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空屠城整整花了四个时辰,至此,啸月宗和圣龙山的恩怨终于画上了句号。『→お℃..

    但通过这一战,啸月宗在灵洲的威名、恶名,全都有了,并且没用多久,就传遍了整个九界山。

    其中,风绝羽的修为引起了世间强者的注意,几乎九界山所有有头有脸的顶尖高手面前的桌案上,都摆放上了一份有关于风绝羽的极致详尽的资料,同时,关于啸月宗的一切,也开始被世人所关注,这当中就有啸月宗内的各大元老、长老的资料,加在一起,都能出上一本书。

    圣龙山在灵洲大败的消息很快像雪片一样传遍了山南海北,大战结束当日,红杏夫人以屠城之法,戮杀圣龙大军于繁城之地,后来清理起来,都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完成,至于灵洲联军,早就吓的屁滚尿流,但因为之前风绝羽放过话,所以红杏夫人并没有拿他们如何。

    范仙中等人尽数得到了应得的报应,但是其它天宗宗主,却是寝食难安,虽然红杏夫人并没有说一些类似征讨的话,但他们过了几日之后,还是送上了大量的天材地宝,上啸月宗跟风绝羽求和,并送上降书,表态日后在灵洲,各大天宗只以啸月马首是瞻,凡是啸月传下令谕,各大天宗当以身先士卒为本。

    这一举动,不能说完全因为惧怕的心理,有了一部分人,也的确佩服风绝羽的行事手段。

    就拿霸空城诬陷索赔这件事来说,这要是换了山海书院和锦绣福地,早就派人灭他们满门了,还放任他们离去?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可是啸月宗的做法,不得不说让一些人心悦诚服,他们并没有秋后算帐,反过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法,只是红杏夫人有言在先,日后各大天宗在霸空城开设商铺、贩卖天材地宝的时候,当中的利润抽成和租地的佣金必须高出两成,要不然,就不许他们入城。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红杏夫人惩罚他们的方式,虽然两成利润空间不算少了,可他们还是乐得接受。

    毕竟,这样的结果比起让啸月宗派人灭了他们的天宗,要好的太多了。

    只不过还是有一些天宗,寝食难安,为了不被红杏夫人灭门,回去之后就就地解散了,有的甚至举全宗迁离了灵洲,不过无论如何,灵洲大局已定,啸月宗稳坐灵洲第一把交椅,自此无人敢惹。

    ……

    十数日后,完全修缮过的啸月宗山门大殿,各路高手济济一堂。

    殿前正副宗主的位置上,红杏夫人和风绝羽仅隔了半个身位的距离分出正副之别,稳坐于大殿,听着下面上官若凡的战报。

    “夫人、宗主姐夫,本次霸空城会战,我方共歼敌十六万人,圣龙山八万强敌尽数屠戮一空,出云帝宫死伤两万五千人,余部逃出灵洲,灵洲联军一方,以苍龙帮、水云天、千仞阁为首的四十个天宗,除去半数在城中缴械之外,近五万人被我方歼灭,其余人等皆已投诚,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散修一并被驱逐,此外,在摩罗地下古城之内的四万圣龙山余部,也尽数被夫人屠尽,如今饭老大人在昆洲传来消息,平梨妖部和异魔族,已经正式入主昆洲,梵天殿被毁,圣龙弟子也已逃的逃、死的死,无法再成气候,总之此次针对圣龙山用兵,圣龙共出动精锐十二万,尽数伏诛,日后九界山,就再也没有圣龙山这三个字了。”

    风绝羽闻言,声色不动的问道:“本宗战损如何?”

    上官若凡神色一黯道:“圣龙山和出云帝宫毕竟是不可多得的一流天宗,双手出动的精锐也是身手不凡,此战之中,本宗外门弟子损失两万余人,内门十八真楼折损了将近一万人马,核心六殿伤亡最小,却也损失了将近四千余人,不过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风绝羽眉头皱着,沉声道:“本宗设伏、巧计、谋策无数,最后还是损失了将近三万五千人,这不能算不错,只能算是失败,由此可以证明,本宗弟子在清修方面还有很大问题,若凡,你定要谨记在心,日后如这般战事,必然是少不了的,再遇到这样的事,尽量减少损失者是重中之重,吩咐下去,战死的弟子尽全力抚恤,有家人的,在宗内重点培养,无家人的厚葬,将名讳统计列入宗祠。”

    “是。”上官若凡应声领命。

    红杏夫人适时接道:“若凡,你跟管铭商量一下,统计一下此次会战我方的战利品,然后取出三成,分发下去,按照外门、内门、核心六殿弟子的贡献,予以厚赏,有功者记录在案,外门弟子可破格晋升内门之位,内门弟子可加入核心六殿,一切弟子摘选由核心六殿殿主与副殿主为主,除此之外,此战中有大功者,可拜门内长老护法为师,尽心传教。”

