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兄弟“青东”的366打赏捧场!

    ————

    百尊道武神座,横空出现,映现无尽金光。

    这就是群星大会第三重考验,三千六百人去抢夺这一百个名额,成功者不仅能进入下一轮考验,还能从道武神座中获得一部道品武学,一举双得。

    而失败者,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淘汰!

    此时,原本就沉寂的广场,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暴动,反而是诡异的愈发沉寂起来,出奇的安静,并没有任何人轻举妄动。

    因为谁都知道,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抢先出手,非但不能占据一席道武神座,反而会引来杀身之祸。

    不过,这种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

    仅仅片刻之后,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最前方的卿秀衣突然动了,衣袂飘舞,如同一抹如梦似幻的烟霞,瞬息已来到一尊最靠近祭台的道武神座之上,盘坐而下。

    飕飕飕……

    几乎在同时,天璇阁的赵清河、睿王府皇甫长天、水烟阁甄流晴、小公主皇甫清影等人也随之出动,分别抢下了靠近祭台附近的一尊道武神座。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眼神变幻,但最终却并没有人敢鲁莽的多说什么,因为他们知道,不管是本身实力,还是身后的势力,都足以支撑这些人毫无阻碍的坐在那里。

    因为,这些年轻人是当今大楚王朝修行界公认的顶尖天才,耀眼无双的年轻一代领军人物,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敢与这些人为敌?

    只一瞬间,上百尊道武神座已经被占去七个席位。

    其中还有两人陈汐并不认识,面孔极其陌生,一个是身材瘦削,面容冷厉的紫发青年,眼眸开阖之间,泛起丝丝缕缕电弧。

    一个是身材臃肿肥胖,笑眯眯的年轻胖子,不显山不露水,但能够在第一批抢到一尊道武神座,并且没有遭到众人觊觎,其实力必然也不容小觑了。

    “这两人竟然能够和皇甫长天等人并驾齐驱……天下的强者还真是多啊。”陈汐心中感慨了一句。

    “陈兄来的有些晚,或许不知那两人,他们一个名叫于轩尘,一个名叫凌鱼,都是隐世不出的老怪物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实力极为了得。”

    旁边,王道虚轻声解释道:“早在第一重的登天峰和第二重的夺玉牌考验时,两人就显露出高人一筹的手段,实力已经得到了大多人的认可,所以才能安然夺下一尊道武神座。”

    陈汐这才恍然,在群星大会没有开始的时候,他就曾许多人说过,因为化龙血池的缘故,许多隐世不出的老怪物也都纷纷派出自己门下弟子,参与了进来。

    很显然,这于轩尘和凌鱼就是某两个老怪物调教出来的杰出弟子。

    “走吧,趁现在其他人还都顾忌重重,我们先一起动手,否则待会只怕会陷入一场大混战当中。”周四少爷突然说道。

    陈汐抬眼一扫,见自己这边,除了抢先出手的甄流晴、皇甫清影之外,安千羽、王道虚、花漠北、王震枫和周四少爷一样,也都做好了出手准备。

    陈汐又扭头看了看身边的梵云岚,见对方也点了点头,表示已准备妥当,当即答应道:“好,一起动手!”

    这时候的情况,的确如周四少爷所说,绝大多数都顾忌重重,迟迟没人敢抢先动手,生恐成为众矢之的,被其他人给围杀掉。

    而在这时候,凭借自己和其他人的实力,联袂出动的话,只怕也无人敢阻挠。

    再加上甄流晴、皇甫清影已经毫不掩饰地表示出对自己的支持,皇甫崇明、林墨轩等人也必然不敢在这时候从中作梗了。

    飕飕飕……

    没有再犹豫,陈汐等人突然动身,化作一抹流光朝祭台四周的道武神座掠去。

    见此,在场大多数人的确如陈汐所料想那般,处于对他们这一行人的顾忌,没有人横加阻挠。

    然而还不等陈汐长长松口气,身后,蓦地传来梵云岚的一声愤怒叫声。他心中咯噔一声,霍然抬头,就看见皇甫崇明、林墨轩、萧灵儿三人,破空而来,正要全力劫杀梵云岚。

    “找死!”

    陈汐在半空中,戛然止步,转身已冲回梵云岚身边,脸色已是冰冷漠然之极。在关键时刻,这些家伙仍旧不知死活,突然插手,已经令他彻底动了真怒。

    “妈的,这些不长眼的混蛋!”

    “陈兄,我来帮你!”

    周四少爷等人也察觉这一幕,一个个怒喝出声,转身就要冲过来,却被陈汐拦住了。

    “诸位,你们先去抢道武神座,这里的一切交给我了!相信我!”陈汐声音决然,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那好,你要小心一些,一定要坚持到比赛最后!”

