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集 第二章 夜饮

2013年2月14日 更新

    狐岐山,寒冰石室鬼厉默默注视着安详地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碧瑶,在袅袅白色轻烟中沉眠的女子,嘴角似平水远都带着那么一丝笑意她此刻可还有感觉么,可还知道有个人守护在她的身边么?

    还是说,在她心中,本就没有后悔过,所以如此安详地睡着?

    对于这些,鬼厉心里自问过无数次,答案他从来都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只是每多想一次,他仿佛就多受了一分煎熬。不过自己的身体现在是越来越差了,虽然因为修习了三卷天书真法,这些日子来他渐渐领悟佛、道、魔三家真法其中似亦有融合为一之处,道行日进,但噬血珠妖力似乎每天都在他体内那么游荡着,如挥之不去的幽灵,等待着最后的时机与他同归于尽。

    那份冰凉的感觉,鬼厉早就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从少年直到此刻,都一直与自己相伴得这份感觉啊!就算是死,因为也会这样感觉着冰凉而死吧。

    他心里这么苦笑了一下,最后看了一眼碧瑶,这是他独自一人守着碧瑶的第三天。

    “你好好歇息一会,我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兔厉轻轻地道,“你别害怕,你爹和我现在只是暂时离开的。就算是死了,我也要在死前再回来看你一眼的。”

    他望着碧瑶,轻轻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出了这间寒冰石室。轻烟飘荡,在他身后如轻纱。

    “轰隆!”

    沉重的石门在身后缓缓合上,早就守候在一旁的小灰嗖的一声跳到他的肩膀之上。鬼厉伸手轻轻摸了摸小灰的脑袋,点了点头便一路向外走去。一路上他或伸手到墙边墙角,或转过许多弯路拨弄机关,一路走来,狐岐山鬼王宗总堂之中层层机关尽数都被启动,光是沉重的石门就落下了不止十道。

    狐岐山山腹之中,此刻到处郡是机关响动的声音,但人影却只有鬼厉一个,其他的人早就在三日之前,追随着鬼王前往蛮荒圣殿了。此刻的狐岐山,清冷而寂寥,鬼厉一路走出山腹,阳光照在身上带来一丝丝暖意的时候,竟也忍不住身子为之一震。

    “轰隆隆隆……”最后的一道石门缓缓合上,将这个巨大的山腹遮盖起来,其中还夹杂着隐约的“啪嗒”声音,鬼厉听在耳中,知道那乃是机关反扣的声音,日后若是来人不知道如何开启此处机关,单想从外面强攻进去,面对这上万斤的巨岩,那非得要如神仙一般的道行才行了。

    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趴在鬼厉肩头的小灰双臂伸起,伸了个懒腰,嘴里还打着哈欠鬼厉转头向它看了一眼,微微笑道:“怎么了,看你一副无聊的昏昏欲睡的样子?”

    小灰“吱岐”叫了两声,猴脸之上翻着白眼,然后手脚舞动,一直向山外指去。鬼厉笑了笑,道:“你无聊了啊,唔,说起来这四处荒凉,连树也没几棵,也难怪你觉得难受。”

    小灰立刻拼命点头,从鬼厉肩头跳了下来,嘴里吱吱叫着,手舞足蹈。鬼厉深深呼吸,回头看看了狐岐山此刻已经与山势融一体,根本看不出痕迹的洞府门口,点了点头,道:“好吧,反正我们也要等一个月后再进去看望碧瑶,趁这段时间,我们就在周围散散心好了。”

    小灰大喜,在地上蹦蹦跳跳,咧着嘴大笑。鬼厉被它感染,心情不禁也好了许多,笑骂道:“好了,还不上来,不然你就自己呆在这里好了。”

    小灰脑袋一缩,“嗖”的一声窜了回来,几下就爬上了鬼厉肩头,呵呵笑着。

    鬼厉摇了摇头,嘴角也有一丝微笑,手边翻动,熟悉的冰凉感觉重新泛了起来,鬼厉似乎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小灰有些奇怪鬼厉为何还不飞走,吱吱叫了两声,鬼厉回头向它看了一眼,然后淡淡一笑,轻声道:“人生寂寞,何苦还想那么多。”

