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词汇能够形容晦暗指甲-丹然德拉的心情,它并非那种残暴类型的邪物。

    或者说,它的本质相对其他的邪物而言,显得较为平和。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源于那些难以为人知晓的灰色秘密,它的力量隐晦而深邃,更不会导致过于严重的直接负面效果。

    但是,这不代表它是无害的。

    就像邪物被定义的兴致一般,它们的存在就是世界的毒瘤。

    哪怕看似温和的晦暗指甲-丹然德拉,也会不断汲取着被感染者的正面情绪。

    就像那些灰色的秘密一般,它不为人所知,却逐渐弥漫着某种压抑的情绪……

    所以说,它并没有太过强大的正面战斗能力。

    事实上邪物的存在方式多种多样,它们五花八门,为世界演绎着属于深邃邪恶的狂欢。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更多的时候,是依赖它分裂的子体进行自爆式的战斗。

    这个打法虽然看起来有些无力,但是它足够令人头疼。

    不过有的时候,它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用就是了。

    比如说:现在……

    “beng!!”

    一个晦暗指甲-丹然德拉的子体在虚空之中猛然炸裂,狂暴而危险的负能量瞬间湮灭了那其中所有的事物!

    但是晦暗指甲-丹然德拉并没有感到多么欣喜,因为在它的感知中又有一个子体的感应消失了。

    这意味着它彻底的死亡,并且是在没有自爆机会的死亡……

    “该死的怪物!”

    看着那在子体中肆掠的狂暴虚影,晦暗指甲-丹然德拉发出无力地哀嚎。

    什么时候,被世人视为禁忌的邪物,开始变得如此乏力起来?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忍不住开始思索这个沉重的问题,它觉得自己对于其他的敌人仍然充满了信心。

    哪怕它确实不擅长正面厮杀,但是它有足够的办法和力量去战胜对手。

    但眼前这个怪物,哪怕是它也感到深深地乏力……

    当一个精神无法被扭曲的存在,拥有了难以被磨灭的*之后,灾难便到来了。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不知道这是否是多元宇宙的某种既定命运,就像那些神祇的对立面一般。

    也许有存在没有天敌的个体,但很少会存在没有天敌的种族。

    或许有的时候在一个世界或者多个世界是不存在,但这并不代表多元宇宙中就没有。

    虽然这个结论看起来空洞而毫无意义,但对于晦暗指甲-丹然德拉而言,这很好地解释了它现在的遭遇:

    它并不认为那个怪物是自然的造物,唯有那些贯穿了多元宇宙的力量才能塑造出这般具备针对性的个体。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并非没有见识的土著邪物,它也是经常在虚空中和诸多同类进行沟通交流的。

    虽然在很多时候,它是被追着爆捶的那种。

    但这并不影响它,在无尽虚空中汲取自己所需要的知识。

    它是邪恶而混沌的存在,但这不意味着它便不能学习……

    这也是为什么在得到了来自异域神祇的示警之后,它便疯狂地抛弃已然成为自己大本营的本源位面的原因。

    因为它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东西:位面毁灭者-传奇武僧-易秋!

    那个该死的邪物刽子手!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知道有很多邪物在谋划着如何摧毁这个宿敌,但是那始终未能有所建树。

    毕竟邪物的天性,决定了它们交流和团结的困难性。

    凡物都说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是作为以整个位面生灵为食的邪物?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对此嗤之以鼻,它才不会觉得它们会成功。

    躲避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现在看来,有些东西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

    “看起来你在想问题?”

    就在晦暗指甲-丹然德拉寻求着逃生途径的时候,它突然听到了某个虽然陌生,但总觉得哪里听过的声音!

    不!!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猛然激荡起身上的力量,它试图直接自爆!

    但是六只擎天般的庞大手掌直接抓住了它的躯体!

    它身上滑溜般反馈的魔法效果尚未得到任何体现,便直接在那种蛮横,又带着几分万法不侵意味的力量之下粉碎了!

    然后,虚空之中传出某种令人战栗的声音……

    …………

    …………

    “它发现我们了!”

    安卜西-森毕看着眼前通红的水晶球,他的脸上满是难以压抑的紧张。

    作为一个掌握了九环法师的高级法师,他已经很少有过这种情绪了。

    但正是因为他的强大生命本能,让他得以察觉那其中的莫大危险和恐怖。

    法师的强大在于,他们总是能够根据敌人的情况,来作出针对性的打击。

    但是有的时候,他们没有那么多充裕的准备时间……

    尽管安卜西-森并不认为,对方能够穿透导师的法师塔。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绝对安全的。

    法师塔确实有它恐怖和强大的一面,但是它毕竟不是以规则为凝现的神国。

    或者说,作为以收集诸多位面资源为目标导向的巴伦邓法师塔,它必须有一部分资源和能力要向位面移动和资源收集方面倾斜。

    所以相对来说,它比同概念的法师塔在攻杀方面要弱势一些。

    不过法师塔从来不仅仅只是一个法术强效增幅器,尽管它在这方面的作用确实十分突出。

    但是更多的时候,它是传统法师意志的一种呈现:

    它永远不会完全倾斜于一个极端概念,而是以某种均衡的姿态支着元素和力量。

    也许那个位面毁灭者不会攻击他们,但安卜西-森毕从不会将这作为一个既定轨迹的发展。

    对于安卜西-森毕而言,他更多会以冰冷而理性的姿态,去考虑相关的问题。

    也就是说,无论对方是否进攻他们,他们都应该有相应的措施。

    而以现在的局势,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智慧就可以得出:他们该离开了。

    “位面穿梭法阵还有多久可以启用?”

    安卜西-森毕皱着眉头问道,他现在没有精力去管那个。

    巴伦邓法师塔自然有属于它的塔灵,但是基于巴伦邓法师塔的相关定位,塔灵也不免相关的倾斜。

    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卜西-森毕突然愣住了。

    因为在他眼前的侦测显示水晶球5号块彻底转为了幽深的黑色……

    安卜西-森毕知道,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