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集 第十章 祭壇

2013年2月11日 更新

    鬼历为之愕然,但只见小白眼中柔情无限,水汪汪的如欲滴出来一般,倒映着自己的身影面容,忍不住心头一跳。

    “你喝醉了。”鬼历说出这话的时候。忍不住头上有微微的汗珠。小白的身子,此刻已完全站不住了,全部的重量都靠在鬼历身上。但见她皓齿轻轻咬了一下红唇,慵懒中还有一丝娇怜,口中低低一声呻吟,仿佛勾人心魄一般的风情,慢慢的,把她的头靠在鬼历肩头。“你啊…”这带着醉意,柔媚无限的女子,轻轻地道。

    似乎是因为酒性太烈,她把头轻轻在鬼历肩膀上转动摩擦,许是头疼了吧!只是她的声音,柔柔的还是在鬼历耳边,轻轻道着。“你这个人,就是活得太累啊!知道吗?小傻瓜!”

    鬼历被她这最后三字“小傻瓜”叫得简直是心惊肉跳,但听这话语中尽是柔媚之意,从这女子身上不时传来淡淡幽香,萦绕不散。最厉害的是她那一张绝世容颜就这般慵慵懒懒地靠在肩头,整个身子依偎在自己身上,让人不敢动,不能动。

    这场面若是在中土地方,想必引来无数风言风语,但南疆这里风俗开放,一众苗人不以为怪,反而多半以为这是一对情侣,尤其刚才小白惊天动地的一喝,当真是震动苗寨,更无人说些什么。只有一些对小白钦慕的年轻苗人男子,一时大是郁闷。鬼历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同时心中不知怎么,回味着小白刚才话里意义,这“活得太累”几字慢慢回荡在心头,一时茫然。

    就在这时,忽听到身边传来“吱吱”几声叫声,正是小灰的声音。他这才想起小灰一直都在旁边玩耍,刚才拼酒场面委实太过震撼,自己一时竟忘了小灰,当下转头看去。不料这一看,险些又把鬼历噎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小灰不知什么时候从河岸边上跑了回来,蹲坐在离瑰丽、小白不远的地方,三只眼睛滴溜溜打转,大是好奇的看着场中情况。

    此刻见双方拼酒结束,众人忙着收拾,苗人多走过去将那些醉倒的战士扶起照顾,鬼历也正抱着半醉不醒的小白哭笑不得。

    而场面上更是一片混乱,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醉鬼不说,长柄尖枪等武器,藤甲包括那些苗人喝醉之后掉落地上的大酒袋,满地都是,其中还有几个酒袋中剩下的烈酒没有塞好,从袋口缓缓流淌出来,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酒味。猴性好奇,小灰天生灵物,好奇之心也比寻常猴子强了十倍,当下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到了边上一个醉倒的苗人战士身边,脑袋向四周张望了一下,见似乎无人注意这里,便小心翼翼将掉在那战士身边地上的酒袋捡了起来。

    烈酒的味道,登时涌了上来,猴子小灰深深一闻,三只眼睛一齐打转,做迷惑不解状,显然以前从未接触这等东西。当下很小心地坐在地上,猴头转动,又向四周警惕的看了看,这才慢慢放到嘴边,喝了一口。酒入猴口,小灰放下酒袋,猴嘴里咋吧咋吧!忽地成大欢喜状,居然很是喜欢这个味道的样子,忍不住发出“吱吱”叫声。

    也就是这个时候,鬼历听到声音,转过头来,一见居然连猴子也在喝酒,一惊之后,这一气更是非同小可。心道这年头真是疯了,怎么不管狐狸猴子都开始喝起“酒”来…

    “小灰,过来!”

