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集 第四章 天水寨

2013年2月11日 更新

    不知道这个季节里,南疆的天空是否一直如此阴霾,从那个小山头出来之后,在小白的指引下,两人一猴向着焚香谷西南而去。

    那一晚上焚香谷玄火坛中火山喷发,天地异变,威力极大,方圆百里之内都已经不见,但依然有很大的一块云彩,呈现出赤黄颜色,高挂在焚香谷方向的天边,很是诡异。

    这等天地巨变,本来就引人注目,如今发生在一向低调神秘的焚香谷内,再加上焚香谷本身在正道修真中的地位,便引来了世人侧目,一时

    间天下流言纷纷,都在猜测焚香谷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不过数日之间,往日里向来平静的南疆蛮荒之地上,开始聚集了许多陌生面孔,无数公开或隐匿的势力山头,都明里暗里的试探着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局面,自然绝非焚香谷所乐见,相反,出于某种未与人知的秘密,焚香谷一派对此极为恼怒。

    一方面,焚香谷对诸如青云门、天音寺等正道大派派来询问的弟子和颜悦色,好茶好水的招待着,末了一声天灾敷衍过去,另一方面,对于

    魔教三大派阀暗中的刺探,焚香谷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绝不留情,一时间南疆各地以焚香谷为中心的广袤大地上,不时有刀光剑影闪动。

    只是无论是正道还是魔教中人,都隐隐感觉到焚香谷神秘气息之下,隐隐透露着一点不寻常,此番焚香谷似乎受了极大刺激,谷中弟子几乎全部都被动员起来,日夜不分地在南疆各地不停搜索,至于要搜索何人何物,却又遮遮掩掩,不可告人。

    数日下来,南疆阴沉的天空中热闹了许多,时常看见许多耀眼漂亮的光芒从天空闪过,都是焚香谷出色的弟子正在追踪着什么。流言,也随之纷纷而起。什么异兽出世啦,又或者神秘奇宝在火山口中冲天而起,种种流言,不一而足。

    更离谱的是还有人绘声绘色地传闻焚香谷谷中内乱,有反叛弟子杀害了谷主云易岚。而与之相对应,焚香谷谷主云易岚竟然果真数日都没有

    出面,到最后这谣言越传越凶,甚至数日之内惊动了青云门的道玄真人和天音寺的普鸿大师,二人联合派出弟子赶往焚香谷询问,焚香谷哭笑不得,值得解释谷主正在闭关,无法出面。

    确切的消息传回,青云门和天音寺这才放下心来,只是这两大门派的掌门都是何等人物,如何猜不到这其中必有蹊跷,遂暗命传话弟子不急回山,就地暗中探查。叨念天下纷乱,群魔乱舞,焚香谷又向来神秘暧昧,当年青云之战,又正好缺阵,不由不让人联想什么,故此一场因为鬼厉无意中将被镇压

    三百年的九尾天狐救出的动作,却引发了天下大势的波涛暗涌,南疆的风云聚会。

    因为焚香谷派出无数弟子,往来追踪盘查,以鬼厉和小白的道行修行,自然不会惧怕这些弟子,但想到万一暴露行踪,不免麻烦无数,而且若是惊动了焚香谷中的大人物,率众而来,只怕难以抵挡,毕竟焚香谷是千年大派,潜力难测。

    鬼厉念及如今头等大事,还是要追查能够救助碧瑶的黑巫族为要。所以从那座小山下来之后,在小白的建议下,鬼厉便找到一个偏僻村子,用钱物买了两套当地衣服,一男一女,与小白换装穿上。

    南疆边远之地,风俗自然是中土不同,便是连身上寻常穿着的衣物,与中土百姓衣袍比较起来,也是另具风味。

    因为是从一个偏僻村落买的衣物,所以衣物上的手工粗糙也在意料之中,穿在身上,这些衣服与中土衣物最大的不同,除了款式相异之外,便是颜色相对鲜艳,男子衣服以深蓝为底,女子则色彩繁复,绚丽缤纷。

