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神者……我们……还会再次……相见的……”

    看着被碾碎的邪物躯壳,它正用那尚未彻底粉碎的狰狞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易秋。

    它似乎在愤怒,亦或是恐惧到极致的表现?

    一如凡物面对死亡之时,会表现出来诸多姿态一般。

    邪物,也并非全然都是贪生怕死的存在。

    哪怕面对如同易秋这般,极度克制邪物的存在。

    也并非所有的邪物,都会表现出卑微的姿态。

    不过对于易秋而言,他并不会怎么记住那些表现出蛮横态度的邪物们。

    毕竟如果能够再次相见,他也不会对任何邪物留情。

    无论是卑微也好,诅咒也罢,死亡会是易秋所予以它们最终的结局……

    “你击杀了格索尔狂怒之眼,基于你的职业特性,你获得了49,000点传奇经验。”

    这头邪物的本源并不在此,所以易秋并没有获得它的镇压物。

    可以说,这也是那头邪物猖狂的原因。

    当然,易秋并不觉得它会很期待与自己的再次相见。

    易秋伸手拾取从破碎的位面中飞出的位面核心,这是最为主要的收入。

    随后易秋看向自己的物品背包,加上这一枚他现在一共有十九枚位面核心。

    其中这次命运轮盘所予以的位面坐标,一共让他获得了十七枚位面核心。

    加上之前剩下的三枚位面核心,他总共拥有过二十枚的位面核心。

    不过在此之前,他吃掉了一枚。

    现在位面核心的消化速度,比易秋预期得要快上不少。

    所幸现在,他的位面核心资源还算丰富。

    在完成变种攀云僧的等级提升之后,职业方面对于位面核心的需求会开始减少。

    但如果易秋希望保持现在这种高速的成长状态,位面核心会成为一种日常性的消耗。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易秋点开自己的综网面板,他现在已经拥有了831,000点传奇经验。

    比起击杀神祇,显然邪物所予以的传奇经验奖励要大得多。

    可以说,这种职业特性在杀戮方面的增益是颇大的。

    当然,这也是部分传奇牧师热衷于发起净化下位面或者相关组织计划的原因。

    除了理念和阵营上的激烈矛盾之外,这也能够让他们获得更快的成长速度。

    当然,在这条道路上行走得最为深入的,应该要属于巡林客。

    在巡林客的某些传奇进阶中,是有关于终焉宿敌的概念的。

    除了常规宿敌的伤害加成之外,终焉宿敌的标记不仅会予以标记单位很高的相关能力加成。

    当击杀终焉宿敌标记的单位之后,标记者还有可能获得永久性的属性增长和巨额的经验奖励。

    不过这种标记,并不能作用于比自己弱小的单位上。

    毕竟既然冠以终焉宿敌的名讳,它自然不会对那些孱弱的单位生效。

    当然,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

    更多的时候,并不是每个拥有针对特性的职业都会如同易秋这般,开展肆无忌惮地杀戮活动。

    一如牧师们需要考虑到信徒和教会的相关需求,而巡林客们也会有自己的使命和任务。

    在这方面,称呼易秋为邪恶存在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他本就从来不以善良,来定义自己的意志……

    …………

    …………

    831,000点传奇经验,并不是一个很小的数量。

    对于初入传奇境地的角色们而言,它需要足够漫长时间的积累。

    有的时候,它是几年乃至于十几年的出生入死。

    毕竟,在十倍的传奇经验加成、首领之上的基础经验和相对庞大的邪物数量背景之下。

    一切,都被拉扯到某个非常夸张的地步。

    而且,不是每个传奇角色都能保持如同易秋这般心无旁骛的进行传奇冒险。

    更多的时候,他们需要忙碌于一些其他的事物。

    或者说,他们很难保持那种纯粹的状态。

    倒并非一定是他们失去了进取的心态,虽然说传奇之后的世界确实过于广袤。

    比起令凡物们所沉醉的声色犬马,传奇世界的诱惑更多。

    无论是无限的真理所予以觉醒,亦或是无尽的世界所带来的刺激。

    甚至是那些娇媚的异域生灵亦或是远古海妖的诱人歌声,都将引导着传奇角色们进入一个新的、更为斑斓的世界。

    力量是通行于多元宇宙的门票之一,但绝非唯一的。

    而很多时候,传奇角色们在他们所能够接触的“广阔天地”中所处的无敌状态,让他们失去了对于自己的定位。

    问题在于——并不是每个传奇角色,都拥有将神祇作为参考对象的勇气。

    他们曾经在传奇的道路上,证明了他们是所处职业的巅峰存在。

    但在传奇之后的道路上,便没有那么明确和清晰的指引了。

    那蜿蜒进多元宇宙的混沌虚空中,似乎隐匿着无穷的道路……

    上下左右、前进亦或后退,在那里已经不再有意义。

    没有再能够标榜和定义唯一秩序的东西,传奇角色们需要开始新一轮的探索。

    那会是一段漫长的过程,尤其是在传奇角色们还存在诸多羁绊的时候。

    这并不是说,过多的羁绊会对传奇角色的精力造成多么恶劣的、不可挽回的影响。

    因为哪怕存在影响,其实也只是一时的:

    当时间不断迈开它冰冷步伐的时候,那些羁绊终究在时光的冲刷下逐渐坠入冰冷的地平线。

    只余下心中的墓碑,在默默诠释着属于逝去者的荣光。

    而之后的道路,究竟如何,便得看传奇角色的选择了。

    那些逝去的羁绊并不会就此消失,它们像无形的锁链一样,逐渐拘束了某些东西。

    那是一种心灵磨砺,但同样也是痛苦的起源……

    易秋摸了摸光头,他并没有去思考过这些问题。

    因为对于他而言,道路从不是多么令人感到困惑和迷茫的东西。

    哪怕是通往诸神之上的道路,也已经悄然露出了端倪。

    易秋打开自己的综网面板,这些传奇经验已经足够他将变种攀云僧的等级提升到29了。

    而永恒的生命,已然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