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集 第七章 追踪

2013年2月11日 更新

    焚香谷

    天香居

    焚香谷深处的一个安静的地方,紧紧靠着山脉而建,三面被高耸的围墙包住,只有正门虚掩,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

    焚香谷这几日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动,但在此附近依旧没有焚香谷弟子出没,因为此处正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岚的居所,也是他的闭关之地。

    云易岚开始闭关之后,此处就禁止一切焚香谷弟子进入,当然在外围焚香谷弟子自然是防守的如铜墙铁壁一般,而能够进入天香居的除了一直被云易岚深深倚重的上官策之外,只有他的亲传弟子李洵可以出入此处,面见恩师。

    至于其他包括长老一辈的如吕顺等人,一样的是被禁止出入的。

    甚至就是在焚香谷玄火坛被人潜入,放走镇压三百年之久的九尾天狐,甚至传说中焚香谷的镇谷之宝鉴出现的情况下,云易岚竟然也不曾出关,只是通过让上官策主持大局。

    他在那个小院当中,究竟闭的是什么关?

    这个疑问,萦绕在许多焚香谷弟子的心头。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上官策在清晨微带湿润的空气中,轻轻推开了这扇门,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关上。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他早已熟悉的一个小院,几株菩提树,在晨风中轻轻摇晃着树枝,除了中间一条小道,周围都是青青绿草。除此之外,更无一物。

    天下正道三大巨头之一的领袖人物,住处却似乎简单到了如此地步。

    小道尽头,有一间白瓦灰墙的两进小屋,靠山而建,桐木作成的门漆成紫色,一样是虚掩着。

    上官策走了进去,把门推开,再关上。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俩,仿佛尘世的纷扰都被这举手之间,关在了门外。

    房间里,并没有人,只摆着几件简单的家具,似乎还有薄薄的灰尘,上官策定了定神,径直走到里屋,来到一个柜子旁边,拉开左边的抽屉,把手伸进去似乎动了什么,片刻之后,低低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整面墙壁,缓缓向右退去,露出了坚硬的山壁岩石和中间盘出来的仅容一人行走的暗道。

    上官策没有犹豫,走了进去,他身影消失在暗道里面不久,这扇门又缓缓合上,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暗道之中,每隔不远就会有鹅卵石大小会发出光芒当年石子,藉以照明。而他在行走之中,也不会有什么气闷感觉,自然是这里另有通风渠道。

    这条暗道并不长,他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一个与刚才外面里屋差不多大的石室,石室中空无一物,却有一面屏风,横在中间,挡住他的目光。

    忽然,从屏风后面,传出一个苍老之极的声音:“是上官师弟吗?”

    上官策向前走了两步,在距离屏风还有四五步的地方停了下来,恭声道:“正是,师兄,你的身子还好吗?”

    那声音看来就是名动天下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了,只不知道为何,往日与青云门道玄真人、天音寺普鸿大师齐名的巨擎,此刻的声音听起来,几乎即像是一个精气涣散,中气不足的垂死老头。

    只听他似低低笑了一声,淡淡道:“我的身子?还好的起来么,就这样吧,慢慢等死就是了。”

    上官策脸上神色一动,表情大是复杂,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云易岚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截断,“事情怎么样了?”

    上官策沉吟片刻,道:“大概查传来了,出事那晚暗中跳动鱼人的,是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想来她是因为在死泽之中,合欢派门下被鱼人所杀,所以辣手报复。”

    云易岚在屏风后面沉闷了片刻,声音忽地沉了下来,道:“那她对我们暗胁呋拇笫拢捎胁炀酰俊?p>

    上官策身子忽的微微一顿,只片刻间,那个屏风后面的声音突然充满了威胁。

    “以我看来,还没有。”

    “那就好,”云易岚明显松了一口气,道:“否则事情泄漏出去,多年心血不免功亏一篑。”

    上官策点头道:“师兄放心就是。”

    云易岚顿了一下,道:“那个潜入玄火坛放走九尾天狐妖孽的人,查出来了没有?”

