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集 第八章 炼狱

2013年2月14日 更新

    第八章炼狱

    狐歧山,魔教鬼王宗的总堂所在,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原本强大的门派,陡然间死去

    了整整一半以上的人手,无论对天底下任何强大的门阀,也是极其惨重的打击。那么多的热

    血弟子,战意高昂地出征,而回来的时候,却只有一身浴血的鬼王一人。

    挥之不去的阴影,显现在狐歧山中每一个人的脸上和心里,谁也不知道,那些残忍凶狠

    的兽妖下一个对手,究竟会是谁?

    鬼王回来之后,直接就闭门修养去了,没有人敢问他,但是人们并没有等待很久,很快

    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了回来,事情也渐渐变得清楚起来,这一场西南大战中,魔教三大

    派阀破天荒的合力对抗兽妖,虽然为什么三大派阀会暗中结盟或者另有图谋,除了鬼王只怕

    已经没有什么人知道了。

    而这一场大战的结果,可以说让魔教遭受了千年以来最惨痛的失败,鬼王宗损失了一半

    以上的人手不说,万毒门先在门中内乱里大伤元气,其后兽妖攻入毒蛇谷,残存的一些高手

    弟子几乎也是死伤殆尽。至于一向暗中蛰伏的合欢派此次不知为何,也举全派之力加入这场

    大战,而他们的下场也是在无穷无尽的兽妖面前全军覆没。

    此时此刻,元气大伤的鬼王宗上下一片惊恐,但无论如何,他们此刻的情况仍远远好于

    万毒门和合欢派,鬼王宗大部分高手都留在狐歧山,所以中坚实力实际上并未受损,而万毒

    门与合欢派经此一役,就连有没有人逃出来都不知道。

    这一天,在修养了多日之后,在门下弟子忐忑不安的猜测之中,鬼王重新出现在了鬼王

    宗弟子们的面前。对于刚刚经历的这一场大败,鬼王提都不提,而是直接了当地连续下了多

    道命令,很快的,整个狐歧山山腹之中,开始骚动起来。

    所有的人都开始收拾行装,打包东西,准备干粮清水,因为鬼王的命令中最后一条,清

    楚的说明了一件事,因为此刻中土兽妖肆虐,而且圣教元气大伤,为了圣教的未来,他已经

    决定,鬼王宗全体上下,一齐向西北而去,进入那片万里蛮荒,去那个传说中圣教的诞生之

    地━━“蛮荒圣殿”。

    在一片忙乱景象中,鬼王面无表情地背负双手,向山腹深处寒冰石室中走去。这一路行

    程万里,而且蛮荒那里荒凉燥热,以碧瑶目前的情况,并不适宜长途前往蛮荒。本来以鬼王

    心意,是想拜托小白照顾碧瑶,以九尾天狐千年道行,加上狐歧山机关重重,自然万无一失,

    但如今事情却有了变化。自从他回来之后,不知怎么,小白竟然从这里消失不见了,他问了

    好几个人,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去向。

    想到这里,鬼王眉头微微皱起,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女儿所在的寒冰石室之外,

    他叹息一声,开门走了进去。

    鬼厉正站在那里,默默陪伴着碧瑶。听到了身后有动静,但他连头也没有动一下。

    丽,就像是她冥冥中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关心她的两个男人,也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

    两个男人都在她的身边。

    她的表情很安静,很从容,很安心!

    鬼王看了碧瑶半晌,眼中闪烁过幽光,有难得一件的慈祥,过了许久,他长出了口气,

    淡淡道:“你怎么不去整理一下东西?”

    鬼厉没有抬头,也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问了鬼王一句,道:“我听说蛮荒方圆方里,

    但不是荒凉戈壁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一年到头都酷热异常,是不是?”

    鬼王点了点头,道:“不错,当年我曾经去过蛮荒圣殿,那里气候的确如此。”

    鬼厉皱眉道:“那碧瑶怎么能去,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受的了这个苦?”

    鬼王看了鬼厉一眼,道:“我本来就没想带瑶儿去蛮荒。”

    动山中机关禁制,关上入口,如此便十分安全。但为防万一,还是要有个人至少一月进

    来查看一次,以免生出意外。“鬼厉站了起来,道:”要留个人么,是谁?“

    鬼王淡淡道:“我原意是想托付给小白,她道行高深,而且很愿意在这狐歧山中好好休

    息几年,但不知为何,这些日子却找不到她了。”

    鬼厉面色微微一变,鬼王看在眼中,心里一动,道:“怎么,你知道她去哪里了?”

