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厚实的雪山,易秋看着底下显得颇为喧嚣的寺庙。『『ge.

    因为距离的原因,他听不到他们畅谈的声音。

    但是从他们嘴角洋溢的微笑来看,便足够形成了一种立体的、微妙的氛围。

    这是属于人间的味道,是在平和的世界背景下所产生的一种令人感到舒适和放松的无声力量。

    易秋看着自己的综网面板,经过这次战场之后,他已经明晰了自己的传奇之道。

    不过仅仅是知道道路了,而想要完全抵达的话仍然有着足够漫长的距离。

    单就通用经验而言的话,易秋现在还有较大的缺口。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现在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困惑于通用经验的匮乏。

    事实上对于像他这样的存在而言,有着太大的途径去获取通用经验。

    当然与此同时的危险性也会随之增加,毕竟通用经验的主要来源从来不是什么和善的手段:

    它源于杀戮,始于灵魂,并永远伴随着腥风血雨和白骨哀鸣……

    易秋摸了摸光头,现在在他前面最为艰难的坎坷还在于气的修行。

    尽管他今天的修行让他直接获得了10点气的永久提升,似乎1000点的气也不过是百日的功夫。

    但这是一种错觉,并不是每一次的冥想都能够带来如此巨大的提升。

    就如同曾经易秋在100点气之前的飞速提升一般,当到达了某个阈值的时候,它的速度会开始不断衰减。

    作为一种灵能的分支,气并不算是一种能够被普及的能量,它是有其修行门槛的。

    这门槛不在入门的时候,也不在之后漫长的修行时期,而在于你试图超越自我的时候……

    气的提升不像其他的能量那么艰难,每一次的冥想总是会带来新的提升。

    尽管这种提升在很多时候都显得无比微弱,但是它不会因为其他因素的干扰而停滞不前。

    易秋试图突破那种常规的、更具备普及型的冥想,他选择了在武僧之中也只有苦修派系才会选择的第三阶段的冥想法。

    这种冥想法相比于常规的冥想已经足够迅捷了,但是它仍然是有其收益极限的。

    易秋估计等自己的气到达500以及900点气的时候,就会遇到类似于瓶颈之类的存在。

    气的增长不会停滞,但是那种速度对于易秋来说却和停滞下来没有什么差别。

    他当然可以选择按部就班这样下去,或许百年之后他便能够顺水推舟地成就传奇了。

    但是,那是我所渴望的吗?

    易秋看着自己的六个手掌,那因为剧烈的战斗而显得有些粗糙的手掌不知道撕裂过多少强横的*。

    易秋伸手取出释厄,释厄的金光显得愈加刺目起来。

    易秋心下有了决意:

    在静坐之中成就传奇?

    不,那不是我所渴望的……

    …………

    …………

    “峡谷争霸赛要开赛了,不知道他们准备得如何了……”

    伊莎贝拉悠然地坐在自己的窗台上面,那是她最为钟爱的位置。

    具备看穿人心的力量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你能够平等对话的对象被大幅度地缩小了。

    在心灵术士们看来,长时间没有接触新鲜事物的话,生灵的灵性会慢慢变得腐烂。

    心灵的腐烂不代表真正的死亡,但那却是比死亡更加令心灵术士们所抗拒的存在。

    对于人类这种智慧生灵而言,他们总是具备着其他大部分种族所难以达到的强烈社会性。

    在心灵术士们看来,这是为了便于心灵之间的交互。

    智慧会带来灵性的闪光,但也会带来与此对等的黑暗。

    譬如孤独,譬如寂寞,它们是源于灵性的剧毒,能够让人变得冰冷和麻木,亦或是充满了病态的狂热。

    “又是一份孤独……我的心灵有这么娇弱吗?”

    伊莎贝拉看着自己的心灵世界中泛出的灰色光泽,她一边将其采纳出来,一边默默吐槽道。

    源于血脉的心灵掌控之力使得她不用面对那些内在情绪的干扰,她能够肆意地操控着自己的情绪。

    她能够轻易地爱上一个人,那样疯狂的、不顾一切的爱着;也能够在下一瞬间彻底割裂他,就像对待一个冰冷的路人,乃至是最为刻骨的死敌一般。

    不过她尽可能地避免着操控过于强烈的情绪,因为那种激荡的变幻会让心灵逐渐变得麻木和僵硬。

    伊莎贝拉的意识中涌现出几张不同的面孔,那是她的队友,即将与她一起去面对多元宇宙的精英。

    如果仅仅是因为强大而进行撮合的话,伊莎贝拉其实有更多的选项。

    哪怕她没有其他的、更为出色的人选,但是她知道她的姐姐会帮她安排好一切:

    她是如此依赖她的姐姐,却又想着一天能够转换一下角色……

    “呼……”

    伊莎贝拉朝着外面吹了一口气,现在不是寒冬,所以这口源于肺腑的热气并没有带来多么变化。

    但是在伊莎贝拉的心灵世界里面,它就像彩虹一般,萦绕出斑斓的色彩:

    在心灵的世界里面,她的意志就是最为奇幻的魔法。

    那斑斓的彩虹在伊莎贝拉的视野中变幻出一个个形态清晰的小人,他们在空气之间奔跑着,跳跃着。

    然后,便被一个光头模样的小人通通锤成碎末……

    伊莎贝拉的脸顿时一阵抽搐,她感觉到有非常复杂的情绪从自己的意识中翻腾了起来。

    她挑选的几个队友都是她所接触过的算是比较有趣的,但如果说完全刨除了她姐姐的干涉之外的话。

    那么毋庸置疑,易秋是她付出了最为强烈情感的……

    当然这种情感并非是男女之间的由爱欲萌生的情愫,而是一种由愤怒、无力、恼怒、欣喜等一系列复杂情绪反应后的综合。

    她想要战胜易秋,因为她发现他已经成为了她内心中某种固执残余的化身。

    她并不想直接强硬地抹除他,这是一种风险,亦是一场馈赠。

    但是如果没有再真实的位面战胜他的话,伊莎贝拉发现他在自己意识世界中的精神化身过于强大和无解。

    尽管他的力量还停留在伊莎贝拉对于易秋的上一次战斗印象中,但是已然让她感到无比的头疼和绝望了。

    在思索了片刻之后,伊莎贝拉打开综网面板,她有了一个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