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那四名清江阁的强者将赵枫称之为令狐少主,令狐绝气的肺都快炸了!

    他并不知道胡清的存在,当年令狐家出事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逃出去的令狐小少主乃是他的父亲,当时都年纪很小,对于令狐老家主曾救过一个叫做胡清的人一事,根本就不清楚。.『.

    再加上这些年以来令狐残脉一直都在第二宇宙生息,所以根本就没有回来寻找过所谓的同族,他们早认为当年没逃出去的人已经死绝了。

    同样的,胡清虽然也暗中打听过令狐小少主那一脉逃出去之后的情况,但他的触角伸的再长,也不可能伸到第二宇宙去,再说了,即便是在第二宇宙,令狐遗脉也是很低调的,用了化名行走。

    所以,胡清也不可能找到他们。

    对于令狐绝来说,现在突然出现一个人自称令狐少主,令此事就够让他郁闷的了,有种被人冒用了身份的感觉。

    偏偏而今又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另一拨人,称呼这个假的令狐少主,还如此地煞有介事,这样一来,他是真的要气炸了!

    并且下意识地就将赵枫和清江阁的这四名强者看成了一伙的。

    天杀的啊!

    居然成群结伙地冒用本少主的令狐之名,我们令狐一脉招谁惹谁了!

    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令狐绝杀人的心都有了,不,这一点他早有了,时不过之前杀念锁定的只是赵枫,而现在又多了四个人而已。

    凡是冒用令狐一脉名号的人,他都要杀个干净!

    想到这里,令狐绝顿时目眦欲裂,恶狠狠地盯着赵枫和四名清江阁的强者,咬牙切齿:“你们这帮乱臣贼子,竟敢冒用我令狐之名,此事不可饶恕,今日,你们都要死!”

    “放肆!”

    “何方妖孽,竟敢如此对我令狐家的少主说话?”

    “哼,贼喊捉贼竟还如此理直气壮!”

    “身为人族,竟勾结连联邦种族都不算的阴魔异族,潜入我人族第三宇宙,这等贼子竟敢冒用我令狐家的名号,你才是找死!”

    四名来自清江阁的强者顷刻勃然大怒,向着令狐绝厉声而斥,同时其中一人已恭敬地向着赵枫拱手而来:“少主,这等贼子败坏我令狐家族名声,当诛之,请少主下令,我等四人将其擒下,问出幕后指使后,斩之!”

    “呃啊,这个……”

    赵枫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心里明镜似的,自己才是李鬼呢,人家正主来了。

    不过看情形貌似他们相互不认识啊,而且那个自称令狐少主的家伙,身后竟有两名阴魔族,这阴魔族虽说也是第二宇宙种族,但却并未加入万罗联邦,与联邦亦友亦敌,与第一宇宙的天机族同样也是亦友亦敌。

    由此看来,这位真正的令狐少主,多半是从第二宇宙来的,既然如此,对于清江阁,他们自然就不知晓了。

    此外,这令狐遗脉躲在第二宇宙也就算了,竟和阴谋族勾结,若是传扬出去,令狐家的名声还真的不保了。

    算了算了,自己多少也得了人家一点好处,冒用其名,就帮他们清理一下门户,以保清名罢。

    这般想着,赵枫脸色一沉,抬手便向令狐绝指了过去,冷声道:“立刻擒下,若有反抗,直接斩杀,这种贼子,没什么活口好留的,以后碰到一个杀一个就是了!”

    “是!”

    那名清江阁强者也是气的不行,赵枫的话语正合他意,当下脸上一喜,接令之后一个折身,与另外三人同时向着令狐绝杀了过去。

    双方八人,都是黑洞九阶大圆满的修为,此刻捉对厮杀,惊得一片苍穹都混乱了,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会有结果!

    之前的一切,其它人等全都看在了眼中,对于赵枫令狐少主的身份,早已确信无疑了,便是轩辕紫莺都是如此,她的眸光原本发亮,盯着赵枫,现在却是黯淡了,心下有些懊丧。同时又有些不甘,暗想自己是不是太想那个混蛋了,一个外形和他如此迥异的人,竟都会猜了那几天,一直认为是他乔扮的!

    “你果然是令狐一脉的孽种,竟还暗中安排了四名属下潜入药王遗迹,挤掉了其它门阀的指标!”

