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集 第三章 希望

2013年2月11日 更新

    鬼厉身子大震,瞬间狂喜的表情涌上他的脸庞,将凝固在他脸上不知多久的沉重一扫而光。勉强抑制住激动的心情,鬼厉却依旧控制不住声音中微微的颤抖,“请,请前辈教我!”

    九尾天狐凝望着他,片刻之后忽然微笑,道:“那女子一定是你深爱之人吧?”鬼厉没有说话,但脸上渴望焦灼的表情越发强烈。

    九尾天狐摇头叹息,但眼中满是柔和怜惜之意,柔声道:“如你所说,那女子肉身完好,如此自然便是那诡异法力将她魂魄逼散的缘故。本来三魂七魄一旦散失,便是神仙也救她不得,不过只要还有一魂尚在,就有希望。”

    “魂魄虽有三魂七魄之分,但俱是人之精魂所在,同一人的魂魄之间,彼此都有神秘吸引,中土修真之士对此少有涉猎,但许多年前,我曾亲眼见过有异人施展‘还魂异术’,将某个不幸被恶妖摄去一魂三魄的男子魂魄,尽数收回。”

    “由此可见,虽然情形稍有区别,但只要你那朋友肉身不灭,魂魄尚有残余,则必定有救。”

    鬼厉脸色本来大是兴奋,但听到“还魂异术”这四字时候,忽地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道:“前辈,你说的还魂异术,莫非是指南蛮十万大山里的‘黑巫族’?”

    九尾天狐细眉一挑,微感讶异,点头道:“怎么,原来你也知道这个黑巫族?这黑巫族神秘莫测,族中祭祀神灵的黑巫法师尤其精于这等鬼灵魂魄的异术,只要你有办法找到黑巫法师,多半你那朋友便有救了。”

    鬼厉默默无语,半响之后,掩盖不住脸上失望神色,低声道:“不瞒你说,这个黑巫族可能救治我那朋友的消息,我在十年前就有所耳闻。可是这十年来我不知来过这南疆多少次,甚至连那穷山恶水的十万大山之中我也深入许久。但不论我如何仔细打探,却根本找不到黑巫一族的一点消息。所有的人都告诉我,早在千年之前,那个黑巫族已然灭绝……”

    “千年之前?”九尾天狐本来皱眉听着,却突然提高了声音,打算了鬼厉的话。

    “不错,怎么了?”鬼厉抬起头来,向她看去。

    那个柔媚的女子轻轻皱眉,似在思索着什么,柔顺细长的长发披在肩头,夜风吹过,有丝丝在她脸畔舞动。

    半晌之后,她抬起头来,道:“被关了太久,脑袋已经不太灵光了,要想想才能记起来。我遇见那个黑巫族人的时候,是在我被焚香谷那帮家伙关起来前二百年。也就是说,至少大概在五百年前。黑巫族还是有人存在的哦。”

    鬼厉紧紧盯着她,脸上神色变化剧烈,九尾天狐将他变化看在眼里,忽然道:“罢了,罢了,看在你是我恩人的份上,我就帮你这个忙吧!明天我带你去南疆一带找找,看看当年遇到那家伙的地方,还有没有黑巫族的踪影。”

    鬼厉深呼吸,沉默片刻,对着她微微低首,道:“多谢前辈,感恩不尽,只要救了我朋友,无论前辈将来有什么差遣,只管吩咐我就是了。”

    九尾天狐看着前边这个男子。只见他脸上满是坚毅的神色,眼中还有淡淡的温存,也不知道想起来了谁?

    一念及至,她也不知怎么,心里忽然有些柔和之意,这世间男子,纵有负心之人,也是有痴情男儿的。

    夜色深深,四下无人,只有树林深处不知名的地方。远远传来野外虫鸣,低沉幽幽,如倾如述。

    微风吹过,林间树梢倾动,沙沙作响。

    九尾天狐轻轻将小灰放在地上,站在林间,静静的站着,半晌之后,她闭上眼睛,微微转动着头。似在倾听什么,又仿佛用身体心灵,去感受这世间自由的滋味。

    背后脚步声响起忽然又停下,鬼厉的声音传来:“夜深了,前辈怎么还不去睡?”