    小灰眼睛眨巴了两下,显然不大明白鬼厉突然冒出的这两句话,鬼厉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一翻手,青光泛起,噬魂魔棒祭出,载着他们一人一猴,直上青天,离开了狐岐山。

    离狐岐山最近而有人烟的地方,是余北方向二百里外的一个小镇,叫做“三福镇”三福镇人口并不多,但周边还有几个村庄,也勉强算是热闹了。过往时候,鬼王宗为了保密,一般采购粮食酒水等日常用品时,都是不到三福镇,而是去了更远的城镇购买,以防正道或是魔教其他派系发现总堂所在。不过鬼王宗弟子回山之前,有许多人都有到三福镇上歇息一下。

    往日鬼厉带着小灰也有经过三福镇,虽然次数不多,但小灰聪明无比,居然记得牢牢的,此刻刚出狐岐山,小灰就在鬼厉肩头手臂拼命挥舞,一直指着三福镇方向,显然是想去三福镇上喝酒吃东西。兔厉摇了摇头,却也没说什么,转了个方向就向三福镇飞过去了。

    二百里的距离,对御空飞行的修道中人来说,并没有多远。青天白云之间,但只见一道隐隐透着几分黑气的青光闪烁飞翔,划空而过。

    小灰在肩头不安分地趴着,不时歪着脑袋,长长的猴子尾巴也荡过来晃过去,不知道心里是不是想着等会将要享受的美味。鬼厉一边操纵着噬魂,一边向脚下望去,狐岐山一带自然不用多说,一片荒凉秃山,出了狐岐山脉之后,地势较为平坦,但荒野寂寂州同样是没有人烟,从高处看下去,远远的只有一条苍凉古道在荒野上孤独延伸,也不知道通往何处。

    鬼厉忽然叹了口气,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小灰有些奇怪,多看了主人两眼。

    向着东北方向不到半个时辰的飞行之后,他们已经飞到了三福镇上头,远远的只见下方屋子连绵,一座连着一座,小灰看着已然兴奋起来,口中吱吱叫着,向下指点。鬼厉微笑道:“好啦,我们这就下去。”

    青光闪动,在空气中发出“嘶嘶”锐响,从天而降,落到了三福镇的街道之上。但甫一落地,鬼厉的眉头却已经皱了起来。小灰从他肩头跳了下来,伸手抓了抓脑袋,四下张望,显然也有些困惑不解。片刻之后,似乎它也感觉到了什么,三只眼睛中同时都亮了起来,口中吱吱叫着,面上神情有些紧张。

    眼前的这座三福镇,看去仿佛己经成了一座空空如也的空镇,周围的房屋大部分还保留完好,只好少数几处看出被损毁的地方,但整个城镇的人们却完全都消失不见了死一般的冷寂,笼罩在这个小镇之上。

    鬼厉哼了一声,心里多少明白了几分,不用说,过里变成这个样子,多半是兽妖浩劫的缘故。镇上的人们要么是早一步向北方逃去,如果逃得慢了,多半也难以避免成为兽妖口中食物的命运。好好的一座小镇,变做了这等模样,而想过去,此刻的神州浩土之上,又不知有多少城镇是这个样子。

    远处有风吹来,在街道上吹起些许风抄,在这般暖和的日子里,吹在过小镇上的风却似乎也是冷的。小灰似乎还是有点不安,靠近了鬼厉,同时向四周看着,鬼厉俯身下来,将小灰抱起,低低说了一句:“没事的。”

    小灰眼睛眨了眨,似乎和鬼厉在一起,也安静了下来兔厉深深呼吸,抬脚缓缓向前走去,小灰爬到他的肩膀上,不再吵闹,静静地向四周张望着。

    小镇上除了风声,一点声音都没有,鬼历信步走去,街道走完了一半,只见各家各户有的门窗紧闭,有的却房门洞开,不知道是不是被兽妖闯了进去。只不过一路上并没有看到人的尸首,看来这里的百姓还是事先得到了消息,所以多半都向北方逃走了。

