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绣憋住笑,跟在后面开口道:“夫子,方才可有什么发现?”

    水玉里有他留下的神印,只要轮回神冒出来给她说话,那基本就露馅了。

    现在看来,轮回神不喜欢搭理她还是有好处的,毕竟可以同她完美配合。

    老头气呼呼道:“窥探天机这种事,岂能事事如人意?能够得到片缕线索,已经算天恩垂爱了。”

    云锦绣道:“夫子教训的是。”

    反正能力达不到的地方,都可以用天机不可泄露来表述。

    那老头走到座位上,坐了好大一会,才缓过劲来,“木归长老,这件事怕是老夫帮不上什么忙了,你们走吧。”

    木归身形一顿,看了一眼云锦绣道:“夫子,可还有别的办法?”

    老头道:“她的父亲,定然是被极为厉害的人给掳走了,你们想要找到他,便必须得知道究竟是谁抓走了他,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木归有些为难的看了云锦绣一眼:“倘若是知道是谁抓走的,那也没必要专门来找夫子了,,你们走吧。”

    木归身形一顿,看了一眼云锦绣道:“夫子,可还有别的办法?”

    老头道:“她的父亲,定然是被极为厉害的人给掳走了,你们想要找到他,便必须得知道究竟是谁抓走了他,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木归有些为难的看了云锦绣一眼:“倘若是知道是谁抓走的,那也没必要专门来找夫子了。”

    老头摇头晃脑:“天机不可泄露,天机不可泄露!”

    木归:“……”

    云锦绣见再多待没有什么意思,这才开口道:“木归长老,我们回吧。”

    雾雨要她拿的东西,她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手了,这个占卜师的水平,她也摸了个差不多。

    木归看了一眼那老头,老头没搭理他,他只好转身与云锦绣一并向洞外行去。

    出了那处山洞,木归方道:“云长老,实在抱歉,没有帮到你什么。”

    云锦绣道:“木归长老已经尽力了,千万别这么说。”

    木归道:“令尊究竟在何处,我想云长老心里应该也是有底的。”

    云锦绣一顿,看向木归:“长老这句话是何意?”

    木归微微笑了笑,“至亲被抓,常人多半会心急如焚,我见云长老却十分的冷静,似乎并不担心……”

    云锦绣心念一动。

    没想到这木归的观察力竟然这般强,但也确实,她没有刻意的营造出心急如焚的样子,毕竟太显着急,只会显得更刻意。

    云锦绣道:“我父亲的魂玉一直在。”

    木归了然:“方才云长老为何不将魂玉拿出,寻找令尊?”

    毕竟,这比那水玉要快多了。

    云锦绣道:“对方实力若是十分强悍,使用魂玉去寻找,必然会惊动对方,我怕打草惊蛇。”

    木归道:“只是星象占卜的话,应没有这么糟糕。”

    云锦绣道:“就算只是万分之一,我也要规避风险,这一点,确实是我刻意隐瞒了的。”

    云锦绣很坦然的承认。

    木归道:“魂玉安好,那么令尊必也安好,那我也便安心了。”

    云锦绣道:“这件事,实在是劳烦长老挂心了。”

    自她知道慕子归的事之后,便对木归存了些许的怀疑,这个人虽然口碑极好,可却也让人觉得捉摸不透。

    何况,她隐隐觉得,他既然当年曾喜欢过慧心的那个师妹,会不会也对她脑海里的慧心别有企图?

    但她在木归身上从未感觉到噬魂器的气息,这反倒让她觉得非要将他与那个面具人牵扯到一起,就显得太勉强了。

    两人离开那山峦之地,上了中元城主干道,却是在这时,冲出一队人来,下一刻便将他们团团的围住。

    这阵仗,倒是让云锦绣和木归一并的停下了步子。

    木归道:“是仙道宗会的人。”

    云锦绣微一皱眉,淡声道:“看来是冲着我来的,长老还是先行撤离吧。”

    木归道:“你是宗会的人,与我又同在长老堂,我怎能丢下你一人在这里?”

    他说着,反倒是与云锦绣靠的更近了些,神色间满是警惕。

    云锦绣倒是不怎么紧张,三宗十二峰都撤了,姚傲天肯定会来找她,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罢了。

    那些人一出现,只是虎视眈眈的将云锦绣盯着,却不动手。

    云锦绣微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氛弥漫开来,正在这时,她突然感觉背脊上一寒,还未反应过来,便是听“砰”的一声,一道身形直接砸飞了出去。

    ——正是木归!

    云锦绣面色一变,抬手一勾,力量涌出,正将木归的身子接住,冷着脸回头看去,却见姚傲天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云锦绣脸色变幻:“姚会长一来便动手,是什么意思?”

    直觉告诉自己,姚傲天的状态有些不太对,整张脸也扭曲的厉害,且气息比之前也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难道他晋级了?

    他本来就是半圣的阶别,再进一步,可想而知到了什么程度。

    云锦绣全身都在那一瞬紧绷了起来。

    姚傲天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一双眼睛,死死的将云锦绣盯着,看起来极其的阴森。

    他冷冷一笑:“云锦绣,三宗十二峰撤回了,你是不是该将我的孩子还给我了?”

    云锦绣只觉姚傲天的感觉越发的古怪。

    仙圣级别如圣祖,也没有给人这般奇怪的感觉,还是姚傲天强行晋级走火入魔了?

    这种程度,走火入魔是很可怕的,轻则留下严重的病根,重则殒命。

    姚傲天的形态,似乎又不太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

    云锦绣目光沉声道:“想让我放了他们可以,但你是不是也要先放了楼山前辈?”

    姚傲天阴森的眯起了眼睛:“你说什么?”云锦绣道:“姚傲天,不要装了,我知道楼山前辈的魂识,是被你手中的鼧鼥魂兽给带走的,你将楼山前辈的魂识交出,姚菲若还是姚锋,我都会安然无恙的将他们送回。

    ”

    姚傲天全身的杀气凛冽:“你敢得寸进尺!”

    他说话间,在他身后,一个诡异狰狞的鬼脸显现。

    然那也只是一瞬,那鬼脸便直接消失了。

    云锦绣扶着木归往后退了一步,低声道:“长老先行一步。”

    木归这实力,显然不是姚傲天的对手,留下来也只能跟着被殃及,何况,他回宗会,好歹还能通个信。

    木归嘴角溢出一丝的血迹,神色凝重道:“姚傲天的力量有些邪,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丢下你一人。”见木归这般坚持,云锦绣也只好放弃,凝起眉头,盯着姚傲天道:“姚傲天,我再把话说一遍,将楼山前辈的魂识交出来,我必放了姚锋的魂识,倘若你执意妄为,那大不

    了鱼死网破!”

    姚傲天狰狞着脸,“当初我早应该直接拧断你的脖子!”之前他顾虑仙圣族地,可等到他现在不用顾虑的时候,却又因姚锋和姚菲若而受制于这个贱人!

    姚傲天恨不得立刻便将云锦绣给碎尸万段!

    云锦绣冷声道:“不信你便试试!”

    她一抬手,火焰跳跃在指尖,而姚锋魂识的魂识幻象便跳跃其上。

    撕裂般的声音自魂火之上嘶吼而来。

    姚傲天脸色扭曲抽搐,杀意像是刀子,毫不客气的向云锦绣逼了过来。

    云锦绣却不为所动,脸色始终沉凝的盯着姚傲天。

    她早便知道,这一天是早晚要来的,她必然会直面姚傲天的愤怒!但她不能退缩,一旦她怕了,恐怕以后都很难再鼓起勇气,来直面姚傲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