    九尾天狐没有睁开眼睛,甚至也没有回头,只是慢慢的道:“你呢!你怎么不睡?”

    鬼厉沉默了一会,道:“我睡不着。”

    九尾天狐转过身来,看了看他,微笑道:“是有些紧张吧?”

    鬼厉没有说话,这个曾几何时已经接近绝望的念头突然又迸发出新的希望,让他不能不为之激动难眠。

    九尾天狐嫣然一笑,媚态横生,仿佛连她周围的夜色也变得温柔起来。只听她幽幽道:“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鬼厉连忙道:“前辈,请说。”

    九尾天狐瞪了他一眼,道:“就是你能不能不要再叫我前辈了,你这个人其他还好,偏偏就不知道拼命叫一个女人前辈前辈的,会把人叫老了,是很失礼的吗?”

    鬼厉哑然。

    原来不管是十八岁、二十八岁还是二千八百岁的,只要是个女子,必定会怕老的……

    “那,我称呼你什么好呢?”鬼厉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女子听了,倒是一怔,随即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半晌才淡淡道:“是啊!叫什么好呢?当初的名字,我早就忘了。这样吧,反正你见过我的白狐真身,你就叫我小白吧。”

    “小白……”鬼厉有些尴尬地叫了一声,面容表情很是古怪。

    九尾狐似乎根本不在意,倒是眼光一转,看到蹲在地上东张西望的猴子小灰,随即想到什么,向鬼厉问道:“对了,那这只猴子叫什么名字,你该不会直接叫他三眼灵猴吧?”

    鬼厉道:“这猴子是我小时候收养的,我叫它小灰。”

    九尾天狐,也就是现在叫小白的柔媚女子一怔,随即失笑,伸手弯腰将小灰抱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眼中满是笑意,道:“呵呵,我们果然有缘,你叫小灰,我叫小白哦。”

    小灰在她怀里咧着嘴,吱吱笑着,用猴爪搭在她的肩头,大是亲热。

    鬼厉站在一旁,看着那边发生的情景,一时说不出话来。片刻之后,暗中摇头,默默走开。

    次日。

    天色渐渐亮起来,只是南疆的太阳还没有露头,天空中阴沉沉的,满是乌云,是个阴天。

    不过光线倒也明亮,也不觉得气闷。偶尔还有微风吹过,拂在身上,也没有了昨晚那股热气,不由得另人精神一振。

    冰凉的感觉在人身体里流转,胸口的玄火鉴上,也隐约传来温和的暖意。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同时存在他的身体里面。此时此刻,似乎也是很安静,互不侵犯。

    鬼厉渐渐睁开眼睛,不为人知的苦笑了一下。

    事实上,没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自己身体的情况。昨晚小白,也就是九尾天狐对他身体的那几句话,都在那一场一齿炎兽的斗法中,他身体突如其来的崩溃而证实了。

    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还能撑多久?

    他低下头,看着安静躺在自己手中的那根黑色的烧火棍,多少年了,它一直安静的陪着自己。

    他忽然微笑,将烧火棍紧紧握住,象是,血脉相连。

    只要能救了碧瑶,其他的,还算什么?

    忽的,这座小山上空传来一阵风声,半空中由远及近,一个人影竟是飞了下来。

    鬼厉眉头一皱,站起身来,向上望去,眼中满是冰冷。

    片刻之后。那身影落了下来,光芒闪动,渐渐散去,露出一个黄色身影。

    金瓶儿!

    鬼厉目光一凝,心头不期然为之一震,自己在这个小山头上不可谓不隐秘,但这个金瓶儿居然能够找到这里,实在了得,难道她竟然是暗中跟着自己,而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

    金瓶儿依然带着她熟悉的微笑道:“公子,你倒是找了个好地方躲藏啊!”