    便在这时,忽地一阵冷风吹过,街道东边一扇摇摇欲坠的房门“砰”的一声掉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在空寂的街道上回响着。鬼厉和小灰同时都转头看去,只见房门背后,一只手臂无力地落在木板上,一动不动,同时空气中隐隐有股血腥味道。

    鬼厉向那个方向默默看了一会,然后转过头继续向前走去,小灰趴在鬼厉肩头,却不时回头向那只手臂张望着。

    以前鬼厉也来过三福镇几饮,所以对这里的情况也算略知一二。他缓缓走着,沉默了许久,然后开口道:“前面我记得有家酒馆,我们去那里吧,也许还能给你找点吃的。”

    小灰吱吱叫了两声。

    脚步踏在街道上的声音,此刻听来似乎特别的晌,冷风从背后一阵又一阵的吹来,很快的,顺着街道,他们来到了那间酒馆。前方酒馆的招牌已经从门榄上掉了下来,翻盖在门口,蒙上了一层灰尘。鬼厉看了这个不知道名字的木匾一眼,踏了上去,在上面留下了一个脚印。

    忽然,小灰发出低低的叫声,盯着这个酒馆里面,鬼厉的身子也突然停了下来。片刻之后,从酒馆之中传出了一声低抗的吼叫。

    是兽妖么。这是鬼厉的第一个反应,只是这个吼叫声音,听起来却似乎有几分熟悉。

    “哄啊……”

    小灰忽地发出一声尖叫,向酒馆里窜了进去,鬼厉吃了一惊,不知道小灰为何突然激动起来,但向来小灰与他亲密之极,可以说是他唯一的伙伴,不管如何他也不能让小灰独自一人去面对酒馆中的神秘事物。眼看小灰转眼就要没入酒馆,兔厉脸色一变,身影晃动,已经追了进去。

    下一刻,他出现在了酒馆之中,当他看清楚了酒馆之中的事物之后,却不禁为之一怔。

    酒馆之中四下凌乱,锅碗瓢盆丢的到处都是,碎片成堆,原先的桌椅也杂乱摆放着,少数还完好的,桌面椅上也看得出有厚厚的尘土。但就是在这样一间破败的酒馆中,在酒馆中间的一张还算完好的桌子上,摆放了一壶酒和几个酒杯,旁边坐着的却是一个身着鲜艳丝绸服装的少年,而在他和鬼厉之间的空地上,一只怪兽和小灰对峙着,模样狰狞可怕,吼声低沉中略带一丝惊愕,正是恶兽饕餮。

    竟是那日在荒山野岭深林之中,与鬼厉相遇的神秘少年。

    饕餮伸着长长的脖子,瞪着四只铜铃大的巨眼,盯着小灰,但小灰的表情却没有刚开始的那么紧张,反而有几分高兴的样子,口中吱吱叫了两声,咧嘴而笑,慢慢走上前去,却是想用手去摸饕餮的脑袋。

    饕餮低吼一声,显然对小灰这个动作有些不适应,小灰顿了一下,三只眼睛眨了眨,绕着饕餮恶兽的身体走了两圈,从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走到左边饕餮长长的脖子转动,跟着小灰的身子转来转去,口中不时还发出几声低吼,但听起来敌意己经越来越小,显然对这只三眼灵猴-饕餮居然也有几分好感,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难得碰见一只和它一样贪吃的家伙,所以才如此另眼相看…这时那个少年也看到了鬼厉,坐着并没有动,但神情上似也怔了一下,显然也没有想到居然还会和鬼厉在这里相见。不过他很快恢复了正常,微微一笑,冲鬼历点了点头。鬼厉心中吃惊的程度并不比那个少年小,而且此刻心中对这个神秘少年的身份更加的疑惑,能够在这样一个死寂小镇的酒馆中出现,此人的来历不问可知,大是诡异。

