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不能有一个多么优雅的结局……”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看着眼前的易秋,或者说是带着毁灭力量的释厄说道。【 .】,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得到了拉伸一般。

    当然,这只是凡物对于时间扭曲的一种错觉。

    就如同时间静止,所能够带给凡物的惊叹一般。

    对于停留在时间河流之中的生命而言,是无法领悟到从宏观的角度去观测时间所反馈的华美。

    “杜达布兹,古老之血,至尊之裔……”

    不知何时开始,虚空之中开始回荡起某种古老的呼唤……

    它们像是无数充满阴冷声音的合拍,又像是某种古老的低吟……

    它在虚空之中搅动着,它在呼唤着某些古老的力量:

    “血族冠以王名,我们呼唤你的古老和强大……”

    “冰冷之棺,骸骨之棺,仇敌之血……”

    “卑微的仆从,将听从你的召唤,服从于你那冰冷的意志……”

    “血月,在呼唤……”

    当那古老的呼唤,逐渐到达某个巅峰的时候,虚空之中仿佛有一轮血色的圆月出现了!

    那血色的圆月,似乎在某些程度上改变了这片虚空的环境!

    但有一些东西,是它所无法改变的:

    那就是,即将命中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释厄!

    “噗!”

    释厄重重地砸中了一个血色的幻影,它直接被附着在释厄上的狂暴力量所碾碎!

    那血影的哀嚎,响彻于虚空之中!

    “现在,是我的主场了!弑神者!”

    而此刻,猩红大公-杜达布兹已经出现在另外一片虚空之中!

    此时,祂的身后多了一个血色的长袍。

    那长袍,所展现的血色,并非纯粹的鲜血凝聚之色。

    它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高贵以及邪恶!

    神圣与邪恶,在它之上得到了最为扭曲的展现!

    这不应是凡物的描绘,它注定被予以某种神圣的色彩!

    “弑神者,这才是我应有之模样!”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回荡着,祂直接凝视着易秋。

    正因为祂的力量源于诞生于宏观“秩序”的精粹,也因此祂深深地了解到弑神者的可怕之处。

    眼前的这个弑神者,虽然难缠,但也并未展现出那些古老的弑神者恐怖力量。

    那些古老的存在,是所有神系视为灭亡的终焉。

    它们所踏足之处,诸神为之黯淡无光。

    哪怕是隐匿在神国中的诸神,也难逃消亡的厄运。

    为诸神所庆幸的是,这种恐怖的存在并不多见。

    哪怕在多元宇宙中,也是寥寥无几。

    但就如同一头食肉动物,需要以公里为单位的范围作为狩猎区域。

    一头达到某种恐怖级别的弑神者,是足够支配复数个位面系的。

    它的绝望与强大,将会带来令诸神溃散的阴影……

    而眼前的这个弑神者,不过是刚刚走上这条道路的年轻存在罢了……

    只是猩红大公-杜达布兹也知道,即便如此,也不是现在连有限的神力都无法支配的祂所能够抗拒的。

    但即便如此,祂也会去战斗,会试图逃跑。

    祂并不会因为弑神者的恐惧,而彻底失去勇气。

    哪怕,那是带着沉重的意志……

    但后悔?

    当一切不可避免地走向坠落之前,哪怕是诸神也难免会有所思索。

    如果祂能够更谨慎地,去从那细琐的信息中抽取出那隐匿在背后的陷阱。

    或许,祂会迎来不一样的结局……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神性意志中,传来一丝冰冷的波动。

    祂是血族的王,其永远不会沉淀着这种属性。

    哪怕是永恒死亡,也不会令祂低下自己的头颅。

    但你们,就能够逃得掉吗?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似乎嗅到了某些阴谋的气息,祂终于察觉到了某些微妙的痕迹。

    一切显得太过仓促,但这仓促在祂们的寂灭之下,便显得完美无缺。

    只是,如果一切真的能够如祂们所预期的那般吗?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的神性意志中,有某种讥讽的冰冷在流淌着。

    王冠的坠落,总得伴随着无尽的鲜血和死亡……

    哪怕是诸神,也应如此……

    “是死亡的命运锁定了我,而并非你所予以的!”

    “弑神者,你所认为的强大与睿智,也不过是他人操弄的玩偶,可笑而卑微!”

    无尽的血雨中,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狂笑道。

    但令祂颇为失望的是,祂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这令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产生了某种错觉,祂面对的并非一个有着情绪波动的生灵,而是充斥着无尽冰冷海水的深渊……

    易秋看着萦绕在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周围的血域,他能够感觉到其中蕴藏的邪恶力量。

    在那邪恶的神性力量之中,位面意识的压制力量似乎被削弱了一些。

    但那仍然是无济于事的,至少在易秋的感应里面是如此。

    位面意识对于神性力量的压制,是具备足够高的压制性。

    因为它本就是一个位面最高秩序的凝结,因此对于神性力量的压制具备最高的优先度。

    但猩红大公-杜达布兹所突破的,并非是位面对于神性力量这方面的压制。

    祂所试图突破的,是位面意识对于空间的封锁。

    但显然,这并没有那么容易。

    当然,以现在位面意识的强度,对于部分精通位面相关的强大神力而言,祂们仍然有离开的可能性。

    但对于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显然并非如此……

    而且猩红大公-杜达布兹获得这种压制力量的削弱,并非是毫无代价的。

    在易秋的凝视之下,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的气息已经自动消减了至少40%。

    易秋并不知晓,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这个举动,是为了完成怎么的计划。

    但对于易秋而言,那是毫无意义的。

    在洞悉了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的举动之后,易秋便不再观望。

    下一瞬间,易秋径直突破猩红大公-杜达布兹所构建的血域!

    在无数冰冷血雨的背景之下,两个体型并不那么对等的存在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

    “王者的逝去,应当配上足够凄厉的哀嚎!”

    猩红大公-杜达布兹的硬道。

    下一瞬间,易秋察觉到某个遥远位面的存在!

    “这,便是我的诅咒!”

    下一刻,凄厉的血雨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