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集 第二章 黑火

2013年2月11日 更新

    “咚,咚咚。。。。。。”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门外却没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鬼厉皱了皱眉,走了过去,拉开了房门。

  只见在门口站着一个人,是一个十三,四岁的苗族少年,脸上神情尤未脱稚气,手中提着一个篮子,中间放着些肉食酒菜,看来是图麻骨族长派人送吃得来了。

  那少年将篮子递了过来,鬼厉点点头,道“多谢了!”

  那少年咧嘴一笑,却只发出“咿呀”的声音,鬼厉一怔,这般一个少年,竟是一个说不出话的哑巴,难怪刚才只是敲门没有说话声音。

  他不禁又多打量了这个少年几眼,只见少年身上的衣服多有补丁,显然是穿了许久,与刚才在七里峒街道上看见的苗人差别很大,想来这少年在这里地位不高,只怕多半还是个孤儿。

  鬼厉心里一想到孤儿这两个字,猛地怔了一下,胆汁这一会工夫,那少年却是在对他笑笑致意之后,转身走了,看他深情背影,却也没什么悲伤郁闷,到颇有几分快乐的样子。

  鬼厉王着那少年背影渐渐远去,忽地心中有一阵莫名的烦闷,轻轻叹息一声,转身进了屋子,怕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

  日见西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七里峒里众多的苗人屋中,都一一亮起灯火。

  从一个个窗口里透出来的黄昏的亮光,在黑暗中闪烁不停,明灭不定,在夜色例如沉默的明眸。

  那每一户的人家,在每一盏灯火之下的人们,可都是有各自的心情与人生吧。

  鬼厉站在窗口,向着远处那篇妙人居住处眺望着,沉默不语。

  夜风渐渐吹起,七里峒远处不时传来苗人兴高采烈的笑声,间中还有不知那里的狗在吠叫,之时随风传来的这些声音,却反而凸现了这一片土地中的安宁。

  也许这些普通苗人,他们反而比那些修道中人,更加快乐。

  鬼厉慢慢关上了窗,转过身来,将自己与屋外的世界隔绝。

    只是他转头却是一怔,前一刻还在安睡的小白,不知何时坐了起来, 斜靠着床边墙壁上,默默地望着他。

    鬼厉看了她一眼, 道:“你醒了?”

  小白笑了笑,用手轻轻揉着额头,道:“有茶么?给我到一杯吧,我头有些疼。”

  鬼厉走到桌边,倒了杯水,递给了她,道:“苗人这里哪有茶,你喝些水吧。”

  小白点了点头,接过杯子,喝了几口,精神也为之一振,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向鬼厉瞄了一眼,道:“你心里是不是在怪我啊?”

  鬼厉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若没有你,我也不会知道苗人里的大巫师有可能救治碧瑶,算了,明天我们再去见他就是了。”

  小白点了点头,道:“”我酒醉之后不大清醒,你见果苗人的大巫师了么?

  鬼厉点点头道:“见是见过了,他也承认的确东的还魂异术,只是他一定要问问你的来历,要搞清楚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的,才肯答应。”说着,他心中不由得也有些担心,九尾天狐的身份究竟愿不愿意泄漏,他对小白的反映心中没底。

  小白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明天天亮之后,我和你一起去见他吧。”

  鬼厉点了点头,正想再说什么,小白却忽然笑了一声,道:“你看这只猴子,居然醉的比我还厉害。”

  鬼厉向仍然躺在小白身边,四肢摊开呼呼大睡得小灰看了一眼,摇头不语。

  小白伸手,在小灰脑袋上摸了一下,目光步棋染得落到小灰额头正中的第三只眼睛上,沉吟片刻,抬头对瑰丽道:“有一件事,我想了许久,是小灰这第三只灵目……”

  话音未落,忽得在他们屋外,七里峒的上空爆发出一声如泉飞一般的巨大咆哮,声东四野,仿佛将整个山脉都震动了起来。就连他们二人这等修为人物,竟也觉得耳中嗡嗡作响。

  二人都是一惊,鬼厉快步走到门边,一把将门拉开,走了出去。

  这声巨响兀自回荡在七里峒山谷之中,远近都有不绝于耳的回音不住地响起,此刻七里峒里的所有苗人都被这巨大的声音所惊醒,原本的平静瞬间打破。

  鬼厉只看见无数的苗人纷纷冲出屋子,远远望去,面上都有惊恐的神色,许多人口中不停叫唤着同一句话,但他却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身后脚步声响起,小白也走了出来,站在她的身边,看着远处那群慌乱的苗人,听者苗人中不停呼喊的话,逐渐眉头皱了起来,低声道:“可能出事了!”

