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们都出手催动吧!”

    过了片刻之后,云尘猛地睁眼,身上的气势突然一变,竟然和浩然诛邪尺交融一起。

    其他人闻言,都将神力注入进去。

    在云尘的掌控下,原本一盘散沙般的各股神力,被云尘完美地引导入玉尺的各个大道结构的节点。

    轰!

    玉尺发光,一股浩瀚的连准帝都为之惶恐的浩然之气,从玉尺之内冲出。

    帝器玉尺的内部,更是响彻了一阵阵朗诵经文的声音。

    仿佛有古之大德圣贤,从玉尺内活过来。

    “这、这怎么可能……”

    天陵祖师脸色狂变,不可置信地看着云尘,惊呼道:“你居然能够将这帝器玉尺,催动到这种程度!这几乎是发挥出了帝器五成的威力了!”

    其他那些祖师,也是惊骇无比。

    要知道,将一件帝器催出五成的威力,这对于神帝级以下的人来说,那已经是极致了。

    若是一个修炼到巅峰准帝的存在,耗费漫长时间,苦心祭炼了玉尺,将其催动出五成威力,那天陵祖师还不觉得意外。

    可是云尘,别说境界达不到,更重要的是他才刚刚接手玉尺啊!

    这简直是见鬼了!

    “难道说他与这件帝器,先天就与他无比契合?”

    众人心中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不过现在这种时候,他们也顾不得多想,集中精神,全力维持神力注入。

    在玉尺浩然之气的冲击之下,石门震荡得更厉害了,中间那道缝隙,终于被撑开。

    “咔咔咔……”

    随着一阵厚重的摩擦声响起,石门终于被一点点地推开了。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石门后面,始终有一股力量反涌,要将石门重新闭合。

    “给我开!”

    云尘发出一阵暴喝。

    巨大的玉尺,插入进去,硬生生地卡住了门缝,没有让石门闭合。

    “好了,我们可以进去了,不过这件帝器玉尺就要暂时留在这里,卡住石门,否则一旦抽走,石门立刻就会闭合。”云尘说道。

    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

    一行人通过被撑开的门缝,走入了洞府内部。

    进来之后,大家就像是踏入了一片新的天地。

    远处,一座恢弘的神殿,似乎飘浮在云端。

    隐约之间,可以看到有一条长长的石阶,绵延到下方。

    四周的虚空,云霞蒸腾,虹光流转,还有玄妙音律在空中回荡。

    “是玄元神帝留下的神宫!”

    远远看到这一幕,众人都一下振奋了。

    “走!我们马上过去!”天陵祖师喊道。

    就算是他这等人物,此时也难以再保持平静。

    一群人快速冲着那神宫飞去。

    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群人飞了很久,可始终都像是在原地徘徊,无法接近那神宫。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大惊失色。

    云尘也是面露异色,当初他在刘家矿脉,见到那魔主躯体的时候,也曾遇到的这种情景,不论他施展什么手段,都无法真正接近魔主的尸躯。

    最后,还是他借用了神话宝镜的玄妙,这才窥破了魔主尸躯外的场域。

    不过眼下的情况,又和魔主尸躯外的场域,有所不同。

    “事情不妙,虚空中回荡的玄妙音律有问题,可以无形中蒙蔽我的精神意识,让我们在不知觉地原地绕圈。”天陵祖师看出来了一些问题,神情凝重地说道。

    其他祖师仔细一感应,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

    大家修炼的就是音律之道,仔细感应之下,立刻就知道厉害。

    “好家伙,这音律中蕴含的道韵太可怕了,我自闭了听觉感应,都无法隔绝。”鱼玄素惊呼道。

    “为今之计,看来也唯有以音律破音律了。”

    天陵祖师长叹了一口气,取出了一根长箫,吹奏起来。

    箫声响起,在虚空掀起了一层层波澜。

    音波往四面冲击,要对抗四周传来的玄妙音律的影响。

    不过下一刻,天陵祖师的箫声音波刚刚扩散取出,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排挤了回来。

    “我们也跟着出手!”

    一个接着一个天音宗的祖师,纷纷都取出了自己的神兵乐器,演奏起来,各种曲乐之声,汇聚一起,各种音波交织,竟然不显丝毫杂乱。

    以他们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方圆十米的区域,洞府中的那玄妙音律终于被隔绝在外。

    不过这个过程,对于大家而言,可不算轻松。

    因为这种程度的音律对抗,太过激烈,每时每刻都消耗着众人大量的精神。

    若是这种状态持续过久,大家就会因为精神损耗过大,伤及神魂,甚至会精神枯竭,神魂崩灭。

    “快!趁现在那些音律难以影响到我们,大家一起冲过去。”天陵祖师一边维持吹奏曲乐,一边冲着其他人神念传话。

    一群人急速往前冲去。

    云尘混在人群中,皱着眉头,总觉得这里没那么简单。

    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大家在冲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发现空间突然出现变化。

    原本大家往前冲,可是空间秩序一下子逆改,原本的往前,突然变成向后,一群人又回到了原点。

    这一幕,让众人心头一凉。

    “该死!这洞府之内,除了那迷神的音律之外,竟然还布置了无比高深玄妙的大阵,可以时时刻刻地改变洞府世界中的地势,逆改空间,让我们无法接近。”天陵祖师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

    其他祖师闻言,也是大受打击。

    “天陵祖师,有办法破解吗?”有人忍不住问道。

    “没有办法,这是神帝布阵,我根本无法发现丝毫破绽,又谈何破解?”天陵祖师惨笑一声,道:“罢了,罢了,看来我们天音宗与玄元神帝之间,终究还是差了一些缘分。”

    “云尘,你有什么办法没有?”鱼玄素突然问道。

    其他祖师闻言,也是精神一震。

    他们想到了云尘之前表现的种种非凡之处,连帝器玉尺都可以掌控,催动出五成威力,或许真有办法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众人都不由冲着云尘看去。

    不过这一看,大家却是发现云尘的状态不对劲,整个人就像是感受到危机降临的野兽,浑身绷紧,眼神震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