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老师?”

    正在进行着神秘知识课程的比克兹突然停了下来,他的眼中有某种难以压抑的惊异。

    周围的学生疑惑地看着他,对于学生们而言比克兹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家伙。

    毕竟比起令人感觉犹如直视火山的艾玛一般,比克兹更像是一个典范的法师形象。

    当然,如果比克兹的眼中没有燃烧着那起来就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绿色火焰,那显然更好。

    她们纷纷从厚重的书本中抬起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突然中止讲课的比克兹。

    而就这个时候,教师的门被人用力地推开!

    “咚!”

    随着木制的门重重地砸在后面的墙壁上,那一抹犹如实质的标志性火红让学生们知道了她的身份:

    在魔法学院之中,再没有任何一种色彩能够比拟或者并肩艾玛院长的红发。

    “易在战斗!”

    “就在星球外的虚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家伙,它的能量波动在某个瞬间完成了剧烈的增幅!”

    “该死,尽管我不能看到那些,但我总觉得那像是……一个神祇直接以圣者的形态降临!”

    艾玛走进来沉声说道,她的脸上有某种压抑的暴躁。

    因为易秋的某些原因,比克兹并没有在魔法学院布置太多的相关魔法仪式。

    不过艾玛则不同了,她是准备将自己的魔法学院作为将来的“法师塔”定义的。

    当然对于一个龙脉术士而言,建立一个纯粹的法师塔无疑是困难的。

    但是艾玛也并未想将其建设得多么完毕,毕竟她所需要的功能相当有限就是了。

    极致的法术增幅和强大——这就是艾玛对于魔法学院“法师塔”相关功能的想法。

    当然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些基础的相关增幅。

    到目前为止,艾玛也只是进行了一些基础性的建设。

    但哪怕只是一些基础性的建设,已经足够让她感知到位面上相关的强烈能量波动。

    “这很有可能……”

    比克兹感受着邪能传来的某种隐晦气息,现在战斗的波动已经让他这个位于物质界之上的邪能者都能够察觉到了。

    但是,比克兹皱着眉头,他在心里迅速衡量着……

    “一个异域神?”

    比克兹觉得很头疼,作为白蜥之塔出身的他比起艾玛更加了解到神祇的可怕。

    拥有完整威能的神祇,是寻常的传奇角色难以想象的梦魇存在!

    祂们能够轻易地催使各种秩序的力量,来获得难以抵御的概念攻击或者无法击溃的概念防御。

    但是比克兹冷静地想一想,他觉得那个异域神的力量显然被压制了。

    不然的话,现在战斗的场面不会处于某种限制范围之内。

    而想到之前他所感应的易秋与该位面的某些微妙联系,,比克兹似乎有些明悟了。

    真是疯狂的世界……

    比克兹觉得那个异域神祇有些危险,这是出于他曾经法师的直觉。

    毕竟当一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并且还是位于主场的时候……

    比克兹并不会觉得易秋会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贸然开启战斗,尽管他有的时候确实显得有些鲁莽。

    比克兹摇了摇头,他一边用邪能之火灼烧着自己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须,一边看着艾玛:

    “虚空并不是我们的战场——我不觉得那个异域神会如此纯粹地进行战斗,我了解那些家伙。”

    随着一圈幽绿色的火焰缓缓从比克兹的下巴处散去,他眼中的幽绿色火焰似乎变得更为旺盛起来。

    “走吧,我们有属于我们的战场!”

    …………

    …………

    血腥惩戒者-古萨咕用某种极度贪婪的眼神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他的脸上满是某种狂热的潮红!

    “哈!多么美味的世界,多么甜美的生命!”

    “真可惜,他们都是我主的……”

    血腥惩戒者-古萨咕取出自己的带着许多尚未凝固碎肉的异状武器,他要作为主的第一个征服者!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察觉到某种异类的危险气息!

    “龙脉术士……”

    “该死!难道还有其他的神祇关注到了这个世界吗?”

    血腥惩戒者-古萨咕用他那阴冷的眸子看着从虚空中传送而来的龙脉术士,他没有直接发起攻击。

    因为除了这家伙,他还感受到了其他的危险气息!

    “你……”

    就在血腥惩戒者-古萨咕用某种带着几分粘稠意味的邪恶声音吐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火球直接湮没了他所处的区域!

    血腥惩戒者-古萨咕所处的地方是艾玛所最为厌恶的国度,毕竟他能够察觉到那个正和主纠缠的怪物武僧所长期居住的大陆块。

    而艾玛才不会在乎自己对这座城市造成了多么严重的破坏,她放肆地攻击着血腥惩戒者-古萨咕。

    人群尖叫着逃离,没有破碎的建筑残骸——因为它们已经在高温下彻底融化了!

    “收拢你的怒气,艾玛,易不会想看到你导致大量平民死亡的!”

    这个时候,艾玛听到了比克兹的警示声。

    她眼中的火焰变得压抑了许多,但对于血腥惩戒者-古萨咕而言,这仍然不是多么美好的体验。

    “传奇邪能操控者?!”

    血腥惩戒者-古萨咕通过神术紧急躲避了一发阴险的邪能之火,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以某种他尚未察觉到的形式隐匿在一旁的比克兹。

    “真是睁眼遇到天使——我讨厌这个见鬼的世界!”

    血腥惩戒者-古萨咕一边试图加快飞行速度拉开与对方的距离,对方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这些凡物的死亡。

    这在血腥惩戒者-古萨咕看来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他在对面那个没点就炸的龙脉术士身上察觉到了浓烈的邪恶气息。

    “够了!你以为我在畏惧你们?——你们这些土著位面的家伙,主的威能是你们所无法想象的!”

    一抹猩红的光出现血腥惩戒者-古萨咕的异类武器上面,这是鞭挞血腥之主-斯古拉达所赐予他最为强大的神术。

    通过这个神术,他能够获得短暂的、拥有一定即死效果的鞭挞攻击。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星球之外遥远的虚空中传来某个声音:

    “撕……拉!”

    “这是?”

    正眼冒狰狞神色的血腥惩戒者-古萨咕突然愣住了,他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