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集 第八章 七里峒

2013年2月11日 更新

    走进狭窄的山道,弯弯曲曲,两侧坚硬的石壁之上,不是有突兀的岩石刺出,一不小心,只怕就要将脑袋撞了上去。而看着石壁周围许多地方还有水珠不断滴下,最多的地方还汇聚成一个小水潭,石壁上下,阴暗地方,还生了不少青绿石苔,让空气弥漫着一股微带湿润清冷的味道。

    小白七折八弯,好不容易才拐出了这条不知有多少岁月年头的山道,重见天日。

    这一天,阳光初升,一别前几天的阴霾天气,倒显得颇为晴朗,刚从阴暗的山道中走传来,阳光照下,鬼厉和小白都不自禁的眯上了眼睛,感觉到天空射下的光线,仿佛还带着美丽的圆环光晕一般,照在他们的身上。

    片刻之后,待眼睛适应过来,远处熙熙攘攘的声音也渐渐传到。两人向前望去,只见眼前豁然开朗,在这一片群山环绕之中,却有一片肥沃平坦而开阔的突地,出现在面前。

    一栋栋一座座带着浓郁苗人风格的房屋拔地而起,或倚山而建,或紧密相连,还有一道清澈小溪流,发源于前方深山,从这片世外桃源一般的土地上,蜿蜒而过,不少苗人的房屋,就建立在溪流两岸。

    而在水面之上,远远看去,苗人建造了三座桥梁,式样都不一样,一座乃是木桥,最是简单,两根巨木绑在一块,横倒在两岸之上,就算是一座桥梁了。

    至于其他两座,都是石桥,却也是别有风味,一座大石所砌,粗糙坚实,在说宽不宽的溪流上平摆过去,再用厚重石板往上一搭,便是桥梁。正是南疆这里简单而实用的造桥方式。但最后一座石桥,却是小石所造,而且竟然没有桥墩,是一座拱桥,每一个石块紧密相连,横空而过,飞越溪流,看上去完全是中土地方的桥梁,竟会在此地出现,实在奇怪。过来将这些看在眼里,心中一动,但面上到没表露出来,他和小白两人继续向前走去,人群渐多,也越发热闹,四周大多数都是苗人土语,鬼厉听在耳中只觉得叽哩呱啦,半天也听不明白一个字。

    小白在他身边走着,向四周望去,只见周围遇到的苗人,多有向他们看来,却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敌意,走了几步,她低声对鬼厉道:“怎么了?”

    小白道:“当年我到此处的时候,普通苗人看到外人,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眼中更是警惕堤防,那时,五族斗争激烈残酷,部族之间争斗不时而起,外人若是敢到这七里峒来,要是没有防身之术,多半便是凶多吉少,不过看今天这个情况,这些年来,争斗怕是少了许多了。”

    鬼厉微微点头,放眼望去,此刻他们已经走在苗人中间,这条大道就在溪流一侧,一侧则是众多苗人紧密相连的房屋,一侧则是清澈河水,岸上还多有绿树成行。

    一眼望去,苗人房屋多使用木材建造,风格与中土样式截然不同,四四方方,朴实无华,而且屋角正门以及边缘墙壁上都挂着狰狞动物骨骼,越是凶猛野兽的越是常见,想来这多半是苗人风俗,以此显示主人的勇敢,道路两旁有苗人摆摊贩卖,不过出售的东西多是野兽皮毛、生肉,再走几步,见看到有一两个摊位贩卖着小小的珠宝玉器等玩物。

    小白笑道:“这里的皮毛可都是上等的好货,而且价格大是便宜,你如果想要,在这里买上几件,可是大大合算的。”

    鬼厉嘴角动了动,可一句话也没有说,迳直向前走去,慢慢走到河岸旁边,向下望去,只见河水清澈之极,站在河岸上也可以看到小溪水面下的石块,水中游动嬉闹的大鱼小鱼更是不计其数。

    远远的地方,似还有飞禽掠过,扑腾着翅膀落到水面之上,昂头向四周张望几下然后惬意的合起双翅,在水面轻轻游动。

    天地万物,在这个地方,竟是如此的和谐,小白慢慢走了过来,不知什么时候又跑到她肩膀上的小灰好奇的探出脑袋,向溪流下面张望着。

    “现在怎么办?”鬼厉淡淡道。

    小白沉吟了一下,道:“怎么说事情也过了三百年,当年的那人如果没有我们这等道行,多半已经去世,我们还是先找找当初那个人所在的地方吧?”

    鬼厉默默点头,道:“他在哪里?”

    小白微微一笑,用手向前方一指,道:“那里!”

    鬼厉抬头望去,忽然一动,只见小白手指指处,却是在苗人聚居的一座建立在半山腰上,远远高于普通苗人房屋的石台建筑。

    鬼厉皱了皱眉,低声道:“祭坛?”

    小白微笑道:“不错!”