  鬼厉也看出事情不对,道:“怎么了,那些苗人在说什么?”

  小白面色凝重,道:“刚才那个巨大声音,是苗人供奉的犬神石刻发出的警报,若非到了有亡族灭种的危难时刻,这犬神是决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据我所知,千年以来,苗人的犬神也只是发出过一次警告而已。

  鬼厉心中一阵烦躁,此刻碧瑶生死很大的希望都寄托在苗人祭坛里的那个神秘的大巫师身上,偏偏此刻居然出了这种古怪的事情。正当他想说些什么,向小百问清楚的时候,七里峒原本安静的夜空中,开始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闪烁着星光的夜空里,突然开始聚集起浓厚的乌云,将漫天星星都逐一掩盖。那层层乌云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风云变幻,诡异之极。

  站在地面上渺小的人们,忍不住发出了惊恐的叫喊,无数人开始乱走,随即更多的人想那座苗人祭坛所在的山峰开始跪拜起来。

  黑云沉沉之下,这一片原本充满欢乐的土地一片悲凉。

  (啊!!!累死了!!!)鬼厉皱眉,低声道:“是有修道中人来了。”

  小白在他身旁,看着天空,道::“哪里的人你知道么?”

  鬼厉缓缓摇头,道:“从这操纵风云之术看来,大是诡异,不似中土正道道法,与魔教也达不相同。”

  小白嘴角动了动,脸上有一丝异样神色掠过,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不知怎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此刻随着黑云越来越低,七里峒里的苗人连呼吸似乎都越来越使困难,众人皆大骇,纷乱之像更是明显。就在这混乱时刻,苗人中忽得跳出一个身影,鬼厉远远望去,正是苗人族长图麻骨。

  只见图马骨向苗人大声嘶吼,手臂用力挥动,渐渐的苗人稍微冷静下来,在图麻骨的命令下,妇女孩童都开始向远处一处山峰跑去,留下的都是壮年男子,其中多手持兵刃,显然苗人也知道事情大是危急,准备决一死战。

  一片混乱中,图麻骨眼光向河岸着头看了一眼,见鬼厉二人正站在门外,怔了一下,随机点头示意,又把注意力放到指挥族人上面了。

  黑云渐低,照得小白脸上也阴晴不定,忽然,她低声对鬼厉道:“有这个高深莫测的修道人在,只怕苗人不是对手,你要帮他们么?”

  鬼厉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既然碧瑶要*他们……”

  话未说完,忽的天空黑云之中一声诡异巨响,如惊雷,如兽吼,瞬间黑云如被燃烧一半,大放光芒,运力云外到处是炙热金光。

  片刻之后,云层深处的轰隆声中,以团聚大火球从天而落,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但在最中心处,却仿佛还燃烧着奇异的黑色火焰。未及地面,周围树木尽数焦枯。苗人大骇,惊呼四起,但这火球下冲之势头何等迅速,还不等苗人跑开,只听破空之声锐响而至,“轰隆隆”急冲而至,撞到地面之上。

  巨响声中,无数断臂残肢随着燃烧的火焰横飞出来,惨不忍睹,四下一片哀号。

  鬼厉脸色一变,不料这黑云众人说动手就动手,正要起身飞上帮助苗人,却直觉的背后衣襟突然一紧,却是小白拉住了他。

  鬼厉心中奇怪,向她看去,小白向远处瞄了一眼,道:“你别急,看那里。”

  鬼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小白看的正式那座处在半山腰的苗人祭坛,那个山头平台之上,被熊熊火焰火光照亮的地方,一个枯瘦佝偻的身影凌然而立,正昂首望天。虽然相隔太远,看不清那人摸秧,但从那个身影看来,鬼厉心中第一个就认出,那正是苗人祭坛里神秘之极的大巫师。

