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羽走了,前往万域郡。一秒记住【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蝶坐镇王宫,联合左七右七,联合那些投靠过来的贵族,开始了一场针对万域郡搅乱整个天宫世界经济的反击战!

    经济战,打的其实就是钱。

    不说那些复杂的过程,其根本就是在于谁手上的资源更多一些。

    谁更能经得起巨大的损失!

    这种经济战,看穿了,其实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在里面。

    只要够有钱,够狠,够果决,那么再狡猾再强大的对手,也基本都掀不起多大风浪来。

    徐振亲自挂帅!

    带着温韦、闽玉山、曹鸿志等人,率领沧溟军,直接赶赴清平郡和熊川郡。

    出征前,召开了针对整个天宫世界的发布会。

    “万域郡于家,倒行逆施,未有寸功,却嚣张跋扈……”

    这场发布会,其实就是一篇征讨万域郡于家的檄文!

    这檄文一出,令整个天宫世界都为之一震!

    这是要……对万域郡开刀了啊!

    天呐,我们的新域主……这么刚吗?

    刚刚击溃了界魔的入侵,居然就要对万域郡开战了?

    不过,我们为什么这么高兴啊?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位域主大人啊?

    万域郡于家,一直以来,都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封地上,从来不参与任何事情。

    和平年代,这样的家族,大家自然不会去反感。

    可前后两次,界魔入侵,身为混沌域的顶级大族,万域郡于家竟然都没有丝毫表示!

    怎么?就你们于家知道明哲保身?

    就你们于家的人聪明?

    就你们于家的人命金贵?

    我们都是草芥?

    哦,现在界魔被打退了,新域主登基,没对你们万域郡于家做出什么封赏,你们就难受了?

    难受了就要跳?

    特么派了几个没什么价值的子弟送到王城来疯狂挑衅,这跟派他们送死有什么区别?

    早晚会被人给宰了!

    当然,这也是你们于家想要得到的结果。

    求仁得仁嘛。

    然后你们就以此为借口,疯狂的张开那血盆大口,想要从新域主身上狠狠咬下一大块肉?

    还特么有没有点节操和廉耻了?

    简直就是不要碧莲啊!

    这种垃圾家族,域主做的太对了!

    征讨!

    就要打他们!

    最好把于家攻击清平郡和熊川郡的大军全都给灭了才好!

    天宫世界的网络上,尤其是清平郡和熊川郡这两地的人,更是义愤填膺。

    万域郡于家无尽岁月的低调,好处自然是有,就像是一颗大树,把根深深的扎在大地深处,不显露于人前。

    可坏处,同样也是明显的。

    那就是,尽管这个家族富可敌国,有拥有着难以想象的雄厚底蕴。但在操控舆论这方面,却是完完全全的弱势!

    也不能怪万域郡于家没有这个布局,实在是他们根本不需要这种布局。

    而且,就算需要,楚域主也好,还是周寒也好,都不可能让他们轻易如愿。

    在万域郡于家看来,天下众生皆蝼蚁。

    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必要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所以一直以来,于家上下,对天宫世界的网络上种种声音,都是不屑一顾的。

    不过是一群只敢在网络上瞎咋呼的小渣渣罢了,你让他们到万域郡来咋呼一句?

    看还有多少人有这个胆子?

    他们的不重视,终于在这一刻显现出恶果。

    于家本就是在找茬,在闹事。

    所以无论是攻打清平郡,还是熊川郡,都是毫无道理的!

    这是一场毫无争议可言的单方面入侵。

    天宫世界的网络上,也是一面倒的疯狂骂声。

    不仅如此,万域郡这边的商号,操纵天宫世界修炼资源的事情也被人爆出来了。

    这下天宫世界的网络更是彻底炸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狼子野心的家族!他们想干什么?想要举世皆敌吗?”

    “万域郡真是疯了,他们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我们域主连界魔群族的大能都能击杀,会怕你区区一个万域郡于家?”

    “搅乱市场,想要让我们变成穷光蛋?兄弟们,别说废话了,抵制万域郡于家!”

    “对,抵制万域郡!就算我们一时半会没有修炼资源,也不用你于家的!”

    民众的力量,是渺小的。

    至少在绝大多数时候,看起来就是这样的。

    他们似乎没有什么特别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

    要钱没钱,要能力没什么能力。

    可民众是水!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万域郡于家上下一片忙乱中。

    他们没想到,这件事引起的后果,竟然会如此严重。

    我们操控一下天宫世界的市场怎么了?

    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你们不都是乖乖从了么?

    再说我们也不是冲着你们来的啊!

    我们的敌人是王宫啊!

    我们这是要给王宫试压啊!

    不这样狠狠打疼王宫那边的脸,又怎么压迫他们低头呢?