    鬼历大声叫了一声,小灰一激灵,向鬼历看来,见主人面色颇为严厉,伸手抓了抓脑袋,便放下酒袋向鬼历这里跑来。只是它才跑了几步,忽地又想起什么,居然又转回头去,跑到那个醉鬼身边,将那残余小半袋的烈酒酒袋抓在手中,就这般在地上拖着跑了回来。

    鬼历为之气结,这时注意到这边猴子情况的诸多苗人,却纷纷大笑出来。苗人性情豪爽,尤其男子多好酒,一看这猴子居然也有共同兴趣爱好,不由么笃鹬褐校痪醯梅叛厶煜拢换故俏颐缱辶揖铺煜碌谝唬恍诺幕埃憧戳镒右踩滩蛔∫壬弦豢凇?p>

    一时之间,诸多苗人居然高兴起来,人群中抛出了不少香蕉水果,都向小灰扔来,显然是喜欢小灰,给它吃的。小灰一开始还吓了一跳,只见突然间天地变色,无数异物纷纷砸下,简直避无可避,不由得大怒,吱吱乱叫,对着诸苗人做凶恶状。不料片刻后定睛一看,居然都是香美水果,如何不喜,立刻伸手到地上拾了几个香蕉,然后再慢慢一溜小跑,回来鬼历身边。一屁股坐到地上,将香蕉扒皮吃了。而手中抓的那个酒袋,居然也还在它手上,被带了回来。

    鬼历望着小灰,见小灰吃得津津有味,不是探出脑袋,将那酒袋放在口边,喝上一口。看猴子喝了好几口烈酒,脸上却似乎没什么发红变化,居然酒量不小的样子。鬼历张口正要说些什么,但回头一看正靠在自己肩头,醉意朦胧的小白,忽地一叹,把话又缩了回去,什么也没有说。

    倒是小灰笑嘻嘻的样子,见鬼历不时向自己看来,猴手一伸,从地上拿起自己拣回来的一根香蕉,递给鬼历,看来倒是挺讲义气,要和鬼历有福共享。鬼历默然,脸上风云变幻,终于慢慢摇头,转果身躯,不再看猴子。

    小灰耸了耸肩膀,不知道主人为什么对这等美味不感兴趣,反正自己吃得开心,也不去管它。向四周张望一下,窜出去又捡了几根香蕉回来,放在身前地上,慢慢品尝。

    这一片凌乱狼藉的场面,就是刚刚从祭坛里出来的苗人族长圆麻骨所看到的画面。

    负责守卫祭坛重任的士兵全部醉倒,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烈酒浓香;远处苗人民众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观着,不时有人哈哈大笑;至于那两个中土来的人,男的还好,站在原地,只是面上神色颇为难看,女的却似乎也已经喝醉,脸色红通通的艳丽无比,整个人靠在男子身上,不过还能站着,这一点就比满地醉倒的苗人战士强了许多。

    甚至连他们带来的那一只奇怪的三眼猴子,居然也坐在他们脚下,吃一口水果,配一口烈酒,兴高而采烈。

    圆麻骨又不是傻子,多看了几眼,再看看满地的酒袋和那些围观苗人的神情,便知道并非那两个中土人使得什么诡计,而是自己手下不争气。

    这时看到族长走了下来,早有人跑上前来,在他耳边低声说话,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看着一地醉鬼,圆麻骨直气得七窍生烟,心想这些废物,看守祭坛这等大事居然都抛到脑后。更可恶的是,十几二十个男人居然跟一个弱女子喝酒喝的趴下了,此事万一流传出去,苗族不免名声扫地,被南疆其它四族暗中嘲笑到死。

    心中打定主意,回头定然要好好收拾这些废物苗人之后,圆麻骨强装出笑脸,装作对地下这一片狼藉视若无睹的样子,向鬼历走去。鬼历这时也看到圆麻骨走了过来,心中咯噔一下,这个拼酒场面虽说并非明刀真枪,但这一地醉倒的苗人,任谁也看得出来让苗人大大的丢了面子,刚才圆麻骨从山上下来时候,鬼历远远望去便看到他脸上神色不对,显然大是恼怒。

