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

    易秋用钥匙打开房门,他的手上还提着一笼热腾腾的包子。

    米薇似乎还在睡觉,房门紧闭着。

    以大学生的种族作息时间而言,此时还属于他们的深度睡眠时间,等再过半个小时,他们会短暂清醒,然后在教室之后再度进入睡眠状态。

    “唰……”

    易秋在浴室里面稍微冲了一下凉,虽然没有沾染到什么血腥,但是对于一个半封闭的人流密集的地下酒吧,味道确实算不上多好。

    尤其是里面弥漫的宛如薄雾一般的烟气,足够用于熏肉了。

    “咚咚咚……”

    易秋敲着米薇的房门,过了一会儿睡眼惺忪的米薇打开了房门,她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睡袍。

    在呆呆地和易秋对视了3秒之后,似乎察觉到自己穿着睡衣有些不妥。

    “碰!”

    米薇迅速关上了房门,然后隔着房门假装镇定地问道:

    “易秋,你昨晚回来睡的吗?”

    “没有,昨天出去忙了,回来收拾一点东西,中午我就回老家了。桌上有给你带的早餐,你自己忙完了趁热吃,我去补会儿觉,你不用喊我。”

    易秋摸了摸光头,然后一脸淡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和一个妹子同居无疑是他曾经的梦想之一,然而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似乎已经变得毫无吸引力了……

    在拥有其他肉搏职业所羡艳的法术免控能力的同时,武僧无疑也失去了很多福利。

    易秋调出综网面板,准备联络一下列夫和艾玛,看看关于开荒矮人宝库的具体时间。

    说起来他们这个物质界的几个玩家看起来都是暴力选手,哪怕是以魅力为主属性的艾玛也是一个标准的暴力术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算得上很标准的踢门团了。

    易秋觉得踢门团也不错,干净利落,无论是通关又或者团灭都来得很迅速……

    …………

    …………

    矮人宝库

    “wow!易,你看起来长高了!”

    当看到易秋之后,列夫对着易秋就是一记结实的熊抱。

    根据不可靠传言,对于熊国人而言,拥抱得越用力代表着感情越深厚……

    不过很多时候,他们在炫耀自己的胸毛也不一定。

    列夫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倒是他的武器大变样了一番。

    原本的cos长剑变成了很普通的制式双手大剑,不过易秋知道这还是列夫自己打造的。

    对于cos手工人而言,每件作品都有自己的专属标识。

    列夫所打造的武器,在武器手柄下方都有一个简陋的象征熊头的图案。

    相对来讲,属于比较容易发现的那种。

    在带领易秋参观他的位于仓库的工作室的时候,列夫就向易秋详细介绍了他的专属标识。

    “在深入学习了打造的技艺之后,我发现我并不能驾驭住我所期许的武器。我只能打造出一个空泛的壳子,这显然不是我所想要的。”

    看到易秋的注视,列夫对着他解释道。

    “所以我准备从最基础的制式武器着手,开始慢慢进行研究,打造出能够匹配它所代表含义的武器。”

    “所以说,简单来讲,就是熟练度不够的原因?”

    易秋想了想问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比起列夫,艾玛的变化就显得比较大了。

    她的身上似乎燃烧着无形的火焰,而她那宛如火焰般深红的头发在炙热的气流波动下飞舞着。

    哪怕隔了一段距离,易秋也能够感受到她身上那令人窒息的高温。

    当然,对于易秋和列夫而言,这种程度的温度只是有些略微的不适。

    易秋抽了抽鼻子,他隐约闻到了一股硫磺的味道。

    他知道这应该不是他的错觉,很可能艾玛的血脉中蕴藏着某种下位面的血脉。

    就如同提夫林一般,不过就艾玛的外貌来看,并不是很符合提夫林的种族特征。

    术士在血脉觉醒或者提升的时候,是会有一段时间的类似魔力暴动的阶段。

    很显然,艾玛现在的情况就很符合这一特征。

    在魔力暴动阶段,术士能够获得额外的施法加成,但是也可能导致法术的异变。

    据说在术士里面有专门研究这种异变的存在,就如同狂乱法师一般,试图通过这种异变寻求到混乱的奥义。

    “艾玛,你看起来状态有些不稳定,需要将开荒时间调后吗?目前矮人宝库的剩余时间还算充裕,我们明天开荒也不迟。”

    看着处于暴力暴动阶段的艾玛,列夫关切地说道。

    “不,我感觉现在好极了,火焰在向我传递它的情绪。”

    艾玛微笑地对着列夫说道,她那疑似龙脉的竖瞳中正燃烧着清晰可见的火花。

    这让易秋有些疑惑她究竟是什么血脉,不过他并没有就此对询问艾玛。

    就如同他们对于自己的四只手臂只是粗浅地询问了一下,易秋也不会过多地干涉别人的血脉能力。

    毕竟,这可是比岁数、奖杯长度更为*的信息,是关系到个人生死安危的重要保障。

    亲密无间的队友,不代表双方一定要洞察秋毫。

    在涉及到这些隐秘信息的时候,如果对方不主动表露,克制自己的好奇心才是维持友谊的最佳方式。

    …………

    …………

    地下空间里面仍然是一片漆黑,和之前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矮人堡垒一如曾经易秋所见那般,宛如一个巨大、冰冷的庞然大物在冷冷地凝视着他们。

    在敏锐感知的帮助下,易秋很轻易地找到了带给他不小威胁感的射击口。

    以之前的观察,这些射击口所供应的很可能是某种床弩类的大型战争机械。

    虽然不知道威力如何,但是凭借感知所反馈过来的信息,易秋琢磨着硬抗一次射击应该不会被秒杀,但是估计受伤不轻。

    毕竟对于他这种无甲单位而言,大型战争机械的杀伤力还是非常可观的。

    如果是单纯以机械力驱动的大型战争机械倒并不那么畏惧,毕竟一次攻击之后需要非常漫长的装填时间。

    但是很显然在存在鹰身女巫这样的飞行单位仍然占据了地下空间更深处区域的矮人而言,显然他们掌握了某种快捷的远程打击能力。

    对于矮人而言,弓箭这种东西无疑是在侮辱他们。

    所以易秋很怀疑他们在弩车方面,有可能掌握了某种独特的魔法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