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集 第一章 白狐

2013年2月11日 更新

    神州浩土,广瀚无边。世间除去号称万物之灵的人之外,更有无数生来,与人类一同在这天地之间。诸如家禽有鸡鸭猪狗,猛兽如豺狼虎豹,俱是人所常见熟知。

    而自远古以来,世间便颇多流传种种奇闻传说,在神州四方蛮荒偏僻之地,穷山恶水之间,有一些上古灵兽、洪荒道种,残存人世。千百年下,无数跋山涉水擒龙捉妖的热血少年传说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口口相传。

    而在这些繁多的传说之中,狐妖一族,或许并非最凶猛最强大的怪物,但毫无疑问,是世人眼中最神奇、神秘及至于是唯一带着些人情世故的传说。

    当诸如“黑水玄蛇”这等亘古巨兽成为无数少年心中证明自己修行实力的目标时,狐妖在人们口中,却似乎往往带有一丝暧昧。虽然一直也有流传着狐妖伤人的传说,但与其他怪物传说不同的是,狐妖一族常常会留下诸如与人相恋的动人故事,这在种种妖怪祸害人间的传说中,是非常突出而另类的怪事。

    当然,这些不过都是在凡夫俗子、世间百姓之中所流传的,在真正的修真炼道之人眼中,狐妖一族是一群极聪慧甚至狡猾的生物。它们的力量远远不如黑水玄蛇这等不可思议的上古奇兽,但这些妖物却懂得人情,甚至传说中修行到了一定地步,狐妖一族竟有变化成人的异能,这也就是那些凄美人妖恋情流传出来的原因。

    而在狐妖一族之中,有一支最聪慧最神秘的支系,传说他们随着修行道行的增加,身后的尾巴会不断增长,百年道行会有三条尾巴,称为妖狐;千年道行便有六条,便为灵狐;而到了出现有九只尾巴的地步,便已是世间妖物的无上境界,无人知道这究竟要修行多少年才能达到,但传说之中,道行到了九尾的狐妖已经是绝世妖物,法力通神,是为“九尾天狐”!

    只是这传说太过神奇,世人多并不知晓,但在鬼厉的心中,却如明镜一般。不为别的,只为十年之前,火龙洞下,那一对双双殉情的狐妖身影,是他一生中曾经坚定的信仰第一次受到了冲击。

    每个偶尔午夜梦回,那凄凉而美丽的白狐身影,依稀可见。

    道道蓝色幽光,从坚硬而寒冷的坚冰中折射向周围,将这个祭坛三层照射得明暗不定。在鬼厉与小灰身前,从黑暗的最深处,在淡蓝的带着些妖异的微光照耀中,一个巨大的身影缓缓出现。

    一只白狐,巨大的白狐!

    鬼厉这一生头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白狐的真身,从他站着的地方看去,这白狐竟比他高了一倍,足有两人来高。即使是在这幽光之下,那一身纯白的皮毛依然如此美丽,平滑的绒毛如中原最好的丝绸般柔顺。

    这是一只让人一眼就觉得美丽的动物,只是它身躯如此巨大,不自觉的,竟也感觉有些可怖。而事实上,这只白狐,此刻正处于极度激动的情绪当中。

    原本寂静的祭坛空间里此刻已经充斥着白狐的悲鸣和厉啸,镶在白皙肌肤上一双黑色深邃的眼眸,此刻也充满了疯狂。

    蓝色的光芒越发明亮,不知何时已然刮起了风。鬼厉的衣角猎猎飘动,小灰正尖声高叫,对着白狐龇牙咧嘴,做出凶恶形状。

    霍地,白狐喉间一声嘶鸣,霍然前脚离地,竟是直起身来,几乎与它动作相一致的,鬼厉感觉到周围坚冰突然蓝光大盛,轰鸣声中,两块巨大的足有三人多高的冰块凭空移动,狠狠向鬼厉砸来。

