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萧鼎 作品

    陆尘环顾四周,但宽阔的大殿里除了光线昏暗一些外,他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异常之处,除了他心里那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这种感觉始终挥之不去,而且看不见摸不着,令人心烦意乱。陆尘微微皱了皱眉,缓缓低头,好像陷入了沉思,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如此过了好一会儿,大殿上忽然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片刻后,那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这昆仑大殿上,向着陆尘走了过来。

    人还未至身前,天澜真君那爽朗的笑声便先飘了过来,带着几分玩笑之意,笑道:“今天可有什么要紧事么?这一早到现在,我也没听说山上发生了什么啊。”

    陆尘看着天澜真君那铮亮的光头和温和的笑容,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然浮起一丝温暖之意,以至于让他的眼神都变得比平日更柔和了些。

    天澜真君那是何等人物,一身道行深不可测不说,对陆尘这个自己唯一的亲传弟子的了解更是胜过世上大多数的人。虽然陆尘还没开口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但是只是这一个眼神的转变,天澜真君便已察觉到了什么,略微怔了怔。

    面前的这个徒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刚刚那种眼神看自己了吧?在那一刻,天澜真君甚至有一瞬间的恍惚,他想起了多年前在那个街头偏僻的巷子里,他第一次拉住那个小男孩的手时,以及以后那一段时光中,虽然有种种艰苦的磨砺修炼,但是那孩子每一次看着他的眼神,却从来都是一样的。

    清澈、明朗、温和,带着不可摧毁的信任与坚定。

    他信任着自己,他信仰着自己的话,并为之奋不顾身,甘心去出生入死。

    他踏进了世间最凶险的所在,他承担了世间最艰巨的任务,他抛弃了自己的人生,投入了黑暗阴影中,化作了一个影子。

    他曾经许下过誓言啊!

    少年时,那个孩子对他许下的诺言,立下的誓言,在这许多年后的今天,原来都已经实现了!

    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个孩子长大成人,他的眼睛不再清澈温和,他的眼神变得锐利复杂。他再也没有用那种信任与依赖的眼神看过自己,哪怕是他重回到自己身边,对自己跪拜叫出那一声师父时,天澜真君也没有感觉到当初的那个孩子。

    天澜真君几乎从不后悔,包括当初让那孩子变作影子,他也没有后悔过。只是在他心底,终究、偶尔、某一个瞬间的时候,总也有一些淡淡的遗憾。

    直到今天,他突然又看到了陆尘望来的目光。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从陆尘的眼神里,哪怕只是那个短促的瞬间,他仍然感觉到了那种温和清朗和当年的清澈目光,这个孩子,哪怕他已长大成人,但是天澜真君的心中,陆尘似乎又突然变回了当年的那个少年。

    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就这样彼此对视着,有一会没有人开口说话。只是这大殿中的气氛并不紧张,更不压抑,反而弥漫着一丝淡淡的温暖气息。至于之前陆尘莫名所感觉到的那股令他不快和危险的气息,自从天澜真君走到这里之后,好像就突然又凭空消失了。

    ※※※

    “怎么了?”

    过了一会,还是天澜真君先开了口,他的口气听起来很平静,但也很温和。

    陆尘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开口说话,在他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挣扎和迟疑。

    老实说,他来到昆仑大殿之前,并没有打算和天澜真君多说什么,特别是有关于自己的那些秘密与古怪的遭遇,其中许多时候都会牵扯到他体内的黑火那个秘密,所以陆尘过来的本意其实只是想向天澜真君打听一下接下来这位大佬的打算而已。

    血海异象已出,再有之前种种布置,以陆尘对天澜真君的了解,这位心深如海而且野心大过天的“疯子”,一定是会有什么阴谋诡计正在布置的。

    虽然他还不知道其中的具体内容,但是陆尘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不早做准备的话,只怕很快就要倒霉了。

    世上疯子千千万,眼前这个最凶悍!

    真的是惹不起啊!

    只是,陆尘此刻再一次确认了,现在的天龙山上,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而且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还强烈地影响着他的情绪和心志。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在面对天澜真君的时候,突然间情绪猛烈地波动起来,竟然一下子回想起了少年时候的时光,然后将那些他早就深深埋在心底的,对这个“疯子”的信任、仰慕与崇拜,一一勾了起来。

    少年时的他,那个年少的他,每一日追随在这个人的身后,磨砺自己修炼自己的岁月,才是他这一生中最快乐无忧的时光啊。

    他从未见过或听说过自己的父亲,那个年少的孩子心中曾经想过,如果真的需要父亲的话,那个魁梧的身影就是最完美的选择。

    他的感情如波涛起伏,一时间竟有些难以自己,在天澜真君温和地问了他一句后,陆尘低头沉默良久,随后忽然抬起头,看着天澜真君,声音都似乎有一点干涩之意,低声道:“我,能相信你么?”

    ※※※

    天澜真君怔住了,在面对这个本该是轻而易举甚至他闭着眼睛都能回答的问题时,他竟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他站在巅峰,站在远离凡尘俗人的高处太久了,他俯览的俗世犹如神灵,让他的心都失去了柔软。

    有很久很久了吧,他从来都不曾在意过别人的想法,他下意识地想要开口微笑去回答一句“当然”,但是话到嘴边,他心中却忽然一寒。

    他看着陆尘,看着眼前这个人的眼神,然后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最后的、唯一的可以付出情感的人,只有这么一个徒弟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也许不应该说谎吧。

    他仔细想了想,思索了一番,斟酌了一阵子,然后对陆尘摇了摇头,露出了几分慎重之色,末了,又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这一连串复杂而持续的表情下来,他似乎略有几分萧索之色,然后淡淡地道:“不能吧。”

    陆尘呆了一下,看着天澜真君,似乎没反应过来自己听到的话,天澜真君又对他说了一遍,道:“我觉得你大概不会完全相信我了。”

    陆尘盯着他,过了一会后,道:“你现在对所有人都这么直来直去的吗?”

    “不,只对你这么说的。”天澜真君平静地说道。

    陆尘怔了怔,沉默了下去,过了片刻后,他忽然点了点头,好像下了一个决心,看着天澜真君,道:“好吧,不管那些废话了,我现在有件很古怪的事,一定要跟你说一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