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萧鼎 作品

    因为血海异象的缘故,最近这段时间里,仙城的夜晚都显得特别的昏暗。以前的夜晚,天空中常常会有月亮和星辰,给这片大地增添几分夜晚的微光,现在也几乎看不到了。

    这些日子来,特别是今天晚上,陆尘这一路走过来,还是明显地感觉到这一片地方的民居清冷了不少。那些以前在夜晚中会亮起灯火的房子和屋宅,现在有许多都是一片黑暗,不知道那些屋子的主人是不是已经永远离开了这里。

    脑海中想到这里,陆尘却是心里忽然一动,想到了自己之前其实并没有细想的一些事情。

    在血海异象开始出现后的这段时间里,一直到现在,反反复复,曲曲折折,其间各种诡异景象,也在仙城里为数众多的居民中造成了骚动和恐慌。

    当然了,由于真仙盟还算强力的统治,偌大的仙城里并没有发生大量骚乱或暴动之类的事,偶然发生几起的,还全部都是前一段时间真仙盟中极大势力山头人马自己之间的明争暗斗,杀的都是自己人……至于老百姓么,那些普通人或是在仙城里为数众多的散修,没有闹事,但在这段时间里,许多人用脚表明了态度,或明或暗地,大量的人都离开了这里。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句老话,也是句很有道理的话,被很多人都知晓。不过有些讽刺的是,大多数普通人都看得出来有些不对劲的事,在号称全天下精英聚集的真仙盟中却行不通了。

    真仙盟里几乎没有修士明目张胆地离开这座城池,有的人是被约束限制,有的人是看到了这中间危险的机会,人心贪婪,机会难得,哪怕风险再高,上至化神,下到凡人,都是如此。

    想到此处,陆尘心中有些警惕,站在这门口自省了一番,随即略带苦涩地发现,似乎自己也摆脱不了这样的想法。时至今日,他仍然还留在仙城这里,特别是在知道了这各种恐怖异象背后的秘密后,他虽有戒备,却仍然没有想过离开。

    不是内心深处为了搏一下,那是为了什么?

    不是他心里觉得天澜真君虽然是个疯子,却也是个常胜的天才,押宝他虽然疯狂仍然有可能得到巨大的回报收获,那又是为了什么?

    人,总是会屈从于本性。

    ※※※

    屋子里有些昏暗,至少在门口这边并没有什么光亮,也许白莲已经睡了,又或许她还在后院那边的卧室。在走过那条狭长走廊前,暂时还看不到卧房那里的情景。

    陆尘想了想,还是迈步向前走去。

    夜色又浓了一些,黑暗弥漫在四周,他的身影看上去与周围的阴暗融为了一体,这让陆尘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

    只是当他走在那条狭长的通道中时,前后都是黑暗,他忽然又想起了那个梦境中的最后,自己也来到了洗马桥这里。不同的是,当时他和阿土都没有进入这个宅子,因为在桥头的时候他们就被那片雾气挡住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片雾气中奇怪的黑影,以及那些为数众多的诡异生物蜂拥而至,向着那雾气中的黑影进献血食。

    陆尘并没有看清那雾气中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那一刻是他在这场梦魇与清醒之间最后的连接点。而当他在清醒以后,陆尘也始终有一个疑惑挥之不去:为什么不是其他地方,为什么那个神秘的黑影单单就只出现在洗马桥上?

    过了前方的通道,就来到了这间宅子的后院了,陆尘曾经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自然对这里十分熟悉。不过在走进来以后,陆尘还是立刻停下了脚步,略带诧异地看着前方。

    前面的院子里,有亮光。

    是一盏灯火,点燃在卧房里,与此同时,那边的门扉半掩,但窗户却打开着,从那窗口可以看到卧房里面,有两个人的影子。

    一个是白莲,她还躺在床上,看上去似乎还有些憔悴,盖着被子,眼睛闭着,不知睡着了没有。

    另一个是老马,他坐在白莲的床边,神情间有些复杂,似乎有些感慨,又有几分惆怅,过了一会后他站起身,将白莲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然后转过身来。

    他的目光在那一刻扫过窗口那边,便看到了窗外的院子中站着一个人影。老马好像是下意识地身子一紧,瞬间整个人做出了戒备攻击的姿态,左手向前,右手却往后缩入袖子中,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

    屋外有一阵冷风吹过,院子里的那棵老树索索作响,过了一会后,那个身影动了一下,然后向前走了过来。

    卧房里的烛火光亮逐渐洒在那个身影上,慢慢照亮了他靠近的脸庞。

    老马认出了陆尘。

    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松了一口气,随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有点紧张,又有点警惕,但末了还是苦笑了一下,走过去打开房门,走到了门外,在陆尘面前站着。

    “你怎么来了?”老马低声问道。

    “闲得无聊。”陆尘说道,“过来看看你们两个人还活着不。”

    老马翻了个白眼,似乎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随即面上掠过一丝黯然之色,似乎连斗嘴的兴趣都没有了,只是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我们都还活着,没死。”

    陆尘靠近窗口,向卧房里看了一眼,道:“她怎么样了?”

    “伤情暂时稳住了,应该不会有性命危险了吧。”老马说道。

    陆尘沉默了一会,道:“我有点奇怪,你为什么看起来,突然显得很在乎白莲一样?”

    老马犹豫了一下,道:“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跟我们呆过一段日子的人,如今在这仙城里,我想找个关心的人都没有,也不敢找。”

    陆尘冷笑了一声,道:“那她就安全了?你信不信等她醒了以后,冷不丁的就能把你坑死?”

    老马笑了笑,没有说话,好像是在默认了。

    陆尘忽然脸色变了一下,面上掠过一丝愕然之色,看着老马,似乎比当初老马背叛他的时候都更惊讶,道:“我说,你该不是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吧?”

    老马立刻“呸”了一声,道:“放屁,她还在只是个孩子好不?”

    “孩子?”陆尘不以为然地冷哼了一声。

    他们两个人随后陷入了沉默,好像所有的话突然都说完了,他们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僵冷,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老马才低声开口打破了静默,道:“好吧,你想问我什么吗?”

    陆尘摇了摇头,似乎对老马话里那层隐藏的含义并不在意,反而是转头看了看四周,看了看这座宅子和那些周围的黑暗,随后忽然开口问道:“我有一阵子没来这里了,你有没有觉得,这座屋子里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