    鬼厉眉头紧皱,噬魂青色光芒泛起,载着他和小灰迅速向后退去。几乎就在他们身影消失的同一刻,两块巨大的坚冰轰然对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化作碎冰散落于地。

    只是还不等他们停下身子,整座祭坛三层上散发着蓝色幽光的坚冰同时都亮了起来,瞬间这空间中诡异妖力大盛,无数或大或小的冰块缓缓都浮上了半空之中,看去缤纷闪耀,竟是无比美丽和壮观。

    鬼厉眉头皱得更紧,这只九尾天狐果然妖力高强之极,这些年来他所遇到的种种妖灵异兽,除了黑水玄蛇那般不可思议的亘古巨兽,便以面前这只九尾天狐最为强大。

    只是不知怎么,当他的目光透过无数闪耀着美丽妖艳蓝色光芒的冰块,凝望到那个白色的身影,还有它略带疯狂和深深伤心的眼神时,已经多年不见的某种情怀,就像是当年那一对殉情的妖狐身影,开始徘徊在他心间,竟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对这只白狐出手。

    只是他这里正在犹豫,那边的九尾天狐却是一声厉啸,瞬间无数漂浮在半空的冰块如被神秘号令一般,全部以疾如闪电的速度呼啸冲来。

    鬼厉面色一冷,伸手将小灰抱过搂在胸前,同时身子驾驭着噬魂向旁边飞了出去。一时之间,只见满天蓝光闪烁,坚冰如雨,冰块对撞轰鸣之声不绝于耳。电光火石的每一个瞬间,无数道白色幽光蓝色坚冰,追逐着那一条青色的身影。

    只是这青影犹如鬼魅一般,往往在间不容隙之间躲了过去,在满天冰雨之中,或左而右,或上而下,躲避过这仿佛无穷无尽的层层冰雨。

    白狐的尖啸之声更厉,只是不知怎么,听起来在愤怒之中却似有些中气不足。正激斗之中,忽只见青影一闪,鬼厉的身影竟不知怎的穿过了层层冰块,冲近了白狐本身。

    白狐悚然一惊,浑身美丽的白毛无风自动,前爪一挥,看去正要用某种奇异法术,不料就在此刻,忽地一道暗红光芒从它身后腾起,几乎就在同时,白狐狐躯一震,如被重击一般,眼神一乱,片刻间妖力尽数消散,身子竟是委顿地倒了下去。

    而在下一刻,青影飘至,一只苍白的手从光芒中伸出,迅速无比地向着白狐脖子抓去。

    白狐低鸣一声,眼中满是痛楚无奈,但看它神情,却是随之合上双眼,仿佛认命一般,闭目待死。

    触手处,是带着冰冷却依然柔顺的皮毛,鬼厉的手落在了白狐的喉间,白狐巨大的身躯就在他的身前,但不知怎么,此刻却只像是他手中脆弱的小鸟。

    小灰趴在鬼厉的胸口处,忽地低低叫了几声。

    鬼厉默默地看着面前的白狐,慢慢缩回了手。

    白狐缓缓睁开眼睛,落入它眼帘的,是站在它面前那个男子的身影。

    一人一狐,就这般彼此凝望着!

    “轰隆!”

    伴随着一阵轰鸣,在鬼厉身后那漫天飞舞的冰块,失去了妖力维持,纷纷落下,彼此碰撞,冰晶四溅,更有白色的冰冷雾气四处飘散,从背后冲了过来,将鬼厉与白狐的身影完全掩盖。

    许久,冰尘渐渐落下,鬼厉与白狐的身影再度出现。

    小灰不知什么时候,又爬上了鬼厉肩头,三只眼睛眨呀眨的,看看鬼厉,又看看面前的白狐,随即又向四周张望着,仿佛突然对周围散落一地的美丽冰晶发生了兴趣,便从鬼厉肩头跳了下来,坐到地上,随手拿起几块漂亮的散发蓝色幽光的冰块,把玩起来。

