一片雪白颜色之中,却又随着渐渐光亮,从光辉深处更透出了一股淡淡青色光芒,青白二色融为一体,交相辉映,十分美丽。

“啪”,又是一声低响,那个木匣盖子已经完全打开,美丽幻彩的青白光芒足足有一尺左右,在木匣上轻轻闪动,映着在他们二人周围云海平台上处处缓缓流动的如雾如纱般云气,更添了几番幻梦之意。

平躺在这个木匣之中的礼物,此刻终于现出了真身。

“这难道就是……”苏茹的声音不知怎么,变得有些飘忽起来,带着难以置信般的兴奋,呈现在她眼前的木匣中礼物,是一柄剑刃长二尺的仙剑,剑柄材质似玉非玉,最奇特处乃是如冰一般透明,目光竟可透过看到木匣底部所铺的黄色丝绸;剑刃本身较寻常剑器短了一尺,通体晶莹如秋水一般,倒映出人影也看得清清楚楚,特别是在剑脊之上,从剑柄开始直到剑尖,有一条笔直青痕横亘其上。

万剑一微笑着替她说出了下文:“此剑,便是‘墨雪’了。”

苏茹的眼眸中散发着明亮之光,缓缓伸手进入木匣,握住了墨雪仙剑剑柄,触手处登时一股极冰寒的感觉从剑柄之上传来,直透全身,如凉水泼身,令人不由得一震。

这墨雪剑意,竟是全然肃杀沉寂,正如一位高傲之极的冰霜女子,睥睨世间,目无余子。

青白的光辉随着苏茹的手腕轻转而缓缓晃动着,在她面前流转,也倒映在她明亮眼眸之中。苏茹忍不住已是屏住了呼吸,一双眼睛是再也离不开这柄墨雪仙剑了。

耳畔,传来万剑一温和的声音:“墨雪天琊,古来便并称剑中神器,非凡人可以窥视。如今天琊神剑正在你师傅真雩大师手中,斩妖除魔,天下敬畏。虽然真雩师伯向来疼爱于你,不过你毕竟还有几位师姐,我想日后也未必会将天琊传了给你。正好近日有个机会,我得到了这墨雪仙剑,干脆便送了你吧。”

苏茹好不容易将目光从手中墨雪仙剑上移了回来,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脸色微变,看向万剑一道:“万师兄,我怎么记得以前似听过传闻,这柄绝世仙兵是落在魔教一个魔头手上,名字是……是叫什么来着?”说着她眉头皱了起来,苦苦思索。

万剑一微笑道:“长春翁。”

苏茹“啊”了一声,拍手道:“不错不错,就是此人……”只是话说了一半,她却突然住口不言,脸上反而飘起一丝淡淡晕红,看去有几分羞意。原来这名叫“长春翁”的魔教妖人,乃是出身于魔教四大派系之一的“合欢派”,个性最是好淫,声名狼藉,行径不堪,向来被正道中人不齿。不过此人虽然败德无行,但一身邪法神通却是非同小可,乃是合欢派中有数的人物,凶名素著,还更在前时黑松林中遇见的百毒子、吸血、端木等妖人之上。

苏茹顿了一下,面上露出疑惑之色,道:“我听说这魔头得到了这柄墨雪之后,珍爱如命,怎么会……”

万剑一笑道:“此番正邪大战,这厮也来到了我青云山下,激战中我偶然遇见此人,见他仗着这墨雪神威十分猖狂,不由得看不顺眼起来,便上去和他斗了几个回合,将这墨雪给抢了过来。本来也没多想的,只是适才突然想到明日就是你的生辰,便干脆送给你做生辰贺礼好了。”

苏茹心头一热,微微张开了嘴巴,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长春翁并非等闲之辈,万剑一口中那轻描淡写的“几个回合”,实际上却真不知是斗得如何天昏地暗了。苏茹的呼吸微微有点急促起来,但片刻之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将墨雪仙剑放回木匣,对万剑一低声道:“万师兄,这份礼实在太重了,我受不起的。”

万剑一怔了一下,道:“怎么了?”