    虽然此刻强露出一丝笑容走了过来,但鬼历如何不知他心中不快,不由得在心里埋怨小白竟然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待圆麻骨走近,鬼历强笑一下,讪讪道:“老丈,我、我这位朋友她,她实在是不懂规矩,才搞出了这么…”圆麻骨摇了摇头,对他道:“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了,说来都是我手下这些人实在没用。”鬼历默然,随即小心翼翼地道:“那大巫师他可愿意见我们吗?”圆麻骨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依靠在鬼历身上,明眸半闭、轻轻喘息的小白,苦笑一声,道:“你们上去吧!大巫师答应见你们了。”鬼历大喜,连声道:“多谢老丈。”

    圆麻骨淡淡道:“我是这里苗族的族长,你叫我圆麻骨就可以了。”

    鬼历倒是一愣,他虽然看出这老丈在苗人中很有威望,但没想到居然就是苗人一族的族长,当下点头道:“如此多谢族长了。”圆麻骨摇了摇头,道:“你们快上去吧!大巫师还在等你们呢!”

    鬼历应了一声,正要迈步向半山腰上的祭坛走去,却被身边的小白靽住,但见那柔若无骨的身体软绵绵的靠在自己的身子上,若自己直接这般走了,她还不得摔在地上。当下小声对小白道:“小白,我要去见大巫师,你自己站好,在这里等我好不好?”小白也不知道醉意之中有没有听得清楚,但听得鬼历声音在耳边响起,却没有睁开眼睛,面上轻轻笑了笑,妩媚之极,却没有说话,只是抓着鬼历衣衫的手,却是又紧了一分。

    鬼历无奈,而且毕竟此地乃是陌生之处,小白又醉成这样,将她一个女子独自留在这里,不免心有不安。脑中转过念头,不得一叹了口气,伸手环抱过去,将小白扶住,一起向山上走去。

    圆麻骨在前带路,鬼历扶着小白走着,小白身子依旧软绵绵的,走起路也是轻飘飘一般,大半的重量靠在鬼历手上。鬼历眉头皱着,心中说不出的感觉,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去。果然见小灰居然还是没动,坐在原地吃水果喝烈酒,不时发出吱吱笑声,乐不思蜀。

    鬼历脚上一踢,将一根香蕉体的飞起,正好砸在小灰脑袋上,吓了小灰一跳,猴头猛地转了过来,用手摸了摸被砸倒的地方。鬼历没好气地道:“走了。”说着,又扶(抱?)着小白跟着圆麻骨向山上祭坛走去。

    小灰抓了抓脑袋,站起身来,将手上水果丢下(其实也吃得差不多了),同时摇了摇那个酒袋。刚才那个士兵酒量颇大,原已喝了许多,加上刚才酒袋掉在地上,酒也流了不少出来。被猴子这么喝了一会,已然见底了。小灰将酒袋丢在地上,正要跟着鬼历过去,忽地身子一顿,打了个酒嗝,猴脸上也慢慢红了起来,看来苗人烈酒毕竟不同凡响,此刻也慢慢上头。不过小灰毕竟乃是灵物,虽然脸色渐红,却还行动如常,连忙跑过去跟上鬼历。

    只是在后面走上山路的时候,刚才站岗的苗人士兵就是里醉倒了一大片,满地都是酒鬼酒袋。鬼历扶着小白当先走了过去,小灰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从地上又捡起了一个大酒袋,举到手边摇了摇,咕噜咕噜发出了响声,看来居然还有不少,不禁猴颜大悦。

    这番惊喜之下,小灰顿时高兴起来,东捡一个酒袋,摇晃两下;西捡一个酒袋,摇晃两下。边走边捡,无奈猴手只有两只,捡了一只掉了一只,偏偏小灰贪心不止,不愿舍弃,将东捡西捡一共七八个酒袋放在一起,却无法一起带走,只急得发出“吱吱”叫喊声音。

    正想抬头向主人求救,不料这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只见主人跟着那个苗人老头已经走得远了,快到了山上祭坛。小灰吱吱乱叫,跳过来跳过去,抓耳挠腮,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末了终于一狠心,随手抓起两个酒袋,双手拖在身后地上,拼命向山上跑去。

    也还好苗人缝制的酒袋皮厚牢固,否则被它这么拖来拖去,早就破了。看着这猴子有趣模样,山下围观的苗人人群之中,哄笑之声,远远传来,回荡在七里垌山谷之中。小灰一路急赶,

    终于在祭坛前面追上了鬼历等人,呼呼喘气。

    鬼历转头向它看了一眼,只见猴子张口吐舌,大口喘气,手中却兀自紧紧抓着两个酒袋,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转过头去。

    圆麻骨向祭坛方向作了个手势,道:“你们跟我来吧!”