  他停下了身形,远远凝望山间,那个苍老的身影。

  天空中的火焰云彩越烧越旺,染红了整个夜空,如末世之像,天地俱灭,在这个南疆边陲,熊熊上演。

  轰隆巨响,夜风炙烈,忽得一声惊呼,苗人展示的身后,喊杀之声大作。

  众苗人为之失色,图麻骨脸色更是大变,七里峒这里易守难攻,只有一条山道通向山外,苗人向来重兵驻守,此刻竟然有人在不知不觉间攻了进去,难道……

  今夜真的是苗族望族灭种的日子?

  只是苗族称霸南陲二百年之久,图麻骨身为族长,惊惶之下,仍能镇定心神,大呼一声,当先向身后冲去,片刻后苗人战士纷纷涌上。

  夜色如血,无数病人寒光,在瞬间纷纷亮起,划过半空,建起了鲜红的血。

  火焰燃烧,天地欲裂,那一群如魔鬼一般的战士,胸口有狰狞熊头刺青,奔腾咆哮,从黑暗中疯狂冲出,那眼中满是狂热,满是嗜血,当先一人,身材高大无比,赤裸的上身伤痕累累,手上持巨大石斧,纵横厮杀,所过之处,血流满地,哀叫四起。

苗人战士本以凶悍著称,但一来今晚事起突然,且犬神吠天,正是千年一遇的大凶之兆,苗人人心动荡,惊恐不已;二来黎族埋伏许久,突然杀入,再加上这二百年在南疆苦蛮质地锻造出来的勇力,以及不成功就要亡族的境地,一时之间经纱的称霸南疆的苗人战士抵挡不住,纷纷后退。
  图麻骨眼中如欲喷出火来,此刻他已看清敌人模样,大吼到:“黎族!”
  那黎族族长手起斧落,又将一苗人战士砍死,狞笑着想这里看来,“苗狗们,两百年的仇,今天叫你们全部偿还!”
  话音才落,仿佛映衬着他的话语,黎族无数战士齐声嘶吼,如野兽吠月,带着无尽的疯狂,纷纷杀上,苗人更是抵挡不住,眼看就要崩溃。
  就在这危急关头,忽得着山谷之中,想起低沈而神秘的声音,如低语,如幽冥,回荡缠绕在七里峒的每一寸地方。
  苗人战士瞬间喜形于色,精神大振,反观黎族这边,从那族长以下,都是面上突显惊惶之色。
  威名震慑南疆的大巫师,终于在苗族最为难的时刻出现了。
  红色的光芒,在漫天燃烧的火焰中闪烁了一下,随即迅速变大,一站在那个山间平台的大巫师为中心,向整个七里峒蔓延过去。所过之处,燃烧的火焰纷纷熄灭。
  片刻之后,红光依然延伸到苗人与黎族厮斗的战场,从后二至,苗人在红光的照耀下安然无恙,但是红光末端,一个黎族健壮的战士触碰倒着神秘的红光,忽地发出一声惨叫,倒地抽搐不停,片刻后全身发抖,七窍流血而死。
  黎族中人大惊失色,纷纷退后,这些战士想来厮杀惯了,任何强敌巨兽在他们眼前,要他们冲上敌对,只怕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只是这等神秘巫术,却向来是南疆族人最恐惧的力量,一时之间,人人面有惊恐之色。
  黎族族长脸上业又忍不住的惊慌,苗人的大巫师之名,在南疆对其他四族简直就是一个恶魔般的存在,此时此刻,他更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只是他并没有下令撤退,反而抬头看天。
  那一片在夜空中熊熊燃烧的火焰,炙烈澎湃!
  有笑声,轰然传出,带设轻蔑与敌视。
  满天云彩,瞬间明亮,燃烧的火焰像是突然透明炽热,在半空化作恐怖巨兽。风助火势,或更高涨,风云变幻不停,如奔腾的大海咆哮不止。
  云彩前头,赫然有人现身,如神人一般,周身上下尽是火焰,从半空服饰下来,如高傲的神祗。
  只见他在半空中手臂挥舞,作了一连串诡异动作,片刻之后又如神秘力量在他身后嘶吼一声,顿时满天火焰腾起,云彩疯狂流动,只听的巨大爆响,霎那间从天空中落下无数火球,带着熊熊火焰,冲下人间。