苏茹低头道:“墨雪乃是绝世仙兵,天下侧目,再说此剑又是万师兄你奋力激斗而来,我一个青云门小竹峰的小小弟子,实不敢担此大礼。反若是万师兄你自己配用,岂非更是如虎添翼,日后斩妖除魔,定然能更增助力。”

万剑一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摇头失笑道:“苏师妹,你这么想可就错了。墨雪仙剑的确名头不小,可我却从没听说名头不小的法宝仙剑,一定得要名头不小的人才能配戴啊?此外你说我自己配用,那就更是多心了,”说着,他笑着轻轻一拍腰间,正色道,“我已有斩龙剑在身,且修行多年,相伴纵横天下,一剑足矣。墨雪剑意清冷如霜,正合女子配用,你就不要再对我客气了。”

苏茹仍有几分犹豫,迟疑道:“可是这礼物也实在太重了……”

万剑一哈哈大笑,袖袍一挥,周围云气飘荡,山风吹来,他白衣飘飘,说不出的出尘傲然之气,笑道:“苏师妹,墨雪虽然不凡,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与寻常仙宝无异,我将它送于你,便和三年前我们山下初遇之时,我采下送你的那枝桃花一般无二了。”

苏茹看着万剑一许久,终于脸上慢慢露出笑容,重重点头,微笑道:“嗯,我明白了,多谢万师兄,我就收下啦。”

万剑一闻言又是大笑,他模样俊朗潇洒,性子却似十分豪爽不羁,此刻看去笑容满面,显然十分高兴。

苏茹目光又落在了手中木匣里的墨雪仙剑之上,其实她心中早就对这绝世奇宝喜爱无比,刚才不过实在不好意思才推脱的,此番既然收下了,脸上欢喜之色便是忍耐不住,都一一露了出来,少女娇俏容颜,丽色无双,在这寂寂云海,更是难以言喻的美丽。

万剑一将苏茹容颜神情看在眼中,笑容渐渐收敛,眼中更增添了几分柔和之意。

云海之上,云气如纱如雾,悄悄飘荡,四下一片寂静,只是就在此刻,却突然从两人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音。苏茹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苗条身影从虹桥方向由远走近,映着天上红霞微光,却见来人也是一位美丽女子,容貌不在苏茹之下,秀发如瀑,瑶衣轻舞,看去仿佛似仙子下凡一般。只是这女子眉色较苏茹深些,轮廓也微显见方,透出一股女子少有之刚毅之气,加之面无表情,更显得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只是苏茹看到这个女子,却是面露欢喜之色,欢叫一声,跑了过去来到那女子身旁,一手抓着那女子的手臂,笑着叫道:

“水月师姐!”

上一篇:
  • 子午:

    萧鼎大哥的文笔就是好!

    回复
  • 甜蜜蜜:

    回复
  • 々繁华冷漠:

    诛仙2的暗流还接着写下去吗,真操蛋

    回复
  • 侠骨柔肠1:

    这前传比诛仙要强得多,不仅文笔流畅情景逼真,还没有错漏之字。我看【萧鼎】却不小,应该叫【大顶】;全力支持

    回复
  • 张小凡:

    这和那诛仙2完全是两个人写的啊!

    回复
  • 不:

    诛仙2跟本无法比呀,那主角也太平凡了,而且还没写完就不写了

    回复
  • 一往而深:

    一往而深一往而深12年更新的前传蛮荒行和16年更新的前传蛮荒行根本就是两个版本嘛!几位怎么认识的都完全不一样,邀约同行也是方式不同。再就是怎么16年版本反而觉得文笔没有12年细腻?!怪哉5分钟前回复顶转发举报删除一往而深一往而深就是前8章做了一卷,12年版本。后边16年版本又从头细讲一遍,不过剧情设定完全不同了

    回复
  • 小白:

    这就是当年的萧鼎,文笔不要太细腻,无论是剧情还是人物对白都是极好的。再看看现在重写的,很粗糙。完全是商业文,为新书和青云志造势,起噱头。

    回复
  • 饿:

    为什么跟诛仙1接不上,你这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啊

    回复
  • Ruby:

    看完小凡接着看小凡师傅师娘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