    见陈汐态度如此坚决,周四少爷等人心中一凛,知道这时候容不得再多说,当即转身朝祭台附近的道武神座冲去。

    皇甫崇明、林墨轩、萧灵儿三人在成功拦下梵云岚之后,便不再动手,遥遥立在半空,抱臂冷笑。

    陈汐见到这一幕,顿时就明白,这些人是声东击西,明面是上对付梵云岚,暗地里却是为了阻碍自己抢夺道武神座!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也很好理解,直接对付自己的话,那就彻底得罪了甄流晴和皇甫清影等人。而对付梵云岚就不同了,因为谁都看得出,除了自己之外,梵云岚和其他人都不熟,甚至连她的身份都甚少有人知道,根本不用担心得罪谁。

    并且通过此举,还可以把自己牵制下来,他们对付起梵云岚来,自然不用担心出现任何的压力。

    “对不起……”梵云岚低声说道,神情有些难过。

    “无需多说,这种仇恨迟早是要解决的,说起来,也是因为我牵连了你才对。”陈汐拍了拍梵云岚肩膀,安慰了一声,扭头望向皇甫崇明等人时,脸上已是肃杀一片。

    皇甫崇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你陈汐还是个多情种子,为了美人,连道武神座都不要了。”

    林墨轩和萧灵儿也是嗤笑不已。

    陈汐手掌一握,漆黑暗哑的剑箓闪现而出,嗡!剑吟冲霄,一股凌厉得如同锋芒般的气息,轰然爆发而开!

    “今天,无论谁敢阻拦我和她的步伐,杀无赦!”

    陈汐那冷冽冰冷的声音,如同寒风般刮过广场,声音中透着一种决然,更有一种毫不掩饰的霸气,气势凌云。

    他明白,自己得罪的人的确不少,除了皇甫崇明、林墨轩、萧灵儿之外,还有柳凤池、蛮洪等人,这些人必不会让自己轻易夺得一尊道武神座。

    再加上因为梵云岚的缘故,令他彻底动了杀机,也不再愿意一直低调下去,既然战斗不可避免,那就杀个痛快,何所惧哉?

    “这家伙……”

    望着身旁手持剑箓傲立当空的身影,梵云岚一对美眸泛红,笼罩起一层水雾,鼻子有些发酸,陈汐能够为她而战,她感觉下一刻哪怕死了,这辈子也值了。

    “不知天高地厚!”

    皇甫崇明、林墨轩、萧灵儿皆是不屑冷笑,在他看来,陈汐此举,就像是深陷绝境中的困兽发出临死前的嘶吼,没有半点的威慑力。

    “陈汐此人倒也是有情有义,如此胆识,实在是难得啊。”

    “可惜啊,性子太过执拗,企图与皇甫崇明等人一战,这种天才,最易夭折。此时没了甄流晴、皇甫清影等人的庇护,我看他今日如何收场?”

    “这家伙挺狂啊,能够走到这里的,哪一个不是名震一方的强者,这家伙竟然向所有仇人宣战,真是有点自不量力了。”

    就在陈汐的声音刚落下,广场四周的众人也顿时哗然起来,一道道目光望向半空中的陈汐,有敬佩、有敌意、有不屑,更多的却是叹息,不看好。

    虽说陈汐的名头,在场众人也或多或少有所耳闻,但是在场每一个人的名头,也不必他差了。

    并且许多人也都知道,陈汐的敌人不止是皇甫崇明、林墨轩、萧灵儿三人,还有柳凤池、蛮洪、裴钟、薛晨等等。

    这些人无不是来自名门大派的金丹核心弟子,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实力和名声都是有目共睹的。

    而陈汐除了身旁一个女人,就再无任何援手,又拿什么和这么多敌人抗衡?

    陈汐站于半空,凌厉如刀般的目光,缓缓扫过那些有些骚动的人群,抿嘴不言,神情更没有任何变化。

    他既然已经决定战斗,就决不会被一些议论质疑声影响到自己的斗志!

    “诸位,既然陈汐向咱们宣战了,哪有不接下的道理?咱们和他之间的仇恨,的确到了该解决一下的时候了!”

    骚动的人群中,一道充斥着怨毒的冷笑声响起,而后,云鹤派的薛晨踏空而起,来到了皇甫崇明身边。

    嗖嗖嗖……又是一连串破空声响起,裴钟、柳凤池、蛮洪三人,也纷纷出动,和皇甫崇明等人汇合一起。

    只一瞬间,这七人就对陈汐和梵云岚形成了围拢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