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网冒险公会中心酒馆

    这里本是为诸多公会和相关玩家,提供便利和交流平台的地方,是作为常规酒馆的一个功能补充。

    但现在,这里已经被诸多的物质界综网玩家所占据。

    他们并不一定是冒险公会的成员,他们为了同样的梦想来到这里。

    作为一个服务于一个位面的酒馆,冒险公会酒馆的场景空间是足够辽阔的。

    而对于现在的物质界综网玩家而言,他们的这点数量并不能让这间酒馆填充一些生气。

    不过有的时候,人们喧嚣并不完全取决于数量。

    只需要满足某个基础的需求,当激烈而年轻的灵魂聚集在一起之后。

    充满了朝气和活力的思想碰撞在一起,所绽放的是生命所难得的光辉……

    尽管之前的无限制武道大会活动,在一定程度上激发过物质界综网玩家们的激情。

    但是那是对于个人的,它并不存在某种毫无厉害关系的、能够被共享的境地。

    玩家之间,是存在着竞争关系的。

    而之后的虫巢活动,则更多是冒险公会玩家的狂欢。

    当然,结局并不那么美好就是了……

    现在,玩家们找到了全新的、充满刺激的挑战对象。

    当物质界的第一序列的玩家们聚集在一起后,那本身就是具备足够价值的。

    “我说伙计,你那玩意儿咋弄的?”

    “不贵的话,给我也整个呗……”

    鲁刚看着奚钰旁边的飞行机械,颇为眼热地说道。

    那个小东西虽然看起来毫不起眼,其大小不会比一个麻雀更大。

    它充斥着简陋的机械复眼,两个看起有些粗糙的小型机械手臂搁置在下方。

    从外表上来看,确实不怎么美观,甚至有些丑陋。

    不过鲁刚知道,这家伙堪称家居全能选手。

    除了某些需要精细操作的事务除外,其他的事情都能够自动地完成。

    比如说:在训练得精疲力尽的时候,自动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冰爽的啤酒递到使用者手边。

    很多时候,人们对于那些乐于亦或是坚持进行训练的单位存在一些小小的误解。

    人们更多地以为,他们并不存在好逸恶劳的秉性。

    但是他们无法了解,在那些疲乏的时间中,一罐不用起身便能够得到的啤酒具备怎样的概念。

    对于鲁刚而言,他自然也是如此理解的。

    不过很显然,奚钰对此并不感冒。

    “成本很低,我随时都能弄一个出来……”

    “不过,它能够作用的原理不在于它那简陋的外壳上面……”

    随后,奚钰顿了顿,然后看着鲁刚指了指自己的头说道:

    “而是在于这里……”

    “你可以这么理解:这是一种职业限定装备……”

    奚钰和鲁刚深入地交流起来,鲁刚对于这种花里胡哨的小东西表示出了足够的喜爱。

    毕竟,在这个时代,又有谁会主动拒绝能够提高自己生*验的东西?

    三三两两的玩家们聚拢在一起,他们的脸上充满了热切和希望。

    不时的时候,还能听见从角落里传来欢乐的笑声……

    玩家们控制着自己的音量,他们在讨论着关于综网的一切。

    某个玩家在冒险时的偶遇,某些惊险的际遇,某些充满刺激的话题,又或是某种可怕的怪物……

    他们激烈地讨论着一切,以至于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也有些许玩家在平静地论述着某些观点,他们那些人的桌上往往摆满了纸张或者羊皮卷。

    上面总是画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符文或者是公式,令其他玩家看起来颇为费解。

    在这里,曾经属于他们的凡物身份都得到彻底的清洗。

    他们不用考虑其他的因素,他们现在更多地是秉持着一种对于神秘的热爱。

    如果真的不是投入了过多的精力,又怎会在死魔法的世界中追逐那虚妄的超凡。

    哪怕,只是隐匿在内心深处的渴望……

    而这一切,正是刚刚传送过来的源茵茵所看到的景象。

    这像是一幅充满了朦胧风格的现代油画,让人有些迷失在那种真实与虚幻的交界之中。

    大概,每个真正热爱splay的人心中,都曾经有着那样的初衷。

    源茵茵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画面想道。

    她并未忘却她的过去,那些在冥想静室中冰冷和黑暗的日子,并没有让她彻底改变。

    每个生命都有着属于他们诠释自我生命的独特方式,哪怕是武僧的道路也会有不同的演绎方法。

    只要大的方向没有出现偏差,其中出现的些许差异并不会改变什么。

    源茵茵的到来,并没有带来什么改变。

    玩家们沉浸在这种美妙的氛围之中,对于外界的变化开始变得有些迟钝起来。

    或者说,曾经的身份开始在这么变得恍惚。

    每一个人在这里只有一种身份:综网的玩家。

    至少在超凡力量与凡物的世界被强行割裂开来的时代里,作为第一批大范围的综网玩家。

    到目前为止,他们是能够保持这种初心的。

    “欢迎你的到来,你看起来似乎有点脸熟……”

    杰克-阿伯瑟尔丁看着新来的源茵茵,他上前打了一个招呼。

    “因为部分人来得太早的原因,他们开始闲聊了起来。”

    “然后,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似乎有些停不下来了……”

    杰克-阿伯瑟尔丁对着源茵茵耸了耸肩,他觉得这挺好的。

    他喜欢这种氛围,因为它是纯粹的、不掺杂其他东西的。

    这种感觉在充斥着物欲的社会里面,其实是颇为罕见的。

    或许也只有在学生时代,在压力仅仅源自学业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丝丝的环境。

    但很多的时候,它也需要受制于逐渐繁重的学业。

    生活对于诸多凡物而言,更多的时候总难免拥有它粗糙的痕迹……

    “所以,你做好准备了吗?”

    源茵茵看着杰克-阿伯瑟尔丁,她的目光中似乎带着易秋的某些影子:

    “挑战他——哪怕只是带着他某些痕迹的东西……”

    “也许我该说:‘总有一些东西,是不得不尝试的,它会令我们的生命具有更多的意义。’”

    “我得说,之前我有过那样的想法。”

    “但事实上,现在我是这样想的:至少,这次聚会很成功……”

    杰克-阿伯瑟尔丁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他享受着此刻的想法。

    他突然明悟了:命运卡牌确实是一件强大的魔法物品。

    但牌终究只是牌,他不应将未来寄托于一张牌上面……

    他,是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