    鬼厉慢慢摇头,沉默了片刻,道:“让我在这里照顾碧瑶罢。”

    鬼王凝视着他,道:“你照顾瑶儿我当然放心,也信得过你,但如今圣教甫遭重创,我

    有意重振声威,首先就要安定教众,一统圣教,身边很是需要你这个人才的。”

    鬼厉的目光第一次离开了碧瑶,慢慢移到鬼王身上,忽然道:“这一次与兽妖大战,跟

    随你出去的那些弟子都死了吗?”

    徐徐道:“都死了。”

    鬼厉收回了目光,重新落到碧瑶身上,过了半晌,道:“这一次大战过后,魔教之中虽

    然元气大伤,但万毒门与合欢派全军覆没,对我们实力尚存的鬼王宗来说,却不能不说是一

    个统一魔教的大好机会。目前形势如此,就算没有我在,教中也已经没有什么势力能和你一

    争长短了。”他静静地道,“可是碧瑶这里,还需要人来照顾,你就让我留下来照顾她好了。”

    鬼王看了他好一会儿,点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勉强你了。瑶儿就权且托付于

    你,我也相信你能够照顾好她,不过你记住,兽妖实力可怖,且感觉敏锐,为了以防万一,

    最好还是封住山门禁制,然后你大概一两个月进来查看一次即可,如此便不会有什么不妥了。”

    鬼厉缓缓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鬼王的目光重新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片刻之后,他发

    出一声谓叹,转身向外走去。

    就在他将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鬼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宗主……”

    鬼王一怔,倒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鬼厉很少主动向他打招呼说话的,此番突然开口,倒

    不知为了何事,当下道:“什么?”

    鬼王背对着他,一动不动,没有说话,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鬼厉慢慢地道:“碧瑶都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在你心中,是不是很恨我?”

    他面色漠然,像是在说着与自己无关的话题一样,但鬼王却一直没有说话。石室之中,

    两个男人就这么背对背站着,空气中的气氛似乎僵硬起来。

    轻烟了了,从碧瑶身下的寒冰石台上轻轻飘起,飘散在空中,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突然

    传来拉开石门的声音,鬼王什么也没有说,静静地走了出去。

    “轰隆!……”响着低沉的声音,石门再一次的关上,寒冰石室中只剩下了鬼厉陪伴在

    碧瑶身边。他面色木然,怔怔地望着面前的那个女子。

    古老而茂密的原始森林中,随风传来一阵阵可怕而焦臭的味道,就像是难看的伤疤,原

    本青绿的树林中到处都是被兽妖肆虐在找到那个已经发疯了的魔教弟子的第二天,萧逸才、

    法相等一行七人正道弟子,顺着越来越是明显的兽妖痕迹,渐渐接近了那个藏在深山之中的

    山谷。一路之上经过的森林,到处都是他们刚才看到的那幅景象,虽然并没有看到人的尸骨,

    但这副景象依然让人为之动容。

    在许多人的心里,甚至都不约而同地想到,难道这些兽妖,真的就是天生为了杀戮而来

    到这个世上的么?

    这一天的午时时分,一行人出现在了毒蛇谷之外的那条残破古道之上,这里的周围被兽

    妖怪物们破坏过的痕迹是如此明显,以至于众人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看了出来,那条古道是

    硬生生被无数兽妖踩踏过而扩宽了数倍,到处都是兽妖怪物们留下的巨大脚印和尖利爪痕,

    空气中也仍然弥漫着一股腥臭味道,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种比较微薄,但却让人更加忍受

    不了的恶臭,不过谁也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味道。

    看着前方那个山谷入口,里面同外面一样的一片狼藉,被那片可怕洪流肆虐过的土地森

    林清唽可见,古道弯曲蜿蜒,谁也不知道在那山谷之中,究竟还有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的神色都有些紧张,陷入了一片尴尬的沉默中。最后还是萧逸才

