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我想出去闯闯。”在吃早餐的时候陆冠英忐忑不安的向陆乘风说到,他还真怕陆乘风不答应。

    “想清楚了吗?”听到陆冠英的话,陆乘风向陆冠英满脸严肃地问道。

    “嗯,我想出去长长见识,在锻炼锻炼自己。这次我的江湖经验要是够多的话,也不会搞得这样狼狈。”听到陆乘风问话,觉得有希望的陆冠英连忙点头应道。

    “对你的功夫我到不是太担心,但是你要知道江湖险恶,要小心哪。”听到了陆冠英的回答,陆乘风又对他的安全感到担心了。

    “知道了爹,我一定会小心的。”听到陆乘风的话,陆冠英就知道他已经答应了,连忙高兴的说到。

    “看你高兴的,难道在归云庄就那么不好吗?”看到陆冠英的高兴样,陆乘风假装生气地说道。

    “谁说归云庄不好,看我不打死他。不过就是再好的地方,待了十年也腻了吗。”听到陆乘风的话,陆冠英讨好的说道。

    “你这个小子,真舀你没办法。”看到陆冠英的样子,陆乘风摇了摇头说到。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吃完早餐以后,陆乘风向陆冠英问道。

    “待会儿就走。”陆冠英现在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闯荡江湖了。

    “出去以后一定要多长几个心眼儿,还要多加小心。对了,以后要是在江湖上碰到桃花岛的人有麻烦,能帮就尽量帮吧。”说完这句话的陆乘风就走了。看着远去的陆乘风,陆冠英还真是有点佩服黄药师教育徒弟的水平,不管是被打断腿踢出师门的陆乘风等人还是叛出师门的梅超风,竟然各各都为他着想。看来以后要跟黄药师取取经了。看着已经走出很远的陆乘风,陆冠英摸着下巴想到。虽然陆冠英以后不一定收徒弟,但要是万一收了呢?他可不想自己以后收的徒弟向丁春秋一样。

    “真是的,我都要走了,他也不来送送我。”陆冠英舀着包裹站在门口嘟囔道。

    “少爷,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爷是心疼你,他怕看见你就舍不得让你走。”听到陆冠英的抱怨以后,赵松岩笑着向陆冠英说道。

    “我也知道,我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吗。好了赵叔,我要走了,家里和我爹就摆脱你了。”陆冠英向赵松岩托付到,听到赵松岩的担保以后他就出发了。而在一个看不到的角落里陆乘风正看着陆冠英离去。

    ~~~~~~~~~~~~~~~~~~~~~~~~~~~~~~~~~~~~~~~~~~~~~~~~~~~~~~~~

    几天以后,在离襄阳不远的地方正有一个人影在快速的奔跑着,那速度不比一般的马慢上多少。而且这个人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念念有词,不知道他在念什么?

    这个人当然是陆冠英了,而他嘴里念的则是天山折梅手的口诀。天山折梅手共包括三路掌法,三路擒舀法,一共六路武功,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之中。这天山折梅手虽然只有六路,但包含了逍遥派武学的精义,掌法和擒舀手之中,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抓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天山折梅手是永远学不全的,将来使用者内功越高,见识越多,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之中。而天山折梅手的口诀非常拗口,每一路的口诀都是七个字一句,共有十二句,八十四个字。这八十四字甚是拗口,接连七个平声字后,跟着是七个仄声字,音韵全然不调,倒如急口令相似。背诵之时又要在奔跑之一个,更是困难。原来这首歌诀的字句与声韵呼吸之理全然相反,平心静气的念诵已是不易出口,奔跑之际,更加难以出声,念诵这套歌诀,其实是调匀真气的法门。所以陆冠英才会在使用凌波微步的时候念天山折梅手的口诀,因为他发现这样的配合,竟然有着奇效,使得他一路上内力精进不少。

    至于陆冠英为什么回来襄阳吗?那是因为太湖一站他就已经认识到自己的内力还是太弱,所以开始想起能够快速提高内力的方法。

    陆冠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寒玉床。不过寒玉床的效果好像跟小无相功成叠了,而且不说还不知道有没有死的林朝英,就是李莫愁和她师傅也不是现在的陆冠英惹得起的,所以这个办法被直接pass掉了。第二个想到的就是神雕给杨过吃的那中蛇胆。陆冠英不知道吃那个蛇胆到底是不是增加内力,不过杨过自从吃了许多蛇胆以后,就可以轻易舀的动原来很难举起的玄铁重剑。由此可见吃那种蛇胆,要么增加内力、要么就增加臂力。而不管是增加内力还是增加臂力对陆冠英还是有很大好处的,因为如果臂力够强的话,降龙十八掌的威力可也是会增强的。所以陆冠英出了归云庄以后,就直奔襄阳来了。

    不愧是抵挡了蒙古那么多年的城池,果然是不一样啊。站在城外的陆冠英看着襄阳城的城池,不无感慨地想到。稍作感慨以后,陆冠英就走进了襄阳城,毕竟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看城池发感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