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要你们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帮我们再去探究一下那块石碑。『→お℃..Co”

    中年文士雕像中,传出了低沉的声音。

    听到这话,云尘和水清荷都是一愣。

    他们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块石碑,那是何等凶险之物,当初就是因为它喷射极道物质,直接就将四位七劫帝尊,还有众多五劫六劫的强者,全部葬送。

    现在,居然让自己二人去探究此物?

    这不是要自己送死吗!

    “几位前辈,你们这是在开玩笑吗?”

    云尘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你觉得我们有闲心跟你开玩笑?”中年文士语气肃然,说道:“我等这一点真灵,虽然无数年来,一直都自我沉寂,可依旧不断地损耗,这次复苏之后,恐怕很快就会消亡了。这件极道之宝,是我等唯一的执念了。”

    “是啊,我等即将彻底陨灭,所在门派道统也已灭绝,唯有这件极道之宝,才是唯一的牵挂。”

    “不弄清其中蕴含的秘密,始终不甘心啊。”

    “你们两个若是能够触发石碑,探究出其中的秘密,我等立刻就告诉你们离开之法。”

    其他几座雕像中,也都相继传出声音。

    他们为了这件宝物,付出太多。

    如今陨灭在即,不弄清其中的秘密,真的不甘心!

    云尘和水清荷的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

    “前辈,这不是在为难我们吗?若是这石碑再一次爆发,我们岂不是也得……”云尘忍不住说道。

    “不必多费唇舌了,你们要么选择探究石碑的秘密,要么就永远留在这里吧。”中年文士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语气异常地坚决。

    那老者雕像也幽幽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吧,我等真灵即将彻底入灭,任何办法都无法阻止。不过这极道之宝不同,若是能够探究出其中的秘密,我等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甚至可以逆转如今的状态。

    所以,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听到这里,云尘和水清荷都彻底死心了。

    探究石碑,不仅是这四个老古董的执念,更可能还有着他们的一线生机。

    换成是云尘自己,也不可能放弃。

    “我们两个,谁先去试试?”水清荷目光瞄向云尘,自己往后退了两步。

    “这有分别吗?”云尘没好气地回道。

    上次石碑爆发,喷射极道物质,可是直接将整个战场中幸存的人,全部都覆灭了。

    水清荷一听,也放下了心中这点侥幸。

    “罢了,那就让我先来试试吧,就当是之前还你救我一命的人情了。”

    水清荷说着话,便走到了石碑前,神念之力冲着那石碑中扫视而去。

    很快,水清荷脸色一变,眉头微微皱起。

    她将一股又一股的神念,不断注入石碑,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片刻之后,她停下了动作,放弃尝试。

    “有收获吗?”云尘问道。

    水清荷摇了摇头,说道:“我的神念一侵入进去,就像是陷入了无边的迷雾之中,不仅什么东西都感应不到,就连那侵入进去的神念,也陷落在里面,无法收回。”

    四座雕像似乎对这一幕,并不奇怪。

    若是这么容易,就能发现极道之宝的秘密,那才稀奇了。

    “继续尝试,你可以试试用神力催动。”老者雕像提醒道。

    水清荷闻言,只好照做,以神力去催动石碑。

    可那石碑,仍旧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

    不过水清荷的脸色却是连连变化。

    她发现自己神力开始注入石碑后,石碑之内仿佛有一个深渊漩涡,开始在吞吸她的神力。

    不管多少神力注入进去,都被吞吸得一干二净。

    更重要的是,水清荷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停下来。

    她的意识,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

    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得神力枯竭。

    好在这个时候,云尘看出了异常,直接打出一击,将其震飞了出去。

    水清荷顾不得道谢,在那四个老古董的示意下,她继续尝试探究触发石碑。

    接下去,水清荷尝试了滴血炼宝之法。

    可惜,还是没有效果。

    随后,她又根据四个老古董的指点,尝试了几种祭炼宝物的手段和方法,但都没有成效。

    四个老古董见此,也越来越失望和焦躁。

    一旦各种方法手段都尝试无效,也代表着他们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

    “看来是这些人修为实力太弱,恐怕还没有资格沟通这件极道之宝。”老者雕像声音低沉道。

    “继续尝试!”中年文士语气森然道:“血祭之法,还没有尝试过!反正这里有两个人,直接血祭了一个,看看有没有效果。”

    此话一出,云尘和水清荷都是脸色剧变。

    血祭一个?

    要血祭掉谁?

    水清荷看向云尘,刚想说些什么。

    云尘已经先一步说道:“还是让我先试一试吧。”

    其实,云尘也并没有什么好办法,无非就是想以身上那枚骨珠去尝试触动一下石碑。

    要是能够引发一些石碑的异动,那固然好。

    要是不行,那只能另想他法。

    他走到石碑前,装模作样地发散神念,先去窥探石碑。

    不过他的神念一渗透入内,就看到里面灰蒙蒙的一片。

    内部到处都是灰雾涌动,让他根本分辨不出其他东西。

    在这灰雾之中,似乎没有前后左右上下的空间概念。

    云尘的神念一进来,就彻底失陷在里面,即无法向外探索,也无法收回。

    好在云尘也本就没奢望能够探索出什么。

    他准备偷偷催动那枚骨珠。

    不久就在这时。

    石碑内那无尽的灰雾之中,突然一阵翻涌。

    有一道模糊的身影,若隐若现。

    “天帝一脉的传人……始龙后人……不……都不是……唉……”

    一阵低浅的喃喃声,似乎在灰雾中传来。

    不过随即,在一声叹息之后,那道模糊身影就重新隐去。

    而同一时间。

    在石碑外面,水清荷和四个雕像都看到云尘在去接触那石碑后,石碑竟然真的表现出了一些异样。

    有淡淡的光华,在石碑上亮起。

    不过很快,那光华就又瞬间黯淡,恢复了原状。

    云尘回过神来,还在想着那雾气声音的叹息之语,可就在这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猛地涌上心头。

    只见那石碑上,光华虽然黯淡了下去。

    但却有一片灰色颗粒,从里面飞射而出,直奔云尘而去。

    “极道物质!”

    四座雕像中同时传出惊恐的声音。