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拉!”

    腥臭的血肉混杂着脏器一泻千里,瞬间一股爬虫生物特有的湿黏和脏器古怪的味道充斥着附近区域。 ̄︶︺sんцつ

    而其他的地方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毒肿魔蝎蛇亚种在死亡的压迫下疯狂喷射的毒液浸染得地面一片狼藉。

    这种毒液对于岩石地面并没有造成多大的腐蚀效果,但是哪怕是最愚蠢的赤齿部落人也早已逃离得远远的。

    不是所有的毒药都有解药,或许治愈毒肿魔蝎蛇亚种毒素的方法是存在的。

    但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充分溶解进血液的急性毒素面前,时间是更为致命是因素。

    不过作为生物毒液的一种,毒肿魔蝎蛇亚种的毒液暴露在空气里面很快就会失效。

    尽管赤齿部落曽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是最终也不过将这种快速的衰竭过程延长到了10分钟。

    “你完成了成就:躺过毒液。”

    “你获得了总计4枚藏宝金币,物品:隐露獠牙自动投放到你的物品背包。”

    “你与阵营赤齿部落的关系进入到敌对。”

    “你的击杀事件将在1天之后被传播开去,你将获得100点的区域声望。”

    看着视网膜上刷新的信息,易秋慢慢缩小体型到正常形态。

    “呼……”

    易秋看着已经轰然倒塌在地并且砸坏了一间房屋的毒肿魔蝎蛇亚种尸体缓缓地平缓了一下呼吸。

    因为暂时没有毒性免疫的能力,他必须在短时间内击杀毒肿魔蝎蛇亚种。

    不然对方喷射毒液的能力非常麻烦,生物毒素和法术毒素是不同的。

    前者虽然很容易通过针对性的药剂来解除,并且生物毒素拥有很多限制,但是这并不代表生物毒素就比法术毒素的威胁要低。

    像某种亚龙的毒素就能够对于拥有高魔法抗性的单位生效,它所具备的毒素就是一种非常强劲的生物毒素。

    对于毒肿魔蝎蛇亚种这种体系的爬虫生物而言,它的毒液储备是非常惊人的。

    不过因为前几天赤齿部落对毒肿魔蝎蛇亚种进行了本月的毒液采集,所以毒肿魔蝎蛇亚种在战斗中显得有些萎靡。

    但是哪怕并非全额的毒液储备,也让附近大部分区域成为了危险的毒液区。

    战斗结束得很快,尽管毒肿魔蝎蛇亚种异常滑腻的表皮让易秋的疾风连击攻势并没有取得非常出色的效果,但是通过元素之拳附加的火焰之力足够让它被重创。

    作为爬虫动物,毒肿魔蝎蛇亚种的生命力异常旺盛,这使得它被易秋突袭重创后仍然能够疯狂地发起报复性的攻击。

    但是这旺盛的生命力只是稍微减缓了它的死亡时间,当易秋用宛如钢筋一般的手深深地抓进毒肿魔蝎蛇亚种躯体的时候结局已经注定了。

    足足5个撕裂点效果下的蛮横撕裂,彻底将它宛如楼房一般的躯体硬生生地撕扯成了一地狼藉!

    易秋看着物品背包里面的魔法船只(黑珍珠),在突袭毒肿魔蝎蛇亚种的途中他便顺手将它收进物品背包里面。

    以他的速度和开启了生门之后的反射速度,足够他完成这一操作。

    算上这次成就任务意外收获的4枚藏宝金币,卡娅的任务只要提供给他5枚藏宝金币的话,易秋这次秘境之旅基本上就告一段落了。

    刀枪不入的血脉素材只需要10个藏宝金币就可以了,易秋在这个秘境并没有其他的需求。

    此时毒肿魔蝎蛇亚种最初喷射的毒液已经逐渐失去了活性,而对此很熟悉的赤齿部落士兵也开始逐步推进。

    易秋摸了摸光头,将体型缩小到不到0.7米。

    尽管他的基本体型已经达到了1.9米多的高度,但是大小自如的提升让他能够变化的体型系数更大了,所以现在易秋缩小到极限之后比之前更小了。

    “飞沙走石!”

    在用鹏鸟之羽泽上了buff之后,易秋直接冲天而起……

    …………

    …………

    巴卡莎-罗纳沿着毒肿魔蝎蛇亚种的尸体残骸慢慢地走着,他的脸上一片铁青的颜色。

    尽管在朦胧的夜色中巴卡莎-罗纳依稀看到了毒肿魔蝎蛇亚种被那个不知道具体形态的生物彻底撕扯成几片,但是他的内心中仍然有一些不敢置信和世界观破碎的恐惧。

    虽然他们将毒肿魔蝎蛇亚种作为毒液的提取原料,但是要知道他们是借助了女巫的力量。

    如果那头畜生发起狂来,用火炮进行轰炸才是最有效的途径。

    用刀剑甚至是拳头?

    那只会让这个畜生饱食一顿,甚至伤害到它都是无比困难的事情。

    而无论是现场狼藉的破坏痕迹,还是毒肿魔蝎蛇亚种身体上的斑斑伤痕都在清晰地展现出一个事实:有某种生物潜入到赤齿部落,然后通过蛮力击杀了毒肿魔蝎蛇亚种。

    “真是令人畏惧……却又羡艳的力量啊。”

    巴卡莎-罗纳看着正在清理场地的士兵们低声喃喃道,而他身后的副官低头不语。

    副官大概是赤齿部落中看到过程最为清晰的人,他所受的震撼无疑也是最大的。

    如果说其他的人还在议论纷纷是某种未知的海兽的话,他却能够非常肯定击杀毒肿魔蝎蛇的是一个人类!

    一个长着五个手臂的人类!

    副官的眼神中有某种异样的神色闪现,这种特征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些被大海侵蚀的人。

    大海是世界上最善变的女神,她能够赐予最甘美的福祉,也能降下最恶毒的诅咒。

    拥抱大海,意味着拥抱未知……

    副官低垂着头看向自己的手,那双曾经白皙的手已然布满了宛如暮色般的昏黄。

    也许再过上几年,上面就该满是蹒跚的皱纹了。

    副官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正在沉思的巴卡莎-罗纳,他那曾经狂野而杂乱的头发也开始出现了白发。

    巴卡莎-罗纳,赤齿之首,你还能在善变的汪洋中再驰骋多久呢?

    我已将我的青春和最为锐利的双眼托付与你,现在,我将去大海深处寻找最后的答案……

    副官抬起头,她那漆黑的眸子中正燃烧着某些东西。

    也许是对青春逝去的不甘,又或许是想要进行的救赎。

    大海淹没了一切柔情,锋利的海风中只有血与火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