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集 第二章 脱困

2013年2月11日 更新

    玄火坛

    雄伟的几乎给人不可摧毁的巨大祭坛,突然开始剧烈颤抖起来。置身在玄火坛三层之上的九尾天狐和小灰,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向旁边震倒开去。不过它们毕竟都是通灵奇兽,很快就稳住了身子。

    前方的黑暗深处,暗红的光芒渐渐亮了起来,隐约现出了鬼厉的身影。

    束缚在九尾天狐腰间的玄火链,逐渐开始明亮,从深深的暗红颜色,慢慢变得鲜艳,远远望去竟似有火焰细流在奇异的铁质之中燃烧流动的感觉。

    九尾天狐低低哼了一声,眼中似乎有一丝痛苦神色。站在它身旁的小灰望着九尾天狐,随即又向那个黑暗深处的身影望去。

    暗红的光芒更加明亮,照出了鬼厉身前的那个石台。玄火鉴被鬼厉放在石台之上,冥冥之中,仿佛有无声的嘶喊,似愤怒,似咆哮!

    玄火鉴中心处的那个古老火焰图腾,缓缓闪烁,如火焰燃烧!

    轰隆!

    忽地,一阵巨响,从他们脚下传来,瞬间一股炽热之气从玄火坛下喷涌而上,将这个原本冰冷的三层顿时化做赤焰之地。

    周围无数巨大的坚冰开始融化,不断分解,原本闪烁着幽美蓝光的冰晶在消失前依然闪亮,将周围映射得忽明忽暗。

    整个空间在热浪的嘶吼与冰块无声的幽舞间,呈现着世间罕见的奇景。小灰转过头去,三只眼睛眨呀眨的,咧嘴而笑,看得目不转睛;而九尾天狐却似乎根本无视身后那些冷热奇观,一双狐目只是盯着黑暗中红光旁的鬼厉。

    随着火焰图腾上奇异光芒的渐渐明亮,巨大的玄火链开始发出“咔咔”的声响,链条本身上的光亮此刻也更加明亮,看去似要燃烧一般。与此同时,九尾天狐眼中的痛楚之色更重,甚至连它腰间在玄火链周围的皮毛,竟然也有变得焦黄的趋势。

    周围的气温越来越高,脚下的祭坛中不知何时开始了巨大的轰鸣声,听起来就像是奔腾咆哮的火山岩浆,在汹涌起伏。

    而在这一片轰鸣、漫天异光闪动的怪异时候,九尾天狐突然身子一震,狐头猛转,竟是离开了它一直紧盯着的鬼厉处,回头望去。

    那遥远的地方,在这一片汹涌澎湃、气势万千的喧哗之外,仿佛有一道长啸,带着无比愤怒惊愕,正全速飞来!

    九尾天狐脸色大变,眼神中突然焦虑万分,猛地回头,正要张口说些什么……

    轰!

    一声闷响,就在此刻发出。

    鬼厉身前的石台,在玄火鉴奇异的神力作用之下,发出了沉闷的大响,仿佛带着一丝不情愿,缓缓向下沉去。而玄火鉴也缓缓从石台上漂浮起来,移到半空,散发着纯和的红色光芒。

    随着石台的沉落,周围石壁开始逐渐颤抖,开始出现了一条深深裂缝,紧接着又开始出现了第二条。同时那条深深陷入石壁的玄火链也开始抖动起来,这抖动迅速变得剧烈,终于,在石壁上赫然出现了第七条裂缝的时候,一声轰然大响,曾经坚不可摧的玄火链如一条失去生命的死蛇一般,颓然失去了所有光彩,从九尾天狐的腰间掉落,跌落地面。

    九尾天狐在冰与火、黑暗与光明间,仰天长啸!

    那声音凄厉而悠远,远远传荡开去,最后与脚下愤怒的火山咆哮融为一体,高亢不绝!