    白狐的目光鬼厉身上移到小灰的身上,深深看了看,随即又回到了鬼厉这边,片刻之后,开口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它的话此刻听起来,显然已经平静了下来,鬼厉没有马上回答,目光不期然地望向白狐身后,很快的,他找到了他所猜想的东西。

    一条如常人手臂一般粗大的暗红色铁链,锁在了白狐腰间,此刻望去只见铁链之中红光隐隐泛起,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那一股诡异法力。

    刚才白狐正激斗之中突然失力,显然是这条禁制发挥了效果。说来也不奇怪,若非有这等厉害禁制,以传说中九尾天狐的绝世妖力,这玄火坛怎么能困得住它?

    白狐望着鬼厉,鬼厉没有回答它的问题,它似乎也不在意,因为它在意的,根本就是另外一件事。

    “小六呢?是不是你杀了它,然后取了‘玄火鉴’?”它的声音听来很低,很是疲惫。

    鬼厉沉默着,半晌之后缓缓道:“你说的小六,是不是一只有六条尾巴的六尾灵狐?”

    白狐巨大的身子轻轻震了震,低下了头。

    “它死了!”鬼厉声音不大,但是很清楚地说着。

    白狐的目光望着自己身前的地面,幽幽地道:“怎么死的?”

    “十年之前,我与……两个朋友听说小池镇黑石洞下有妖物作崇,前去查看。”鬼厉面色沉静如水,淡淡地说起往事。一时之间,偌大的空间里悄无声息,只有他的声音轻轻飘荡,中间偶尔传来旁边小灰玩耍的声音。

    “……最后,它见事不可为,而三尾妖狐亦死,便决意自尽,临死之前,将玄火鉴绑在了我的手上。”鬼厉伸手从怀里拿出了玄火鉴,只见在周围幽幽蓝光照映之下,古老的火焰图腾仿佛也在轻轻燃烧。

    白狐怔怔地望着玄火鉴,仿佛痴了一般,也不知过了多久,它低低地道:“小六是我的儿子!”

    ……

    周围寂静得似乎是死了一般,鬼厉望着面前这只白狐,突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镂刻在深深心间落入炽热岩浆里那白色的狐影,清晰得就像在眼前。

    十年岁月,仿佛却只在昨日。

    是什么,悄悄改变了,你我的心意?

    “害死你儿子的,也有我一份。”鬼厉淡淡地说着,“日后你有机会,尽管来杀我好了。”

    白狐抬起头,深深望了他一眼,不知怎么,鬼厉突然觉得白狐在笑,带着千百年沧桑回眸,带着淡淡悲哀的笑。

    “它能够把玄火鉴给你,我是他的母亲,难道还不知道它那时的心意么?”白狐幽幽地说着,缓缓转过身子,锁在它腰间的铁链发出刺耳的声音,禁锢着他。

    鬼厉看着白狐缓缓向着黑暗深处走去,忽地心中一阵莫名的冲动,脱口而出:“我可以帮你什么?”

    白狐的身子顿住了,但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它的声音,忽然有了一丝隐隐的激动:“你肯帮我?”

    鬼厉没有说话,没有回答。

    白狐缓缓转过身子,此时此刻,突然之间,它黑色而深邃的眼眸里仿佛泛起了奇异的亮光。

    “三百年前,我们狐妖一族从焚香谷中抢出了玄火鉴,但死伤殆尽,除了小六侥幸逃脱,只有我活了下来,被禁锢在这玄火坛中,身受‘玄火链’煎熬。一身法力更是被这玄火链和玄火坛下的‘八凶玄火法阵’死死压制,日夜受苦。”

    它冷笑一声,道:“焚香谷若不是想从我口中得知玄火鉴的下落,早也将我杀了。”

    鬼厉默默点头。

    白狐看了他一眼,道:“这玄火链乃是天地异物,刚阳炽烈,一旦合锁,除非是通晓焚香谷密咒人物不能开启。但除此之外,只要有玄火鉴,一样能打开此物!”

