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武府内院之中,对于武斗之事,向来是持鼓励态度,只要不闹出人命,基本上都不会有人过问。ωヤノ亅丶メ....

    正是因为如此,呼延庆在知道方旭带着亲属返回青云武府后,他才会生出这种心思来。

    他之所以这么做,没有主动向方旭出手,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

    在青云武府中,对于核心弟子来说,很少有排名靠前之人挑战排名靠后之人。

    最开始时,方旭被赵元挑战,也是因为方旭并无排名,就没有以大欺小的成分在里面。

    而此刻,方旭击败赵元之后,就位列金榜第十之列,以呼延庆金榜第二的地位,若是直接对方旭动手,说出去难免让他有些脸上无光。

    呼延庆手下之人,又没有一个金榜前十之人,能够与方旭一较高下,这种情况下,呼延庆就打算先为难一下方旭,让对方主动挑衅于他。

    到了那时,即便呼延庆出手再重,再如何的过分,也不会有人过问。

    毕竟以方旭金榜第十的地位,向一个金榜第二之人动手,就有些以下犯上的意味在其中,即便是被呼延庆重伤,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映月园。

    南宫破,陆少峰等人,满脸的惊喜之色,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方旭返回映月园后,就两耳不闻窗外事,陷入短暂的闭关状态。

    至于南宫破等人,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齐霄都会耐心对其讲解。

    且不说南宫破等人的修为在齐霄之上,单单是南宫破等人与方旭的关系,就让齐霄知道,不可有所怠慢。

    几天下来。

    南宫破,席牧龙等人对于青云武府内院也算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他们静极思动之下,就打算离开映月园,在丹鼎峰上四处逛逛。

    苏映雪四女中,就只有青璃与戚芷薇与南宫破等人一起外出,苏映雪与穆红绫则是在处于静心修行的状态,不为外物所扰。

    齐霄主动为几人引路,他对于丹鼎峰的熟悉甚至还在方旭之上,有他带路,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丹鼎峰中,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陈泽眸光四处环视,向齐霄询问道。

    齐霄略微思索道:“丹道院中,最有意思的地方,当属斗丹楼。”

    “斗丹楼,这是什么地方?”

    南宫破顿时来了兴趣。

    就连青璃与戚芷薇也是美眸中闪过好奇之色。

    齐霄解释道:“所谓的斗丹楼,其实就与赌马有些类似,有人在台上进行炼丹比试,而台下之人可以进行下注。”

    “既然如此,就有劳齐老带我们过去看看。”

    南宫破开口说道。

    齐霄不再多说什么,当即就带着南宫破等人前往斗丹楼。

    不多时。

    一行人就来到了斗丹楼外,这座楼阁气势恢宏,丹气四溢,外形如一方宝鼎,临近此处,更是有一股炙热之感传来。

    齐霄向南宫破等人解释道:“听说斗丹楼本身就是一件超凡古器,品质之高,超出我等的想象,更是有牵引地火之效,在此地炼丹,将有着意想不到的奇效。”

    南宫破等人眸中皆是闪过一抹震动之色,一座楼阁竟然是古器所化,这就有些超出他们的想象。

    斗丹楼的入口处,就有一位通脉境弟子坐镇,负责来往之人身份的验明。

    “搬血境?”

    这位通脉境弟子眸中泛起一抹异样之色,这可是极为罕见的,来斗丹楼之人,几乎都是通脉境,乃至内息境的师兄。

    若是这些人到来,这位通脉境弟子根本不会去验明身份,更是对其毕恭毕敬。

    “还请几位出示一下身份令牌。”

    这位通脉境弟子隐约猜测到南宫破等人应当是某位核心弟子的亲属。

    如果是这样的话,哪怕是他也不敢有所怠慢。

    斗丹楼向来只是对内开放,也就是说,身为丹道院之人,只要不是普通仆人,都有资格进入其中。

    倘若是外院之人,想要进入其中,就要缴纳一定的功绩点才可,正是因为如此,才需要有人在此看守。

    南宫破等人将身份令牌出示之后,这位通脉境弟子脸上就多了一丝艳羡之色。

    “原来是方师兄的亲属,几位请进。”

    这位通脉境弟子将几人请入了斗丹楼中。

    踏入其中后,几人就感觉到一股炙热之气迎面而来,哪怕以他们搬血境的修为,一时间也有些炙热难耐之感,好似置身于火炉之中炙烤一样。

    斗丹楼内部与普通楼阁结构有所不同,放眼望去,四周的结构就与火山内部有些类似,四周岩壁呈现赤红之色,正中央,有一方高台,其上摆放着两口鼎炉,吞吐着炙热火焰,正有两位内息境弟子在上面炼丹。

    下方有许多坐席,乃是由千年冰玉制成,靠近之下,就驱逐炙热之感,坐在上面,更是让人心中涌起一股凉意来。

    南宫破等人坐在上面,顿时就有些无法挪动身子,只感觉有一种凉爽之感弥漫周身,主要还是因为楼阁内部过热,才会让他们产生一种冰火两重天的凉爽之意。

    在高台下方,就有一位青衫弟子正在讲解:“此次斗丹的内容是金刚拓脉丹。”

    “众所周知,拓脉丹乃是五品丹药中最难炼制的丹药之一,其难度之大,甚至不在某些四品丹药之下。”

    青衫弟子眸光扫过众人道:“第一个斗丹内容,就是猜测谁炼出的金刚拓脉丹品质更胜一筹,本局是一赔十。”

    “现在就可以下注,无论是选择红衣,还是紫衣,乃是五五之数的胜率,可以说是再简单不过。”

    青衫弟子蛊惑人心道,在高台上,两位炼丹弟子分别是身着红衣与紫衣,两人不过才开始炼丹,炼丹手法几乎没有多少差别,就连技巧上也极其相似。

    “我押红衣!”

    “我选择紫衣!”

    当即就有人开口下注,而且还是一次性押了上千元气石,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两个人……”

    陈泽眸中泛起沉思之色,他细细观察之下,就发现两人手法实在太像了,简直就像是出自于一个人,而且对方所用药材,以及炼丹环境,全都一样,这种情况下,在他看来,就只能凭借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