    那一瞬间,仿佛是被激怒的火焰力量,众人的脚底下那汹涌澎湃的热浪同时轰鸣,巨大的声响从脚下直传而上,片刻间众人脚下坚硬的石板就出现无数裂痕。

    鬼厉将玄火鉴一把抓回,收到怀里,返身快步走回。小灰吱吱叫了两声,三下两下跳到他的肩头。

    在九尾天狐的周身急速凝聚起白色烟气,瞬间转浓,遮盖住它白色的狐身,片刻之后一阵奇异的“嗦嗦”声传出,被周围越来越是炽热的热浪所不断侵蚀的白色气体下,渐渐现出了人形。

    洁白如玉的手,被炽热火光照耀得隐隐透明,仿佛看见细细的血液轻轻流淌。光滑的肩头,浑圆而不见丝毫瑕疵,隐约的起伏如温柔的峰峦,在这凶暴的世界里如此神秘而格格不入。

    鬼厉看不清那个人形的容颜,也没有时间再看。

    像是终于忍不住爆发一般,沉眠无数时光的火山已然喷发,在他们的脚下,大地剧烈颤动,所有的东西纷纷倒塌,空气中炽热得如要燃烧,甚至连呼吸进去的也似火焰。

    巨大的轰鸣从地底深处轰然而出,早就脆弱不堪的石板瞬间坍塌掉落。青光闪处,鬼厉面色严峻,腾空而起,九尾天狐化身的那一团白气之中,传出它的声音:

    “上面!”

    鬼厉不及多想,向上空飞去,果然还不到片刻功夫,头上原本坚硬的石壁也随之坍塌砸下,鬼厉在落如纷纷碎雨的空间里全力躲避冲上,小灰吱吱叫着,紧紧抓着鬼厉衣襟。而九尾天狐笼罩在一片白气之中,紧紧跟着鬼厉向天冲上。

    脚下,炽热的岩浆瞬间冲破了所有阻挡,如巨大的火柱直冲上天,紧追在他们身后。

    整个焚香谷瞬间笼罩在一片炽热火焰红光之中,所有的人骇然张望,那一道冲天而起的巨大火柱。

    甚至连天空黑云,也被这大地巨力,生生贯穿!

    从火柱中心处开始,天空的黑云完全变做了火焰颜色,就像整座天空,变做了燃烧的火海。

    片刻之后,燃烧的灰烬,巨大的石块、焦烬从天下纷纷落下,或漆黑,或燃烧,像一场末世悲凉的雨!

    谁也看不见鬼厉和九尾天狐的身影,原本被释放在天空巡逻的红眼雕,此刻也纷纷逃避死亡,哪里还顾得上追踪。

    一时之间,焚香谷中的人们除了偶尔有人发出惊叫之外,竟是鸦雀无声,甚至连那些鱼人也震慑于这天地巨威。

    只有在那火柱尽头,玄火坛下,人们远远听到了一个狂怒的声音,厉啸不止!

    远处,那道巨大可怕的火柱已经消失,大地也逐渐沉静下来,只是天空云层之中,依然清晰地现出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周围的云彩似乎也被火焰烧焦了边,呈现出怪异的金黄色。

    远远飞离焚香谷之后,鬼厉在一处偏僻的小山头上落了下来,这里树木繁茂,就算是焚香谷的人要追踪过来,也要找上半天。更何况焚香谷周围方圆如此之大,焚香谷想要追踪他们,也没有那么容易。

    他落到地上,青光一闪而收,随即听到身后的九尾天狐也落到地上。鬼厉没有转身,站着不动。

    身后也同样的没有声音。

    片刻之后,鬼厉淡淡道:“你需要衣服么?”

    不知怎么,身后的那个声音此刻忽然间有了一丝轻飘飘的柔媚之意:“嗯,多谢公子。”

    鬼厉脱下了外衣,向后丢了过去,这中间,他一直没有转动身子,只不过趴在他肩头的小灰,却一点也不似他主人,头转来转去,一会看看鬼厉,一会向后看去,不时用手抓抓脑袋,似乎有些迷惑不解。

    轻细的穿衣声音,在这寂静的林间显得特别清晰,被天空异样云彩照耀的夜色里,渐渐再度暗了下来。

    隔了这么远,却依然感觉吹来的夜风中,带着一丝酷热。

    “公子,可以了。”身后那个女子声音,静静地道。

    鬼厉并没有立刻转身,而是依然静立了片刻,这才慢慢转过身子。

    一个身着他外衣的女子,俏生生站立在夜色里,树林间,他的面前。

    她的身姿是婉约而修长的,纵然是不合体的衣服依然遮盖不住她美好的身材。衣服对她来说,显得有些宽大,披在身上,系上衣襟,却依旧遮不住缝隙间裸露出淡淡的白皙肌肤,在这样的夜色里,仿佛荡漾着幽幽的诱惑呻吟。