    “夫人英明。”

    话说着,旁边的萧岳河淡淡一笑道:“夫人,副宗主,说到这个有功者,老朽先要举荐英奇和禄契这两个孩子,还有李元、胡通、吴明,当日若不是他们机敏,寻得圣龙山八万大军落脚之处,我想此战,咱们未必如此顺利。”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他们两个还救了二弟黄天爵,实属大功一件。”风绝羽点了点头,抻着脖子往下方问道:“黄英奇、萧禄契,李元、胡通、吴明,何在?”

    “弟子在。”

    话音落下,黄英奇五人纷纷站了出来,黄英奇还有一点拘谨,毕竟这是啸月宗极为难得的一次人非常齐的时候,而且还有不少的客尊坐在殿前,比如剑元大尊、比如二爷龙敖等等等等……

    黄英奇上前先声夺人道:“启禀宗主夫人、副宗主,其实功劳最大的应该是萧禄契,是他跟着那些残害了王长老的人找到了淮山,也是他想到用暗潮的方式把消息递了出去,更是他带着吴明,在父亲受难之际予以援手,侄儿只是奉他的命令行事,真的没做什么,再说了,那是我爹,子救父,天经地义啊。”

    众人听完哈哈大笑,项破天指着黄英奇道:“这孩子打小就老实,而且居功也不自傲,值得嘉奖。”

    萧禄契上前道:“身为啸月弟子,必为啸月鞠躬尽瘁,弟子只是出谋划策,行事还需大家配合,两位宗主要赏,就赏大家吧。”

    “哈哈,你这孩子,也是重情重义,赏,一并都有赏。”风绝羽很高兴,毕竟圣龙山是他的心腹大患,如今有大获全胜,所有人都功不可没,风绝羽道:“此战之中,无论位分如何,皆有重赏,你们两个就别推来推去了,另外还要感谢剑元大尊前辈、二爷、还有天坊的各位供奉,如今他们不在,但这答谢却是少不了,若凡、管铭,我让林烈和魏序帮你们,把这些奉上和答谢,全部安排好。”

    “是……”四人站出领命。

    剑元大尊呵呵一笑:“你这小子,我的那份就不必了,又不是外人,你要赏都给若凡吧。”

    上官若凡眉眼一挑:“师父,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哈哈……”

    各种奉上和答谢都安排完毕了,众人又聊了一会儿,因为大战太过残酷疲惫,所以风绝羽也没多说,便让众人散去,随后他找到了红杏夫人说道:“夫人,咱们去见见他吧。”

    “是该见见他,你当初让他援手,他却亲自来了,说明你们二人之间的情义,值得更好的维护一下。”

    “是啊,我就是想让他派点人,帮我守一守古城,顺便拿下段飞凰,没想到,他不但自己来了,还把皓元的五爪金龙一族也带来了,这份情太大了,我一个人可还不起。”

    “你这小子,让我跟你一起还,这些年你忙在外面,也不回来,我已经够累的了,你还拖着我。”

    “哎呀,您不是本宗的第一把交椅吗?该见见……”

    二人交头接耳的说完,便独自离去了。

    ……

    摩罗地下古城,禁地内的隐秘私库门外,络腮胡子中年带着一老一少两个随从,还有二爷龙敖站在私库门前,正跟万小红面红耳的理论着。

    络腮胡子中年对龙敖道:“龙老二,你整没整准诚啊,这个地方对吗?”

    龙敖小鸡捉米似的点头道:“哎呀尊上,你就放心吧,我还不了解他,从在凡俗的时候,我就跟着他,他脑子里那点东西,都是我灌输的,像这种藏宝的地方,必有价值连城的宝贝,你可别听他在殿前胡咧咧,那些封赏什么的都是不值钱的玩意儿,就这里面的东西,才能入您的法眼。”

    “行,你敢确定那就可以了,来,莫小奇,把门给本尊弄开。”

    私库门前,小仙水掐着腰一副要玩命的样子冲着络腮胡子中年大骂道:“大胆,你们敢动手就跟你们拼了,哪有你们这样的,帮忙尽的是一份心意,啸月宗也没说让你们白帮,可你们得等副宗主回来再说啊,哪有自己来要好处的。”

    络腮胡子中年瞅了两眼,喃喃道:“这女娃哪来的啊,莫小奇,把他给我弄走。”

    穿心剑莫小奇,两眼望天,双耳不闻窗外事,另外一个老者抚额摇头,看着莫小奇道:“太丢人了,小奇,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