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太虚中,一艘古旧的神舟,在其中穿行。

    四周空间扭曲不定,形成一重重的褶皱,每一道褶皱都蕴含了无穷的空间变化。

    甚至,连时间的流逝都不相同。

    在神舟上面,云尘和天音宗的众多祖师稳稳站着。

    天陵祖师催动着罗盘,上面的符文全部都亮起,映照着此地时空变化的奥妙。

    罗盘最中间的定界针颤动不停,不断地指引着方向。

    玄元神帝留下的那处洞府,位置太特殊了,似乎每时每刻都不一样,天音宗的一群祖师虽然上次来过,可若是没有这罗盘之路,一样找不到。

    在用了足足三天时间,神舟终于从混乱无序的太虚中挣脱,冲入了一处神秘的时空界域。

    入眼处,云尘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石门。

    这石门大无边际,仿佛挤满了此界天地。

    云尘看到后,也是吃了一惊。

    这洞府之门,大得太夸张了,在其面前,日月星辰都犹如尘埃。

    上面雕刻着各种古老的异兽,真灵,魔物,妖邪,宛若将世间万灵,都收录了其中。

    他们这些人站在门前,渺小得几乎可以说是不存在。

    也难怪之前,天音宗四大准帝,加上门中近乎百位巅峰神君联手,催动帝器,都难以推开这石门。

    天音宗的众多祖师看着这石门,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可依旧还是无边的震撼。

    任是谁站在这石门面前,都会从内心生出一种卑微渺小的心态。

    “好了,大家都自我调节一下心神,让自我保持巅峰状态,接下去,大家便一起联手催动帝器玉尺,推开此门。从今之后,我天音宗注定要走上无上辉煌的道路。”

    天陵祖师朗声开口,鼓舞着众人,顿时使得大家一个个都心神澎湃,从那种自觉卑微渺小的心态中脱离出来。

    云尘看了一眼天陵祖师,心中暗道对方不愧是天音宗的第一高手,在音律之道的造诣,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刚才说话的声音,带着某种韵律,不知觉就引动了诸多天音宗祖师的心境变化。

    “云尘,以你的修为实力,想必是不会受什么影响,等一下我负责掌控玉尺帝器,你只管输出神力帮助推动便是。”天陵祖师冲着云尘说道。

    与此同时,他手掌一翻,一柄仅仅只有尺许长的玉尺,出现在他掌间。

    当即,一股可令群魔退避的浩然之气,狂涌而出。

    帝器,浩然诛邪尺!

    “轰!”

    天陵祖师首先出手,开始催动玉尺,磅礴的神力注入进去,玉尺上顿时就浮现一道道莹白的光泽。

    原本就十分雄浑磅礴的浩然之力,立刻浓烈数十倍,上百倍。

    尺许大小的玉尺,一下子膨胀,化为了一个通天彻地的神尺,宛若擎天之柱一般。

    在天陵祖师的控制下,巨大的玉尺,撞击在了石门上。

    这足以让寻常准帝惊悚退避的一击,却是没能让石门有丝毫的动摇,仅仅只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摇晃。

    “快!你们也出手!”天陵祖师喊道。

    在他话音刚一落下,其他的天音宗祖师,就像是早就演练了无数遍,纷纷飞身到巨大玉尺的不同方位,齐齐发力催动。

    呜呜呜……

    玉尺发出嗡鸣,浩然之气疯狂涌动,企图要冲开石门。

    四位准帝,外加近百位巅峰神君,联手催动一件帝器,这样爆发的威力,足可以在瞬间打爆掉一个准帝。

    那座横贯天地的石门,也终于出现了摇晃,不过可惜,始终还是没有被推开的迹象。

    云尘看了一眼后,心中不由叹息了一声。

    天音宗众多祖师联手的阵容,看似强大,但其实也就是一盘散沙拼凑起来,凝聚在玉尺中的力量,有些散乱。

    他们仅仅发挥出了这件帝器玉尺真正威力的一两层而已。

    云尘脚步迈前,也出现在玉尺旁边,手掌贴上去,神力注入。

    顿时间,玉尺中爆发的浩然之气更强了。

    那石门发出咔咔的声响,从中间似乎都裂开了一道微不可查的缝隙。

    这点缝隙,还不足以让人通行。

    只不过到了这一步,便已经是极限,纵是他们再如何拼命,也无法将石门再推开一丝。

    “什么?还是不行!”

    天陵祖师脸色一变,推开这石门的难度,显然是超过他的想象。

    本来他还觉得,上一次,自己等人就算是已经能撼动了石门了,这次加上一个云尘,足可以将石门退开。

    可事情的发展,显然是完全超出他的预想。

    其他天音宗祖师更是一个个神情颓然。

    筹谋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以为这次终于可以得偿所愿,可没想到依旧还是一场空。

    按照目前的情况,恐怕是再加几个准帝,也未必能够推开石门。

    “难道我天音宗还要再等上一段漫长的年月,才能打开此门吗?”有祖师忍不住道。

    “罢了,罢了,看来这次又注定要无功而返了。”天陵祖师长叹了一口气。

    不过就在这时。

    云尘突然说道:“或许还可以再试一试,天陵祖师,能不能让我来掌控这件帝器?”

    “嗯?”天陵祖师微微一怔,随即苦笑道:“云尘,你虽然实力高绝,但掌控这玉尺帝器,能够发挥的威力,可无法超过我的。不瞒你说,我曾经耗费了六个甲子的时间,苦心祭炼这玉尺。虽然以我的修为境界,不可能真的将帝器祭炼掌握,但却也与它建立了一丝气机感应,能够驾驭它发挥出帝器二成的威力。要是换成其他准帝,只能发挥帝器一成的威力而已。”

    在天陵祖师说完后,苍鹤准帝也开口道:“是啊,云尘,你以前没有接触过这玉尺,更没有修炼尺身上铭刻的浩然诛邪尺法,掌控此宝,能发挥的威力,不可能超过天陵的。”

    刚才大家联手催动这件帝器玉尺,真正的掌控人,只有天陵祖师,其他人都只是负责注入神力,提供催动的能源罢了。

    帝器玉尺能够发挥出多少威力,全在掌控人对玉尺的驾驭程度。

    “我想试一试。”云尘说道。

    天陵祖师没有再多说,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全力配合你尝试一次吧。”

    虽然他同意云尘的要求,但心中却并不抱有什么希望。

    云尘站到众人最前方,伸手按在玉尺上,与此同时,眉心的一抹镜光微微闪烁,在洞悉着这件帝器的构造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