    鬼厉沉吟不语,心中却微感焦灼,倒并非是为其他,而是祭坛在南疆地方一带,有着特别的意义。

    他往年多次来过南疆,虽然因为满腹心事,一心找寻神秘的黑巫族,而没有认真注意过南疆风俗,但一些基本的事情,他还是知晓的。

    南疆边陲之地,苗、壮、土、黎、高山五族,分地而治,或因部族不同,也就各自信仰不同神明宗教,但在各族之中,都有专门祭祀祖先神灵的地方。,那便是祭坛。

    祭坛在南疆一带部族之中,实在是有着崇高的地位,在大部分的部族人民眼中,往昔五族争斗最激烈的时候,每次战争一定是要先请示过祭坛里的巫师,向神明说明情况,得到神明--也就是大巫师亲口说出的允许,如此部族族长才能发动新的战争。

    由此可以看出,祭坛和里面的巫师,在南疆这里有怎样的地位,而这些巫师据他所知,向来很少接见外人的。

    鬼厉沉默片刻,转头向小白道:“那个是苗人的祭坛,你说的那个人,难道是……”

    小白淡淡一笑,截道:“不错,三百年前,我在这里看到的,就是苗人一族里的大巫师施用还魂大法,将被山魅摄去一魂三魄的一个苗人救了回来。”

    苗人的大巫师……

    鬼厉嘴角又是动了一动,如果说祭坛里的巫师在南疆部族中的地位崇高的话,那么作为巫师中法力最强,地位最高,每一次都亲口传达神明旨意的大巫师,简直就是普通族人眼中的神明了。

    如果要有人胆敢冒犯大巫师,鬼厉丝毫也不怀疑,眼前这片土地上所有的苗人,甚至整个南疆的所有苗人都会冲过来和他拚命。

    小白饶有兴趣地看着鬼厉,微笑道:“如何,我们现在怎么办?”

    鬼厉看了她一眼,只见清晨初生的阳光落在她的脸上,仿佛折射了出来,带着淡淡温存。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过身子,向那座半山的祭坛,缓缓走去。

    小白微笑,跟了上去。

    这个地方号称七里峒,自然是范围相当之大,而且号称是南疆边陲最大的苗人聚居之地,随着他们的深入,看到的苗人也越来越多。

    从他们行走的这条比较大的道路上,不断有分支小路向旁边延伸开去,几乎像是一棵大树开枝散叶。

    鬼厉二人远远看去,脚下的路直接便是向远处那座祭坛方向延伸过去的,所以倒也省了问路的麻烦。

    只是随着他们渐渐深入,注意到他们二人行径的苗人也越来越多,周围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他们走到了那座祭坛的高大山脚之下。

    然后,他们停住了脚步,倒不是他们犹豫,而是苗人驻扎在山脚的士兵将他们拦住了。

    鬼厉心中微感烦躁,但眼前情况,却也并不出乎意料,本来嘛,作为苗人至高无上的神圣祭坛,若没有严加戒备,反而奇怪了。

    守卫在山脚的苗人士兵着实不少,一眼看去,至少也有十来个精壮男子,或远或近地站在通往山腰的道路上警戒着。

    此时拦住他们二人的是站在最前面的两个苗人男子,他们身上穿的是苗人普通服装,不同的是胸口另加了一面坚韧木藤所做的木甲,手中持着长柄尖枪,看来这就是苗人战士和普通苗人的区别了。

    那两个苗人上上下下打量了鬼厉和小白几眼,其后多半目光倒在小白那漂亮面孔上多流连了片刻,然后大声道:“叽哩叽哩胡噜噜,呱啦呱啦噜噜胡……”

    鬼厉转头向小白看去,小白一耸肩膀,道:“你别问我,被关了这么久,这些土话我哪里还记得住?”

    鬼厉默然,转过头来,沉吟了片刻,道:“我们有要紧事情,想拜见你们的大巫师。”因为有求于人,所以难得他此刻说话,倒有了几分客气。

    不过很明显的,这个苗人聚居之地,远没有在天水寨哪里开客栈的老板伙计开化,能够精通中土言语,听到鬼厉说了话,那两个苗人却更是紧紧皱眉,对望一眼,却是连手中长柄尖枪也拿了起来,面色严肃,口中大声喝问:“胡胡噜噜呱啦啦,噜噜胡胡叽哩哩……”

    鬼厉哑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老实说他为了碧瑶十年东奔西走,到处寻找黑巫族的下落,如何好不容易有些线索,却被这些苗人战士挡住,心中实在烦躁无比,真想直接出手打翻这些人,冲入祭坛找到那个什么大巫师,让他为碧瑶医治好才对。

    只是他毕竟已经不是当初不知世事的少年,知道此刻万万不能冲动,否则一旦闹僵了,只怕适得其反,但是迟疑片刻,因为言语不通,便用手向坐落在半山腰的祭坛指了一下,用和气的声音道:“我们要上你们的祭坛,去拜见大巫师。”

    他说的话苗人听没听懂不知道,但是他用手指指着半山上的那个祭坛的动作,登时让周围所有的苗人,包括站在更远处的苗人战士和一些跟在他们身后看热闹的苗人愤怒起来,一个个顿时大声喝骂,苗人战士更是哗啦啦围了上来,将他们包围起来。

    鬼厉怔了一下,小白在旁边低声道:“糟了,你可能犯了他们苗人的大忌讳。”

    鬼厉奇道:“我做什么了?”

