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萧鼎 作品

    白莲坐了起来,陆尘凝视着眼前这个少女,虽然算起来其实只有几天时间不见,但不知为何,他却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白莲变得有些陌生。

    当然了,实际上陆尘对白莲也并没有多么深入的了解,只是这些日子一来,他和白莲相处的机会和时间多了,彼此之间还是有些熟悉而已。但是现在,那种熟悉的感觉中多了一点奇怪的感觉,就像是一碗白粥中突然滴落了一点酱油,看着不算太显眼,但纵然觉得看上去还是洁白,总还是与以前不一样了。

    白莲面上的神情看起来也有些奇怪,她怔怔地看着陆尘,好像在仔细地观察着这个男子,过了一会后才说道:“什么事?”

    陆尘才要开口,忽然一阵脚步声从门口那边传来,两个人一起转头看去,只见黑狗阿土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外走了进来。

    阿土就站在门口,然后抬起头,一双幽绿的眼眸中光芒闪烁,对着白莲忽然低声嘶吼起来,带着明显的几分敌意。

    房间里原是安静的,这下子就更没人说话了,白莲的身子向后缩了一下,似乎有些畏惧。

    而陆尘则是目光深沉地看了阿土片刻,随即摇摇头,站起身来走到阿土身边,伸手拦住了阿土,随后又转回头看着屋子另一头的白莲,笑了一下,道:“这只笨狗最近也不知怎么了,老是这般作怪,我先带它出去算了。本来我也没什么急事,回头我再来找你说吧。”

    白莲迟疑了片刻,似乎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陆尘便带着阿土离开了这个房间,走入庭院,然后也没停下脚步,一路直接走过回廊通道,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座屋子。

    他们顺着那条小巷一直走到了洗马桥上,陆尘的脚步才微微停顿了片刻,他看了阿土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道:“狗鼻子挺灵的啊。”

    “汪!”阿土叫了一声。

    陆尘笑了笑,回头向那片黑暗深处看了一眼,随后说道:“咱们走吧。我本想跟她解释一下的,谁知这么长一段时间,她却提都不提那根树枝……”

    ※※※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随着天空中血海越来越逼近中央,那一点城池上空的空隙越来越小,整个仙城也越来越暗,眼看着就快要陷入到完全的血色光芒中了。

    以前的血海异象也曾遮蔽过天穹,但是说实话,从来没有哪一次有这次这样令人心情压抑。也许是这缓慢而渐进的过程反而让人崩溃,于是仙城里逃亡离开的人越发的多了。

    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冷清了许多,能走的走了大半,留下的不是有野心想趁乱发财的,就是无处可去不能离开的。相比之下,反而是天龙山上几乎无人离开,这也显示了真仙盟中,特别是几位大佬强大的控制力,也让天龙山意外地成为了如今仙城中最热闹、人最多的地方。

    然而,事情还是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

    上山下山的盘查,渐渐地开始变得严格起来了,而且势力的分隔变得十分明显,以往大家都是在同一个真仙盟下,所有的上下通道都可以行走无碍,但是如今却隐隐然有割据的势态。

    浮云司控制了一片地盘几个上下山关卡,其他大宰院、天律堂的人便不能从这里通过,而相同的事情也发生在另外的几大势力地盘里。

    以前人们经常互相走动,但是现在大家都紧守在自己所属势力的地盘中,轻易不敢外出,更不用说去其他势力的地盘了。这诡异的局势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不管是天澜真君,还是铁壶真君或是广博真君等大佬,其实都没有任何人出来说过或是下达过类似的具体命令,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大家一声不吭地达成了彼此敌对的默契,并且在各自地盘中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手。

    对此,陆尘开始的时候是很不理解的,就算要对其他人动手,但难道不是趁他们落单或是人数少的时机动手比较好吗?现在这鬼样子反而逼得人家抱团越来越紧,岂非是自找麻烦?

    他曾经对天澜真君提过几句这个疑问,天澜真君却只是笑而不语,让他再多看几天然后自己想想。

    陆尘就盯着天空中的血海想了好久,当眼看着天色昏暗下来,那些在血海别后的斗转星移日升月落不知度过了多少日子以后,最后的一点完好的天空,眼看也要被吞没了。

    天澜真君派人把陆尘叫了过去,然后带上他,直奔那山下的地下城池洞窟而去。

    在路途中,天澜真君似乎很随意地对陆尘问道:“你想明白了没有?”

    陆尘沉吟了片刻,道:“我想了很久,但按理说,不管怎么样,只要是对付那些人,让人家这般集聚实力都不是良策。除非是……”

    天澜真君“嗯”了一声,略带询问之意地看着陆尘,道:“除非什么?”

    “除非你早已有了某种手段,布下了某个人所未知的局,而且这个局你有极大把握必胜无疑。所以,对头的实力聚得越多,你反而越高兴,可以一举彻底消灭对方?”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负手走去,口中笑道:“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陆尘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个死光头如今已经自负到有些不可理喻的程度了。

    他要对付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几个化神真君的联手啊。

    ※※※

    在走到通往地下城池的地道入口时,陆尘注意到这里布置的守卫明显比之前多了很多,粗略估算一下,竟是至少在三倍以上。而在人群中,陆尘并没有看见之前他所认识的刘庭等人,似乎是被换掉了。

    “地面上的事,我已经交待血莺他们了。”天澜真君对陆尘说道,“你和我一起下去,下头的事才是关键。”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时候到了?”

    天澜真君抬头看了看天空,陆尘也随之望去,只见天穹之上,血海中心,只剩下最后不到十多丈方圆的空隙了。远远望去,仿佛弹指之间就会被彻底淹没。

    “马上到了。”天澜真君平静地对陆尘说道,“走吧,我们去做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