    鬼厉哼了一声,忽然道:“金姑娘你才是好手段,好厉害。”

    金瓶儿似乎听不懂鬼厉话中有刺一般,笑道:“我哪里比得上公子,昨晚公子不过略试锋芒,就将整个焚香谷搞的是天翻地覆,真是天地变色,小女子佩服的紧呢!”

    鬼厉心中转过千百个念头,却始终无法想到这合欢派的女子究竟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当下也不在面上表露出来,淡淡道:“昨晚火山爆发,乃是天地自然之事,与我无关。倒不知姑娘昨晚可有探听到什么消息吗?”

    金瓶儿眼波流转,正要说话,忽地眉头微微一皱,却是看见鬼厉身后,呼啦一声,先是跑出了那只一直跟着鬼厉的灰毛猴子,接着从树林中悠悠走出了一个女子,肌肤若雪,眉目如画,更有万种风情,千般温柔,尽在婉约身姿之中,竟是个绝世美人。

    而最重要的,金瓶儿一眼看去,便看出那女子身上只披了一件外衣,中间并无其他衣物,走动间隙,隐隐约约显露着白晰肌肤,更添诱惑。

    那件衣服,很明显是男子衣物,昨天晚上,她还看到鬼厉穿在身上,而现在,鬼厉身上已经没有外衣了。

    金瓶儿眼中光芒闪动,忽地微笑起来,道:“这位姐姐好生美丽,怎么我这些日子从未见过?”

    说着,好似笑非笑地看着鬼厉,道:“往昔多听闻公子和碧瑶小姐痴情相恋,碧瑶小姐为公子不惜魂飞魄散,舍身挡下‘诛仙奇剑’,公子则为碧瑶小姐叛青云,入圣教,辅助鬼王宗主四方征伐,杀人无数。更在十年之中,不惜冒险深入南蛮十万大山深处找寻医治碧瑶小姐的方法,如此种种,怎么不叫天下女子为之感动倾慕?”

    她声音越来越柔媚,脸上表情更是温和。但口中的话却是一转:“只是时光无情,岁月昭昭,往事已矣,公子重得良偶,这是要恭喜公子的,呵呵,哪日且让我亲自上狐歧山,向鬼王宗主道贺一番才是。”

    鬼厉面色森冷,听到后面,神情更是冷竣,但他只是冷冷哼了一声,却根本不说什么。

    倒是九尾天狐小白看了看鬼厉,又看了看站在对面的金瓶儿,忽然大笑道:“这位姑娘你误会了,其实是小女子昨晚夜遇强人,险些被他们掠走侮辱,幸亏这位鬼厉公子路中途过,加以援手,才侥幸得脱,至于身上的衣服,也是公子暂时借与我遮羞的。”

    金瓶儿转眼看了看小白,以她的阅历眼光,如何能相信这番话,而看小白笑盈盈的样子,哪里又是昨晚刚被强人威胁过了?以金瓶儿的眼光看去,这世上有不开眼的强盗碰到这个女子,只怕多半

    金瓶儿摇摇头,也懒的在此事多想,只不过对小白不逊于自己的艳色,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随即转头鬼厉道:“公子昨晚在焚香谷,可有什么发现吗?”

    鬼厉淡淡道:“无所发现,昨晚到达谷后,只不过遇到了火山喷发,我便退了出来。”说完话头一顿,向金瓶儿道:“你昨晚向谷口喧哗处潜去,可有什么事么,那个鱼人怪和焚香谷主的关系,你可有什么发现?”

    金瓶儿微微一笑,神情自若,摇头叹息道:“真是不巧,我也没什么发现,昨晚焚香谷谷口吵闹,是他们几个自己弟子争吵起来,至于那个鱼人,真是茫无头绪啊!”