    鬼厉的目光,慢慢转到手中的玄火鉴上,淡淡的温和感觉,从玄火鉴上那个古老的火焰图腾之上,传了出来。

    白狐的声音在前方继续说着:“玄火鉴乃万火之精,开天神器。你只要走到我身后尽头石壁之上,有一个圆柱形状的石台,玄火链就是从那里伸出,同时深入地底火山岩浆,从中吸取无尽热力。你将玄火鉴放在石台之上,便能解开玄火链,没有这个禁制,单凭底下并无玄火鉴主持的八凶玄火法阵,已经困我不住了。”

    说到后面,白狐的声音竟微微有些颤抖,显然心情激荡。

    鬼厉没有说话,面色沉静如水。

    白狐望着他,片刻之后,眼中有深深失望,忽地发出一阵苦笑,轻轻道:“你后悔了么?那就算了罢,其实这世间,谁又不是如此呢?”

    说着,它似又要转过身子,鬼厉却忽然动了。

    他慢慢向前走去,走过白狐的身旁,身后的小灰抬起头来,似乎对这里的情况一下子又有了兴趣,三下两下蹦了过来,跳上了鬼厉肩头。

    鬼厉走过了白狐身边,白狐也跟着转过了身子,巨大的身躯陪伴着鬼厉,不知怎么,它的眼中似有异样眼光。

    “年轻人,你为什么要帮助一个妖兽?”

    鬼厉没有回头,没有动容,白狐跟在他的身后,甚至也看不到他的神情,只是片刻之后,听到那个男子,独行在黑暗中,低低自语:“其实这世间,谁又不是如此呢?……”

    “十年之前,我亲手将他们两个放下岩浆的时候;十年之前,诛仙阵下,我眼睁睁看着她从半空落下的时候……”

    白狐停下了脚步,玄火链的尽头对妖兽有着极厉害的禁制,它无法上前。而小灰此刻似也感受到了什么,从鬼厉肩头跳了下来,停在白狐的身边。

    而鬼厉,没有停下脚步。

    白狐默默地望着,最幽暗处的黑暗轻洒下,将那个男子的身影吞没。

    它忽然叹息!

    片刻之后,它转过巨大的狐头,靠近小灰,小灰面对着这个比自己大上百倍的妖兽,却没有什么畏惧之色,“吱吱”地叫了两声,三只眼睛一起望着白狐。

    “他也是个伤心人么?”白狐幽幽地道。

    小灰眨眼,吱吱叫着,同时用手抓了抓脑袋。

    白狐淡然一笑,笑声中几多沧桑悲凉。

    “你道行不够,灵智初开,世间人之情爱,你又怎会知道?”

    它轻轻你、低语着,声音渐低渐小,依稀听见:“人间便是有这般痴情男子,才会让我们千百年下,依旧深深*会……”

    ***********

    焚香谷入口处。

    气氛越来越是肃杀,场中一片安静,鱼人族众人怒目盯着焚香谷以上官策为首的一众人,而焚香谷众人这边,却是悚然惊心。

    不少弟子已经开始偷偷向四周张望,冷风吹过,枝叶轻舞,黑夜之中也不知哪里传来的低低鬼哭之声,让人闻之寒心。

    上官策眉头紧皱,面色严峻,这个未知身份的凶手道行高深倒也罢了,以他一身修行决然是不怕的。但有这等道行的人物却如此心狠手辣,且明摆着要挑动焚香谷与鱼人蛮族之间的冲突,却实在令人忧虑。

    难道,焚香谷密谋百年之久的大计,终于还是泄露出去了?

    一念及此,饶是上官策道行高深,定力坚定,心中仍不由得一乱。

    但他毕竟不是普通人物,片刻之后已然镇定下来,心知此刻那神秘凶手在暗处正虎视耽耽,自己绝不可乱了方寸。而且这数百年来,还当真是头一次有人如此胆大妄为,敢在焚香谷中如此放肆。若不好好教训一番,只怕将来阿猫阿狗都敢来闹事了!

