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萧鼎 作品

    天澜真君对陆尘这句其实有些不敬的话语并没有太在意,他轻轻拍了拍陆尘的肩膀,示意让他看向大殿外的天穹。

    陆尘放眼看去,只见一片圆环状晴朗的天空外,无边无际的血海淹没了所有地方,同时血浪翻涌,看得出来,正不停地向着中央逼进。

    陆尘一下子想到了自己那一场梦魇中,天空中已是完全被这片血海所吞没,而在血海之下的仙城包括天龙山上,已经再没有一个活物生灵了。那一幕场景实在太过惊悚,令人震骇,所以直到现在仍然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尽管那只是一场梦,但是也未免太过真实了,陆尘只觉得自己喉咙里微微有些发干,他转头看向天澜真君,过了一会后道:“一定要这么做吗?”

    天澜真君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目光凝视着天穹上的那片血海,过了一会后淡淡地道:“这血月异象神秘诡异,到底是什么来历起源,现在早已不可考据了。我曾经遍查典籍古卷,最后也是一无所得,哪怕是在仙盟中珍藏的那些上古魔族古籍中也没有记载……”

    陆尘一怔,道:“那些消失的魔族居然还有书籍流传下来?”

    天澜真君笑了笑,道:“当然有了,真仙盟富有天下,只要存在于世间的,就没有搞不到的东西。”

    陆尘点点头,道:“既然魔族古籍都没记载,那你又怎么会……”

    天澜真君道:“因为我和你一样,也有一个绝世厉害的师父啊。”

    陆尘默然片刻,然后说道:“好吧……”

    好像是对陆尘那有些无奈的表情突然觉得很有趣,所以天澜真君笑了起来,在他这个唯一的弟子面前,这个站在人族巅峰多年、一直孤高的人,似乎难得地找到了一些像普通人那样的乐趣。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光头真君的身上还带着几分人性吧。

    “我师父,也就是你师公天鸿上人了,当年也曾在真仙盟中做过一段日子的老大,仙城地下那一片神秘的遗迹就是他发现的,并在不久后主持了工程浩大的封印仪式,将地下遗迹彻底封印起来。”

    陆尘眉头一皱,仔细思索了片刻,忽地抬头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嗯,我那位师公大人,就是在封印了这里以后,很快就告老还乡,离开了真仙盟,回到昆仑山去颐养天年了。”

    天澜真君点了点头,道:“不错,当年事情确实如此,我师父他老人家对外的理由除了年老体衰,无心再操劳俗务琐事外,还有个理由,就是又收了个天资超卓的关门弟子,准备回山好好栽培一番的。”

    陆尘咳嗽了一声,没有说话,谁知天澜真君也停了下来,看着他微笑着说道:“你想不想知道他收的那个弟子是谁啊?”

    陆尘咬了咬牙,呼出了一口气,没好气地道:“你这有意思么?”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似乎对这微小又无聊的乐趣居然十分高兴,从侧面看过去,他好像突然间又多了几分生气出来。不过他倒也没有继续自卖自夸的意思,只是笑着说道:“你师公当年是独自一人在那片遗迹深处探寻的,事后出来才告知其他诸位同代的真君,然后力主封印,最后功成身退……”

    陆尘立刻敏锐地察觉到天澜真君话里的某些关键处,道:“那就是说,在师公他一个人在地下遗迹深处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错,他在那地下遗迹深处时,除了发现魔族遗迹和有关于血月异象的可怕入口外,他还找到了一只龙。”

    “龙?”陆尘怔了一下,然后脸色微变,道,“是昆仑山天穹云间禁地下的那只黑龙?”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陆尘心里已然确认了十之,这世间早已没有龙族存在了,多少年来流传的有关于龙族的消息,都是上古神话时代的传说。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日他在昆仑山禁地中看到那只黑龙时,也是大为震动。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只黑龙应该就是这世界上唯一仅存的龙类了。

    天澜真君颔首道:“就是那只黑龙。那只黑龙来历极大,道行通天,是接近长生不死的上古神龙,并且它与地下黄泉冥府中的鬼族是不共戴天的死敌。无数年来,它就是为了阻止并毁灭鬼族而存在下来的。”

    “鬼族……”又一个陌生但听起来就令人心寒的称呼,陆尘将天澜真君前后的话语联系起来想了想,心中便大致有了一个轮廓勾画,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他看着天澜真君,脸色郑重,同时压低了声音,道:“你这是要在鬼族上搞文章?所以才把那只黑龙从昆仑山又带回这里?”

    天澜真君道:“当年你师公发现那只黑龙时,它已元气大伤,虽然之后被师公多方救治,但也无法再现身于尘世中,只能在黑暗的禁地之下苟活。”他看了一眼陆尘,正色道:“它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是黑龙自己决定要提前开启封印,将最后的鬼族放出来,以求和这些宿敌同归于尽。”

    陆尘默然,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只听天澜真君继续说道:“所以我所做的,不过只是顺势而为罢了,说到底,就算我不做,假以时日,那只黑龙也多半也引发这血海异象,破除封印引出鬼族。既然如此,我随便利用一下,也不算什么吧?”

    陆尘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天澜真君,眼神中有些奇怪。天澜真君道:“怎么,不相信我说的话?”

    陆尘摇摇头,道:“我信,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跟我说这么多。”

    天澜真君哈哈一笑,道:“你是我徒弟嘛,我之前就跟你说了,这世上我决定还是要信一个人的,那就是你了。”

    他的手伸过来,在陆尘的肩膀上又轻轻拍了拍,然后低声说道:“你好好帮我,成就这天大功业,未来我也总有老死的一天,到了那时,这一片基业,自然就是你的了。”

    陆尘沉默片刻,道:“我自然是会帮你的,只是在那之前,我还是有件事,不得不问你一下。”

    “你说。”

    “你说的,我都信。但是那只黑龙说的,你就真的完全相信了吗?”

    陆尘盯着天澜真君的眼睛,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