    她的唇是柔的,她的眼是媚的,她的鼻是巧的,她的眉是婉约的。她的容貌,像是要流淌过来将你拥抱的温柔水波,让你沉醉;又似千百年永驻红颜的美丽,经风历雪,却更艳更丽。

    鬼厉沉默着,过了一会,转过了头。

    小灰蹲坐在地上,看了看站在一旁眺望远方的主人,鬼厉从刚才开始就这样一直望着天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皙的手掌伸了过来,小灰回头,咧嘴一笑,伸出自己的猴爪,灰色的毛发下,它的手指看去比人类的要更长一些。

    九尾天狐变换成人形的这个女子,轻轻在猴子身前蹲下,衣襟轻动,隐约间有淡淡春光晃动。

    她静静地微笑着,饶有兴趣地看着小灰,然后伸出自己如玉一般的手掌,轻轻执起小灰的手指。

    小灰“吱吱”而笑。

    她的眼中似也满是笑意,轻轻道:“我也要谢谢你啊。”

    小灰眼睛眨了眨,忽然不停点头,神色间大是得意。

    那女子为之失笑,伸手将小灰抱在怀里,站了起来,缓缓走到鬼厉身边。

    举目眺望,那一片被夜色掩盖的远山。

    “三百年了,”她看了半晌,慢慢地道,“整整三百年的时光啊……”

    鬼厉转头向她看去,她正凝望着远处,依偎在她怀里的小灰不知怎么,很是安静,眼睛看着鬼厉。

    从侧面看去,她的脸柔和的曲线中,仿佛还有一丝莫名的刚强。

    她沉默了许久,然后忽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转头向着鬼厉,微微一笑。

    那份美丽,如黑暗中盛开的百合!

    鬼厉淡淡道:“你日后准备如何?”

    九尾天狐笑了笑,仿佛也有些惘然,轻轻道:“你把小六自尽的地方仔细告诉我罢。日后有机会,我想去那里看看。”

    鬼厉低了低头,眼神中似有光芒掠过,随即道:“是在北方空桑山附近一个叫做小池镇的地方,镇外十里有片小树林,林中有黑石洞,洞下最深处即是,不会难找的。”

    九尾天狐淡然一笑,点了点头。

    鬼厉看了她一眼,似乎犹豫了一下,但随即伸手到怀中,拿出了玄火鉴。

    夜色中,玄火鉴上古老的火焰图腾,微微散发着光彩。

    倒映在九尾天狐的眼中,仿佛就像两团小小的火焰。

    “这个,”鬼厉看了看手中的玄火鉴,送了过去,“还给你吧,本来就是你儿子的东西。”

    九尾天狐一怔,忍不住抬眼多看了看他,慢慢将玄火鉴接了过来,在手中把玩了几下,忽地道:“你知不知道这玄火鉴乃是天地世间的无上神器,万火之精。如能真正掌握它的力量用法,再配合你在玄火坛中见到的那个‘八凶玄火法阵’,直有毁天灭地的奇威。”

    她微笑着,看着鬼厉,道:“就算这样,你也把它还给我?”

    鬼厉淡淡地看了看她手中的那件宝物,沉默了片刻,缓缓转过身去,低声道:“我要它做什么,我要毁天灭地做什么?我要的,它又不能给我……”

    九尾天狐望着鬼厉,半晌没有说话,目光深深如水。

    忽然,她笑了,带着三百年的沧桑与悲凉。

    “说得好,说得好!”

    鬼厉向她看去,只见她脸上尽是笑容,眉目间却是苍凉。

    “这三百年来,我在玄火坛是不见天日,不知多少次想过,当初为什么我会昏了头脑去偷这玄火鉴?这三百年时光,若是我和亲人一起快乐度过,那该多好……”

    她大声笑着,柔媚的脸上满是沧桑的美丽,手一抬,将玄火鉴抛了过来。

    鬼厉接住,怔了一下,道:“这个是你们全族人用性命换来的,你怎么……”

    九尾天狐缓缓收住笑声,眼中的哀色却更是重了,低低地、幽幽地道:

    “我要它,做什么?”

    鬼厉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中的玄火鉴,感觉到从玄火鉴上传来的一丝暖意。片刻之后,他道:“你被焚香谷禁锢了三百年,不想报仇了?”

