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集 第二章 幻月

2013年2月15日 更新

‘前辈,前辈,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林惊羽冲到万剑一的身旁,跪了下来,双手颤抖着想要扶起他,可是入手之处一片绵软,一股恶寒从心中泛起,林惊羽像是置身无底冰窖,他触手的地方,这个老者竟然没有一处的骨头是完整的。

‘是谁,是谁?’林惊羽的声音瞬间嘶哑了下来,牙齿深深咬着嘴唇,转眼流出血来,甚至连他的眼睛都在愤怒与绝望中迸裂。

‘前辈,前辈……’

他低声叫喊着,哽咽着,终于哭了出来。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还会哭的,就在这个浑身苍凉无力的老者身前,十几年前的绝望仿佛又一次笼罩了他。

万剑一无力地看着这个年轻人,他如此的伤心绝望,以至于不可能虚伪装饰,也许,总归还是有人真心对我的吧,万剑一心中这么想着。

他的手指动了动,然后,像是受到神明垂怜的模样,他竟然颤巍巍抬起了手掌。

林惊羽身子大震,一把抓住他的手,急道:‘前辈,前辈,你有什么话要说么,是谁害的你这样,我、我一定给你报仇,谁,是谁?’

万剑一脸色越来越是苍白,连呼吸都慢慢低了下去,可是不知怎么,他的眼神中却更加的明亮,握在林惊羽手中的手掌,手指轻轻晃动着……

林惊羽怔了一下,低头看去,手心中,那根苍老无力的手指,沾着鲜血,轻轻而潦草地勾画着笔画:‘小……心……’

忽然,林惊羽的背后,那片薄雾之中,黑影闪了出来,鬼先生目光炯炯,凝望着这边。林惊羽此刻背对着鬼先生,而且全神贯注地盯着万剑一的手指,丝毫也没有感觉到。但万剑一却看到了,他的目光与鬼先生的视线在半空中无声地相触,像是掠过了百年光阴。

那一分曾经的沧桑……

万剑一忽然笑了一笑,带着鲜血的笑意,对着鬼先生,然后,他摇了摇头。

林惊羽等待了许久,却不见万剑一继续写下去,愕然抬头,却只见万剑一头弯向一旁,竟然是已经断气了。林惊羽身子大震,双手颤抖,不可置信地望着那失去生命的脸庞,半晌之后,他大叫一声:‘前辈……’

痛楚哭声,从他扑在那老人的身上传来。

鬼先生悄无声息地站在他的身后,凝视着万剑一那张苍老的脸,许久之后,悄悄退了回去,消失在薄雾之中,远远的风中,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狼嚎山下,随风送来,尖利凶恶的嘶吼声从远方密密不断的响起。

青云山头,人头耸动,正道中人汇聚于通天峰上,站在最前头的道玄真人、普泓上人以及云易岚等诸人,脸色俱都沉重,眉头紧皱,向着青云山下的方向眺望着。

淡淡腥气,在风中隐约可以闻到,让人不禁联想到山脚之下那无数残忍凶恶的兽妖。谁也不知道,这一场浩劫之后,到底会是什么结果?

玉清殿外的广场上,人头耸动,却是一片寂静,人人俱都是面色凝重。

也就是在这个寂静时刻,忽地,远方处一声冲天而起的长啸,似狼嚎,如鬼哭,尖锐破空,远远逼来。

听着那声音响起的地方,似还在山脚之下,但尖啸声入云而至,一时间人人变色。这尖啸声音袅袅回荡,在白云险峰间转了几转,这才又缓缓低了下去。但就在它堪堪收声的那一刻,猛的山脚之下,万兽齐吼,那无数吼声冲天而起,汇聚一块似排山倒海一般,直将天地都变了颜色,隆隆传来。

云气轰然散去,山峰陡止,一团黑气从山脚升起,越来越大,越来越密,凝聚在通天峰对面天空,直到遮挡住了日光。黑色的云彩,渐渐飘荡在这个仙境一般的地方。

不知是谁第一个呼喊出来,山顶的众人眼尖的都望了过去,只见在那黑云深处,那猎猎风中,有一个身着显眼丝绸衣衫的少年负手而立,面无表情,漠然注视着这一山的人们。

在天地眼中,人又是什么样的事物呢?

他轻轻挥手,目光却似穿过了这座山脉。

山脚下,万兽吼叫,腥风阵阵,惨呼声,终于传来……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鬼厉身子停顿了一下,微微皱眉转过身来,向着通天峰的前山方向眺望,只见那里天际黑云沉沉,狂风呼啸,虽然不是很远的距离,但与自己所在的后山却是完全两样的天气。

暖暖日光,从天际洒落,正落在他衣襟之上。

鬼厉慢慢收回了眼光,下意识地向肩头看去,只是却没有看到小灰。这一次进入幻月洞府,他特意没有带着小灰前来,其间危险不言自明,他也并无把握。刚才与那个神秘老人的一战,虽然鬼先生出手相助,但鬼厉心中却是对那老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青云门数千年的历史,果然是藏龙卧虎的地方。

曾几何时,自己不也是这里的一部分么?