    拓拨临风原本惊异无比,他还以为八个人都是赵枫的手下呢,现在看来,只有四个,且这四人虽然都有黑洞九阶大圆满的修为,但目前已被另外四人牵制住了,根本无法驰援赵枫,已经无惧了。

    这种情况下,赵枫孤身一人,他这边拓拨、公羊和长鱼三大门阀却有六个人,其中四人有着黑洞九阶大圆满的修为。

    在他看来,对上赵枫简直就是砍瓜切菜一般。

    想到这里,拓拨临风顿时就狞笑了起来:“令狐冲,给你三息时间考虑,要么主动交出药王传承,本少主留你全尸,要么……”

    “你算哪门子少主?清江阁都进不了,迟早废人一个!”

    赵枫当场揭疮疤,提起了拓拨临风心头最大的恨:“三息太短,本少主给你们十息,要么立刻滚过来跪地求饶,从此以后为奴为婢……呸,婢就算了,本少主恶心不起。”

    “要么,就休怪我今日出手无情,净化天战星的空气了!”

    这话说的实在太阴陨,连杀了只当净化空气都扯出来了,顿时把拓拨临风三人气的不轻,一旁的端木小茶等人面面相视,全都有些无语。

    而轩辕紫莺却再次皱起了眉头,不知为何,她突然又有种怀疑此人就是赵枫的感觉了,这说话的风格实在太像了。

    唉呀呀,不好不好,真的被那个混蛋搞魔怔了,这绝对是想他想到走火入魔的节奏啊!

    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轩辕紫莺抬手轻抚脸颊,果然烫烫的,让她羞恼不已。

    “噗!”

    “臭小子你找死!”

    “我天战三大门阀,到了你嘴里,竟全成了为奴为婢之辈么?简直找死!”

    拓拨临风气到要喷血了,怒吼着咆哮了一声,当即便祭出了神物,与公羊智和长鱼啸天等人一起,六道身影向着赵枫杀了过去。

    未待端木小茶和轩辕紫莺等人反应过来,他们已然到了近前,将赵枫围在了当中。

    后者却是分毫都不惧,直接狞笑了起来:“这可是你们自己找虐的,怪不得老子……不灭水晶甲!”

    随着赵枫的话语传出,被他收于体内不朽界蕴养的准星空至宝不灭水晶甲第一时间便化为一道盎然的紫意冲出,光芒大作之下,化为了一件威武不凡的铠甲覆罩在赵枫的身上,令他整个人顷刻气质一变,令人目眩。

    一旁的端木小茶等人早看傻眼了。

    如此光芒万丈且英武不凡的铠甲他们见都没见过,修真阵营所锻造的铠甲一般都是以实用为主,哪像兑换系统弄出来的宝甲,追求完美。

    更何况这件宝甲已经经过了数次融合,一次次融合物的优点长处全被汲收留了下来,令它仅是外型,就已惊艳无比了。

    端木小茶微张着嘴巴,眼里全都是小星星:“天啊,这还是战铠吗?太美了……”

    来自不朽星菩提科技的赵倩茹同样也是目瞪口呆,这一刻的令狐冲让她都有点脸红了,他的身形原本就近两米,高大无比,只是那气质有点流里流气的,现在所有的瑕疵全都被这件惊艳的铠甲掩盖。

    一时间,赵倩茹竟生出一种错觉,仿佛曾在梦中出现过的某道身影,真的现身了!

    至于来自不朽星天尊生物的宇文灼和来自天冥星皇甫家的皇甫琢,则是面色阴沉,他们二人全都感觉到了在场三位美女的惊艳感,心头多少有些妨意生起。

    而轩辕紫莺却是陡地睁大了双眼,呼吸都急促了。

    一瞬间而已,仅仅只是一瞬间,便他确定了赵枫的身份,可不就是那个大混蛋么,骗的本小姐好惨啊,差点都怀疑自己生出魔怔了。

    闹半天原来真的是他!

    当初赵枫在将他的战铠进行第四次融合时,加入的融合物乃是一件紫凤水晶甲,那件宝甲便是轩辕紫莺早期的贴身宝甲,绿萝丫头当时还曾阻止,说那件宝甲有轩辕紫莺的体香,不宜拍卖。

    现在,轩辕紫莺正是因为从这件不灭水晶甲上看到了紫凤水晶甲的影子,所以才断定赵枫身份的,同时,在确定了赵枫的身份之后,她的脸颊也红了起来。

    那可是自己的贴身宝甲啊,现在穿在了这家伙的身上,这可真是……

    除此之外,轩辕紫莺更多的还是震憾!