    因为要避开焚香谷耳目,鬼厉等便无法御空而行,虽然鬼厉心中颇为焦急,但在小白劝说几句,说十年都等了下来,莫非事到临头,连几天

    都等不了吗?若是因为一时心急引来了焚香谷追兵,只怕到时局面混乱,反而更是不知道要等到何时去了!鬼厉虽然心急,但也无法否认小白说的在理,二人便缓缓而行,题目身着南疆服侍,一路徐行,途中碰见过几批焚香谷追踪弟子,却也没有被他们认出来,最多是因为小灰模样奇特,多看了两眼罢了。

    最要紧处是那天晚上,鬼厉与小灰都不曾暴露身躯,所以焚香谷中人不知道他们长相如何,只是一味盘查行踪诡异的陌生人,反而将他们忽略过去。

    此刻,鬼厉与小白走在离焚香谷已经有三百里外的一条古道之上,正是荒郊野外,路上不见一个人影,刚刚在小半个时辰前,他们才从一队焚香谷弟子身旁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天空阴霾,乌云轻动,过来微皱眉头,向前走着,与他相反,在他身旁的小白脸上却始终挂着微笑,兴致颇高,一路上东张西望,眺望着南疆风光,纵然是苍凉的荒山古道,在她眼中,却也纷纷是最美的风光一般。

    鬼厉向身旁望了一眼,猴子小灰此刻坐在小白的肩膀之上,泰然自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都是世间罕有的灵物,小灰对九尾天狐所化身的小白极是亲热,这几日来倒似与小白黏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看着小灰与小白不时玩笑,发出吱吱欢笑的模样,鬼厉忽然想到,若是青云门上旧友曾书书看到这般模样,想必一定很是羡慕吧!

    小白身上穿着的是南疆女子的普通衣衫,款式和常人并无不同,只是这寻常衣服,配上她绝世容貌,登时便如发光发热一般,更显现出从未见过的风采出来,倒似乎这女子天生便该当穿这等衣物,处处透露出南疆女子的特有风韵味道来。

    小白似注意到了鬼厉的目光,转眼看来,微笑道:“怎么,我穿这一身衣服,可还好看吗?”鬼厉淡淡一笑,以他性子,自不愿回答这等稍显轻佻的话题,便转口问道:“看你对这南疆地方的风俗环境极是熟悉,别的不说,单是这焚

    香谷附近深山里还有那么一个古老偏僻的小村子你居然都能找到,莫非你以前来过这里吗?”小白抿了抿嘴,眼光向前望去,只见远方山势相连,无穷无尽,正是南疆这里特有的地貌,眼前一条古道,蜿蜒身前延伸,两侧或远或近,

    都有怪石突兀的山丘。远方山峰天际,遥遥相连,阴沉沉的乌云就挂在高山峰顶,随风飘荡。

    她漫步徐行,半晌轻叹幽幽道:“我何止来过这里……”

    鬼厉微感惊讶,道:“怎么了?”

    小白长出了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想把过往岁月轻轻甩开,道:“你不知道吧!我们狐妖一族,发源地方便是在南疆这里,我更是从小在这片穷山恶水间长大的。”

    鬼厉怔了一下,道:“那怎么这千年来,中土地方的民间传说,一直都有你们狐妖的影子?”

    小白淡淡道:“那是因为千年前,我带领我们狐妖一族,离开了这里,前往中土,最后定居在西南的狐岐山中。”

    鬼厉大吃一惊,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涩声道:“什么,你……”

    小白饶有兴趣地望了他一眼,笑了笑,眼中掠过一丝光亮,似暧昧,似沧桑,“没想到吧,就是你们鬼王宗现在的总堂所在之地,说起来,狐岐山这个名字可多半就是因为我们狐妖一族而来的呢!”

    鬼厉沉默许久,默默道:“那你们可有和鬼王宗……”

    小白也不待他说完,直接摇头道:“这个你倒放心,我们狐妖一族与鬼王宗做了数百年的邻居,一直相安无事,不仅如此,这数百年间,还有几段人妖之恋,所以说,除了报答你将我救出玄火坛外,知道了你是鬼王宗的弟子,也是我愿意帮你原因之一。”

    鬼厉这才放下心来,随后又想起一事,道:“那此间事了之后,你是不是还要回狐岐山去看望你那些同族?”