    你们不过是捎带着有点倒霉罢了,又不会死,干嘛这么义愤填膺的?

    我们万域郡……也没得罪过你们啊?

    全民抵制。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且,天宫世界的居民,忘性可没有那么大,那种抵制三五天,然后疯狂购买人家打折货的事情他们肯定是做不出的。

    而且谁要是敢这么做,肯定会被周围的人给唾弃死!

    没人敢,也没人这么做。

    万域郡于家虽然富可敌国,就像一片汪洋大海,财力深不可测。

    可就算是大海,那也需要无数条江河的汇聚才能形成啊!

    如今的全民抵制,等于那些江河一下子全都被堵死。

    但凡跟万域郡于家有点关系的生意人,买卖瞬间一落千丈。

    那些曾经火爆的商铺,也一下子门可罗雀。

    这下……有点玩大了!

    ……

    ……

    徐振带着大军,以极快的速度,赶赴北方。

    到了北方之后,他们并未分兵,而是一股脑的,全部扑向了清平郡。

    见到万域郡于家的军队之后,沧溟军大军全部杀出。

    就连徐振等名将,也没有稳居帅帐,而是选择跟一众并将一起,杀向万域郡的军队!

    两军交战,瞬间就打得天昏地暗。

    原本被打的十分狼狈的清平郡守军,发现来了援军之后,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他们顿时对于家的军队展开了疯狂的反扑。

    过去纵然有交情,那也是大人物之间的交情。

    至于他们这些小人物,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只知道,自己的无数兄弟、朋友,无数的袍泽,都死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中。

    轮回?

    谁真信那个东西啊?

    万古以来,又有几个人真的能从轮回中归来?

    太子殿下是一个……可那是太子殿下!

    除此之外,还能有多少人做到?

    所以,对他们来说,死了就是死了!

    万域郡于家疯了一样的对他们展开的攻击,杀死的那些人,对这群活下来的人来说,从此后,跟万域郡于家,都是不死不休的死仇!

    若无机会,也便罢了。

    这世界终究是看实力的。

    可如今机会就在眼前,难道他们不懂去把握?

    “杀!”

    呼啸声,惊天动地!

    双方的大军,乍一接触,其实就已经分出了高下。

    这种高下,甚至完全是碾压式的!

    万域郡于家厉不厉害?

    肯定是厉害的!

    不然也不可能让周寒这种人都拿他们没办法。

    可这种厉害,却并非是说于家行军打仗有多厉害。

    而是他们的家族底蕴太强大、太深厚了!

    强者如云!

    但行军打仗……

    万域郡于家这边,也曾一度认为这方面他们并不差,不仅不差,甚至可以说……很强!

    不然的话,又哪来的勇气同时进攻清平郡和熊川郡?

    平心而论,万域郡于家的军队,的确不弱。

    整体素质非常之高。

    强者也超级多。

    一个家族,能培养出这样的军队,绝对可以用了不起来形容。

    可他们遇上的,是当年横扫过界魔大军的沧溟军!

    哪怕过去这么多年,哪怕如今的沧溟军已经不复当年。

    但依然不是万域郡于家这种家族军队所能比的。

    之前没打过,所以那个“很厉害”的结论,也是万域郡于家自己认为的。

    估计从今以后,如果于家还能存在的话,他们一定会改变这种看法。

    于家甚至没怎么放在眼中的左七右七这群名将,论行军打仗简直就是他们的祖宗!

    别说如今双方军力几乎等同,就算只有万域郡于家的十分之一,徐振这群人也有信心跟他们打上一打。

    修行界,讲的是实力,讲的是技高一筹。可若是实力相仿呢?若是大家都差不多呢?

    这时候,谁的行军打仗经验更丰富,谁的计谋更多,谁更能看穿对方的意图……就成了决定战场的主要因素。

    于是,万域郡于家攻入清平郡的这支大军,无情的被碾压了。

    当真就是被碾压,一点余地都没有的那种。

    清平郡这边的军队虽然都憋了一大口气,想要为死去袍泽报仇,在援军到来之际展开了疯狂的反扑。

    可很快,他们就发现,这战场上,他们好像成了多余的一方!

    根本就没他们什么事儿!

    “沧溟军……果真是厉害呀!”一个清平郡的守军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路碾压的沧溟军,心悦诚服的说道。

    “那是,你也不想想,沧溟军是什么军队?两次抗击界魔!再看于家这是什么军队?别看他们都穿着制式的战衣,拿着制式的兵器,可说到底,这就是一支私军!哼,也就仗着装备精良,不然,他们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对,咱们要是有同样的装备,肯定碾压他们!”

    一群清平郡的守军,实在没什么可干的了,只能站在战场上,一边看热闹,一边评论,一边吹牛逼。

    要是不死那么多兄弟袍泽,要是有一碟花生一壶老酒,就更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