    鬼厉皱了皱眉,一时沉默了下来。

    金瓶儿沉默片刻,又转头向小白看了几眼,随即露出微笑,转头向鬼厉道:“既然公子有美人相伴,我在此也不做碍眼之人了,我们就此别过,许在不久之后,我与公子有缘,还能在这个南疆地方,再度相会。”

    说完,他向小白笑了笑,衣袖一晖,一道光芒闪过,化作一道黄色光影,飞上半空去了。

    鬼厉向天际飞到越来越小的身影望去,眉头紧皱。小白走到她身边,小灰三下两下跳了上去,虽然不过才一晚功夫,小灰似乎就和小白这女子很熟悉。

    小白轻轻将小灰抱在怀里,沉吟片刻,向鬼厉说道:“你曾经告诉她,我们在这里?”

    鬼厉默默摇摇头,半响说道:“这就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这女子怎么会如此厉害,竟知道我们的行踪?可是我刚才查全身,也找不到被人搞鬼的地方。”

    小白目光流转,在鬼厉身上打量一番,随即,目光不知怎么打量到小灰身上,她微微一笑,道:“以你的修行道行,刚才那个女子纵然想在你的身上留下什么细微影迹,只怕也难以办到,问题不在你这里。”

    鬼厉转眼看来,犹豫了一下,道:“怎么。听前辈~~~~小白姑娘你的意思,似乎知道什么?”

    小白眼波流动,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小灰的脑袋,笑道:“小灰他应该从不洗澡吧,所以问题应该在小灰身上~~~~~”

    小山脚下,鬼厉和小白找到一条清晰的小溪,要替小灰洗澡。

    小灰打出身以来,只怕从没有洗澡的经历,自然是百般的不愿意,拼命挣扎不愿,吱吱乱叫。

    最后还是小白有办法,也不知从哪儿找来的野果,扔在小灰手里,同时柔声安慰,这才把小灰放在水里,替小灰洗澡。

    鬼厉在一旁眉头紧皱,沉吟半响之后,道:“奇怪,我怎么就没有感觉出来这种味道?”

    小白闻言,轻笑一声道:“你是个男子,又没有留心,自然没有察觉,我也是昨晚因为喜爱小灰,将它抱在怀里,从那时起我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这时我心中便奇怪,小灰这般猴子,想必不应该有这种味道的,不过这气味极淡,我也并未在意,只是今早碰见了那位姑娘,这才醒悟过来!”

    她笑了笑道:“那姑娘心思慎秘,好手段,好生厉害!”

    鬼厉冷冷的哼了一声。

    天空中依然是荫翳,溪水淙淙,小灰不时在溪水中嬉闹,似乎时刻也不愿停下来。时不时还撩起水花向四周扑洒。

    蹲在旁边为它洗身的小白身上脸上,都被这只顽劣的猴子,沾染了不少水花。

    鬼厉在旁边站着,向远处望去。

    只见在溪水边上,小白挽起衣袖,面带淡淡笑意,眼波如水,口中哄着小白老实一些,为它擦洗身体。

    仔细看去,有几滴水珠落在她的脸上,如晶莹的珍珠,或轻轻扑在她的眉梢,或随着她的脸畔悄悄滑落,掠过几乎透明的肌肤,却依旧眷念般的不肯落下。

    南疆荒野的微风从远放轻轻吹来,拂过她的长发,晶莹的水珠,也在轻轻颤动……

    鬼厉忽然转过头去,不在看那边。只是不过片刻之后,身后突然传来小白的惊叫。

    鬼厉吃了一惊,转过头去,却看到小灰洗完的身体,跳上岸来,却不等站在它旁边小白的制止,全身抖动,登时将在毛发间的水珠向四面八方的溅了出去。

    小白躲闪不及,口中笑着嗔骂。身上却已经被这从天而降的小雨洒了许多水珠。

    鬼厉嘴角动了动,下意识的也笑了笑。然后转过了头,身后依然传来小白笑骂着小灰的声音。再这阴暗的天空里,忽然有许久不见的暖意,悄悄酝酿着。

  • 方小明:

    什么玩意

    回复
  • 这尼玛诛仙二????我看的书少,但别它妈骗我????????:

    这尼玛诛仙二????我看的书少,但别它妈骗我????????

    回复
    • miming:

      这是诛仙1,下面有诛仙2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