    小白看着周围愤怒的人群,低声道:“苗人眼中祭坛乃是神圣不可侵犯之地,平时言语间都不能轻易提起,用手指指向祭坛更是极大的不敬之举,在苗人乃是最大的侮辱动作。”

    鬼厉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不早跟我说?”

    小白轻笑一声,淡淡柔媚似流露出来,柔声道:“你也要想想,我都被关了三百年了,哪还记得这么多……”

    鬼厉又是哑然,一时真是觉得头大无比。

    周围的苗人看着他们被围困之后,也没什么惧怕之色,反而神情自若在那里低声谈话,那男的还有几分焦灼之意,那女子却简直丝毫不把周围苗人放在眼中,巧笑嫣然,顾盼流波。

    周围有着许多苗女,看着场中小白那端丽姿容,一时都暗自纷纷羡慕,但当她们看到更多的苗人男子看着小白两眼放光的时候,登时全场耸动,片刻间叽哩呱啦声此起彼伏。大有这一对狗男女侮辱神圣祭坛,罪不容赦,理该千刀万刮,凌迟处死的气势。

    中间有几个岁数年轻的少年男子忍不住争辩了几句,说侮辱祭坛的是那个男子,这女人倒没什么大错,不如杀了那男的,留下那女的,给我作老婆也不错等等……

    话未说完,这几个男子登时被淹没在苗女群中,被她们的母亲、姐姐、妹妹、阿姨、三姑、六婶乃至没关系不认识的苗女或手打,或脚踢,或揪发,或抓耳,或捶眼,或撞胸,总之漫天手脚一起下,鬼哭狼嚎顿时起,片刻之后,扑通扑通之声不绝于耳,这些男子个个头青脸肿地被抛下溪流,溅起来老大水花,苗女强悍,可见一斑。

    那些苗人士兵似也没想到这些苗族妇女会有这么大的怒火,居然比要对神明最忠贞的才能有资格守卫祭坛的战士还要更加愤怒,对这些侮辱了神圣祭坛的外人更加深恶痛绝,以至于有什么轻微求情言论的就被乱棒痛打。

    为首的那苗人士兵似乎是这十几个士兵的头目,他向年几个还在河里哭丧着脸扑腾的年轻男子看流言眼,咳嗽了一声,看着鬼厉和小白,登时脸色如霜,而且看都不看小白一眼,死死盯住鬼厉,似乎生怕这男子溜了,或者怕自禁的目光滑开了,不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大声怒道:“哈哈噜噜叽哩哩,呱啦叽哩胡噜噜!”

    鬼厉这里也大是焦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人群之中突然有一大堆苗人妇女冲在一起,将几个年轻苗人抓起来爆打一顿又扔到河里,但想来苗人异族,多半有些奇异风俗,也见怪不怪。

    可是眼下这些苗人言语不通,刚才自己又无意中触犯了苗人大忌,惹怒了苗人,眼看着周围苗人越聚越多,虽然他和小白都是修真中人,绝不害怕这些苗人人多势众,身高体壮,但无奈自己现下实在是有求于这苗人一族。

    这十年来,他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委实痛苦万分,如今突然有这么好的一个希望重新燃起,他无论如何也不肯轻易放过,可是如今此刻说话说不通,再比划动作却又害怕不好沟通,万一再莫名其妙触犯什么苗人忌讳,不免太过冤枉。

    他站在那里,强闯不行,退走更不情愿,左右为难,实在尴尬。

    而周围苗人见这二人居然犯错之后死不悔改,还是站在原地一声不吭,那男的还有几分着急神色,偏偏那女子居然笑的越发灿烂,在众人围观之下竟然似乎更是高兴,笑容越发妩媚,其间居然还向几个一直盯着她看的苗人男子笑了笑,登时将那几个男子迷的晕晕乎乎。

    这情景落到周围苗人妇女眼中,登时如炸开了锅,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鼓噪之声越来越响,几乎要将鬼厉二人用口水淹没了。

    眼看人群就要不受控制,好多苗人妇女就要冲上前去,将那个风骚的小妖精好好教训一顿,以祭坛上的神明为名好好的为自己出一口恶气的时候,一声大喝,从守卫山道上那些战士的身后传来。

    这声音浑厚雄壮之极,竟然将这许多人的喧哗声都压了了下去,而且声音中充满了威严,周围苗人似乎也都识得这个声音,一下子都安静下来,向山上看去,显然这个人在苗人中极具威望。

  • 云星:

    这是你大爷啊? 诛仙1的情节这么多 擦

    回复
  • 方小明:

    矮油傻逼呀没看过吗傻逼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