    鬼历点了点头,道:“多谢。”

    圆麻骨笑了笑,当先走进了苗人祭坛,鬼历跟在他的身后也走了进去。一进祭坛,阴暗的感觉就笼罩过来,与外头阳光明媚的世界截然不同。不知道是不是大巫师吩咐了什么下来,这一路上,圆麻骨和鬼历都没有看到祭坛里其他的人。小白醉意盈盈,鬼历心事重重,都没有注意周围,只有小灰拖着两个大酒袋跟在他们身后,隔不多久就打了酒嗝,猴眼好奇地东张西望。阴暗的祭坛里,那些石壁之上,隐约有红色出现,看去倒像是鲜血涂抹而上。而在石壁角落里,往往还有动物猛兽的头骨,狰狞装饰。小灰吱吱叫了两声,似有些不安,脚下又快了两步,跟紧了鬼历,不过手上抓着的酒袋倒是紧紧地没有放开。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他们很快就来到了祭坛最深处,那一个大巫师所在的石室外头。

    鬼历忽然皱了皱眉,虽然他此刻心情颇有些紧张,但下意识的,体内噬血珠所发出的冰凉气息,却忽然有些骚动,这石室之中,仿佛有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刺激到了噬魂。圆麻骨转过头,对鬼历道:“就是这里了,大巫师就在里边,我们进去吧!”

    鬼历点了点头,跟着圆麻骨进入石室,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背对他们,坐在火堆前面的佝偻身影。圆麻骨示意他们等一等,然后自己走上前去,在刚才的地方停了下来,恭恭敬敬地道:“大巫师,他们来了。”

    大巫师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听在鬼历耳中的,居然是非常流利正宗的中土语言,道:“请他们过来吧!圆麻骨,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了,你去吧!”

    圆麻骨应了一声,转过头对鬼历道:“那你们和大巫师谈吧!我先出去了。”

    鬼历向他点了点头,由衷道:“族长,真得很谢谢你了。”

    圆麻骨笑了笑,道:“没什么。”说着又看了看鬼历臂弯中的小白,心中想这世间居然有酒量如此之大的女子,当真不可思议。心中这么想着,慢慢走了出去。

    待圆麻骨的身影消失之后,鬼历转过身来,向前望去。那一个佝偻的背影在火光中闪烁不停,被照的阴暗不定,隐隐有些不真切的感觉,充满了神秘。他正犹豫着如何开口恳求,大巫师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年轻人,过来吧!”

    鬼历听着这苍老的声音,心中忽有些尊敬之意,当下应了一声:“是。”扶着小白慢慢走了过去,在大巫师身后六尺地方,犹豫了一下,便没有继续往前,而是原地站住。

    小灰拖着两个大酒袋跟了上来,紧紧跟在鬼历脚边,三只眼睛却不停地东瞄西看,打量着四周围情景,最后目光落到前方那个古怪的犬神石像上,看个不停。“坐吧!”大巫师苍老的声音静静地道。

    鬼历依言坐下,小白身子此刻也已站不稳了,而且似乎酒劲泛上,大有睡觉的意思,下意识地便靠在鬼历身上,头在他肩膀摩擦两下,便沉沉睡去了。至于小灰似乎也受了这个石室中安静的气氛影响,大气都不敢喘,当下也安静的在小白身边坐下,将两个酒袋放在身边,悄悄拿起一个放到口边,喝了一口。猴眼转动,向大巫师的身影看去。