    九尾天狐淡淡道:“想,当然想了。这三百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可是我刚才脱困之后,到现在望着这片夜色,辽阔天地,突然间提不起精神去报仇了。”

    她举目远望,这一片广阔天地,微微一笑,道:“这几百年的时光,我竟然傻到浪费在这无聊的法宝之上。如今且让我在这人世间里,多过一段舒心日子再说罢。”

    鬼厉沉默片刻,道:“那你以后也许还会用到它的,再说玄火鉴毕竟还是你儿子……”

    九尾天狐嫣然一笑,道:“小六?他不是已经把这个东西送给你了么?而且……”她目光在鬼厉身上打量了一下,道:“你用噬血珠和摄魂这等大凶至邪之物做法宝,邪力侵体极深。以我看来,若不是有玄火鉴的至阳纯和之气替你抵挡,只怕你早就失去神志,凶性大发了。若是将它给我,你自己怎么办?”

    鬼厉身子一震,眼中瞳孔微微收缩,向九尾天狐望去。

    九尾天狐淡然一笑,道:“你也不用这么看我,像我这般活了几千年的老女人,知道的东西自然比较多。”

    鬼厉不觉有些尴尬,眉头皱了皱,终于还是将玄火鉴收了起来。

    九尾天狐伸手摸了摸怀中小灰的脑袋,眼神有意无意地向鬼厉瞄了一眼,道:“眼下你体内邪力侵蚀已深,虽然你本身修行深厚,再加上有玄火鉴压制,所以噬血珠邪力与摄魂的鬼力不敢频繁发作,但我料你必定时常受其煎熬,且性子日渐噬血好杀,可对?”

    鬼厉此刻对面前这个千年妖狐所化的柔媚女子的眼光,已经不敢小觑,虽然有些迟疑,但过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九尾天狐叹了口气,道:“以我看来,你能在噬血珠和摄魂之下活到今日,实在算是异数。不过你今后若是想继续安稳活下去,我劝你还是尽早将这件天地间第一邪物给丢了才是。”

    鬼厉面无表情,慢慢抬手,黝黑的噬魂出现在他手上,黑色的棒身夹杂着隐隐的血丝,安静地躺在他手掌之上。

    那仿佛早已经是他身体一部分的熟悉之极的冰凉感觉,在他的身体里缓缓游动。

    “你说的这件天地间第一邪物,不知道已经救了我多少次性命!”鬼厉淡淡地道:“你说我只有丢了它才能安稳地活下去,却不知道如果没有它,我根本就活不到今日。”

    他抬头看向九尾天狐,目光冰冷,道:“而且,你有一件事说错了。”

    九尾天狐看着他,笑了笑,道:“什么?”

    鬼厉道:“你说它乃天地间第一邪物,其实不是的。”

    九尾天狐眉头一皱,道:“你说什么?”

    鬼厉冷冷地,不带一丝感情地道:“天地间第一位的邪物,不是它,而是……”他用手,往自己的心口一指,冷冷地道:

    “人心!”

    九尾天狐怔住了。

    那个男子在夜色里,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子去了。依旧带着热气的夜风从远方吹了过来,拂动他两人的衣襟。不知怎么,他的身影看去,突然间特别苍凉。

    九尾天狐默默地望着他,半晌之后,低声叹息,声音幽幽,说了一句,却谁也不曾听清她究竟说了什么。

    就在她转身向后走去,不欲打扰鬼厉的时候,鬼厉的声音却突然从她背后传来:

    “前辈,你见多识广,我有一事关系重大,请你千万赐教。”

    九尾天狐微感惊讶,转过身来,却见鬼厉已经面向着她,仿佛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透露出一丝激动、一丝渴望、一份憧憬,甚至于,还有隐隐的一丝害怕!”

    “你要问什么?”

    “一个女子,十年前用自己一身精血化做厉咒,再逼入自己的三魂六魄,施展出……一个大法力。但就在她魂飞魄散的时刻,她身边有一件异宝‘合欢铃’将她一魂扣了下来,所以如今那个女子肉身不灭不死,但全无知觉。前辈你、你见识广博,请问可有办法救治么?”

    声音到了最后,鬼厉竟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九尾天狐凝望着那个男子,眼中光芒闪烁,大有柔和之意,片刻之后,她决然点头,道:

    “有办法的!”

  • 阮深露:

    希望大家踊跃发言,我顶先

    回复
    • 匿名:

      幸好我被别人剧透说碧瑶没活过来,不然看到结局我就要爆炸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