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弄些隐形奴仆,我总觉得你一点都没有对于自身血脉的应有的骄傲……”

    克希亚叼着一幅看起来有些痴呆的年迈绅士画像,然后拍打着翅膀试图将它挂在墙上。

    在熟稔地将其挂稳之后,克希亚忍不住看着下面正在用专门购买的灵体注能仪式进行画像注灵的爱吗抱怨道。

    然后,艾玛顺手捡起地上的一块建筑废料,然后头也不回地就是一记投掷!

    “嗷……”

    建筑废料精准地命中了克希亚,在哀嚎了一声吼克希亚继续着艾玛安排给它的工作,不过它还是忍不住嘟囔着:

    “你是一个术士,没有必要为了教训一头无辜的小龙去专门训练与你血脉完全不相干的投掷技能……”

    “闭嘴,如果你不想继续挨揍的话……”

    艾玛没有回头,不过克希亚从她的声音中感觉到了一丝压抑的暴躁。

    这让它顿时变成了一个乖宝宝,毕竟这可不是那些资源富足的世界。

    在这个死魔法网络的位面里面,离开了艾玛它不觉得自己会有多么美好的待遇。

    尤其是在通过网络观看了这么久的漫画之后,它对此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

    “人类那无用的思想……你为何不摈弃掉它们?”

    “我记得,在我的传承记忆里面有着如何从龙脉转化为真龙的仪式……”

    “你看你为此付出了极大的精力和时间,还有你那原本就不堪入目的金库,甚至它现在并没有让你从中感受到快乐……你能告诉我,你那……奇妙的想法吗?”

    但是毋庸置疑,如果克希亚能够抑制住自己那作死的天性,艾玛的投掷或许就不会那么精准了。

    不过这次艾玛罕见地没有一发入魂,而是停了下来,然后揉了揉自己显得有些杂乱的火红头发,转头凝视着有些发毛的克希亚说道:

    “因为我确信完成它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工作,虽然过程并不那么顺畅,但是结果是毋庸置疑的……”

    艾玛看着地上狼藉的建筑废料以及仍然显得空洞无比的回廊——只要拥有足够的综网灾币,在短时间内构建一座纯粹的物质古堡并不是什么难事。

    真正的问题,在于那些魔法场景的构建。

    艾玛已经放弃了完全按照书里所记载的工程量——那并不现实,无论对于她的能力,亦或是综网灾币。

    她只能尽可能地去还原它,而这其中哪些是可以以较小的代价完成,哪些是看似简单实却不切实际的,艾玛需要一一将其挑选出来。

    这让之前已经逐渐依赖于血脉的狂暴火焰的她感到烦躁,不过这似乎又像是一种淘洗。

    她的意志、她的想法以及她的魔能力,都在这艰苦的、繁杂的魔法古堡构建工程中得到了锤炼。

    她感觉到一种躁动的意志开始慢慢消散,她开始逐渐变得沉稳,但并非失却温度,而是以一种更为稳定的、压抑的形式去积蓄心中的火焰。

    当需要喷薄的时候,它就像那咆哮的火山,一瞬间爆发出令天地变色的毁灭之力。

    艾玛顿了顿,她继续看着克希亚说道:

    “还有,你以为对于我而言,人类的躯体亦或是巨龙的躯体会决定我的思想吗?”

    “幼崽,你要记住——决定你思想的应该是你自己,而不是你体内的血脉!”

    克希亚眨了眨眼睛,然后歪着头看着她说道:

    “是吗,可我从youtube看你以前的视频好像不像是现在的性格,你……”

    “嗷……”

    …………

    …………

    “这是?”

    忻安看着易秋丢给他的一大本厚厚的典籍,然后有些摸不着头脑地说道。

    他看了一眼典籍的封面,那似乎是四中生物盘亘在一起的肖像图样。

    忻安觉得有些眼熟,而在他身后幽魂少女山薇也一脸好奇地凑到他旁边看着。

    “《潘达利亚的烹饪学-巨匠级》,足够你学习很长一段时间了——前提是你能够学会。”

    “等以后我看看能不能弄到厨艺相关的正式职业训练方法,现在你先磨砺自己的技艺吧。”

    易秋看着他说道,就在昨天升级完煞风之后,易秋觉得自己在这一阶段的积累已经足够了,他决定去冲击一波职业等级。

    此时距离峡谷争霸赛正式开始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易秋去完成这一小阶段的闭关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将忻安和尹仲的后续发展安排一下。

    那本《潘达利亚的烹饪学-巨匠级》是他昨天通过禅宗朝圣去青龙寺翻阅典籍抄录的,对于他本人来说,这些东西也颇为有益。

    不过其中纯粹的肉食较少,而且多以鱼类为主,这可能这和易秋是从青龙寺里抄录的有一定联系。

    虽然行者的特殊职业能力让易秋具备了一种更为高级的传授方式,但是就目前来说,无论是忻安亦或是尹仲都远远没有达到其所对应的传授下限。

    这是超凡能力的传承,也就是说至少对应的被传承者需要是超凡阶段的生命才能够接受。

    如果以毕竟纯粹的计量方式的话,就以生命等级来说,拥有10级的生命等级的生灵就意味着超凡生命了。

    但是对于没有生命等级或者不能以生命等级来进行计算的生灵的话,就显得比较复杂。

    易秋不知道忻安和尹仲现在生命等级的具体数值,因为这对于他来说过于微观。

    并非是这种观测程度的微观,而是这个生命阶段的能量场对于易秋来说很难去进行区分。

    因为在易秋看来,它们都是如此微弱和黯淡。

    生命场并不像是其他的事物,是能够精准量化的,它是一种基于生命体和意志的唯心体现。

    也就是易秋能够观测到它所展现的光芒,但是更为具体的体现就需要对应的学识或者经验才能够判断了,这与他的观测能力是否足够深入并没有太过直接的关系。

    至于尹仲的话,易秋摸了摸光头。

    说起来从武僧进阶剑圣倒也算不上奇怪,虽然并不算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其契合度也不算太低。

    比起厨艺这些辅助技艺,一个正规的职业是不大可能完全能够从书籍里面获得的。

    因为它并不仅仅是几个技能,而是一个相对立体的、综合的东西。

    想了想,易秋看着尹仲光溜溜的头顶,他觉得事已至此就让他按部就班地先从武僧练吧。

    等他拥有进阶剑圣的能力的时候,想来自己对此也已经有几分心得了。

    这样一想,易秋瞬间觉得豁然开朗。

    在给他们留下了去闭关的信息后,易秋便驾着一阵黑雾呼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