    咳嗽了一声,但发声之后他却悄悄发生了一场大战。“他环顾四周,犹豫了片刻,然后问道

    :”我们进去看看?“

    没有人说话,此刻就连李洵的脸色看去也很不好看,片刻之后,站在萧逸才身边的法相

    低声喧了一句佛号,道:“既然到了这里,我们便无谓说再放弃了,进去罢。”

    其实这个道理在场众人谁都明白,只是不知为何,那个山谷之中仿佛有股诡异的东西,

    悄悄影响着每一个人的情绪,让人心生畏惧。一直跟随着法相的师弟法善,瓮声瓮气地应了

    一声,走到了师兄身旁。

    “走吧。”说这话的并不是萧逸才,而是林惊羽,他手中的斩龙剑握得紧了紧,然后面

    色肃然,当先一个向毒蛇谷中走去,跟在他身后走去得是陆雪琪,李洵也随即跟上,萧逸才

    和法相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隐隐有担忧之意,但片刻之后,众人还是都走了进去。

    偌大的山谷,一望无际的森林,众人走在毒蛇谷中,四周却只有一片死寂,不要说是见

    到动物,竟然连惯常的鸟鸣声,竟然也没有听到。这个山谷周围地方,竟似已经变做了死气

    沉沉的鬼蜮。

    空气中兽妖怪物的腥臭味一样的浓重,但随着众人的深入,每一个人的眉头都越皱越紧,

    此时此刻,随着山谷中的风吹来的另一股气息,几乎让人闻之就欲呕吐出来的可怕气味,也

    越来越浓了。

    山路曲折,弯弯曲曲,众人全神贯注地警戒周围,缓慢前进着。前方有个拐角处,是一

    道山坳,走到这里,空气中的味道已经恶心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忽地,走在中间的燕虹

    冲到路旁,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李洵惊道:“师妹,你怎么了……”话说了一半,他就停

    了下来,因为他和众人都看到了燕虹站在路旁杂草丛中,拼命呕吐。

    没有人开口嘲笑,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这个山谷虽然还没有露出它的真面

    目,但似乎已经比这个世上绝大多数的地方都更加可怕。燕虹喘息着停了下来,面色苍白,

    走回到众人身旁,低声道:“对不起,我、我实在是……”

    法相勉强一笑,道:“燕师妹,没有关系的。”

    萧逸才也道:“不错,这个气味谁都受不了,你不必在意,如果你不行的话,要不先去

    山谷外面等我们罢。”

    燕虹迟疑了一下,却摇了摇头,道:“我们走吧。”

    燕虹点头答应,萧逸才转头道:“好,我们继续走吧。前头不知道有什么怪物凶险,大

    家一定要小心。”

    众人纷纷点头,再一次向前走去,林惊羽依然走在最前方,眼看着越来越接近那个山坳

    拐角,他握着斩龙剑的手心里,开始溢出了冷汗。此刻空气已经恶臭的难以呼吸,林惊羽脸

    色微微发白,一咬牙,一个箭步跨了过去,绕过了这个山坳拐角,看到了山谷之中的景象。

    他整个人瞬间僵硬了。

    在他身后的众人立刻都注意到了林惊羽的异壮,不由得都紧张起来,萧逸才低声叫了林

    惊羽两声,他却根本没有反应,一双眼睛只是死死看着前方。陆雪琪第二个走上去了,然后

    李洵、燕虹、萧逸才、法相和法善,一个接一个地走过了山坳拐角,看到了毒蛇谷里的景象。

    然后,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那便是传说中悲惨的修罗地狱吧,如此可怖的场景,赫然出现在晴朗的青天白日下。无