他漠然地抿紧了嘴,重新抬步向前走去。

小径两旁与刚才一样,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林,松柏常青,草木繁密,只有这条山间小径曲曲折折向前蜿蜒而去,通向着未知的神秘。

树林深处,还隐隐有清脆的鸟鸣声传来,似乎前山的那一幕浩劫对这一山之隔的地方没有丝毫的影响,到处都是平静的气息,就连空气之中,也泛着清冷的味道。

鬼厉心中原本有的那么一丝紧张,在如此静谧的环境中,很快就平服了下来,以至于当他第一次抬头望见‘幻月洞府’那四个字的时候,面对著闻名天下的地界,他脸上却没有一丝异样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洞。

而实际上,在他面前的,似乎也正是个普普通通的山洞而已。

比常人高出一半的洞口,宽七尺左右,出现在一个平缓的山坡上,旁边都是绿色的藤蔓与荆棘,甚至有几枝垂下了洞口,山风吹来,藤蔓也在轻轻摇动。而就在那绿色藤蔓之下,洞口上方的石头上刻着四字:

幻月洞府。

除了这四个字本身的意思,这周围的一切甚至包括这些字迹,都显得如此的普通,难道这里,就是两千年来青云门的根本么?

那一卷造就了无数英才俊杰,包括青云子和青叶祖师的无名古卷,就是安静的躺在这里么?

还有那一柄名动天下的古剑!

鬼厉静静的望着那四个字,历经岁月风霜的字迹仿佛也在沉默的凝望着他。

他没有说话,没有叹息,下一刻,他迈步走了进去,就像是,一脚踩进了过往岁月……

没有想像中的幽深绵长,出现在眼前的竟然只是一个朴实无华的石室,一眼就可以看清了洞中所有的摆设景物。几块石头堆在墙角,墙壁角落微微湿润的地方有隐约的青苔,唯一和洞外不同的是,这里特别的清静,走进了山洞,似乎突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像是与外面隔绝开了。

从周围收回了目光,鬼厉的视线最终落到了正对着洞门口的石壁之上。平整的石壁之中,镶嵌着一块石板太极图案,这便是这个山洞之中唯一能与青云门有关系的事物了。

鬼厉深深吸气,走了上去,在太极图案前停了下来。太极图上斑痕历历,有许多处都有破损迹象,显然是岁月久远的事物。鬼厉默默望着此物,脑海中慢慢回荡起鬼先生在不久之前所说的话语。

下一刻,他轻轻把手放在了太极图案上,淡淡青光,从他手掌之间散发出来。鬼厉面无表情地望着手中的光芒,感觉着从身体经脉间流淌的熟悉的太极玄清道的气息,那曾是他属于这座山脉的气息!

仿佛是久远沉眠的人终于醒来,石室中的平静突然被一声幽远的轻响而打破,就像是整座洞府轻轻叹息了一声,有什么东西开始转动,然后,太极图上同样亮起了青色的光芒,与此同时,太极图案开始转动。

从左往右转了正好一周之后,石壁之中突然有一声‘卡’的声音,一切都停顿了下来。鬼厉收回了手臂,安静地等待着。

片刻的寂静转眼消失,山洞中响起沉闷而隆隆的声音,就在太极图案的右边,原本完整一块的石壁突然出现了一个圆环形状的裂缝,随即缓慢旋转着向旁边分开,露出了一个秘密的洞口。只是这个洞口处却盘旋着一股灰白水雾模样的怪异事物,看过去如雾气,又似水波,旋转不停,里面朦胧不清,一点都看不真切。

鬼厉看着那水雾,鬼先生终究还是没有骗他。但是就在这神秘水雾之内,谁又知道是什么呢?

他没有犹豫,甚至似乎是没有多想的样子,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水雾吞没了他,那个身影很快消失,而两道石壁这一次却是悄无声息的回转回来,轻轻合上,再也不露一点痕迹。

恍惚中,朦胧中,那深深苍穹的深处,有道闪电掠过,赫然刺破长夜的黑暗,化作无比巨大的光剑从天而降,如此耀眼夺目,让人无法正视,直刺入深心之中。

然后,漆黑的苍穹中升起一轮闪烁着怪异银光的奇异之月,高悬在远空天际。

那一瞬间,脑海中竟是一片空白,什么都忘却了,只有目光依然向前凝望着,那一道白光的背后。

仿佛是低沉幽怨的声音,有人在轻轻哭泣,但随即有个熟悉的声音笑了出来,有个幼小的声音‘哇’的一声,终于开始啼哭。

不知怎么,他屏住了呼吸!

