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新月之名,我将在接下来的决斗中维系决斗的神圣。. .co”

    新月战士-安娜看着眼前刚刚到达超凡的人类男性,她的目光显得无比平静。

    为了保持战斗的公平性,她压抑了自己的神性力量:

    因为那是属于殿下的力量,而且她并不觉得自己需要依赖于殿下的力量。

    在她生前,也曾是一位无比强大的传奇战士。

    她有过许多的称号,也曾击败过无数的强敌。

    但是当属于凡物的时间走到尽头的时候,她仍然无法抗拒死亡的力量。

    或者说,能有幸投入到殿下的神国之中,亦是一件幸事……

    “很久没有和人战斗了,希望不会太生疏。”

    新月战士-安娜看着尹仲说道,随着她的话语她的手中开始凝聚出两把异类武器。

    从其形态来看,应该属于*范的月刃——那是一种危险的武器,它毫无阻塞的锋利弧线结构,让它能够轻易造成可观的撕裂伤害。

    就如所有的异类武器一般,月刃的使用难度是很大的。

    而且也如同所有的异类武器一般,它有其致命的弊端:在一般的情况下,它并不擅长对付重甲单位以及大规模的战斗。

    而在对于轻甲和无甲单位的决战,月刃是一种非常强劲的武器。

    当然,这一切需要依赖于其使用者对于它的驾驭程度。

    显然,新月战士-安娜是此中的好手。

    尽管在生前,她并不怎么常用这种武器。

    但是当成为祈并者之后,她有着足够的时间去钻研这种神国中最普及的武器。

    随着月刃的凝现,新月战士-安娜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她原本带着异域风情的脸颊,瞬间充满了某种刀锋般的锋利感!

    她,可不是那些孱弱的家伙!

    下一刻,尹仲只觉得眼前一抹月光在眼前凝现。

    尽管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本能反馈的危机感让他猛然头皮一炸!

    所幸在幻境里,他已经习惯了和自己速度差距过大的单位作战的经历。

    在本能察觉到危险之后,尹仲以并不怎么美观躲避了开去!

    而不知何时靠近的新月战士-安娜的目光中,闪现出一丝微弱的疑惑。

    她不太了解,这个刚到达超凡的家伙,是哪里来的这种实战形成的战斗本能。

    不过,他的水准她也基本上清楚了……

    在尹仲试图按照幻境里的套路,回头使上一记横扫千军的时候,脖颈传来的冰冷感觉让他停在了原地。

    “你以为战斗和训练,是同一种概念吗?”

    新月战士-安娜收回手中的月刃,然后看着仍然有些困惑的尹仲说道。

    “就如你所说的:我确实有些膨胀了……”

    尹仲感受着脖颈处尚未散去的冰冷,他终于完全冷静了下来。

    是的,他确实或许在剑法之上有某些天赋。

    但是,技艺是技艺,战斗是战斗。

    在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战斗之后,他发现对方使用的技艺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强大。

    但是,对方对于战斗那炉火纯青般的掌控,是他所远远无法媲美的。

    只是,认输?

    尹仲看向自己手中的长剑,光滑的剑身上正泛着幽幽的青光。

    那光中扭曲的模样,似乎仍然是那个尚未得志的青年,在地下室中演绎着属于凡物的悲欢离合……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尹仲抬头看向新月战士-安娜,他轻抬长剑作出了邀请的姿态:

    “再来……”

    …………

    …………

    黑暗、混沌、扭曲……

    凡物的恐惧像清爽的果冻,带着某种迷醉的滋味。

    啊,美味无穷……

    憨食之影-诺达布拉愉悦地趴在物质界之上,沉重的肥大躯体让已然奄奄一息的位面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

    对于憨食之影-诺达布拉而言,它并不在乎这个诞生了它的位面。

    就像它诞生时便被赋予意义:它要吃光一切,无论是世界,亦或是自己。

    它源于巨兽-诺达布拉自食后的意志凝现,代表着巨兽-诺达布拉那永无止境的贪婪*。

    而对于这个源于巨兽-诺达布拉死去躯体转化的位面而言,这无疑是一场早已注定的灾厄。

    就像巨兽-诺达布拉本身的命运一般,这个位面终将陨落于憨食之影-诺达布拉无尽的萃取。

    一切就好像画了一个圆,万物再次回到那混沌的起点……

    而在这个物质界中,已然陷入了某种未知癫狂的人类正在阐述着憨食之影-诺达布拉那无尽的贪婪:

    “渣滓般的垃圾!我要的是更美味的食物!”

    位高权重者在狂热地嘶吼着!

    哪怕他已然变得虚弱不堪,哪怕他很快就会因为饥饿而失去生命,但是他仍然对于食物充满了病态的需求!

    这并非只是一个或者数个存在的现象,而是一种普及性的。

    当看似理智的凡物,在疯狂追逐美味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之后,他们终将面对的,就是这犹如噩梦般的结局。

    只是对于已经被邪物侵蚀了的凡物而言,他们无法窥破那早已既定的命运。

    他们行走在邪物的舌苔之上,而前方是邪物空洞的血盆大口和永远饥渴的胃囊……

    这,就是憨食之影-诺达布拉,被铭刻在罪孽之书上的第一头邪物。

    它是贪欲的化身,是不可满足的罪恶贪婪!

    染血的胃囊,凝视着任何可以被吞噬的血肉!

    “所以说,武僧,你不要试图从位面意识中将我的本源剥离了,我们本是一体……”

    只剩下一个头颅的憨食之影-诺达布拉,略带畏惧地看着眼前的超巨型武僧说道。

    从未出过位面的它,尚未知晓传奇武僧在邪物之中的恶名。

    不过,它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明白了……

    “那就毁了它……”

    易秋看着已然侵蚀得差不多的位面,然后平静地说道。

    如果是正义的守护者,或许会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试图通过正义是需要牺牲之类的言语来进行自我哄骗。

    但是对于易秋而言,他从未是纯粹的正义或者邪恶。

    然后在憨食之影-诺达布拉充满了某种粗鄙之语的意志波动之下,这个源于巨兽-诺达布拉的位面开始出现遭受源源不断的恐怖轰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