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诸神毁灭的世界?”

    易秋看着眼前佝偻着躯体的先知-泰拉西姆,他的目光似乎带着某些令人难以承受的力量。 ̄︶︺sんцつWw%W.%kaNshUge.

    从壶中世界退出来之后,他便感受到了位面意识的波动。

    对于一个位面而言,接受一个破碎位面的移民并不算什么太过重要的事情。

    毕竟唯有保持位面意识完整的位面,才能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交互的影响。

    而对于位面意识破碎或者沉眠的相关智慧生命,当他们在一个新的位面定居一段时间之后。

    新的位面,会予以他们新的位面标记。

    当然,这种位面标记并不同于诸如易秋所获得的那些位面标记。

    它是一个位面,对于某些具备相关重大特征事物的标识。

    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被其他的位面所引用。

    而这些位面移民被予以的位面标记,则是位面对于他们的认可。

    比较粗略地来表达的话,动物以信息素来区分目标可以作为一种基础的示范。

    易秋静静地凝视先知-泰拉西姆,他从对方的灵魂中发现很多的力量残余。

    它们应该是某些存在对于先知-泰拉西姆的标记,其中不乏一些邪恶的气息。

    当然更多的,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它们有一些是源自某些超凡的存在,易秋对此没有过多的关注。

    这些气息的主人过于弱小,哪怕它们有一些存在某些邪恶的本质,但对易秋而言毫无价值。

    不过,这让易秋的意识海中涌现出一道新的灵光。

    易秋并不了解先知-泰拉西姆的力量,他曾经以为那只是一种特殊的称号。

    “是的,尔斯的苍穹之上,为诸神统治了无尽的时光。”

    “没人知晓祂们的选择,但最终付诸于世界的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诸神皆已沉沦,只剩下枯朽而破碎的大地在冰冷的海水中沉浮……”

    先知-泰拉西姆低垂着头,他并不没有与易秋的视线交汇。

    他能够感觉到体内的某些躁动——那些一些友人留下的痕迹,在对他发起疯狂的示警。

    他甚至能够听到那些友人的惊呼,或者说他们并没有什么时间去进行这种动作。

    因为,如果他们追溯那些痕迹所反馈的信息——先知-泰拉西姆觉得他们现在的状态会不怎么乐观……

    易秋的目光跳过先知-泰拉西姆,他看向更为遥远的虚空。

    他追溯着先知-泰拉西姆所前行的方向,然后找到了那些正满脸肃穆的位面移民们。

    他们之中有不少是人类,但也有精灵以及矮人这些物质界所没有的智慧生命。

    甚至,易秋还看到了一个颇为罕见的女性树人。

    或者说,一位神祇的后裔?

    易秋的目光透过遥远的虚空,直接和她澄清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似乎感受到未知的目光,她皱了皱眉,脸部隐隐有些不适。

    尽管她无法透过如此遥远的距离,去观测到易秋的存在。

    但那目光中所透露的弑神者气息,已经足够她体内纯粹的神性力量进入某种高度活跃状态。

    从她身上闪烁的自然气息来看,她应是一位自然之神的后裔,是善良阵营的崇善者。

    不多时,易秋便在他们的骚动中收回了目光。

    没有试图潜入的神祇,这让易秋有些遗憾。

    既然如此,易秋便没有予以继续的关注。

    一个神祇的后裔,和那些人类亦或矮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要她遵循自己定下的秩序,易秋便不会对她进行过多的干涉。

    “遵循我所立下秩序的善良或者中立者可以留下,邪恶者离开……”

    “并且不得传播你们的信仰”

    易秋最后看了一眼先知-泰拉西姆,然后如是说道。

    他并没有威胁或者表明违逆他所立下秩序的后果,综网或许会进行相关的提示。

    但对于他而言,更愿意付诸于行动。

    “遵循您的意愿……”

    先知-泰拉西姆低垂着头回应道。

    而此时,易秋已经化为滚滚黑雾离开了……

    …………

    …………

    “一位弑神者的领地?”

    瑞德安之王-丹拉尔的表情显得有些肃穆。

    作为一名精灵王,他当然知道那是怎样的存在。

    尤其是对于经历过诸神黄昏的幸存者们而言,诸神的力量足以令他们丧失斗志。

    而以凡躯蛮横地将神祇锤下神座?

    那是他们所从未想过的事情,或者说曾经尝试者已经用森然的死亡来告诉残酷的事实。

    也因此,弑神者的概念对于尔斯的幸存者而言,更是显得如此震撼。

    “那么,您知晓这位弑神者的名讳吗?”

    突然,一个年迈鼠人看着先知-泰拉西姆说道。

    鼠人是尔斯比较常见的一个种族,它们活跃于阴暗的地下世界。

    因为并不强大,并且经常从事偷窃活动,它们在尔斯的名声并不怎么好。

    但这个鼠人并非那些寻常的鼠人,它曾经跟随过某些强大的存在。

    它的见识,自然没有先知-泰拉西姆那么广博。

    但因为它主人所从事的职业,它因此获得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信息。

    “我不能告诉你们他的名讳,因为他曾经毁灭过诸多的世界,而世界毁灭萦绕的不甘低吟让弱小者无法窥视他的存在。”

    先知-泰拉西姆对着年迈的鼠人说道。

    “位面毁灭者?他会让我们成为他的爪牙吗?”

    旁边的艾彼希拉脸色显得游戏苍白,她显然有些担忧。

    毕竟,无论从什么角度去评价,毁灭位面从来不是多么善良的行为。

    “不,事实上他并没有对我们进行太多关注……”

    “就像对于一个摧毁蚁穴无数的人类,自然不会在意几头强壮蚂蚁的想法。”

    “他并非善良也邪恶,他只是遵循着他那冰冷的秩序……”

    尽管接触并不怎么密切,但先知-泰拉西姆已经对此有了一个模糊的整体概念。

    这是他所擅长的,但遗憾的是那位弑神者并不愿意对他进行过多的交流。

    “艾彼希拉,但你更需谨言慎行——你终究是你母亲意志的衍生……”

    先知-泰拉西姆扭头看向艾彼希拉,这位尊贵的神祇之女。

    曾经那是一个充满了光辉和神圣的身份,但现在它会引来某些危险的觊觎。

    不过,如果是在这位弑神者的领地,先知-泰拉西姆觉得他们会暂时安稳下来。

    藤蔓之母,我已完成了我的诺言……

    先知-泰拉西姆看向眼前湛蓝的星球,那是无数毁灭的源头,却是他们的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