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次……”

    壁炉里的柴火在静静燃烧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木材燃烧的味道。 ̄︶︺sんцつWw%W.%kaNshUge.

    在数十年前,由全球联盟大力推广的新型能源集合才替代了绝大多数传统的能耗设备。

    但在时光延伸到2119年的时候,那些古老的东西仍然没有被人们所丢弃。

    对于上了年纪的人而言,他们因为经验的累积而表现出睿智的姿态。

    但对于绝大多数的老者而言,他们失去了对于新鲜事物的追求。

    漫长的时光,让他们洞悉了事物的本质。

    新型能源集合也好,原始的木柴燃烧也罢。

    当生活的下限被大大拉伸之后,有些东西便开始变得具有意义起来。

    对于艾玛而言,她自然不需要以柴火作为取暖的道具。

    只是她怀念某些相关的时光,她享受着在温暖房间里面缅怀过去的那种感觉。

    此时,她的学生们已经开始在物质界彰显她们的意志。

    而曾经以一个恶作剧为起点的魔法学院,也开始被赋予某些历史的厚重。

    但对于艾玛而言,那始终是无趣的。

    传奇龙脉的身体,让她的生命获得了充分的保障。

    哪怕不怎么乐观地估计,她也至少能够活到一千年之后。

    当然,前提是她并没有在此期间横遭不测。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并没有太多的存在愿意去招惹一个传奇的龙脉术士。

    惹毛女术士的下场,并不怎么令人愉悦……

    “我曾经以为一百年会是一段无比……无比漫长的时光……”

    艾玛端起一杯红茶,看着眼前的易秋说道。

    在体内沸腾的传奇龙脉之下,她的容颜并未有所衰竭。

    而她的精神,似乎仍然保持着曾经的活力。

    就像一团火,它总是会散发着光明和炽热。

    而当它开始沉寂于昏暗的时候,便意味着它的终结……

    但作为生命的第一个百年,它总会令人记忆犹新,并且带着某些苍老的痕迹。

    尤其是在,艾玛长期保持着对于人类文明接触的时候。

    而复数次参加学生葬礼的感觉,更是并不怎么美妙……

    就好像时间一下子变得无比迅捷一般,它带走了那些错愕的和青涩的面容。

    “也许……”

    “但时间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了意义……”

    易秋看着艾玛,他的目光一如艾玛记忆中的深邃和平静。

    似乎百年的时光,并未在易秋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他的意识,他的躯体,似乎都已经跳出了时间的锁链……

    也许唯有如此,才能在无尽的时光中保持曾经的姿态?

    艾玛心头的情绪有些复杂,纷乱的思绪一时难以平复。

    此刻,充斥在艾玛心头的是更为浓郁的悲伤。

    她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亦或是学生的逝去,而失去对于生命热烈的追逐。

    列夫的逝去,是最近十年中最令她感到悲痛的事情。

    那个她所成长、熟悉的时代,似乎在一点点地消逝。

    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亲切的容颜,都化为了灰白色的照片……

    也许再过一百年,那个时代在物质界的痕迹便只剩下文字和影像的承载。

    那个承载了她们一切的时代,便就那样化为了教材上的斑驳两笔。

    那种难以描绘的孤独,那种犹如自我放逐般的寂寞,都萦绕在通往永恒的道路上……

    那跨越时光的长度,终究会带着某些难以散去的忧伤……

    就像她在风中为列夫的悲歌,一如百年前她曾目送他们离开时的情景。

    而桌上温热的红茶氤氲出丝丝的雾气,恍惚间似乎已然缭绕了百年……

    …………

    …………

    物质界昆仑山上

    “一百年了啊……”

    孙道人立于险峰之上,山风呼啸着吹动着他的道袍。

    玄色的道袍之上,某种幽冷的光在游溢着。

    他并不热衷于玄色,但因为一些原因他穿上了这身道袍。

    而之后,便再也没有脱下……

    魔法潮汐,时代更迭,一时间多少英才俊杰。

    他见识过传奇剑圣-尹仲的剑光,也曾与传奇格斗宗师-源茵茵攀谈。

    遇见过黑暗犹如倾幕般袭来,亦曾亲手持幡剿灭血魂万千……

    百年的时光,对于他而言是太过复杂和疲惫的漫长旅途……

    并不是每一条道路,都充满了平坦与荣耀。

    在那屹立高峰上的崎岖山道,都难免几番磨难和挫折。

    他的术法,已经达到了传奇之下几近无敌的程度。

    但他不愿以术入道,一如他曾经在诱惑前毅然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一般。

    就近十多年,他的学生和弟子都有晋升传奇者。

    虽不多,但也算是一件快事了。

    纵观物质界数十亿智慧生灵,又有几人能够到达那无上的境界。

    但他仍然没有选择突破,他有自己的道路和坚守……

    那非傲慢和桀骜,而是一个逐道人的初心……

    观里的道藏他翻了又翻,那是汇聚数十个道法世界汇集而成的精髓。

    但这似乎终究无济于事,他仍然未曾感触到那玄妙的边缘。

    “那便再翻一百年吧……”

    孙道人看着眼前肃穆的群山,他如是默默想到。

    传奇的名讳,他并不那么热衷。

    他所向往的,他所追逐的,是他幼时在道观里便立下的小小渴望……

    他的术法已经能够完成世人对于仙神的绝大多数幻想,但那就是他所追逐的吗?

    孙道人默然……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翻阅道藏的次数堆叠,他的内心反而愈发清明。

    就像曾经那个年幼的道童一般,道的概念应该怎样去诠释,他也很想知道……

    如果走错了路,那便回头再走一次。

    在曲折的路上难免有所遗憾、有所失去,但应向着新的旅途饱含着热情地开始迈步……

    “道是什么。”

    孙道人看着头顶浩瀚的苍穹,低声喃喃道。

    也许那应带着些许疑问的语气,也许那应充斥着不安与迷茫。

    但此刻,在孙道人的口中它变得平静和淡然。

    他终究,要替他,替那些为此追逐百年的人们,一个明确而清晰的回答……

    盘亘在峰间的山风似乎变得更为急促起来,百年的湍急与暗流过后,将是更为浩瀚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