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真偷车贼!”

    “完了完了,主播要去看守所捡肥皂了!”

    “我忍不住了......噗......哈哈哈!”

    “问:现有摩托车一辆,你去房区搜装备,结果如何?答:摩托不见了!”

    “老师:你没玩过绝地求生!我:你没遇上楚言!”

    “秀得我头皮发麻!”

    直播间的水友们,简直不要太嗨。

    就在前一秒,大家还在讨论楚言能不能进圈,或者说能活多久。结果楚言开全体问有没有人之后,弹幕就变成了你去打工吧,偷车界不需要你!

    大家的本意本来是想用窃格瓦拉的名言来调侃一下楚言偷车还要问有没有人的行径,但是谁都不认为房区有人。

    没想到,最后竟然真的跑出来一个人,惊掉一地眼镜。

    王小龙简直气急,这王八蛋不按套路来啊,为什么来了房区不进来看看,反而是把他的摩托开走了?

    可惜此时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楚言那厮做贼心虚之下,把摩托车开得飞快,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来到安全区内,楚言先是跳下摩托车,然后来到一块郁郁葱葱的草地上趴着,满是侥幸地说道:“好险,那房区怎么会有人呢?”

    “应该是一个独狼!”系统判断道。

    楚言点点头,然后很是庆幸地道:“还好我跑得快,不然就要被他打死了。”

    饶是刚才王小龙没有打中楚言,但是也把摩托车打掉了不少耐久。心惊之下,楚言见房区外也无掩体,再加上毒圈已经开始缩了,更是不敢逗留,开着摩托就一路直奔安全区。

    还好,那人压枪太水了,再加上楚言溜得够快,愣是摆脱的这个僵局。

    “说得好,我们偷车门弟子行走江湖,靠的就是跑得快!”

    “又学到了一招,原来偷完车就要跑啊,难怪我老是进看守所。”

    “但这也不能成为你偷车的理由啊!”

    “失主好生气......嘤嘤嘤!”

    大家的调侃完全是出自好玩,没人觉得楚言的选择不对。

    绝地求生里面,偷车抢车的事情很常见,之所以大家不觉得好笑,那是因为太正常了。偏偏楚言这个,上一秒还在回应让他退出偷车界的弹幕,下一秒就被人家失主发现的行径,真的很让大家喷饭。

    好吧,偷车的事只是一个插曲,转头大家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楚言现在面临的困境上。

    楚言现在趴在学区房后山的背坡上,山顶上面不时传来激烈的枪声,可想而知,山顶上一定是有人的。

    偏偏圈已经开始缩了,下一个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水城和p城之间的空地上。

    这也就是说,楚言要跑毒,肯定要往山顶方向走的。

    可是上面那么多人......

    “开车往p城方向的麦田绕吧,山顶还在打,你过去就是找死。”三号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楚言看了眼地图,确实是这样的,现在趁圈还没缩到,赶紧开车绕开山顶这个战场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是就在他即将起身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轰隆的车声。

    有车来了!

    楚言瞬间停下动作,依旧趴在地上,调转方向看向身后。

    一辆吉普车,悄悄停在了离他只有几十米的石头旁。

    大概是听到了山顶的枪声,车上三人陆续下车,很是谨慎地摸了上来。

    楚言很紧张,三人离他越来越近,从几十米慢慢到十几米,然后直到几米的距离!

    直播间的观众们也感受到了楚言的紧张,没人再发弹幕去影响楚言的操作了。不出意外,现在楚言一旦被发现,那等待他的就是一个死字。

    不是大家对楚言的枪法没有信心,而是楚言用实际操作证明了,他是真的杀不了人。

    现在只能祈祷,三人完全是睁眼瞎,根本看不见地上趴着的楚言。

    气氛在凝滞,楚言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惊到了就在面前的敌人。

    三名敌人,先是沿着奇怪的路线靠近了楚言所在的背坡,其中身穿吉利服,不时端起一把m24往山上瞅。

    就在他们接近楚言的时候,山顶上的战斗似乎已经宣告结束,枪声渐渐平息。

    身穿吉利服的大哥估计眼神很好,就在楚言面前,蹲着打出了一发狙击枪子弹。

    楚言因为是趴着,而且三名敌人就躲在他前面,他也不知道打中了没有。反正就在吉利服打完这一枪狙之后,他便立刻趴下,随后便是一阵子弹打中树木的声音。

    楚言悄悄一看,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该死,这帮人惹到山顶的那队人了,现在山顶那队已经发现了他们。

    系统很沉着冷静:“不急,让他们打,你反正没被发现,就在一边看热闹就行了。”

    楚言点点头,似乎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他原本还想趁三人不备,起来打他们一个背身的。但是现在三人组已经被山顶上的发现了,他一旦露面,估计还没打死三人组呢,就会被山顶的狙给爆头击杀了。

    忍!

    楚言悄悄给自己打了一罐饮料,然后聚精会神地开始边缘op。

    吉利服大概狙玩得很厉害,楚言见他只开了两枪,山顶的火力瞬间小了许多,应该是被打倒一个了。

    对此,楚言表示很羡慕。这种拿着大狙一枪一个小朋友的感觉,他也想体验一下啊。

    可是很快,山顶的敌人也不甘示弱,展开了激烈的反攻。

    在消音的帮助下,山顶那帮人打得很猛。虽然狙击手被打倒了,但是四倍ak扫起来,也是很吓人的。

    几秒后,双方打着打着也觉得拿对方没办法,山坡三人组有大狙和吉利服,也有树和石头当掩体,山了,一旦趴下根本打不着。

    打了没多久,山坡三人组就想撤了,的确是地形不在他们这里,打山顶太费劲了。

    吉利服退后几步,然后果断趴下,开始打能量准备撤退了。

    这时,趴在吉利服后面的楚言,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偷这只鸡了。

    这人是真的瞎,楚言就跑趴在他后面,愣是没看见......

    “事实证明,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

    “我仿佛看到了我的影子,敌人一趴下就找不到了。”

    “哈哈,想当初我杀完一个人,愣是找了十分钟的包没找到......”

    “一个人瞎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队人全部没看见地上的主播!”

    看了看另外两人,已经准备去取车了,楚言便不再犹豫,立刻按动鼠标,往身前的吉利服玩家一顿泼射。

    砰砰砰!

    枪声响起,刚走到吉普车旁边的两名玩家霎时大惊,正趴在地上打能量的吉利服玩家也愣住了。

    谁在打我?

    看了看血条,吉利服玩家更纳闷了,这也没掉血啊?

    可是枪声离我这么近,人在哪打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