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秋在某处远离物质界星球的宇宙虚空中,选择了一处荒芜的区域作为战场。

    这里距离物质界,已经有了足够遥远的距离。

    哪怕对于光而言,也需要足够漫长的时间。

    也许在若干年之后,人类的足迹会踏进这里。

    但也可能不会:他们会将目光投放到其他的世界之中。

    在宇宙虚空之中移动和在混沌虚空中移动,所需要的相关技艺其实并不那么契合。

    前者更需要物质上的转移或者跃迁,而后者同样也需要这些。

    但混沌虚空的距离,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并不会比宇宙虚空更为广袤。

    当然,前提是:你能够在它的混沌本质下保持稳定。

    否则,混沌虚空会成为无边无尽的、拥有真正无限概念界域的深邃恐怖。

    易秋来到这里,还是借助了位面意识的力量。

    否则以他的飞行速度,这里也是足够遥远的区域。

    物质界的深度,并没有很多人所理解的那般渺小。

    除了作为承载智慧生物的主物质界之外,包裹它的衍生位面和其他位面并不一定会受限于主物质界的范畴。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整个位面的界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位面的力量。

    虽然不一定位面愈加庞大的位面,其位面力量便一定愈加强大。

    但很多时候,这个概念是能够被运用的。

    基于多元宇宙的了解,这种程度的概念已经拥有一定的价值。

    易秋摸了摸光头,他其实并没有太过在意这方面的知识。

    当然,因为他曾经毁灭位面的数量,让他也被动地了解到了一些。

    他所选择的道路和他所需求的资源,都在诠释着一个冰冷的现实:

    他在位面毁灭者的道路上,已经渐行渐远了。

    这是易秋的选择,也是他所需要践行的意志……

    无数的灵性闪光,就这样一点点地在易秋的意识海汇集成璀璨的流星。

    他并没有做什么,只是静静等待着嗒萨-达姆的到来。

    或者应该说,是跟随它所前来的东西……

    尽管这片区域,已经属于远离物质界的宇宙虚空。

    但易秋仍然在一定范围内,通过位面意识设下了禁锢。

    之前击杀那头邪神,也是事出意外。

    在能够保证的情况下,易秋还是会让这种规模的战场远离物质界。

    毕竟哪怕只是战斗的余波,也足以轰平一座山峦。

    而基于物质界的智慧生命密度,不够幸运的话会是一场足够糟糕的惨案……

    而就在这个时候,易秋察觉到了来自空间的某种波动。

    看起来,他的“客人”要到了……

    …………

    …………

    “看起来我们那群老对手,又在搞一些新的小动作……”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看着头道。

    祂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因为祂是血族的真正王者。

    而王者,并不需要从其他生命口中所给予的答案……

    无论是对或者是错,王者的意志都需要得到彻底地遵循!

    “那么,究竟是怎样的东西串联起我们这两位“老朋友”呢?”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从血月中汲取到某些力量,祂在追溯着那些隐匿在鲜血中的未知。

    比起祂的那位敌对神祇,猩红大公-杜达布兹除了手底下强大的血族势力之外。

    祂自己也是精通战斗、血族占卜、咒术、战争艺术等多方面,相关技艺的大师。

    否则的话,祂也不会被两位神职相关的神祇所深深厌恶。

    如果能够祂们单独能够战胜猩红大公-杜达布兹而言,情况显然会有所不同。

    但遗憾是,猩红大公-杜达布兹对于这两个所谓的“敌人”甚是不屑。

    祂从没有将目光停留在这个上限为中等神力的神职之上,祂有着更为伟大的目标!

    一丝丝鲜血,从古老的血月中涌出。

    整个神国之中,被一种难以描绘的血腥所笼罩。

    在那仿佛由血液构建的苍穹之上,那些被隐匿在血液中的秘密在疯狂交织着。

    它们闪烁着,它们跳跃着……

    但最终,它们都将落下苍穹,然后被猩红大公-杜达布兹所知悉!

    “所有的鲜血生灵,都无法逃避我的凝视……”

    “连这一点都从未东西,祂们的所谓隐秘,愚蠢而不可及!”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摇了摇头,为自己的这两个段位明显比祂低上不知多少个段位的敌人所鄙弃。

    不过,祂并未无视祂们。

    尽管祂并不重视血液相关的神职,但并不代表祂是毫无意义的。

    如果能够借此机会铲除掉祂们,对于猩红大公-杜达布兹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收益。

    这意味着,祂能够在中等神力的道路上获得更为有利的推动。

    当然,祂所主要预谋的,其实并非如此……

    “一个……拥有数十亿智慧生命的无神位面?”

    很快,猩红大公-杜达布兹便从那交织的血液中找到了相关的讯息。

    但得到的信息,和祂所预期的截然相反!

    甚至可以说,大大超出了祂的期望。

    “是祂们不那么愚蠢的陷阱,亦或是……”

    “来自另外一方面的狩猎?”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得不到答案,因为答案所在的是远离祂神力所笼罩的异域世界。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很快找到了这一切的起源:

    那个被虚空恶魔的力量,所笼罩的地精——嗒萨-达姆。

    “虚空恶魔的阴谋?”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不了解,不过从另外一方面,祂得知了信息真实性。

    这个信息的来源,显得更为曲折和迷离。

    但至少猩红大公-杜达布兹从其中,得到了某些讯息……

    “真是蠢货!看来时间不多了……”

    尽管现在并没有其他的神祇,展露出祂们的痕迹。

    但猩红大公-杜达布兹不会觉得,没有神祇关注那两个蠢货。

    祂们在观望,或者说希望这两个愚蠢而鲁莽的神祇,为祂们打开那个新世界的大门。

    然后的情况,就不由祂们所主宰了……

    不过猩红大公-杜达布兹并不觉得这个消息非常糟糕,祂反而更加充满了性质。

    无论活着的生命,亦或是死的……

    都将臣服于祂的猩红之下!

    “唯有投入足够甜美的鲜血,才能够得到最为恶毒的咒术……”

    “我想我会获得至高的荣誉,一如我曾经所做的那样!”

    “我,是血族不朽的王!”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看着悠远的血月,然后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