    这家伙不是在修真阵营的十绝天宫还没回来吗?没想到冷不丁地竟跑到天战帝国,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

    简直太妖孽了,想不到他在炼药领域的天赋也如此地恐怖,光是完美闯过药王碑三关一事,就够让轩辕紫莺震惊了。

    另外,这大混蛋的炼器天赋也恐怖如斯,这件宝甲上次一见的时候还没这么惊艳,现在看来,简直都和星空至宝没什么区别了,绝对不止星空史诗级,至少也是准星空至宝级。

    天啊,大混蛋居然能炼制出准星空至宝级别的神物了吗?若当真如此,回头一定要缠着他把自己的战兵战甲之类的全都重新打造一遍,肥水不流外人田!

    “唉呀,什么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哪?羞死了,都怪这大混蛋……”

    一时失言,轩辕紫莺顿进羞的面红耳燥,这一幕落入拓拨临风眼中,还以为她这是动了春心,被套上了宝甲之后的赵枫给迷住了!

    顿时便气的哇哇乱叫:“令狐冲,凭一件破铠甲就想以一敌六么?哈哈哈……我看你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看,破铠甲再好看,本少主一刀劈了它便是!”

    “斩!”

    话声未落,一柄丈许六耳大环刀便已凌空劈落,轰地一声斩在了赵枫的不灭水晶甲上,发出巨大的叮响,更有凛烈的劲气扩散四周,惊得下方的地面飞沙走石。

    然而,赵枫夷然不动,身形都未晃动一下,作为准星空至宝级别的宝甲,坚固是一方面,御力化解攻势更是重头。

    反倒是拓拨临风,一刀斩下之后,身形竟是被震的倒射而回,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抬头一头悬于头顶的六耳大环刀,上面刺眼地布满了豁口,跟狗啃似的。

    这一幕实在无法让他接受,拓拨临凤哭丧似地嚎了起来:“这不可能,本少主的战兵乃是星空传说级的重宝,你你……”

    “噗!”

    赵枫被气乐了,满脸鄙夷之色瞥了拓拨临风一眼:“刚才就说了嘛,就凭你,真不配称什么少主,一件破星空传说级的战兵,也好意思说是重宝,本少主这件战甲可是准星空至宝级的,没当场崩断你的,那是因为本少主没催动激活,不然岂止你的战兵要崩?脑袋都都要成猪头你信不?”

    这话说的实在太气人了,一旁的宇文灼和皇甫琢二人脸上也不由微微一红,他们的战兵同样也是星空传说级的,岂不是等若他们也没脸自称少主了?

    至于端木小茶,两眼中的星星顷刻之间便冒腾的更多了:“天啊,准星空至宝?难怪这件宝甲如此绚烂夺目,这样的宝甲连族中老祖都没有呢,而且看起来好像成色还很新,分明就是近期炼制的,这家伙莫非认识一位炼器宗师不成?不行不行,回头一定要盘问出来,本小姐也要一件,太漂亮了……”

    听到这番话语,来自菩提科技的赵倩茹顿时眼前一亮,她同样也心动了,女孩子哪有不爱漂亮的?她们也有宝甲,也有战铠,但都是粗笨之物,一般都不太爱用,若是能有一件既然惊艳,又强至准星空至宝级的无上宝甲,那简直太完美了。

    这一切落在轩辕紫莺眼中,顿时就让她撇起了嘴来,心下暗自嘀咕:“哼,本小姐近水楼台都还没得月呢,你们俩也想惦记?门儿都没有!”

    紧接着,她的脸蛋又红了,实在是这句近水楼台用的有点太那啥地。

    该死的大混蛋,都是他害的,轩辕紫莺要抓狂了!

    “啊……”

    “气杀我也!”

    “令狐冲,本少主今天不把你当场镇压,誓不为人!”

    被赵枫一而再地羞辱,而且每一次都是他自找的,此时的拓拨临凤已然暴走了,怒吼不已,与公羊智、长鱼啸天等人一起,六道身形同时祭出了神物,多半都是宝印、重锤之类的,由四面八方向着赵枫砸去!

    “誓不为人?这句话你倒是说对了,碰上本少主,你想做人都难了!直接把你揍成狗头!”

    赵枫冷笑,继而便暴吼了一声:“不灭水晶甲!第二型态……机甲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