    “你们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大巫师依然面对火堆,没有转过头来。

    鬼历道:“大巫师,是我有一个朋友,她散失了两魂七魄,只残存一魂,如今整整十年了,如假死人一般。我听说大巫师你有还魂奇术,正好能够救她,请大巫师您一定要、要救救她…”话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也仿佛有些颤抖。十年的哀伤等待,苦苦寻觅,仿佛都在此刻涌上心头。

    大巫师没有说话,沉默着,石室中陷入了一片安静,只有大巫师面前那堆火焰,噼啪燃烧,明灭不定。许久,大巫师才打破沉默,道:“你那位朋友,是怎么有这个病症的?”鬼历迟疑了一下,慢慢道:“十年前我与…敌人斗法,对方道行深不可测,用法力巨大的仙剑斩下,我无力抵抗。她、她不惜生命,燃尽一身经血,融入三魂七魄,这才将我救下,可是她自己却也变成…”他声音有些哽咽,停顿了好一会,才又继续道:“但是幸好她身上还有一件异宝《合欢铃》,在危急关头将她魂魄中一魂扣了下来,摄在铃中,这才有一线生机。大巫师,求你救救她。”

    大巫师的背影在火光中忽然好像又苍老了一分,慢慢地道:“你刚才说的那位朋友,可是魔教中人?”鬼历一惊,刚才他就是怕魔教名声不好,所以不敢特别说明,不料大巫师一听之下,突然就直接说了出来。正惊疑处,大巫师苍老的声音已经又道:“她一定是个女子吧!而且用的那个法咒,便是魔教中秘传的《痴情咒》,可对?”

    鬼历大吃一惊,又惊又喜,惊的是这南疆边陲阴暗祭坛深处的老者,竟然是个不出世的异人;喜的是他本领越大,那么拯救碧瑶的希望也越大。当下更不管其它,连连点头,道:“大巫师果然是慧眼,的确如此。不过世间对魔教虽然多有诋毁,但我这位朋友,却真的是心地善良之极,还请大巫师你施展回春妙手,救她一次!”

    大巫师的肩膀,仿佛也轻轻动了动,火焰燃烧声中,似有一声轻微叹息声音,那声音淡淡悲苦,隐约有几分伤心味道。

    “你们中土的正派魔教,对我这个边荒野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干系分别,你倒不用担心这个。”

    鬼历大喜,正要说些什么,大巫师已然接着说道:“你说的那种还魂奇术,我的确略知一二。但是能不能救你那位朋友,我并没有把握…”

    鬼历心中一颤,眼中一热,这十年来,今时今日,终于是在层层黑暗之中,看见了一点微弱希望。只是,大巫师的声音,却还在继续:“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先要回答我。”

    鬼历连连点头,道:“大巫师,您请说。”

    大巫师缓缓地道:“是谁告诉你,苗族祭坛里的大巫师,传承有这种还魂奇书?”

    鬼历闻言一愣,下意识转头向小白看去。只见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身子软绵绵的已经从他肩膀上滑落下来,把头枕在鬼历大腿之上,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正睡得香甜。

    鬼历刚才与大巫师说话时全身关,竟不会注意到她。而这时目光放远一些,只见猴子小灰竟然也是脸色通红,那两袋残余的烈酒看来被它一口一口的,竟然都给喝了下去。此刻它靠在小白身上,猴头枕着小白肚子,四肢摊开,四仰八靠地躺在地上,肚子一鼓一鼓的,大声酣睡。鬼历转过头来,对着大巫师的背影,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摇头苦笑。

    预告

    疆苗族祭坛之中,神秘的大巫师竟然拥有传说中诡异的还魂奇术,鬼历在小白的指引下来到苗族七里垌,见到了大巫师,向他恳求施术救碧瑶。

    与此同时,正道中人也因为金瓶儿的一句话,正急速向七里垌赶来。

    焚香谷暗中谋划的大事,南疆边陲和十万大山中诡异的暗流,再加上传说中被逃脱的妖狐,风云际会,渐渐在苗族七里垌这个地方逐渐展开。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