    上官策道;“昨晚李洵师侄与柯如海在天水寨附近追踪到了金瓶儿,听他今早回来说,魔教鬼王宗的鬼厉也现身在那里,出手暗算,并导致柯如海被袭而死,幸亏昨晚前来南疆代表道玄真人探问师兄的青云门陆雪琪半路路过,施以援手,才得以摆脱二妖人夹攻。”

    “鬼厉?”云易岚的声音停了一下,道:“莫非就是十年前那个叛出青云的那个张小凡?”

    上官策点头道:“正是此人,当年青云山一战轰动天下,张小凡叛出青云,短短十年间道行突飞猛进,如今已是鬼王手下第一号大将了。”

    云易岚哼了一声,道:“道玄老家伙年纪大了,脑袋也有些糊涂,有这般人才却不能用。”

    上官策笑了笑,随即道:“李洵师侄回来说道:他怀疑那晚潜入玄火坛内捣乱的人就是鬼厉,而要救出九尾天狐,没有我们焚香谷密传的咒术,就只有用万火之精的玄火鉴才可以解开玄火链的禁锢,以他看来,只怕玄火鉴就在鬼厉身上。”

    云易岚沉闷了一会儿,忽地道:“你怎么看?”

    上官策隔着屏风,脸色变了变,片刻之后恭声道:“我也认为大有可能。”

    云易岚的声音,从屏风后面悠悠传来,道:“当年我与道玄老道见面的时候,他自诩名门正派,向来抱着宁放过,不杀错的念头,并以此向我夸口,你还记得吗?”

    上官策一怔,不知道云易岚为何突然提起这么久远之事,但也只得点头道:“不错,那时我也在师兄身边,记得清清楚楚,道玄真人的确是如此说的。”

    云易岚淡淡一笑,道:“可是我看十年之前,青云山通天峰上,他用诛仙古剑劈向那个叫做张小凡的弟子时候,又是什么心情呢?只怕早已是宁杀错,不可放过了吧!”

    上官策默然无言。

    云易岚低低笑了一声,随即道::“你去吧,此间事情,还是由你主持好了。”

    上官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那鬼厉那边……”

    云易岚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从屏风后面传来:

    宁杀错,不放过!

    上官策脸上肌肉一动,随即点头,道:“是,”说罢转身而去。

    不久之后,他的身躯就消失在暗道之中,片刻后低沉的机关声响起,显然是他开了暗门出去了。

    寂静的石室中,云易岚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带着一丝苍凉,又似有一丝嘲讽之意:“你把什么念头,都推在洵儿身上,说是他推想的,以为我不知道吗?三百年前你失职丢了玄火鉴,可是三百年后,师弟啊,你还是没什么长进啊!呵呵呵呵……”

    苍凉而萧索的笑声,在生冷的石室中缓缓回荡着。

    离开了天香居,上官策走出了那扇门,不知怎么,以他这等的修行,也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他定了定神,沉吟片刻,便向外面走去,一路上熟悉的七转八折,来到了一处看去颇为雄伟的殿堂面前,牌匾上挂着三个字:山河殿!

    这名字配着这座高大雄伟的殿堂,倒真有几分睥睨天下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焚香谷先人建造这一座殿用来会见客人的时候,心里也想着有朝一日,冠绝天下的滋味。

    上官策在心中这般想着,慢慢走了进去。

    殿里面有人坐着,除去一旁站立的焚香谷弟子外,站立的客人主要都是前来问候的正道中人,大致有十几人不等,李洵正与他们坐在一起相陪。

    而在上官策的眼中,其中最重要的,其实也莫过于坐在最上头的两个人:

    陆雪琪。

    法相。

    这两个当今两大名门巨派的出色弟子,出来自是代表了他们身后的门派,所以年纪上虽然不如其他一些老人,但位次却反而在前。

    法相已然是月白僧袍,一脸和蔼微笑,与李洵微笑谈话,应对得体,而李洵与法相也算相识许久,见面倒也有几分欢喜,言谈颇欢,只是谈笑之间,他的目光却不时向坐在法相身边的陆雪琪瞄去一眼。

    上官策把这情形都看在眼中,这时众人看到他走进殿堂,都一一站了起来。

    上官策含笑回礼,走到上座,目光不期然也向陆雪琪和法相看了一眼。

    这两人同时向他行了一礼,陆雪琪依旧默然,法相则是微笑道:“多年不见,上官师叔身体康健如昔,真是难得。”

    上官策摇头呵呵笑道:“老了,老了,已经是不中用了。”说罢伸手请众人坐下。

    他心中转过念头,这些年来,法相在天音寺和天下正道间的名声如日中天,各方无不认定他就是下一任天音寺主持接班人,所以此番他代表天音寺普鸿大师前来,并不出人意料。

    但是青云山方面,似乎是听说长门弟子萧逸才是被道玄真人最看重的年轻弟子,当然陆雪琪这些年来风头也十分耀眼强势,加上她绝世美貌,为天下修道中人所津津乐道。

    上官策心中念头闪动,暗中猜测青云门派出陆雪琪来,莫非有什么其他用意,但面上自然不会表露出来,一切如常,微笑着对众人道:“诸位,在下上官策,在这里十分感谢诸位同道关心鄙谷,前些日子火山爆发,的确乃是天地正常变化,托各位的福,鄙谷还没有什么损害。”

    法相微笑道:“阿弥陀佛,如此最好不过,不过听说此番流言,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云老前辈似有不测,我恩师普鸿大师向来与云老前辈交好,便于让我替他老人家前来问候一声。”

    他此言一出,倒是说出了在座大多数人的心中念头,毕竟此间焚香谷动作古怪,尤其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谷主云易岚却始终没有露面,着实令人奇怪。

    一时众人纷纷符合,都把目光聚集到上官策身上。

    上官策笑道:“其实不瞒各位说,我刚才就是从谷主的居所‘天香居’过来的。”

    众人“啊”“噢”之声顿时发出,赞成一片,上官策待众人稍稍平静,站起身来,向诸人一拱手,笑道:“诸位关怀美意,我已经向谷主逐一禀报,云谷主心中感激万分,只是,云师兄他的确是闭关正在要紧时候,不方便出来见客,失礼地方,还请诸位千万见谅。”

    诸人面面相觑,过了片刻,法相站起,面带微笑,道:“既然上官施主都这么说了,想必云老前辈必定安康,我们也就放心了,此间实在是打扰了。”

    上官策与李洵同时道:“哪里,哪里。”

    法相向身边的陆雪琪看了一眼,却见身边这女子面无表情,几如寒冰一般,特别是脸色看去,几乎苍白的像是透明一般,隐隐有一丝萧索。

    法相心里苦笑了一下,知道陆雪琪无论如何也不会主动说话,当下只得把陆雪琪的份也替她说了,道:“云前辈身体康健,那就最好不过了,另外刚才李洵师兄说此次似有魔教妖人搞鬼,不知道可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吗?”

    上官策沉吟了一下,道:“魔教妖人诡计多端,最爱落井下石,趁着天灾时候暗中对鄙谷下手,实在可恨,只是幸好我们防守严密,将他们逐出谷去,虽然说此事不能善罢甘休,但怎奈如今我们一时也找不到他们所在。焚香谷派出去诸多弟子,时至今日,除了一些小人物,便只有昨晚李洵师侄和陆姑娘追踪到了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可惜又让她给跑掉,如今也不知道该如何追查了。”