    上官策定了定神,头往旁边一动,李洵会意,走上前来,上官策冷冷道:“传令下去,全部弟子尽数发动,封住谷中各个谷口出路,另外将‘红眼雕’全部放出,盘旋上空,决不能让这凶手跑了。”

    李洵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师叔,那谷主那边……”

    上官策摇了摇头,道:“谷主今晚既然让你传令要我处理此事,必定是他仍旧无法分身。你也知道他……”话说一半,上官策忽然住口不说,抬眼看了李洵一眼,“迟些时候,我自然会去向他说明。”

    李洵低头道:“是,弟子这就去做。”说着转身就走。

    他英伟的身子向后走去的时候,周围的焚香谷弟子纷纷为他让路,而从一开始就站在他身边,把他和上官策两人对话都听在耳中的燕虹,一双明眸之中望着李洵身影,似也隐隐有异光闪动。

    李洵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焚香谷深处的黑暗之中。那边的鱼人一阵骚动,几个鱼人同时吱吱怪叫了起来。那个为首的高大鱼人与其他怪物交谈几句,回过身来已是满面怒容,“吱吱吱吱”说个不停。

    上官策眉头一皱,旁边的孙图已经翻译道:“他们叫我们速速将杀害他们族长的凶手交出来,不然就要杀光我们。”

    上官策哼了一声,冷眼向那些鱼人看去,那些鱼人显然对上官策有些畏惧,一时都有些竦然,但蛮性上来之后,居然又有更多的鱼人开始愤怒咆哮。

    上官策情知这些鱼人蛮族不可以常理度之,而眼下焚香谷大事在即,绝非与这些南蛮异族闹翻的时刻,而且隐藏在十万大山里的那个绝世人物,不但是他,就算是道行通天的谷主云易定亦是忌惮三分。

    他正寻思着怎样暂时安抚这些野蛮异族,慢慢开口道:“诸位,今日之事,我上官策定然会给你们一个解释,不过暂时要委屈你们在这里……”

    话音未落,突然,毫无预兆地,脚下的大地剧烈颤抖了一下。

    这震动如此剧烈突然,以至于许多焚香谷弟子和鱼人都猝不及防,站立不稳而向旁边跌去。

    上官策道行高深,自然不同于那些普通弟子,几乎在瞬间就稳住了身子,惊愕之下,无意间眼角余光转动,看见站在身旁的燕虹身子也是不稳,不过也只比自己慢了一点就站稳了身子。

    “啊,天,天变色了!”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了出来,瞬间所有人都抬头望天,只见原本漆黑的夜空中此刻突然变红,无数仿佛燃烧的火焰一般的云彩快速移动,围绕着某个地方旋转起来,隐隐中更有风雷之声,气象万千,极是壮观。

    上官策为之一怔,顿时脸色大变,几乎是下意识地转头看去,果然那无数火燔云霞围绕的地方,正是神秘的玄火坛所在之地。

    上官策惊怒交集,再也顾不上其他东西,狠狠一跺脚,身子化做灰光向玄火坛迅疾无比地飞去。但在他身子腾空的一刹那,不知怎么,他心头如闪电般掠过一丝淡淡疑问:

    燕虹的功力,怎地竟精进得如此之快?

第一篇文章
  • 小凡超帅:

    什么情况,我刚刚还在看诛仙2,按了下一篇,看到的竟是诛仙1,什么情况!!!!

    回复
    • 匿名网友:

      呃呃呃呃呃呃

      回复
  • 往事如烟:

    神跨越啊 染我有点心理准备行不

    回复
  • 自在:

    穿越啊???

    回复
  • 回忆、谁暗伤|:

    什么鬼。这不是诛仙1么 我记得我再看诛仙2啊。穿越!

    回复
  • ad2578559393:

    擦 这 尼玛什么情况….哎 经常看到这种情况..网站烂…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