    “同族?”小白的脸色慢慢黯淡了下来,抬头望天,过了好一会儿,轻声道:“我的同族,都已经被我害死了。”

    鬼厉又是一怔,小白苦笑一声,神色越见凄凉,却又不愿再说下去了。

    鬼厉沉默片刻,岔开话题,道:“我们到现在已经走了三日,距离你说的那个‘七里峒’还有多远?”

    小白向他看了看,眼波似水般在他面上划过,道:“七里峒是南疆苗族最大的聚居之地,根据我的印象,此地过去二十里,是个各族杂居的

    热闹所在,名唤‘天水寨’,从那里向南有一条险恶小径,就是通往苗人的七里峒的道路。”随后,她轻轻苦笑一声,道:“不过我是不知

    道,这三百年来,南疆这里的局势可有没有什么其他变化。”

    鬼厉默默点头,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小白跟在他的身后,眼光在他身上流连了几下,又望向前方,那片片同脉相连,巍峨耸立,雄壮险峻,仿佛也像是巨人一般,注视着天地间

    ,古道上,这几个小小的人儿……

    鬼厉在这十年之内,曾经为了碧瑶而多次来到南疆,对这里的风土人情,多少也知道一些。

    南疆幅员辽阔,地广人稀,除了极南处绵延万里的十万大山里的蛮荒异族,世代生活在南疆边陲之地的人民,大致有五个主要部族,分别为

    :苗、土、壮、励、高山五族。

    以人口多少而论,其中以壮族最多,几占南疆人口总数的四成,以领地来看,却是苗族势力最强,占据的突地最是广大肥沃,单论民风,则

    以人口最少的高山一族最是剽悍。

    这五大部族,世世代代生活在南疆边陲,五族各有自己语言,但大体上,互相沟通的时候使用的却是与中土相近的通用语言,只是多少都有

    些地方民族“特色”。

    多少年来,其中自然有彼此沟通,携手相欢的时候,但也不乏彼此勾心斗角,互相争斗的矛盾。漫长岁月下来,逐渐形成了五大部族各据一

    方,但领地彼此交错纵深的局面。

    而在各个部族领地相接的地方,往往便会有数族人民共同相居的村落镇寨,最多的甚至有五个部族的人都同时居住在一个地方,彼此杂居。

    而小白口中的那个天水寨,是地处苗族、壮族、土族以及高山族接壤之地,也是南疆边陲之地上,颇有名气的一个热闹所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接近黄昏的时候,鬼厉、小白、小灰,两人一猴终于走进了天水寨。