    这时的小灰已经接近了饕餮,忽然开口而笑,伸手探了出去,在饕餮粗糙的头上拍了一下。饕餮口中发出一声低吼,两只眼睛瞪着小灰,模样凶恶,但小灰却似乎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觉得很是好玩的样子,又用手拍了两下,发出怪异而带着一丝滑稽的“璞璞”声音。

    饕餮似乎有些拿猴子没有办法,打了个响鼻,似乎是像人无可奈何地哼了一声一样,趴了下来,不再去理会小灰。小灰却似乎很喜欢这只怪模怪样的怪兽,靠近饕餮在它身上这里动动,那里碰碰,大是亲热的样子。

    那个神秘少年从这两只灵兽身上收回眼光,看向鬼厉,微笑道;“看来他们很不错啊."

    鬼厉点了点头,也微微笑了一下.

    那少年一拍身旁椅子,道:"其实我们两个也算是颇有缘分了吧,天大地大,居然在这里还能见面,兄台何不过来坐坐,我们喝上一杯,也好聊上几句。”

    鬼厉向正凑在一起的小灰和饕餮看了一很,只见小灰此刻的注意力似乎都已经放在了饕餮身上,当下淡淡道:“也好”说罢,漫步走了过去,却没有在那少年身边,而是另外拿了一张椅子,在桌子的另一面坐了下来。

    那少年英俊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笑意,伸手拿过一个干净杯子,放到鬼厉面前,然后为他加满了酒,微笑道:“兄台来此空无一人的荒僻小镇之上,不知道所为何事?”

    鬼厉不答,望着这个少年,沉声道:“那么你又是为了什么?”

    少年微微一笑,道:“我是路过此地,看到此处居然还能找到几杯残酒,便在此休急片刻,自斟自饮了。”

    兔厉转头向小灰看了一眼,道:“如果我说我也是带着这只猴子,来这里找酒喝的,你信不信?”

    那少年一征,向小灰看了一眼,忽然大笑出来,抚掌道:“信,为何不信I来来来,你我对饮一杯,人生本就寂寞,难得还有一个有缘之人,在天涯海角荒僻角落,一起找酒喝。”

    说罢,他一举酒杯向鬼厉,然后一饮而尽。鬼厉深深看了他一眼,口中慢慢重复了那一句:“人生本就寂寞,嘿嘿,人生本就寂寞……”

    他忽然也笑了出来,那笑容中满是沧桑神色,举起酒杯,一口饮下一股火辣一样的酒味,从喉间直下到腹中,这荒僻小镇上的酒,竟然颇为厉害。

    那少年笑道:“如何?”

    鬼厉一抬眼,伸手将酒壶拿过,替二人加上了酒,道:“好酒。”

    那少牟笑意更浓,一拍桌子,大笑道:“好,果然是好酒I”笑声中,这少年神情渐渐激昂,忽然大声吟道:月日时意,沧桑过,述记否,伤心人白发枯灯走夭涯,一朝寂寞换宿醉……”

    吟到后来,他的声音渐渐转为苍凉,脸上竟也有几分落寞神色。吟罢,他低头无言,鬼厉默默望着他,将自己面前酒杯中的酒,一口喝下。

    入夜,寒风渐起,寂寥的小镇上响起了“呜呜”的声音,如远方有人悄悄哭泣。

    夜色深沉,黑暗如潮,将大地掩没猴子靠在饕餮身上睡着了,那只凶猛的恶兽此刻也懒洋洋地躺在地上。酒馆中,一片黑暗,鬼厉和那个少年坐在黑暗之中,谁都没有起身去找蜡烛照亮的意思。

    也许在黑暗中,他们仿佛才更加觉得舒服一些罢。

    一整天下来,他们就这么面对面坐着,偶尔说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偶尔喝上几杯酒,更多的时候却似又彼此匀起了心思,默然沉思,回想着一生往昔。

    在这样一个清冷的夜晚,天涯海角荒僻地方,两个陌生的人却已经相识的样子,淡然相处。

  • 侠骨柔肠:

    天涯海角伤心人,东游西荡落寞者

    回复
  • 折颜: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