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在飞???“

    源茵茵看着底下绵延的山脉和远方大地褐色的脊背,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在她的心头激荡着。ωヤノ亅丶メ....

    她坐过一次飞机,那次还是因为跟团旅游。

    坐飞机的感觉挺新奇的,但是和现在这种感觉相比,那点新奇顿时荡然无存。

    对于天空的渴望,是潜伏在人类血脉中最为深沉的渴望。

    哪怕是曾经已然达到心如止水的易秋,也曾多次试探过鲁莽的高空滑翔。

    源茵茵瞪大了眼睛,尽管头顶上浓郁的黑雾让她感觉到有些压抑。

    不过高空之下的画面,仍然让她感觉到一种震撼人心的壮美……

    值得一提的是,当源茵茵看着易秋召唤出犹如妖魔般的煞风的时候,居然没有感觉太过意外。

    可能在源茵茵的内心深处,她已然对于易秋打上了一定的标记。

    说起来,六臂的人型光头生物,配上滚滚的黑雾,倒也显得异常契合……

    如果易秋唤来一朵看起来悠然美观的祥云的话,倒是画风有些微妙。

    比起孙中震,源茵茵对于易秋的实力的认可度更高……

    在她的心中,易秋无疑是她所遇到最为强大的超凡生命。

    如果易秋的卖相再好一些的话,源茵茵毫不怀疑他现在的手段完全能够被人唤上一句”真人“。

    回春祛疾,腾云驾雾,大抵传说中真人的手段也无过于此了。

    一念至此,源茵茵的心头更加忐忑了起来。

    她在想自己究竟应该如何选择,毕竟看起来易秋的传承方向不像是多么平和的手段。

    源茵茵是见过易秋扑杀野猪的,她毫不怀疑现在易秋那六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手臂拥有怎样恐怖的杀伤力。

    虽然在之前闲聊的时候,易秋曾说他的每个手掌都拥有治愈他人的力量。

    不过源茵茵觉得,他的手所造成的杀戮,比他救治的生命,怕是不知要多上多上倍……

    但以感知方面的天赋而言,孙中震是没有源茵茵强大的。

    所以比起孙中震,源茵茵能够看到更多的、凡物所无法窥视的东西。

    对于综网玩家而言,他们的属性点到达超凡之后都会获得一次超凡奖励。

    这并非综网的特例,事实上当任何一个生灵的某个属性点到达超凡之后,他都有可能会获得一项关于该属性的超凡能力。

    这并非是基于血脉的能力,尽管血脉也会存在一定的诱因。

    它是基于生灵在日常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心灵最渴望的意志,而凝聚出来的能力。

    当然,它也需要人物的能力作为基础。

    所以源茵茵才激发的是真实之眼的能力,因为那并不需要多么繁杂的技艺作为基础。

    源茵茵想象着自己变成如同易秋一般的模样:光溜溜的头部之下,六只手臂犹如擎天的柱子一般立于身前。

    每个拳头都比常人头颅要大,而且上面还纹着一些看起来不怎么和善的纹路……

    这样一想,源茵茵觉得其实当一个治疗者也挺不错的……

    虽然她并不知道,像易秋这般的血脉在整个物质界是具备唯一性质的。

    不过源茵茵没有现在就说出来,她有些畏惧触怒了易秋。

    毕竟易秋虽然可怕,但却是她现在唯一接触超凡世界的途径。

    而且到目前为止,源茵茵觉得易秋其实不是多么邪恶的存在。

    不过就是看起来就让人很害怕就是了……

    尽管为了保护源茵茵不被高速移动下犹如刀锋般的气流所伤,易秋控制了自己的飞行速度。

    但哪怕只是还不到常规飞行速度一半的速度,易秋也很快便到达了传奇活化山脉天虞的上空。

    这个时候,四周的空气明显变得清冷起来。

    好在源茵茵此时已经练成了《龙象般若功》第三层,所以她只是感觉有些不习惯,还不至于因此而感冒。

    “这里是?”

    源茵茵有些迷茫地看着底下被一团山石所包裹的寺庙,她有了一些不怎么美妙的预感。

    “你修行的地方……”

    易秋看了看她,然后便落下云头,直朝着寺庙的方向飞去……

    …………

    …………

    “卧槽,你说你是主动找上师傅修行的?”

    忻安瞪大了眼睛一脸佩服地看着这个新来的小师妹,他的语气显得颇为微妙。

    显然来到这个寺庙的都是有一些异常经历的,但是从与源茵茵的闲聊来看,她显然和他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她是属于天赋异禀,而并非受到了某些外域力量的干涉。

    显然比起他们,源茵茵在易秋心中的地位显然会存在一些差异。

    不过忻安倒是觉得无所谓,他觉得易秋将目光不投放到自己身上也蛮好的。

    这样他就不用头疼,关于《潘达利亚烹饪学》论文的事情了……

    只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种情况只怕是做梦都不会出现。

    “难道你们不是?”

    源茵茵看着众人,她感觉颇为好奇。

    尤其是对于在忻安背后,歪着头一脸好奇看着她的精类幽灵少女山薇。

    这是她自从幼年以来,第一次接触的灵体存在了。

    “恩,当然不……可能不是,我们都是追随在师傅的伟大力量之下,希望能够传承他的伟业。”

    就在忻安准备吐槽的时候,他发现了旁边原本懒洋洋盘在地上的巴蛇陡然变得活跃起来。

    于是他一个激灵,瞬间改换了口风。

    对于易秋他自然还是畏惧的,但现在更多的是像一个学生对于严师的畏惧。

    “不错的想法,等会儿你和须姗练习一下,我看你传承了我的几分力量。”

    一个平淡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了起来,忻安瞬间整个人的画风变得灰暗了。

    他自然是打不过须姗的,无论是须还是姗,他都是被吊锤的对象。

    不过须和姗之间的差距在于:揍完之后须会顺手来上一发治疗,而姗的话就没有这种福利了。

    易秋没有再理会忻安,他看了看聚集在一起的众人。

    比起他曾经独自在寺庙修行的场景,现在寺庙已经显得热闹多了。

    在略微沉吟之后,易秋开始对众人进行了一番安排。

    很快,他便要去崇高庙宇进行修行了。

    这一去,怕是要一些时日。

    虽然对于寺庙的众人而言,他们更为习惯易秋不在的情况。

    但是一些后续的事情,易秋还是要一一进行安排的。

    好在寺庙的人还不是很多,易秋也不需要费多少功夫便将他们后续的事情安排妥当了。

    现在尹仲倒是表现出了一定能够独挡一面的能力,但是对于易秋而言,他还是过于弱小。

    他现在还只能算是一个拥有剑术精通的低级武僧,距离剑圣还存在相当遥远的距离。

    等尹仲进阶剑圣之后,易秋觉得就可以让他试探性地掌管寺庙了。

    除了教导之外,他并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这些琐事上面。

    随后,易秋打开物品背包,将意识集中在崇高庙宇的通行卷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