    虽然这地方名字中有个寨字,但却根本和南疆平常建在山头的山寨不同,天水寨建在一片宽敞的平地之上,东西南北都有一条道路出寨,据

    小白路上解释,此处原本是土族所建,原址也并不在此处,而是在西南不远的一处山上,因山头一道清泉,所以称呼为天水寨。

    只是后来四族接壤,人口越来越多,此地反而变成了人口杂居之地。而往来商旅渐渐增多,再住在山上,一来地方狭小,居住不便,二来来

    往也颇为困难,纵然南疆这里的百姓普遍比中土人氏身强体健,却也不会有人愿意整天爬山锻炼身体的。

    由此逐渐有人开始迁到山下居住,由少变多,日久之后,整个山寨的人渐渐都迁徙下来,随着四族贸易兴盛,往来商旅更加频繁,规模也是

    逐渐扩大,至于原本山头上的那个山寨,便日渐荒废,只有天水寨的这个名称,却是一直保留了下来。

    此刻天色刚刚变暗,街上行人依然还有许多,来来往往,周围嘈杂一片,各族语言不时响起,与刚才来时古道上的冷清截然不同,坐在小白

    肩头的小灰大感有趣,猴头转来转去,四处张望,吱吱叫个不停。

    三只眼的猴子,毕竟与众不同,很快就引起街上行人注目,更有几个穿着南疆部族服饰的小孩,嘻嘻哈哈跟在二人身后,拼命向小灰做鬼脸

    ,逗弄着小灰,

    小灰性子本就贪玩,一时间竟然兴奋起来,尾巴晃呀晃的,就要跳下去玩耍,幸好鬼厉哼了一声,一把将它拖了过来,抓在手上,小灰无奈

    ,知道跑不掉了,只得爬上鬼厉肩头,冲着后头小孩吱吱乱叫,也做同样鬼脸回去,惹的那些小孩更是兴奋异常,嘴里叽叽喳喳也不知道说

    些什么,呵呵乱笑,向来多半也是大感有趣。

    鬼厉眉头轻皱,心中微微有些烦闷,却不是为了小灰贪玩,而是隐隐想到其他的一些顾虑。

    他转头向旁边悄悄看去,只见小白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正兴致勃勃的看着那群小孩和小灰嬉闹,粗布麻衫,却又那里遮盖得了她柔媚入骨的

    美丽。

    不要说是在这南疆边陲,风霜严峻,女子大都相貌普通,皮肤黝黑,便是走到中土地方去,以小白这数千年修行而化作的人形,那在精巧秀

    美的容貌之下淡淡散发出的柔媚之意,一颦一笑,无不有让人倾醉的韵味。

    果然,片刻之后,在一片孩童嬉闹笑骂声中,越来越多的人看了过来,而那些成人的目光,很自然也很迅速的,从猴子的身上移到了那个粗

    布麻衫也难以掩饰美丽的女子身上。

    刹那间仿佛无形的声波蔓延开去,众人为之侧目惊奇,而在无数目光注视之下的那个女子,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怯之意,看她一直微笑

    的模样,竟仿佛颇为喜欢这种感觉。

    鬼厉大感头痛,如此引人注目,绝非他的本意,正寻思着是否要提醒一下身旁这个女子,赶快找个地方住下,明日早早起身,前往那个七里

    峒做正事才对。

    只是,仿佛注定了他的想法无法实现,在无数流传世间的故事中都必然出现的角色,竟然也在此刻登场了。

    传说中的流氓,原来在南疆边陲之地,在少数民族之中,也是存在的。

    人群中走出三人,都是几乎一个样子的男子,高大、粗鲁、虎背熊腰、说着半生不熟,夹杂着地方特色的通用语言,开始调戏小白。

    流氓甲:“呃,那个……这个女人真漂亮啊!”

    小白嫣然一笑,用手轻拂脸庞,说不出的柔媚,道:“是吗?”

    刹那间围观人群一片哗然。

    流氓三人大喜,流氓乙敞开衣襟,露出一副好神采,“小妹妹,跟我吧!我让你吃辣的……喝香的!”

    围观人群中许多人登时笑了出来,小白向旁边站着的鬼厉看了一眼,脸上笑意不减。

    流氓丙嘲笑流氓乙道:“你知道什么叫做吃辣喝香么,那个叫吃香喝辣!”说罢转头对小白道:“小妹妹,我家有良田万亩,你跟着我,包

    你……”

    他说到一半,却一时竟说不下去,只见小白脸上笑意更浓,仿佛是从内心散发出的媚意,一双明眸之中眼波如水,似要流出来一般。

    只是,她的身子,却向后退了一步,站在鬼厉身旁,柔声道:“我可是有相公的人了。”

    周围人群,又是一阵哗然,本来已经爬上鬼厉肩膀的猴子小灰,“嗖”的一声从鬼厉肩头上掉了下来,落到了地上。

    过了片刻,不知怎么,小灰突然趴在地上,用猴掌在地面上拼命捶了起来,咧嘴吱吱大笑。

    鬼厉阴沉着脸,默然站在那里,感觉到前方流氓三人六道凶狠目光,充满敌意向他看来。

    片刻之后,流氓冲了上来,看来拳头里出老婆之句南疆谚语,果然千百年下依然生机勃勃,为南疆民众所奉行。

    “砰!砰!砰!”

    三声响,三条人影飞了出去,撞到路边墙上,然后重重落下,大声呻吟。

    围观众人目瞪口呆,鬼厉淡淡道:“我们去找个地方住下吧,明日清早再走。”说罢向前走去,趴在地上的小灰两三下追上,窜上他的肩头

    ,嘴里吱吱笑个不停,转头还对小白做了个鬼脸。

    小白微微一笑,跟了上去,走到鬼厉身边,忽然低声道:“你看我被关了三百年,原来还不算老吧?”鬼厉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加快了脚步。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