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萧鼎 作品

    浮云司是如今真仙盟中实力势力都最强大的堂口,所以它们所占据的利益也是最庞大的,反应到现实中最醒目的大概就是浮云司同时拥有了整个真仙盟中最富丽堂皇、最气派的一座大殿。

    老实说浮云司的这种唯我独尊的做派是十分招人反感的,山上山下,城里城外,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浮云司这里不顺眼。但是看不顺眼又怎样呢,浮云司还不是屹立多年而不倒,而且还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强势,最近日子以来,更是有了几分目空一切的感觉,隐隐然有以一己之力与整个真仙盟对抗的态势。

    真仙盟中的区区一个堂口,嚣张狂妄至此地步,偏偏暂时看起来大家还都拿浮云司没办法,这就很让人诧异了。不过联想到站在浮云司背后的那位高山仰止的大佬,似乎也就有了一些可以理解的理由。

    浮云司是天澜真君这位大佬亲手创建的,不过这位著名的光头真君从来没有亲自担任过浮云司的领袖,事实上,从浮云司建立至今,这么多年以来,在所有人的记忆中,都只有一个堂主,那就是血莺。

    这个神秘但强势的女性,可以说是真仙盟中除了那几位化神真君之外最有权势的人,她能力强悍,执掌浮云司,在天澜真君的支持下,亲手将浮云司变成了如今这样一只令人恐惧的巨兽。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成就太过醒目,所以在天龙山上仙城之中,常常会有浮云司如此强大的局面,其中的功劳究竟是天澜真君大呢,还是血莺占据了主要功绩?

    时至今日,当老马走进这座富丽堂皇又气势雄伟的大殿,看到了坐在大殿中宝座上的那个美丽女人时,心中也是忍不住又想起了这个流传多年的传言。血莺高高在上坐在那里,高耸的宝座和两侧雄伟的石柱,还有雕刻得栩栩如生的盘柱巨龙,描绘在大殿穹顶那些色彩艳丽的绘画,如一个倒扣的宇宙,而那个女人就是这个小世界的中心。

    她美丽、清冷、坚定和强势,让每一个到达这里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似乎都会产生一种仰视与膜拜的冲动,让人会下意识地认为和承认,她就是这里的主人。她属于这里,她领导着这里,她终将与这个地方共存漫长的岁月,直到她老朽而死亡。

    然而现实里还有一根不起眼却尖锐坚硬的刺,永远也不会消失,这个地方的真正主人另有其人。

    老马走过去,向血莺行礼问好。

    血莺正在处理事务,最近浮云司的事情极其繁多,本来如同一只安静沉眠巨兽的浮云司,在血莺那一个个有条不紊又坚决果断的命令发布之后,老马能感觉到那种恐怖巨兽正在逐渐清醒过来的气息。

    血莺看到了老马,对他露出了一丝微笑,颔首点头打了个招呼。老马客气地笑着让她继续忙着,自己则是十分有耐心地走到一边等待。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后,血莺才忙完了手头所有的事情,看起来暂时获得了一点喘息休息的机会。她让其他人都离开了这座大殿,只剩下老马,然后十分自然和随意地在老马面前伸了个懒腰。

    悠长的岁月看起来并没有在这个美丽的女人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她的脸依旧精致,她的容貌仍然美丽,在伸手弯腰间,那婀娜如柳的腰身和美好的身材仍然令人怦然心动。

    老马看了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礼貌而微笑地注视着自己面前的地板,然后听到血莺从她的宝座上走了过来,在他身边笑着说了一句,让他和她一起坐下来。

    “最近怎么样?”血莺开口的第一句话,温和与平常得就像是一个多年的老友,笑着诉说出关怀。

    老马也微笑起来,道:“挺好的。”

    “嗯。”血莺点点头,然后笑容微敛,对老马问了第二句话,道,“你觉得真仙盟里其他几位化神真君,是不是都是蠢货呢?”

    ※※※

    老马在那一刻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脑海中却掠过了另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念头,那就是他想自己如果现在正在喝茶的话,也许会一下子呛到然后喷出来吧?

    那样会不会很尴尬?

    他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着血莺,血莺正含笑看着他,目光没有躲闪避让的意思。看着她的眼神,老马心里知道这个问题多半是不能含糊敷衍过去的了。

    他仔细想了想,然后皱着眉头,面上露出几分诚恳之色,对血莺说道:“堂主,请恕我直言,仙盟中其他几位真君,或许是比不上天澜真君大人,又或是各有些外人不足道的阴私弱点,但我觉得,蠢货这两个字还真的安放不到他们头上。”

    血莺点了点头,道:“你是这样想的?”

    老马觉得这个女人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有些刺痛,但在犹豫片刻后还是苦笑着点点头,道:“是啊。”

    血莺道:“我觉得你说的没错,但是现在的局势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这些日子一来天龙山上风云变幻,但是那几位化神真君的反应,好像真的很像蠢货的样子?”

    老马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道:“你是说他们……”

    “他们反应太迟钝了,迟钝到像是愚蠢这样的地步。”血莺直截了当地对老马说道,“虽然咱们都知道,真仙盟这么多年来很多地方早就烂了,欺上瞒下贪污腐败,上头争权夺利,下面鱼肉百姓,但再怎么说,眼下已经是牵涉到彼此生死存亡的时候,势如水火一触即发。偏偏在这个时候,咱们浮云司都已经全面动员起来了,而其他那些堂口,好像还是麻木不仁一样慢吞吞的,你觉得正常吗?”

    老马道:“你是说这其中有诈?”

    血莺冷哼一声,道:“左右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这些堂口暗地里勾结,正在准备某个对付我们的杀局,表面装出这模样麻痹我们;另一个就是这些家伙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烂,已经烂到底了,过往那些实力不过都是表面样子,到了这种时候都无法汇聚力量跟我们斗了。”

    “就这两种可能,你选哪一种?”血莺问老马道。

    老马思索片刻,沉声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过是不是第二种,我们全力对付他们总是没错的。”

    血莺看着老马,道:“你说的没错,不过这里面如果有古怪,我们最好还是弄清楚。”说完,她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老马。

    “这是我们潜伏在其他几个堂口中的影子与接口暗号,今天之内,你暗中和他们接触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我们还不知道的事情。”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