    法相皱起眉头,其他众人也是说不出话来,而且魔教如今势力大盛,金瓶儿更是天下间有名的辣手女子,一些道行低的正道人士,也未必就想惹她。

    而焚香谷这里,却因为种种缘由,其实也不愿其他派系插手进来。

    当下上官策向李洵使了个眼色,李洵会意,踏前一步,拱手道:“在下在这里多谢诸位好意,不过焚香谷竭尽全力,虽然耗费时日,也要追查此事,所以也就不要麻烦诸位了……”

    忽地,一声冷冷话语,从他身边传来。

    众人都是一怔,回眼看去,竟是那一直沉默的冰霜女子——陆雪琪。

    这位在天下眼中高高在上的清冷女子,面冷如霜,只是原本冷冷的目光中,此刻却隐隐有着淡淡流转的微光,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那些魔教妖人,”她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多半去了一处叫做‘七里峒’的地方。”

    其他人顿时议论之声纷纷而起,只有李洵身子一震,望着陆雪琪的眼神顿时多了异样的神情,。

    “昨晚与那些魔教妖人斗法时,我与李洵师兄都听到妖女金瓶儿对……”她的声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即回复正常,道:“对魔教鬼

    王宗的鬼厉说道:‘七里峒’三字。”

    上官策眉头一皱,向李洵望了一眼,这个消息,李洵不知怎么,竟没有告诉自己。

    大殿之上,一时众人目光都落到了焚香谷等人身上,上官策心念转动,随即微笑道:“想不道陆姑娘倒有线索,既然如此,鄙人立刻就派人

    过去调查,至于诸位同道,其实倒也不必一定要去,毕竟此处乃是南疆,诸位又只是为了问候我们谷主而来,所以诸位心意,鄙谷心领了。”

    众人一片应诺。

    李洵在众人声中,悄悄站在上官策身后,向陆雪琪望去。昨晚他追踪金瓶儿,一来金瓶儿道行不低于他,二来金瓶儿向来诡诈,连番诡计,

    终于将他摆脱,待恼之下,想起陆雪琪还在那个天水旧寨之中,与魔教鬼王宗的鬼厉对峙之时,便连忙赶回。

    不料在半路上,他就遇上了驭剑而回的陆雪琪,见面之后,他不由的大吃一惊,那时候的陆雪琪整个人似乎都像是失了魂魄一般,面色苍白

    的没有一丝血色,一身白衣上更有点点殷红,正是鲜血痕迹。

    他惊慌之下,连声呼喊,这才似乎将陆雪琪从奇怪的情绪中叫了回来,却也只是默默看了他两眼,就径直回到了焚香谷中。

    这个清冷女子,与那个曾经和她同门的那个鬼厉,在荒废的天水山寨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激斗,是言谈?

    不知怎的,李洵心中一旦想到此处,心里便一阵莫名怒火涌上。

    他面色随着心意变化复杂,而这些,都没有逃过上官策和法相的眼睛。

    只是,这两个人,却也都一句话也没说,面带微笑,言谈正欢。

    最后,决定其他问候的门派诸人回转,而因为和焚香谷相交深厚,且这个消息还是陆雪琪提供,陆雪琪和法相二人,便留了下来,与焚香谷派出的人一起前去七里峒,好好查看一番。

    而几乎就是在同时,鬼厉和小白带着小灰,出现在了码头山前。

    望着这一座形如码头的高山,小白嫣然一笑,道:“传说这山上有一深洞,洞中有苗人信奉的犬神居住,这山脚有一条狭窄的山道,仅容一人行走,走了进去,就是苗人聚居的七里峒了。”

    鬼厉面无表情地向面前这座高山看了一眼,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向前走去。从昨晚开始直到现在,他连一句话也没说过。

    小白站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却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转头拍了拍趴在肩头的小灰,微笑着说:“那我们走罢。”

    小灰吱吱叫了两声,咧嘴一笑,突然从她的肩膀上跳下,三步两步跑前,嗖的一声窜上了鬼厉的肩膀,坐了下来,回头向小白招手。

    小白微微摇头轻笑,跟了上去。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