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萧鼎 作品

    好像是到了冬天,很冷很冷,又或是来到了传说中滴水凝冰的北方大冰原,连身体里的血都有一种要凝固的感觉。眼前是一片黑暗,感觉不到一点光线,哪怕陆尘拼命地想要睁大眼睛也是如此。

    与眼前的虚无幽深相比,他的耳边就显得异常混乱嘈杂,不时有为数众多的怪异声音此起彼伏地响着,有的时候低沉哀鸣,有的时候又如惊涛骇浪,发出震天巨响。时而有巨兽嘶吼,时而如万鬼咆哮,仿佛他已坠入黄泉地府,掉入无边地狱,迎接他的将是永不超生的痛苦命运。

    陆尘的心中涌起了一丝恐惧,未知的命运总是令人如此,但是他随即反应了过来,他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反应终于恢复了正常,这是他第一次为自己的恐惧而感到欣喜,而随之而来的,似乎周围那些诡异的状况所施加于他的痛苦也迅速减弱下去。

    寒意在缓慢地褪去,陆尘忽然觉得身子一轻,然后整个身躯竟像是漂浮了起来。周围的声音消失了,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然后在眼前的一片黑暗中,似乎是在极遥远的地方,有一抹亮光幽幽闪烁亮起。

    陆尘向那个远方望去,觉得那仿佛一束星光,在一片天穹夜空的最深处,幽幽闪烁了千百万年。然后,就在他的眼前,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犹如一片寂静黑暗的夜空里,一点一点的星光渐渐亮起。

    它们点亮了星空,散发着古老的光芒,星光澄澈又璀璨,如一场世间最华美的盛宴在他眼前展开。

    陆尘屏住了呼吸,在这一刻,他有一种想要呼喊大叫的冲动,但所有的声音都被压抑在喉咙中无法出声,他只能感觉到自己失去了对身躯的控制,就这样随意又安静地漂浮在这上下左右漫天星光的虚空里。

    陆尘凝视着这漫天的星辰,心中忽有所悟,好像有什么力量催动了他心底尘封多年的锁,然后悄然抹去尘埃,将被封印的往事放了出来。

    蓦地,他瞳孔忽然放大,一双眼眸中倒映出在那星光璀璨的天穹之上,一片巨大的影子从天而降。

    那是一棵庞大到无法想象、匪夷所思的巨树,那是一棵始终在不停生长、抽枝发芽并把无数的枝条向着虚空中蔓延伸展的大树。

    巨树横亘于伟大而广袤的星空,它的许多枝条插入了星辰与黑暗的空隙,在某些地方,陆尘甚至看到了那奇异的枝条回荡着熟悉的黑暗火焰,然后刺破了虚空,荡起一阵阵如波纹般的涟漪,倒映出一些奇异世界的片段倒影,然后刺入了那个世界里。

    只是他还来不及细想与思索,甚至还来不及为这棵巨树而震骇,他就发现自己面对如此恐怖的一棵神树,却没有一点恐惧与害怕。他几乎差点以为自己的情绪又出了问题,以为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那个诡异又可怕的噩梦中,但是很快的,他发现并非如此。

    他并不害怕恐惧,也不是情绪冰冷毫无反应,相反的,他对这棵虚空中的巨树竟是有了几分亲切的感觉。那一种熟悉的温暖感觉,就好像他遇到了一个多年未见的老熟人。

    好像是与他这奇异的心情感觉呼应,星空中的那棵巨树上,忽然分出了一根枝条,穿过无数的星辰虚空,转眼间越过黑暗,一直伸展到他的眼前。

    枝条上有绿叶嫩芽,充满了勃勃生机,哪怕黑暗与虚空都无法阻拦这种生气,让陆尘的眼中似乎也映上了一层绿意。

    陆尘若有所思,低头向胸口望去,便发现一抹光芒从自己的心口处散发出来,光芒闪烁,温暖平和,正好与身前这神树的树枝一脉相承,完全相合。

    陆尘的脑海中在那一刻忽地豁然开朗,他不知道眼前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但是他知道,这一切一定都是自己体内的那颗神树种子,与遥远星空天穹中的神树发生了感应,这才有了眼前的这一切。

    原来,魔教传说中的那棵神树竟然真的存在,而且从眼前这神奇的一幕看去,它甚至比魔教崇拜而信仰的那种传说更加伟大也更加神奇。

    在陆尘身前,那根树枝颤动起来,看上去好像有些犹豫又有些疑惑的样子,大概是不明白为什么那颗种子并不离开陆尘的身体,而是始终藏在他的身躯中。

    枝条缓缓伸展,逐渐缠绕在了陆尘的身上。陆尘对此无能为力,他心里有一种预感,如果这神树的枝条一旦发力,自己随时就会粉身碎骨。但是他并没有害怕的感觉,因为在他心口上的光芒依然明亮,那颗种子好像依然坚定地在表明着什么态度。

    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那根枝条好像终于接受了现实,它在陆尘的身躯上轻轻拍打了几下,仿佛有些眷恋不舍,但是终于还是决定离开。

    枝条缓缓从陆尘身躯上松开了,但是在离开之前,这生气勃勃充盈着无法言喻的生命灵气的枝叶,突然间光芒大盛,一股强烈而充沛无比的灵力猛然向陆尘身躯中灌送而来,如洪水浪潮一般冲过陆尘的经络,然后汇入了他心口那个最隐秘的地方那颗种子所在的地方。

    种子散发的光芒瞬间明亮了数倍。

    然后光辉闪烁着,连续明灭了数次,仿佛在对那枝条道谢,那根来自虚空的枝条缓缓离开了陆尘的身躯,然后缩了回去,回到了那永恒寂静又星光璀璨的夜空里。

    陆尘眼中的光辉与那个无比庞大的神树影子,开始逐渐远去并消失在黑暗中,这神奇的一幕似乎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如果不是他体内仍然充盈着那强烈的生机灵力,如果不是他心口那颗种子散发的光芒仍然璀璨。

    下一刻,突然间,天地寂静,眼前一片黑暗。

    所有的星辰光辉都消失了,所有的声响声息都安静了。

    他从虚空中坠落,仿佛落入无底深渊,但是最后,他只是觉得身躯猛然一震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是他熟悉的昨晚睡觉的那张床吧?

    他的眼睛还未睁开时,突然间听到一声狗吠,然后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烦,在他身边不远处嚷道:“喂,天亮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