    数的尸骨落在毒蛇谷中那片屋宅内是,几乎看不到有空隙的地方。

    在勉强定住心神后,萧逸才等人苍白着脸继续勉强向里走着。

    惨不忍睹的景象到处都是,而且越往山谷深处,景象就越发惨烈,这里的战斗不用想象

    就可以看出极为惨烈,无数人的尸骨和怪物兽妖的尸体都纠缠在一起,脚下的土地已经完全

    变做了深黑色,那是被鲜血所浸染的颜色。

    走进了那片宅院,每一处房间内外,重要的通道入口处,都可以看到惨烈的激斗残痕,

    有些地方甚至尸骨高高的堆了上去,显然是为了争夺这个小小的入口,双方前赴后继地拼死

    争斗,踩在战友的尸体上不死不休地搏斗着。

    在庭院中,众人开始看到有几只体形巨大的妖兽尸体,甚至有的比整座殿堂屋子还要高

    大,但此刻曾经凶猛不可一世的妖兽,也只是静静地躺在这人间地狱一样的地方,等待着腐

    烂。

    空气中的恶臭尸臭,已经到了可怖的程度,但正道弟子一行人却反而比刚才好过了一些,

    因为眼前的惨壮,反而让他们对这些恶臭淡漠了一些,只是,没有一个人的表情是好看的,

    任谁看来,这些人的脸色似乎也已经和死人差不多了。

    妖怪物,他们几乎就是下意识地向里走去,走去,走去……

    每一个人的面色都如此呆板木然,每一个人都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法宝,丝毫都不肯放松,

    在跨越了无数的尸骨血海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灵堂之前。

    之所以还看得出是个灵堂,是因为他们看到这个房间里有一具棺材,而这个屋子的内外,

    似乎是搏斗最激烈的场所,用尸骨堆积如山来形容都不过分。也就是在这里,众人发现了许

    多魔教中熟悉的尸体:百毒子、吸血老妖、端木老祖……

    这些曾经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魔教凶人,此刻都死不瞑目地躲在这个地方,许多人的

    脸上还带着恐惧之色。

    谁都可以想象,但谁也不愿意去想象,他们临死之前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随着探查的深入,萧逸才等年岁稍长的人又相继在这里发现了更多的魔教成名人物,包

    括毒神的三大弟子、合欢派里许多重要人物,倒是鬼王宗那边,虽然穿着鬼王宗服饰的弟子

    死亡极多,但成名的人物尸骨却极少发现。

    众人慢慢地聚集到灵堂前方,看到周围的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萧逸才涩声道:“这里死

    了很多人,魔教重要的人物都在这里旁边的燕虹脸色白的吓人,低声道:”那边也是一样,

    合欢派也死了不少,连三妙夫人都、都在那里……“陆雪琪的脸色苍白,牙齿紧紧咬着下唇,

    脸上神情复杂变化,看去又是不忍,又是恶心,更不知怎么,她似还有几分害怕。

    在最后一个走回众人这里之后,她忽然道:“有没有看到鬼王宗的人?”

    众人一起摇头,随即都怔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李洵脸色忽然更加难看起来。萧逸才看了

    他一眼,对陆雪琪道:“鬼王宗的普通弟子死了不少,但好像没看到……成名人物的尸体。”

    陆雪琪面色一缓,但旁边的李洵眼中忽地精光大盛,冷冷道:“萧师兄,你难道忘了这

    些兽妖都是吃人的吗,一路之上我们进来,看到了多少白骨,谁知道那些鬼王宗妖孽,会不

    会已经被……”

    “哇!”一声呼喊打断了李洵的话,却是燕虹突然忍耐不住,又跑到墙角呕吐出来,李

    洵怔了一下,忽地叹息一声,住口不说了。

    法相面有不忍之色,和法善两个人一起低声颂读佛号,谁都知道,李洵话虽然说的难听,

    但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萧逸才、林惊羽等人面色复杂,都慢慢低下头去,只有陆雪琪面容惨淡,脸上苍白的更无一丝血色,就连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摇晃了几下。

    只是这个清冷女子却没有低头,她慢慢抬头,向天仰望,那一片无垠青天上,就连山谷上方的云彩看去都是血红色的。

    陆雪琪的嘴唇动了动,仿佛想要呼喊什么,可是,终究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下期预告

    魔教与兽妖一战,元气大伤,鬼王宗暗施毒计,利用兽妖将万毒门与合欢派一举击溃,一统魔教。

    鬼王带领门下西行前往蛮荒圣殿,暗中谋划,令中土正道独抗越来越是猖獗的兽妖。

    浩劫生处,生灵涂炭,鬼厉独自守候在狐岐山外。天下间,风雨萧萧,正道和兽妖之间的决战,也随之接近…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 侠骨柔肠:

    李洵不愧是云易蓝之徒百分百的龌龊小人,不忘借题发挥,打击雪琪

    回复
    • 方法:

      r人生在世

      回复
      • ll:

        但求不愧于心

        回复
  • 逍遥自在:

    呵呵呵呵呵呵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