  地面众人,包括鬼厉小白都变了脸色,刚才直落了一颗火球,威力已然如此之大,这无数火球一旦落下,七里峒这个地方怕是立刻就化为火海,再也呆不住了。
  常人都能看得出来,大巫师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山谷之中的火光几乎在同时亮了起来,远远望去,虽然仍看不清他的脸色,但那个瘦小的身影在威力惊人的漫天火焰下,却显得格外苍老。
  此刻众人看得仔细,原来那片红色光芒就是从站在山间平台上的大巫师身上发出的,准确地说,是从他手中一根木账上发出来的。那木仗颜色漆黑,立起来竟然比大巫师整个人还要高大,尤其是木仗顶端,还镶嵌着一块非金非玉的奇异石头,在大巫师神秘巫力崔持之下,散发出越来越是强烈的红色光芒。
  黎族中人突然骚动起来,无数战士在瞬间红了眼睛,黎族族长,那位巨人更是一声大吼,仿佛带了两百年深深不尽的仇恨。
  “骨玉!”
  他昂首望天,大声呼喊:“伟大的熊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声音凄厉而凶悍,声动四野,瞬间所有的黎族战士一起嘶吼,纷纷涌上,那血光飞溅的时刻,正是生死逃亡的边缘。
  夜在烧,人正狂!
  苗族战士拼死而战,但面对着疯狂了一般的黎族战士,他们渐渐失去了战斗的勇气一般,逐渐退后。
  七里峒里的那条河,渐渐红了。
  倒映着天空飞落的无数火球!
  红光暴涨,向天而起,迎着那些距大火球,形成一道红色屏障,笼罩在七里峒上空。
  无数的炽热火球,几乎在同时间撞倒血色红幕之上,巨大的爆炸声回荡在群山之上,乍起了一团团巨大的红焰。
  大巫师双手高举过顶,那根高大的木仗直指天际,全力于天空中那个神秘人物对抗着。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从天空中传下的压力越来越大,几乎已经到了非人的地步。
  大巫师心中震骇,黎族之中,千年以来从未有过这等奇术异法,否则在两百年前那一场决定二族命运圣器的决战中,他们早就用出来了。
  可是,摆在他面前的,天空中那个神秘人物,此刻却仿佛如不可战胜的战神……
  知识,大巫师的心底深处,有越来越大的阴霾,这奇怪的异术,根本并非世间所有,而是在南疆秘密流传了数千年的,那个神秘恶魔的传说……
  天际,火焰熊熊,站在云端的阿合台,被周围火焰映红的兴奋得脸色,再也掩饰不住得意之情。从小就被族人灾难所深深震撼的他,抛弃了一切,深入到十万大山之中,找到了那个恶魔,恳求了他那无尽而强大的力量,今天,终于能够将族人从苦难的深渊救出来了。
  而黎族美好生活的第一步,就在此刻,将苗族全部践踏,夺回镶在苗人圣器“黑杖”上的骨玉,祭祀伟大的熊神,不,熊神算什么,黎族受苦的时候,熊神在哪里?
  阿合台心中怒吼一声,催动法力,瞬间又有十几个巨大的火球从云中奔腾而下,当他带着快一看着火球与红幕枚以下的撞击,都让那个曾经不可战胜的身影一次次战抖的时候,他心里已经决定,胜利之后的黎族,他要让全部的族人,该信那位神祗,只有他,才能给黎族带来新生!

********
注:  
   黎族:源于古代百越的一支,远在秦汉以前,“骆越”的一支就从大陆渡海到海南岛,隋代称海南岛居民为“便僚”,即黎族的先人。今天主要居住在海南省中南部黎族苗族自治州,其余散居在万宁、屯昌、凉海、澄迈、噜县、定安等县与汉族杂居。黎是他们对“山岭”的发音转化。

  • miming,流星(语):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