莫名的紧张,心跳却如此的快速,耳边仿佛有风,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仿佛只是一双眼睛在探索着张望着,终于看到……

那一个小小村庄,还有村后的一间残破草庙。

‘生了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在焦急地问着。

‘生了啊!母子平安,是个男孩啊!’稳婆的声音中带着笑意,大声地说着:‘恭喜!’

‘呵呵,呵呵……’老实的男人憨厚的笑着,淳朴的感情中带着一些安慰和一些庆幸。下一刻,他看到了那个啼哭的男孩,那个依偎在父母怀抱中的孩子。

‘取什么名字好呢?他爹!’母亲有些虚弱,但脸上终究还是幸福的笑容。

父亲想了想,道:‘我们都是大字不认一个,要我说村里面最有学问的就是村东头教书的林先生了,村里有小孩什么的,名字不都是他取的么,不如我们就去拜托他取一个吧?’

母亲点了点头,父亲就出去了。过了不久,他从屋外走了进来,面上带着笑意,拿着一张字条,道:‘林先生说了,像我们这样的人家,最要紧的就是平安守本分,好好过一辈子就是了,所以他给取了三字,写在这上面了。’

母亲欢喜地道:‘哦,有学问的人就是不一样,他给我们儿子取了什么名字?’

父亲用粗糙的手把字条拿到母亲的身边,用手环抱着母亲和那个安静酣睡的孩子,压低了声音,仿佛对着这三个字有着无比的敬重和宠爱,悄悄地道:

‘张,小,凡……’

‘轰隆!’

苍穹中竟有一道惊雷响起,天空中竟落下雨来,他全身突然发抖,狠狠喘息!

屋外有雨,天际如墨,远处的青云山赫然狰狞,那漫天席地的凄风苦雨之中,父亲与母亲相拥一起,平和的脸上都是笑意,望着那怀中的孩子……

他想大声呼喊却无法作声,千言万语在脑海中回荡急旋,却终究只化作了两个字:

‘爹、娘!’

漫天雨丝,都似落在了他的脸上,冰凉刺骨。

天际的幻月闪烁着幽幽光芒。

‘砰!’

从天空中飞来一颗石块,像是穿过了身体,落在了身后,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晴朗,有一群孩子奔跑在村子之中,大声的欢笑玩耍着。

那个看去平凡的男孩在前头拚命跑着,一个比他大一些的男孩带着一群小孩在背后追逐,口中还大声叫喊着:‘张小凡,有种你就站住!’

前头那孩子‘呸’了一声,边跑边道:‘你当我白痴啊!’反而跑得更快了。

一路追跑,这些小孩逐渐跑近了村子东头的那间破旧草庙。从外看去,这座小草庙破旧不堪,也不知经历了多少人世风雨。

张小凡第一个冲了进去,身后的那群孩子也随之跑了进去,那一座破败的小草庙里,仿佛还有孩子们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怔怔地望着,脑海中忽然又是一片空白,仿佛有一丝莫名的恐惧,从深心中早已湮没的地方丝丝缕缕地散发出来,布满了整个心头。

一步,又是一步,他悄无声息地接近那座草庙,接近了那个仿佛久远以前就已经消失的噩梦。

大一点的模样清秀的男孩骑在张小凡的身上,面有得意颜色,笑道:‘被我抓住了,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张小凡怪眼一翻,道:‘不算不算,你暗算了我,怎么能算?’

那男孩一愣,奇道:‘我什么时候暗算你了?’

张小凡道:‘好你个林惊羽,你敢说这个门板不是你放在这儿的?’

那叫林惊羽的小孩大声道:‘哪有此事!’

张小凡一抿嘴,头一歪,一副坚决不投降、不屈服的样子。

林惊羽气从心头起,一手扼住他的脖子,怒道:‘说好了抓住就认输的,你服不服?’

张小凡理也不理。

林惊羽脸色通红,手上用力,大声道:‘服不服?’

张小凡气管被他扼住,呼吸逐渐困难,慢慢的脸也开始涨红,但他小小年纪,性子竟是极强,硬是一声不吭。

林惊羽却是越来越怒,手上力气越来越大,口中一叠声道:‘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

服不服……服不服……这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如翻山倒海一般的回荡开去,曾经多年的心酸,就这么在一叠声的呼喊中,涌上了心头。

然后,像是曾经期待,又像是毫无准备──那一只从岁月中悄悄伸出的手掌,枯槁而满是皱纹,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却又曾几何时,竟是那么的震动心魄,带着无边的恨意!

老和尚,微笑着,依然是曾经慈悲亲切的笑容,站在了面前。片刻之间,他的世界完全都空白了,其他所有的一切,村庄、小孩、争执,突然都消失了,只有那一个慈悲而平和的老和尚,微笑的望着自己,像是在幽幽岁月之中从未褪色的画面。

他全身颤抖,深心处一阵难以言明的悲愤就这么涌上心头,忍不住仰天长啸。

天空中,什么时候又变黑了呢?

有风雨,悄悄落!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